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神仙爱情有点甜 > 第五章 有钱的傻子

第五章 有钱的傻子


  把他当成偷东西了!他君墨只是在凡间拿个东西还被一个小屁孩推摔倒了!简直不能忍!绝对不能忍!

  君墨哪里能接受这样的的侮辱,在魔界,他雷厉风行,杀人不眨眼,是魔尊手底下最炙手可热的人物,在他的想法中,只有他不想要的,没有他得不到的!更没有人敢质疑和拒绝他的要求。如今,他,堂堂魔君大人!竟然在凡间…被一个小女孩推倒了!还是一个狗吃屎的模样!

  趴在地上的样子真的是一点都不帅!而且跟賍,衣服上沾满了泥土和青草的汁液,虽然他穿着黑色的衣服,但是,这一刻,君墨感觉实在不好!很不好!嫌弃地看了一下自己身上的衣服。

  君墨从地上爬起来,眼中含着一丝努意,虽然眼前的女孩长的确实蛮可爱的!白皙的脸像是能掐出水来,让人忍不住想要捏她的小脸!但君墨任然不能因此而遏制住自己的怒气!大手一挥,一团黑皮在空气中化为乱箭,直冲夜儿面庞而去,杀招立现,中者必死!却在即将打到她身上的时候,那黑气转瞬即逝,消失在空气中。

  夜儿根本看不到那化为利剑的黑气,她所能看到的,只是眼前的这位「小偷」,露出一脸狠毒的表情,朝着空气挥一挥手,得意的样子像是捡到了什么宝贝!然后又一脸吃惊的表情!又用手手在空气中挥了挥!在兰因看来,他只是毫无道理地乱挥舞着手,然后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她!

  张夜被君墨的一双大眼盯得反而有些不自在,自己看来看身上,嗯,没什么问题,虽然满身补丁,但衣服很干净呀!

  什么情况!君墨疑惑地看了看自己的手!难道在凡间不管用?都说神仙不能伤害凡人!难倒魔也不行?

  张夜心中想着,这人眉眼去锋,相貌堂堂,人高马大的,看起来岁数也不小了,没想到竟然是个~傻子!唉,真是可怜。

  她大哥也时常带她去镇上玩,镇上那些人再不济,穿的也是没有补丁的麻布衣,有钱些的,穿绸缎,衣服华丽好看!而这男人的衣服料子似乎还要更好些。

  哦,张夜反应过来,原来是个有钱人家的傻子,傻瓜是上天的宠儿,生的这么好看,又生在富贵人家,还是个傻瓜,一辈子无忧无虑的真好!

  这样一想,夜儿莞尔一笑,客气地说到“大哥,得罪了,只是这兔子是我抓的,你要是想要,卖给你!”要对残疾人又基本的尊重,不能动辄打骂,所以夜儿已经十分客气了!

  君墨此时十分疑惑,是他来到人间法术不管用了?一个小女孩都杀不了是个什么情况?

  君墨仔细看着小女孩,看着她粉嫩的小脸上堆满了笑容,丝毫没有了刚才张牙舞爪的凌厉姿态…人类,真是搞不懂,刚刚还一副要打他的样子,现在又…一脸谄媚?

  他不过就是闲来无事来人间玩玩,路过这片树林看见了只兔子顺手捡了!

  君墨看着夜儿,伸手从怀中拿了一片金叶子给她,顺便接过了兔笼!

  夜儿接过叶子,爽朗地说了一句“谢谢大哥”便一蹦一跳,开心地走了。

  野兔子野性大,力气也大,从被抓开始在笼子里就不断的挣扎着,君墨今日触了霉头,心情不佳,还从来没有人打过他,或者说,从来没有人打得过他,今天真的面子丢尽了,只得拿这兔子出气,提着笼子的手轻轻一用力,笼子里的兔子立刻爆体而亡!

  君墨低头看了一眼,衣服上溅了点兔子血,真是恶心,提着兔子的手再一用力,整个笼子和兔子,包括衣摆的血迹,全部消失的无影无踪。

  君墨一脸邪魅的抬起头,看着渐渐跑远的夜儿…

  此时,站在远处的絮果看着这一切,看着那个跟他一模一样的脸的君墨!!!

  混沌两开,清气上升为仙絮果,浊气入地为魔君墨。

  只是,在这人间,君墨遇到兰因,是缘,还是孽缘?

  自从兰因来人间历劫,絮果便日日跟着,从未出手,他怕毁了她的道途,给她带来更大的灾难,可是…君墨的突然出现,一样会改变她的运势…

  夜儿拿着金叶子,开心地回到家,她的爹娘刚务农回来,疲惫不堪,夜儿将金叶子交给阿娘,全家一片轰动,都非常震惊地看着张夜,这可是真的金子呀!一片货真价实的金子!是他们想都不敢想的!

  王氏拿着金叶子一脸凝重地问道“这金子怎么得来的?”就算他们是穷苦人家,可是贫贱不能移…

  此时天色渐晚,一家人围坐在桌前,旁边锅里的饭已经烧好了,灶台里还有未燃尽的豆荚,劈叭地发出一声炸裂的声音。

  夜儿便说道“不过是遇到了个有钱的傻子”,不过就是听着东西抓了偷猎物的小贼,这小贼不但反应迟钝,不理睬人,后又恼怒地乱挥手,做着傻子举动,还好最后听懂了她要将猎物卖给他,她原本想着一只兔子大概也能卖个十文二十文的铜钱子,没想到这傻子这么大方。

  如此说来,也算是奇遇了,或许老天爷怜悯他们家困苦了这么多年,如今算是开眼了!

  夜儿的父亲张大强也真的以为是老天爷怜悯,当夜就拜了四方,又是祷告又是感恩。

  因为三个儿子也到了该娶媳妇的年纪,老大已经二十有五了,也没能提上一门亲事,张大强为此愁了很久,妻子王氏是个能吃苦的,可是跟着他受累也落下了病根…时常靠着喝药维系着。

  有了这一片金子,不仅家里能缓过气来,几个儿子也能娶个好媳妇了!再盖个房子,总不能挤在这一个小小的房子里!

  几个哥哥成了家,家里也建了个院子,夜儿也开始跟着嫂子们学习女工,不在满树林的疯玩,三哥张永上了私塾,很是上进,挑灯夜读。昼夜不分,没几年,考了个秀才。

  因为这次奇遇,张夜家测底改变了原来艰难困苦的局面。

  只是,那君墨回了魔界,却对此事念念不忘,那个有些瘦弱的小丫头的脸总在他眼前浮现。

  他顺手拉过眼前风情妖娆正在跳舞的舞姬,轻撤入怀,一双勾人的眼睛,邪魅问道:“本君问你,若是将一人,放在心上,时刻想起,是怎么回事?”

  那舞姬被如此英俊绝妙的男子困于怀中,婉转情丝,身子…一软,匍匐在他胸前:“那便是喜欢了吧!”

  “喜欢!”君墨将这两个重复了一遍。

  那舞姬见君墨怔怔地,心下更是欢喜,想着“这魔君看来是喜欢我了!”

  “魔君大人,你若是想拥她入怀,狠狠地折磨她,让她只为你一人情,不,自,禁!那便是喜欢了,若是更喜欢…便想将她娶了,养在自己跟前,日日看着,心里也欢喜。”

  魔界的女人向来妖娆,此时那舞姬已经探上君墨的脸,急急地就想奉上自己的身子。

  君墨心中烦躁,别过脸去,沉沉地说道:“你们都出去!”

  那些还在厅中跳舞的舞姬纷纷停下,退了出去。

  “还有你!”君墨看了一眼怀里的女人,那女人脸上得意的笑容停滞在脸上,脸色变了又变,还是退了出去。

  天上一天,地上一年。

  君墨再次看到夜儿的时候,已经隔了几年的时间,此时她已是个及笄少女,如玉脂般的肌肤,秀挺的琼鼻,粉腮微微泛红,双目如星辰皓月,顾盼流转,身姿曼妙,清丽脱俗。

  夜儿看到君墨,缓缓上前,轻轻施礼。

  “你怎么到这里来?”夜儿微启薄唇,娇艳欲滴。

  君墨邪魅一笑,是呀,他怎么到这里来?如今出现在他面前的女子勾魂摄魄,美艳无双,与当初那个身穿破衣乡野无知小儿天差地别!可两人形象又完美地融合在一起,一双流光美眸从来能让人过目不忘!所以,他才会再来看看她吧?!或许,他杀她,她没死,就这一点,就足够特别了!

  夜儿见君墨久久没有回话,自言道“我该谢谢你的,你的那片金子解了我家燃眉之急,我知道你反应慢,脑子转不过来,我该谢你的还是应该谢的!”

  什么?他反应慢?脑子转不过来?这女人说的都是些什么呀?

  “我娘说,傻瓜,是上天的宠儿,你又生的这么好看,一定是被上天眷顾的!”说完还不忘露出母爱似的关怀,踮起脚摸了摸君墨的头发!

  把他当傻子吗?所以他,被她当成了个傻子,有这么帅的傻子?

  君墨怒火中烧,好个小丫头片子!真的是…气死他了!

  君墨眨了一下桃花眼,露出了狐媚般的微笑,一步一步向前,“我让你看看,我到底傻不傻!”

  夜儿此时愣住了,嗯,怎么突然有点被压迫的感觉…这小傻子气势恢宏,哦,不,或许这傻子的疯病已经好了么?

  三十六计走为上

  夜儿也不耽搁,福了福身子就要跑…君墨哪里肯放过她,一把捞过来,从背后抱着她。“女人,不要轻易招惹我,否则…”君墨的气息扑面而,嘴角上扬慢慢贴近她的脸颊~

  夜儿用力一踩,趁着君墨松手,一溜烟跑掉了!

  而真正让君墨松手的不是她那一脚,而且远处射过来的一道白光…擦破了他的脸。

  君墨抹了一下脸庞的渗出来的血,看着远处与他长得一模一样的人!

  呵…一个瞬移来到絮果面前,“你我早在千万年前就不是一体了,如今,你倒来管我的闲事!”君墨缕了一下额前的一缕头发,邪魅地说道

  “她是我的,你动不得!”絮果冷冷地说道,带着强烈不容置疑。

  “我偏动,你奈我何”呵,留下最后一声冷哼,君墨消失在絮果面前…


  (http://www.shukeju.com/a/72/72349/42099445.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