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盛宠骄妃 > 第029章 强行索要定情信物!

第029章 强行索要定情信物!


  景文铎听罢,松开贺明月逼她与自己对视,良久景文铎才黑着脸问道:“你不做我景文铎的妻子,打算做谁的妻子?难道要做景文臻的妻子不成,嗯?”

  早就听严七说景文臻那家伙居心不良,几次三番骚扰贺明月,他先前还未放在心上,可今日好不容易安排了一局,得以与贺明月相见后发现,她完成像变了一个似的,一向自视清高胜券在握的景文铎也感受到了危机感。

  “景文臻?”贺明月隐约记得柳儿提过这个名字,好像就是昨天上山之前,那个身穿白衣,拿着折扇挡她们去路的那个人。

  贺明月只得无奈地解释道:“你不知道别乱说好不好?我跟这个景什么臻只有一面之缘!”

  景文铎听了贺明月的话,脸色明显缓和了不少,并且他暗暗反省,刚才是自己多想,失态了。

  “刚才吓着你了?”景文铎放缓的语气问。

  “没有!”贺明月暗暗翻白眼,心想姐什么大风浪没有见过,会被这点波浪吓着。

  气氛陷入短期的尴尬。

  良久,景文铎将贺明月的肩膀扳正,表情异常严肃地说道:“我知道你对那日之事耿怀于心,对我的态度才会有如之大的转变!此时此刻,我暂时不想对承诺什么,但我想告诉你,我一直都在努力说服朝中的那些老臣,虽然这条路荆棘丛生,艰难险阻,可我不会放弃,直到他们愿意推翻祖制,官家同意为我们赐婚为止!”

  贺明月抬起头定定地看着景文铎,想从他的眸光里看出一丝破绽来。据贺明月所知,原主虽为贺府嫡女,但傻名在外,别说官宦人家的公子哥,就连普通人家的公子哥都瞧不上她,为何景亲王府的小王爷对她情有独钟呢?

  这其中的缘由,贺明月很想弄清楚弄明白,可是原主只会时不时操控她的言语,却不能告诉她原因啊!那贺明月也不能直接问景小王爷吧?这一问岂不就破功证明自己是冒牌货了吗?

  还有,那日具体发生什么事,谁能告诉她发生的细节呀?难道说,原主贺明月已经失身于景小王爷了?

  脑中刚有这个念头闪过,贺明月就感觉脑袋嗡嗡作响,她立即就感应到这是原主做出的反应,难道说两人好事未成?

  获得这样的信息结果,贺明月心下暗暗欢喜。

  只要两人还未有正式的肌肤之亲,她还有另觅良婿的机会!

  贺明月抿唇酝酿一番后,柔声开口:“景小王爷,明月有自知之明!此事若真能成,那便是我与小王爷的缘份,若此事不成,明月也只能认命!还请小王爷不要过于强求,平常心看待便好!”

  贺明月嘴上这么说,心下已抱定她与景文铎的婚事一定不能成,官家祖制可是历代皇帝延续传扬下来,神圣不可侵犯,怎么可能说推翻就推翻,只能说此事太不靠谱,这样最好不过,她省去了拒嫁,拒婚的烦恼。

  “此事必成!相信我!”景文铎眸光坚定的说完,放下手臂,紧握住贺明月的双手,这让从来未和男生真正牵过手的贺明月,心漏跳了几下,但也仅仅是几下而已,她是抱定决心,绝不嫁高宅大院的男子为妻的。

  景文铎从腰间取下一块玉佩硬塞到贺明月的手里,“这块玉佩我打小随时佩带,现在做为定情信物交与你,可要好生保管!”

  贺明月暗暗触摸玉佩,心想果然是上好货色,摸起温润清凉,假如拿去当铺应该值不少银子吧!

  景文铎似乎看穿她的心思似乎,板着脸补充一句,“不许典当,不许弄丢!”

  贺明月心虚地将玉佩捧在面前呵口气又用衣袖擦了擦,“小王爷放心,这么珍贵的东西,明月肯定视作比生命还重要之物,又怎么会拿去典当和弄丢呢?”除非有人出高价,那就另当别论。

  “拿来!”景文铎说着,将手伸到了贺明月的跟前。

  贺明月立即抱着玉佩往身后一躲,并说道:“小王爷不会这么小气吧?刚送出去的东西就要收回!”

  “礼上往来,我把最贴身的玉佩都送与你了,你是不是也该送一件珍贵之物给留作信物?”景文铎见贺明月如此不开窍,只得提醒道。

  “珍贵之物?我哪有什么珍贵之物,还未上山之前还有些银子,但在半路被劫了已身无分文!”贺明月这说的是大实话,确实囊中羞涩,无物可回赠。

  景文铎想了想,眸光幽暗地看着贺明月,低喃道:“你有!”

  “有,有什么?”贺明月抱着胳膊往后躲了躲,她怎么感觉景小王爷的目光有些不怀好意呢?不是说古代有身份的男子都非常懂礼节,不会轻易侵犯良家少女的?

  就见景文铎抬起手臂,修长的手掌朝着贺明月的脸庞触摸过来。

  这还摸上了!难道说,耍流氓的行为要正式开始了么?

  贺明月心下惊慌不已,但为了维护面子问题,还要装作淡定若无其事。

  “咝!”

  眨眼功夫,景文铎的手中多了一缕发丝。

  贺明月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头发,心想这家伙的手法也太快了吧,她一点感觉都没有,就被强夺了一缕头发走了。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我要了一缕秀发,也算是最珍贵之物!”景文铎说完将贺明月的那一缕秀发扎成一个精致的小结,揣入怀中。

  贺明月看在眼里暗翻白眼,可不是嘛!头发可是吸取她身体的营养,一天长一点点,慢慢长那么长,这一声招呼都不打,就夺去那么长一缕,这得吃多少银子的饭,才能再长回来呀!

  可这些话,贺明月只敢在心底说,万一说出口,她怕景小王爷一动怒,不仅将玉佩收回,还会把她怎么着了,那真是得不偿失呀!

  “景小王爷,我是不是可以回去了?”这定情信物也相互交换了,是不是该撤了。

  “这么着急回去?”景文铎的面孔又板了起来,沉声问。

  “也,也不是了!只是,我毕竟是佛门弟子,还有好多事务要忙不是!”贺明月有些勉强说道。她当然着急走了,柳儿还受着伤呢,还等着她回去照顾呢!

  “你这一说,倒是提醒我了!”景文铎抿唇浅笑道。

  “提,提醒什么?”贺明月感觉景小王爷板着脸还正常一点,他一笑准没好事。

  “提醒我要跟云哉大师打声招呼,只允许你戴发修行,做佛门俗家弟子,不允许她为你剃度!别到时候,我要娶个光头为妻!”景文铎的眼底笑意更深道。


  (http://www.shukeju.com/a/70/70050/41218684.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