书客居 > 龙飞凤仵 > 003 遇到熟人

003 遇到熟人


  房梁没倒,沈闻余和另外一个捕快,不一会儿就抬着一个黑黢黢的尸体出来。

  四周哗然一片,惊呼惊吓声不绝。

  “这是虎子娘?”

  “这、这也太惨了,烧的面目全非。”

  “呕!”

  尸体的样子太过骇人,许多人在一边吐了起来。

  刘集不敢上去,坐在一边哭。

  萧彦真上前打量,初看约二到三级烧伤,大约没有助燃液体,火烧时间不算长,所以尸体的烧毁程度不算严重。

  她嚼着包子看的很认真,可四周一下子静下来,大家不可思议地看着她。

  对着尸体,别人吐的昏天黑地,她却云淡风轻地吃包子?

  就连沈闻余等几个捕快都忍不住看着她。

  “这姑娘,胃口真好。”有人惊叹。

  在所有人的瞠目结舌中,萧彦真吃完最后一个包子,正准备走人,忽然余光发现一张熟悉的脸,也吃惊地看着她。

  “梁靖!”萧彦真招手,“我正要去你家,带路。”

  梁靖下意识缩了一下肩膀,避着她道:“你对着尸体,居然还能吃东西?”

  “她可比你看着舒服。”萧彦真道。

  梁靖气的瞪她。

  “再瞪也没狗眼大。”萧彦真白他一眼,正要说话,就听到沈闻余问道:“仵作来了没有?”

  还有仵作,那岂不是能看到现场尸检和痕检?萧彦真很好奇古人如何做这些的,她扯着梁靖道:“等会儿,再看看。”

  “简直有病。”梁靖冲着她后脑勺咕哝,冷不丁脚背刺痛,他龇牙喊道,“萧彦真,你不要以为我打不过你!”

  萧彦真斜着眼睛撇他:“做人要识趣,不要明知打不过,还上赶着找死。”

  她笑的柔弱无害,可做的事说的话却一点不弱,梁靖气的磨牙。

  鬼知道这瘦巴巴的女人,不但武功好还有一把子力气。

  就是鬼上身。

  “嘘,仵作来了。”萧彦真让梁靖闭嘴。

  人群让开,萧彦真就看到乔二领着两个提着包袱十七八岁的少年进来,在少年身后还随着位背着手走的不急不慢的老头。

  沈闻余和吕千道:“起火出了人命,等你查验。”

  吕千今年五十一,祖上传的验尸的手艺,不过他却是半路入行,早年一直在外跑买卖,前年突然回来重操祖业,进了县衙当仵作。

  前面两位少年是他收的徒弟,高个子眼睛大的叫于广浩,个子矮看上去很机灵的名叫任宏。

  “这烧的还算好了。”吕千打量着搁在地上的遗体,“鼻子耳朵还在。”

  沈闻余点头。

  “没什么查的,让他们两个做吧。”吕千指了自己的两个徒弟,自己则背着手站在一边。

  沈闻余皱了皱眉,可没说话。衙门里两个仵作,一个是吕千,另一个是包不平。比起包不平的尖酸刻薄,还是吕千更讨喜。

  “这里就交给你,我进里面看看。”沈闻余带着兄弟进了火场。

  吕千对两个徒弟道:“发什么呆,办事。”

  于广浩应是,穿着长褂带上挂耳的面罩、手套,焚上香烛开始查验。

  任宏捧着验尸格目握笔蘸墨,在一边记。

  “有点意思。”萧彦真的视线跟着于广浩一起查验。

  “验,尸体拳、脚四肢卷缩!”

  于广浩翻看了四肢,接着报。

  他避忌死者性别,只略看了一眼。

  “验,四肢及前胸脱皮,后背起泡。”

  “验,”于广浩用白色的手帕,在死者口腔内擦了一把,拿出来后辨认嗅闻,“口鼻有烟灰。”

  任宏在一边记录的很认真。

  吕千看着两个徒弟很是满意,旁边看着人也连连夸赞:“吕千,你两个徒弟能出师了。”

  “还是师父手艺好,不然徒弟也不能学的这么快。”

  吕千一脸满意。

  “师父,验完了。”于广浩道,“验证结果,死者为火烧死。”

  吕千颔首,这是典型的火烧死尸状。他四周打量了一遍,觉得没什么遗漏,就道:“将格目收好,等小沈爷过目。”

  萧彦真在一边看的眉头直蹙,验尸后结论得的太不负责任了。

  “怎么?”梁靖一直观察她的反应,她看尸体真的一点都不怕,真是个疯子。

  他凑上来小声道:“你知道内情?”

  萧彦真白她一眼。

  梁靖讪讪然没敢再问。

  “小沈爷,”吕千将验尸格目递给沈闻余,“验好了,确认死者乃火烧死。”

  沈闻余点了点头:“查验火场,起火点在床上。”他又问乔二,“问过左右邻居,怎么说?”

  “隔壁邻居说快天亮时上茅房,还看到刘家院子里亮着灯。”

  “是,是,兰香经常熬夜做绣活,有时候一做就是一夜。”刘集道,“昨天晚上肯定是又熬了一夜。”

  说着,又哭了起来。

  “那就对了,死者熬夜绣花,却不料瞌睡打翻了油灯,烧死了自己。”乔二下定论。

  吕千点了点头:“死者口鼻有烟灰,四肢卷缩,眼角褶皱,典型火烧死状。”

  “尸身没有打斗以及外伤,确定意外无疑。”

  沈闻余点头,认同了两人的说法:“整理一下,给大人回话。”

  案子定性为意外,死者也是意外火烧死,四周邻居发出一阵惋惜的叹息声。毕竟昨天还是活生生的人,今天就成了一块黑漆漆的焦尸了。

  “兰香啊!”刘集跪在地上,哭的撕心裂肺,“你走了,我和孩子怎么活啊。”

  大家纷纷上前安慰他节哀顺变。

  萧彦真喊梁靖:“上你家喝茶去。”

  梁靖一副见鬼似的打量萧彦真:“你觉得我会请你喝茶?”

  萧彦真扯着梁靖的衣领拖着走:“别小气,一杯茶喝不穷你家。”

  高大的梁靖被比他矮的萧彦真一拖,两个人的动静再小,也立刻引起了四周人的注意,大家都认识梁靖,虽不能说坏事做尽,但还真不是什么好东西。

  “这姑娘谁啊,居然把梁靖治住了。”

  “姑娘厉害啊,刚才对着尸体吃包子,现在拖个大活人走。”

  大家小声议论着,就连沈闻余也侧目看着,梁靖顿时觉得丢脸,满脸通红地去扯萧彦真的手:“放手,快放手!”

  萧彦真不想留在这里,她怕自己忍不住质疑他们办案。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少啰嗦,走了。”

  梁靖抻着脖子被她牵着。

  有人忍不住被这场景逗笑。

  梁靖气的头昏,他没事上来找她说什么话,简直是疯了。心头急转,他忽然冲着沈闻余喊道:“沈闻余,萧彦真说你办案不利,漏、漏洞百出!”

  沈闻余本来没当回事,两个人只要不在这里闹事,他懒得管,但扯上案子了,他就敏感起来。

  毕竟他才做捕快,最忌讳的就是有人质疑他的能力。

  “什么?”他问道。

  “她、她说你们案子办的乱七八糟。”梁靖指着萧彦真,“快把她抓了,狠狠打她一百板……”

  他话没说完,被萧彦真捏住了嘴。

  ------题外话------

  今天开学报道,包了一个下午书皮,脑壳疼!!!


  (http://www.shukeju.com/a/72/72423/86786034.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