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盛宠骄妃 > 第090章 惹芳心碎了一地呀!

第090章 惹芳心碎了一地呀!


  贺明月在人群中没有搜寻到景亲王妃和景文铎的身影,她自己倒是被另一个姓景的给盯上了。

  “贺明月!”景文臻在远处喊了贺明月一声后,就大步流星走了过来。

  “有事吗?”贺明月顿住脚冷声问。

  “许久不见,明月姑娘别来无恙啊!”景文臻来到贺明月面前,一番打量后,折扇打开,一副自认风度翩翩的模样,说道。

  “托贤小王爷的福,明月一切安好!”贺明月爱答不理的回了一句。

  景文臻也不在意,他摇了摇折扇,抿唇笑了笑,“那不打扰明月姑娘的雅兴,我去会会贺大人!”

  “贤小王爷请!”贺明月也客套的对景文臻挥了挥手。

  直到景文臻的背影远去,柳儿才凑了过来,小声对贺明月说道:“姑娘,我怎么觉得这个景文臻一脸的不怀好意呢!您可得提防着他一点!”

  “我知道!”贺明月轻轻点了点头,一抬头,居然见到了三姨娘,李素琴抱着琏哥儿步入宴会大厅。

  李素琴也一眼就看到了贺明月,抱着孩子微笑着朝她这边走了过来。

  “明月你也来了!”李素琴主动跟贺明月打招呼。

  “嗯!”贺明月对李素琴没有好感,但也不讨厌,浅浅的回应的一声算是很给人家面子了。

  李素琴看在眼里却丝毫不介意,贺明月再高冷,那也是人家救了自己的儿子。

  她李素琴不是一个不识好歹忘恩负义之人。

  不多时,大夫人就领着自己的两位如花似玉的女儿在园子中亮相。

  由于贺明珠和贺明玉都经过了一番别有用心的,精心的打扮,可谓是艳压群芳。

  她们俩随大夫人一出现在院子里,便立即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大夫人不动声色的观察周围人的神色,尤其是那些未婚的男子,见到他们对自己两个貌美如花的女儿的反应,与自己预料中的一副模样,心中满是骄傲与得意。

  贺明月隐隐有一些不好的预感,她低声对柳儿和孔嬷嬷说道:“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还是回我们的小阁院吧!”

  然而贺明月才刚转身,身后就传来了大夫人那高亢嘹亮的声音,在呼唤自己。

  “月儿,月儿快过来!”

  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随着大夫人所喊的方向看得过来。

  贺明月很成功的被大夫人变成了众矢之的。

  大夫人这一招果然厉害。

  不费一枪一棍,一刀一剑,就让贺明月在众目睽睽之下,无所适从。

  倘若贺明月装着没有听见的离开的话,众人就会说他目中无人。

  倘若贺明月,转过身来回应大夫人,众人肯定会自然而然的,拿素颜的贺明月和盛装打扮的贺明珠以及贺明玉相比较。

  贺明月自然就会被比下去,活脱脱的成了一片绿油油叶子衬托。

  不过贺明月倒是不在意这些,反正大夫人如此行径,无非是想在今天的贵宾之中,给两位女儿各挑一个如意郎君。

  而自己早就心有所属,不会介意任何的眼光。

  不想在这个时候让人诟病,贺明月抿唇微笑着以乖乖女的形象,走向大夫人,并柔柔地唤了声,“母亲!”

  “我来给大家介绍,这是我的三个女儿!明月,明珠,明玉!”大夫人见到贺明月似乎喜逐颜开了,挽着她的肩膀与自己并排站立,一脸骄傲自豪的介绍,生怕大家不知道府上还有一个贺明月似的。

  “贺夫人,您真有福气啊,养得三个如花似玉的女儿,将来定不愁嫁呀!”说话之人,贺明月有些印象,她是夏候府的大夫人,人称夏候夫人,平时与大夫人走得较近,是个很会察颜观色的人物。

  “借夏候夫人吉言!只是如今我这三个女儿都过了及笄之年,三个都还待字闺字无人提亲,可是愁坏了我这个当娘的呀!”众目睽睽之下,大夫人居然脸不红心不臊与夏候夫人谈起了三个女儿的婚姻大事。

  这便让今日被请入府中的尚未娶妻的公子哥们,蠢蠢欲动起来。

  他们的眸光自然而然就停留在了贺家三位姑娘的身上。

  贺明月连战场都上过了,自然不会在意那些纨绔子弟的眼光,大病初愈的贺明玉似乎还未恢复元气,气色有些苍白,眼神也有些空洞,她也并未理会那些公子哥们投来的目光。

  唯有贺明珠,就仿佛今日来府上的所有人,都是在看自己一般,羞得面红耳赤之余,她还时不时朝人群中瞅几眼,想瞧瞧有没有自己能看对眼的。

  贺明月只觉得今夜这个晚宴无聊透顶,想着既然景文铎和景亲王妃都未出席,那自己也没有必要呆在这个是非之地,早些回小阁院方可落得清静。

  晚宴还未正式开始,似乎人还未齐,大夫人介绍完三个女儿之后,就忙着招呼宾客去了。

  贺明月有种一刻也不想呆的冲动,但孔嬷嬷在耳边小声叮嘱她,来都来了,还是等吃过晚宴再回去,免得三人回去饿肚子。

  贺明月想想觉得孔嬷嬷说得有道理,何必赌那一时之气呢?

  大夫人今日难得如此阔绰大摆宴席,而且还都是贺明月平时少见的山珍海味。大夫人不过让她亮了个相罢了,她又没掉块肉,真不至于就这样一走了之了。

  贺明月就依了孔嬷嬷的提议,三个要走,至少也吃了晚宴再走。

  贺明月从宴会厅的院子,进了屋。

  一进屋就见到李素琴与贺云知正在内厅,小声说着什么。

  只见李素琴似乎很生气地样子,抱着琏哥儿将头扭到一边,不愿听贺云知说话。

  贺明月慢下脚步,竖起耳边细听一番。

  “琴儿,今晚设宴的事,我真是事先不知道啊,要知道的话我肯定会让云儿将你舅舅一家请过来的呀!”

  “请来做什么呀?请来还不是让我舅舅他们受大夫人的冷嘲热讽!”李素琴的声音不大,但每一句都透着讥诮之意。

  “她敢!你舅舅他们好歹是长辈,连我都要敬他们三分,她敢怠慢他们试试!”贺云知顺势说道。

  “老爷,您就在这儿唬弄我了!你要真要做得了主,我们贺府也不至于沦落到今日地步了!既然你请的那些大人和家眷一个都不肯来,咱们也就别等了,干脆开席吧!早些吃了早些回去休息!琏哥儿都乏得紧!”李素琴说完,抱着孩子站起身,撇下贺云知往门口走去。

  没走几步,李素琴一抬头就见到了贺明月的身影,她抿唇勉强笑了笑,便抱着琏哥儿出去了。

  贺云知刚想追出去给李素琴再解释一番,一抬头赫然见到贺明月不知何时在屋中,顿时有窘迫,他轻咳了两声缓步走了过来,问道:“月儿何时来的?”

  “有一会儿了!”贺明月实话实说。

  “那刚才我和琴儿的谈话你都听见了?”贺云知顿时觉得自己身为父亲的老脸有些无地搁。

  贺明月看在眼里,平静地说道:“父亲,一个风华正茂的女子,愿意嫁给您一个年近花甲之人为妾,还为您生了琏哥儿,可见她对您的是真心的!我希望您要懂得珍惜这份情感,不要让三姨娘成为第二个我的母亲!”

  贺明月说完走了出去。

  柳儿在门口等着贺明月。

  两人走远,柳儿还在偷偷回头观察屋内贺云知的反应。

  “姑娘,您是准备帮着三姨娘对付大夫人吗?”柳儿俯在贺明月耳边,小声问。

  “我的表现很明显吗?”贺明月抿唇问。

  “太明显了!”柳儿配合着笑了笑,回道。

  贺明月没再说什么,只是笑笑。

  谁知柳儿却忽然拉着她的手,小声说道:“姑娘,景小王爷和景亲王妃来了!”

  贺明月顺着柳儿手指的方向,还真见到景亲王妃由贴身嬷嬷搀着,从院外的马车上下来。

  景文铎则是从一旁的马背上翻下来。

  贺明月胸中有一团无名火在烧,所以见到景文铎径直向自己走来,她不仅不过去迎接,反而假装没看见一般,拉着柳儿去找孔嬷嬷。

  景文铎看在眼里,勾勾嘴角笑了笑。

  “景亲王妃,景小王爷可把你们母子给盼来了!”大夫人那边得知景亲王妃和景文铎到来了消息,立即差人将自己的两个精心打扮的女儿和贺云知都唤了过来,一同前往院门口迎接。

  唯独就没有差人唤贺明月。

  许是大夫人一时心急,疏忽了。

  又许是大夫人刻意为之,刻意忽略贺明月的存在,有意让自己的两个女儿上位。

  “贺夫人,今日府中可是有什么喜事?居然宴请了这么多人,我可是一点儿准备都没有,就这样两手空空而来的,你可别介意啊!”景亲王妃还是那个景亲王妃,雍容华贵,气质典雅,吐气如兰。

  “哪有什么喜事,就是见着我们卞京城的夫人太太们,许久都没有办过这样的宴会聚一聚了!正好小女又大病初愈,就给她办个晚宴,借着大家的人气给她冲一冲喜罢了!”大夫人笑得姿态婀娜,风情万种。

  “这就是明玉姑娘是吧?”景亲王妃扫向大夫人旁边的贺明玉,问道。

  “正是小女明玉!玉儿还不见过王妃!”大夫人激动得有些语无伦次,忙将贺明玉扯到了自己的跟前,面朝景亲王妃。

  “明玉见过王妃!王妃安好!”贺明玉的动作缓慢做了一个请安的手势,并虚弱地说道。

  “这孩子,身子骨弱还行什么礼,快让婢女扶着歇息去吧!”景亲王妃扶了把对自己行礼的贺明玉,并柔声说道。

  贺明玉的贴身婢女小翠走过来,将贺明玉搀扶着离开了。

  贺明珠在旁边见了,心中暗暗窍喜,贺明玉被支开,自己的机会来了。

  所以,不等大夫人介绍,贺明珠已经自作主张地凑上去,给景亲王妃行礼了,“王妃安好!”

  “这位是?”景亲王妃似乎并不认识贺明珠,忍不住蹙眉问一旁的大夫人。

  大夫人的眼底快速划过一抹不悦,但很快就消失不见了,她忙笑着介绍道:“这是我的另一个女儿,明珠!”

  “原来是明珠姑娘啊!真是女大十八变啊,我还是小时候见过,如今都出落得如此标致了!嗯,不错不错!”景亲王妃仔细地打量了贺明珠一番,不吝夸赞道。

  这让大夫人感到有些意外。她一直将宝押在贺明玉身上,方才向景亲王妃介绍的时候,也是优先介绍贺明玉,谁知明玉跟景亲王妃没说上两句话就被支走了,而自己并不抱希望的大女儿贺明珠却意外地获得了景亲王妃的赞美,简直大大出乎了大夫人的意外。

  难道说,贺明珠这个没脑子的丫头,还真是傻人有傻福,竟被景亲王妃相中,日后有望嫁入景亲王府?

  景文铎能文能武,是满朝百官公认的储君最佳人选,难道珠丫头将来还是皇后命?

  大夫人越想就越激动,越想就越飘。

  “王妃啊,外面风大,我们进屋吧!我已经咐咐膳房那边,很快就可以入席开桌了!对了,怎么不见小王爷跟您一块呢?”大夫人一脸亲切地问道。

  “是啊,刚刚还跟我一块进来的,这一眨眼就不见人影了!”景亲王妃笑着摇头,露出一个无奈的表情。

  贺明月与柳儿坐在院子最偏僻的角落,远远地看着大夫人一脸谄媚地与景亲王妃交谈着,她忍不住恶心地翻了个白眼。

  忽然有人拍了拍自己的肩膀,贺明月一回头就见到景文铎静静地站在她身后。

  “为什么一个人坐在角落里如此闷闷不乐?”景文铎抿唇问。

  “我哪有闷闷不乐?我开心着呢!”贺明月没好气地说完,将头扭到一边去,赌气不看景文铎。

  “开心是这副模样?”景文铎又怎能看不穿贺明月那点小心意,他拉着她的手,笑着坐了下来,耐心地解释道:“昨夜我来阁院,见你睡得正香,不忍心叫醒你,这才没有机会将我今日要和母亲来府上赴宴的事告知与你,你不会在为这个生气吧?”

  被戳中心事,贺明月咳嗽两声以掩饰尴尬,“我说了我没生气!”贺明月暗暗发现自己的情绪居然这么容易被调动,生了一个晚上的闷气,居然在听了景文铎三言两语的解释之后,气全部消了。

  “母妃想见你,我们过去吧!”景文铎拉着贺明月的手起身道。

  贺明月见这院子里人多口杂,还是不宜与景文铎走得太近,她便顺势将手缩了回来。

  景文铎看在眼里,居然固执地又将贺明月的手重新握紧,很快两人手拉手从角落里走出来的身影,吸引无数人的目光。

  贺明月仿佛听到了周围那芳心碎了一片的声音,而自己就是那个罪魁祸首。


  (http://www.shukeju.com/a/70/70050/89182105.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