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我的鬼神郎君 > 一、边镇初识

一、边镇初识


  三界之内,无外乎至阳的天界,至阴的地界,还有阴阳混合的人界。而染灵不同,她属于三界之外,找不到溯源和根本,只是借着一股灵力幻化成女儿身存于世间。染灵自己也不清楚自己的来历,只记得自己依稀在这世间飘荡了数千年。一开始也见着四方大地上各派系打来打去,一片混乱。而后天界诸神之力衰竭,三界界限日渐分明,倒也安生了下来。而三界之外的染灵就停留在人界飘荡,眼看着人界的王朝的兴起和覆灭,以及各诸侯国的混乱之争,在战乱之中岌岌可危的活着。

  染灵时时看着战争之中血染大地的场面唏嘘,觉得这人界的战争真是极为可怕,凡人不具备灵力,相互争斗之间都是真刀真剑,而凡人的身躯和气运都颇为薄弱,不消几下就尸横遍野。染灵时时顾忌着自己这来历不明的身份也不敢插手其中之事,终于到了人界的诸侯之争接近尾声,秦皇朝建立,各诸侯国统一,染灵终于是放下了心想要去寻找自己的根源,也许还能有个机缘能够塑成真身,自己也就不必这般躲躲闪闪的过日子。

  期间染灵遇见了一个凡人,相处了一段时间之后,还是被这凡人的迂腐思想给把想要与其厮守的心思磨灭了,染灵觉着自己也算瞧多了这世间的繁华和人情冷暖,就想要寻一处僻静之处散散心,继续自己的寻根之路。

  这日,染灵来到边城的一个小镇之上,见着此处民风淳朴,且安宁祥和,就寻了一个小院落住了下来。与邻里之间打了招呼,染灵就独自待在屋中想着前尘往事,觉着自己之前的遭遇真是浪费不少心力,也不知自己这幻化而出的形体能存活多久,想着想着就觉得越发愤懑,便出了院子向着镇外走去,想着去山中寻一些滋补草药养养气。

  刚入了山中不久,染灵就感应到山中气味不对,竟是有着浓烈的腐尸之气,染灵之前才探听得知这个镇子一直是避于乱世免于战祸,但为何会有如此浓重的腐尸之味,染灵按捺不住好奇向气味发散之处走去。

  越是接近越觉得气味浓厚,呛得染灵不住打了好几个喷嚏,染灵掩住鼻子小心上前,寻了一个高处蹲在树下往前看去。只见着前方有一块平地,与周围浓密的树干不同,平地上寸草不生,泥土也隐隐发黑,四周空气中瘴气弥漫。

  幸而染灵不是凡人,这些个瘴气倒也无碍,只是染灵看见瘴气之中似乎有人影,仔细瞧去,发现竟不是凡人。染灵一下收敛了气息,在这看似祥和的边镇之中竟是有地界之人在此,且可以感应到对方来历不俗。这地界之人还是不要招惹为好,染灵想着就想转身离开,刚提起裙摆还未待转身,就感觉周遭的空气突然凝固,连着瘴气也不再浮动,自己周身像是被定住一般无法动弹,连眼珠也无法转动只能死死地盯着前方的平地。

  染灵一下浑身寒冷异常,顿觉不好,此时是想逃也逃不了了,只能定在原地有些讪讪看着前方。眼见着天突然变暗,平地右边的空气突然撕裂开一个口子,口子内黑气涌动,还似乎伴有电闪雷鸣。一个白色的身影缓缓走出来,远远的看过去像是鬼魅一般。

  天渐渐的亮了起来,瘴气也散了不少,染灵虽然还是无法动弹,却是看清了眼前的状况。平地上腐尸堆积成了一座小山,像是已经死去很久,周围虚浮着一群着黑衣的地界人,且个个手执兵器,而刚刚那个一出现连天都变暗的白色的身影背对自己而立。染灵此时试着动了动手指还是无法动弹,浑身犹如灌了铅般沉重,一下子有些想哭,难不成自己今天要交代在这儿了。

  要知道地界也是凡人俗称的冥界,是乃掌管三界之内万物生灵生死之处,且地界之人从不轻易如此大规模来到人界,且看着阵仗必是有大事发生,染灵一下想给好奇的自己一个耳光,但此时却是连耳光也打不了也只能呆呆看着前方。只见那白色的身影站定,周遭的地界人皆是跪下行礼:“参见鬼神大人”

  染灵听到这儿拼命睁大了眼睛,连瞳孔都不自觉的放大,鬼神大人?是那个凌驾于十殿阎罗之上,地界之中唯一一个封神的鬼神大人?染灵想到几百年前偶然见过鬼神的一幅画像,虽然是戴着一幅烫金的面具,但身形却是和眼前这身影相差不大。想着当时一边听着鬼神如何挣脱封印屠戮三界,一边感叹着这面具下的鬼神定是有一副好相貌,从那双似水般的眼眸中就觉着不是一个狠厉的人,染灵就不禁的流下了冷汗。

  纵是自己再如何贪图美貌,也绝不敢在这个人……不对这个鬼神面前放肆,望着那抹白色的身影,染灵有些近乎绝望的呆愣着,只能听天由命。

  鬼神并未转身只是挥手示意周围的人起身,饶是已经封神仍是受不了这股子味道,遂抬起右手掩着鼻息看了看那堆腐尸,轻悠悠的开口道:“此等小事也需本座前来?”

  一个地界人低眉顺眼的走上前,弯着腰行礼道:“大人,因着这堆腐尸未查到来历,也未在地界寻到踪迹,所以才特地请您前来看看。”

  只见鬼神掩着鼻子退开两步,状似无意的向着染灵的方向侧了侧身道:“嗯,数量多少?”

  “回大人,共72人,皆是凡人之躯。”

  鬼神瞥了一眼那个地界人,收回眼神细细看了看那堆腐尸,抬起右手掐指算了一算略沉吟道:“先把这儿处理了,瘆得慌。”说罢转身看向染灵的方向,眼神虽不似在自己身上,但却实实让染灵愣了。

  从前见过的画像鬼神是戴着面具的,且画像多不写实,全凭着作画人的主观臆断,而此时在染灵面前的是活灵活现的本尊。

  染灵在看到鬼神的容颜时,感觉心里似乎有一根弦断了一般,一松一紧之下,竟是觉得自己有了心跳一般。顺着鬼神的目光看过去,见其一头银灰色的长发倾泻而下直至腰间,剑眉星目有一种说不出的慵懒魅惑之感,高挺的鼻梁之下是紧抿着的薄唇,虽然脸颊消瘦但真真是一副刀削斧凿的好皮囊。一尘不染白衣衣角飘飘,一袭细腰竟是让身为女儿身的染灵也自愧不如。

  鬼神似乎并未见到染灵一般,只是面向这边静静的站着,染灵越发紧张的呆愣着,脑内几乎一片空白。片刻后,鬼神缓缓转身向着那群地界人点了点头,便挥手施法,天空再次暗了下来,那道口子再次出现,鬼神晃悠悠的消失在那道口子之中。

  染灵此时终于感觉浑身终于松懈了下来,一下跌坐在地,捂着胸口大口的喘着气,待平息下来再往下看去,见那片空地竟是什么也没有了,好似没有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般,空悠悠的一片荒凉。

  染灵急忙起身跌跌撞撞的回了镇子,进了院子关上门,坐在桌前大口大口的喝着水,细细想着今日发生之事。那堆腐尸出现得着实怪异,且连地界之人都无法查询到,还惊动了那尊大神,想必真是麻烦了。

  没想到自己寻的并不是一个好住处,倒是一个危机四伏的地方,染灵就有些气馁,自己是来疗伤的,可不是来自找麻烦的。越想越觉得不对劲,觉着这镇子哪哪儿都弥漫着一股诡异的气息,染灵不由自主的起身准备收拾包袱走人。

  刚收到一半,染灵手下功夫就慢了下来,脑海不停浮现着今日见着的鬼神大人的场景,鬼神的那副面容始终在脑海之中挥之不去,特别是眉眼之间那疏离又引人亲近之感实在是让自己静不下心来。染灵一把甩开包袱坐在一旁,枕着头细细的回想着,觉着自己曾在人界也遇着不少痴心之人,当时还觉着他们如此执着于一人确实可笑,天底下哪来这么多痴情不悔之人,现下倒是有些理解了。不论是那些追求花魁戏子的富家子弟,还是那些执着于一生一世一双人的平民百姓,终归是他们遇见了一个让自己无法自已之人,这也许是一个眼神,也许是一句话,都易让人愿意为此万劫不复。

  染灵终究还是没有舍得离开,想着这事没完,指不定还能在此能遇见一次,也不知自己抱的究竟是何心思,竟是想着再遇见那个令三界闻风丧胆之人。许是自己不似凡人那般胆子小,想要多窥见一次鬼神的容颜。

  这两日,染灵时常在镇子中走动,四处打探着那堆腐尸的秘密,也在寻觅着地界人的踪迹,但像所有事情从未发生过一样,镇子上无人失踪或者离奇死去,镇子里还是如初见一般宁静,地界人也一直未出现。

  


  (http://www.shukeju.com/a/72/72254/44677195.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