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向日生 > 第六十章 你能奈我何

第六十章 你能奈我何


  宇宙初开,鸿蒙初辟,诞生了宇宙中第一位神兽——混沌。

  后来,混沌死,一分为二,化成了另外两位神兽——太阳烛照、太阴幽荧。

  彼时,六界生灵才刚刚出生,万物正在萌芽。

  先出生的那些生灵,很快就有了意识,经过修炼,有的成神、有的成圣。

  神圣们在世间修炼徘徊,久而久之,便也觉得寂寞。

  于是他们造出了另一种生灵——人。

  他们盼望人类也能像神圣们一样,潜心修炼,而后成神。

  可是他们却犯了个大错。

  人出现时,世界已经不再像那个最初的模样了。人吸收了天地间的怨气,内心也逐渐黑暗起来,久而久之,在这片黑暗之中,有了邪灵。

  人心贪婪难测,而人居然敢屠杀神圣,天地一时颠倒。

  太阳太阴不忍看世间有此恶果,便以身殉道,平息了这场祸事。

  为了不再出现这样的情况,太阴太阳在世间留下一枚火种,并嘱咐道:若他日邪灵再临世间,你便要化身火种,灭绝黑暗。

  果然,天地秩序循环往复,人的恶念再一次变大,眼看着就要吞没世间。火种化身太阳,以身做灯,再次点亮世间。

  而这枚火种,两千年轮回一次,以此循环,保护天地秩序平衡。

  火种第一次苏醒时,她看见有个孩子在黑暗里缩成一团,瑟瑟发抖。她心疼的紧,拉着那孩子到了光亮处,却发现太阳暗淡。

  “你就叫清明吧”。

  说实话,取这个名字她是有私心的。她想着,如果世间没有邪祟,那她就不必为世间献身,不必入轮回的折磨。

  可是她还是错了,两千年后,她再次来到了人间,这次,她遇到了元明。那孩子跟在她身边有一个月,可惜她不得不离开,于是她将他交付给了佛祖,并给他留下了那团火焰。

  她第三次来到世间时,碰到了从西天来到人间的元明。光明将熄,她要再一次化作太阳,守护世界。可让她没想到的是,那孩子执念如此之深,居然入魔。

  元明身上的力量很强大,强大到西方诸佛无一可降服他。

  她叹了口气,朝天空伸出手去,一道金黄色的光线在她指尖与太阳连接。

  渐渐地,她的身体趋于透明,而天上的太阳逐渐明亮了起来。

  在阳光洒在大地的那一刹那,元明忽然恢复了神志,呆呆地看着天上的太阳,眼睛被刺得生疼,流下一串串的眼泪。

  o

  。

  傍晚时分,各坊市即将关闭,城门上的鼓声擂得“咚咚”响。

  夏有珖坐在颠簸的马车内,着急地催促着车夫驱车前进。

  再晚点可就回不了家了!

  今日青楼里又办了好几场蹴鞠,他想看的紧,便偷偷溜出来了。此事他可不敢告诉父亲,若今晚回不去,那可得被骂死!

  马车声伴着隆隆的鼓声一路前行。过了一会儿,忽然停了下来。

  夏有珖有些奇怪,这里离家约莫有三刻的距离,不过眼下却只行了不到半刻,而马车却停了!

  夏有珖叫了声车夫的名字,却没有回响。

  这几日长安城出了几桩命案,凶手还在逍遥法外,官府连凶手的丁点儿线索都没找到,一时间凶手是鬼神的说法不胫而走,闹得人心惶惶。

  夏有珖经常在外面办事,这些事情自然是听说了不少,这黑灯瞎火的,他一个人难免瞎想,一想就想到这些凶案上了,自然有些害怕。

  “王老二!”,夏有珖壮着胆子又喊了一声,仍旧是没有回应。

  他心想:自己可是当朝官员的弟弟,就算是有什么穷凶恶极之辈也不敢奈何他。

  想到这儿,他壮起胆子,一撩帘子下了马车。

  这不下还好,一下马车反而把他吓得半死——街道空荡荡的,哪里有半个人的影子?

  “王小二?”,环顾四周,小心翼翼地再喊了一声。

  街上静得连掉根针都能听见,家家户户大门紧闭,没有一处灯火。

  一阵凉风吹来,夏有珖背上爬上了一层层薄汗,他整个人都僵在了原地。

  “吼!”

  街头传来一阵怒吼,震得夏有珖五脏六腑都在颤抖。

  一团黑影在街道上横冲直撞,朝着夏有珖飞奔而去。

  “啊——”

  夏有珖的尸体是在第二天清晨被一个农民在田野间发现的。

  他面色发黑,瞳孔放大;嘴巴张开,像一个被撕开的口子,以一种及其诡异的角度呈现在脸上。

  官府的衙役经常与夏有珖打交道,一眼就认出来了,急忙叫人把尸体抬回衙门,传唤夏德勋过来。

  夏德勋见到夏有珖的尸体差点没坚持住,倒了下去。

  老夫人得知此事直接一病不起,连药都喝不下去。

  夏有珖的尸体被抬了回来停在新设的灵堂,夏府换上了白灯笼,四处挂起了白绫。

  但尸体一直被摆在灵堂,头七过了都没下葬,夏德勋扬言道:凶手一日不捉,我儿一日不下葬!

  官府知道夏有良是新晋的官员,背后还有宰相大人撑腰,也不敢怠慢,让手下把长安城翻了个底儿朝天。可即使是这样,也没有半点线索。

  棺材在灵堂停了半个月,这时正值天气炎热,时间一长,尸体发出阵阵恶臭,连棺材板都遮不住这股味道。

  官府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也没抓到凶手,夏德勋不可能真的把棺材一直停在灵堂,最后只能匆匆下葬了事。

  又过了几日,朝堂生变。圣上给杨钊赐名杨国忠,封官赐爵。

  官场上一时间风起云涌。

  夏有良左右逢源,在杨国忠和李林甫的帮助下混得风生水起。

  夕何和元明没有时间管这些。只是夕何在听见夏有珖死讯时痛哭流涕,哀嚎不止。

  她一点都不喜欢这个哥哥,因为她看不惯这个哥哥的为人。但得知他死时,夕何却难以遏制自己体内的悲痛,倒在了地上。

  转眼就到了八月底,天气更热了。

  夏有良和夕何之间已经好几个月没再来往了。家里的人沉浸在夏有珖的死讯的悲伤气氛之中,没有人在意他们。

  除了一个人——元明。

  元明已经不是第一次察觉到夏有良不对劲了,他身上有很强的怨念,不是正常人所能够承受的恶念。

  那日他趁着夏有良上朝的时间偷偷潜入夏有良的院子,却发现自己之前开过光的玉佩被夏有良丢弃在柜子里,而且被摔成了两半。

  难怪元明无法再感知到夏有良的活动,原来如此。

  应该是当初自己和夕何的夏有良发现,他一气之下便摔了这玉佩。

  “你在这儿干什么?”,夏有良的声音蓦地在元明身后响起,没有一丝动静,连元明都没察觉到。

  “夏有珖是你害死的吧!”

  夏有良身影一顿,随即笑道:“我怎么会害自己的弟弟?你这是欲加之罪吧!”

  元明转过身,眉头紧锁,带有穿透力的眼神盯着夏有良,道:“他的尸体上有你留下的恶灵的味道”。

  夏有良闻言勾起嘴角,他往前走了几步,身子向元明处倾斜几分,道:“只可惜,你奈何不了我”。

  元明动了动嘴角,想要说些什么,却听见夏有良直接下了逐客令,让明德把他打发走了。

  夏有良抬起手掌,一团黑色的火焰在他手心忽地燃烧起来。他勾起嘴角,嘴里发出阴森的声音。

  “我倒要看看,你能奈我何?”


  (http://www.shukeju.com/a/71/71467/87192654.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