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还珠之傲娇令仙子 番外 现代篇(七)



    柯晨的笑容顿时有些僵硬起来,他深邃的双眸凝视着少年,嘴角微微翕动,似乎想说些什么打圆场的话。

    正在这时,他还搁在少年细软蓬松的发上的手被一把拍开了。

    “柯先生,没人告诉过你,不要随便动别人的东西吗?”男子低沉浑厚的声音里带着明显的不悦。

    柯晨抽回自己的手,脸上的笑容由柔和转为灿烂,侧过头,果然看到秦子期正皱眉瞪着自己。

    “你的东西?”他微微上挑的俊美眉峰里带着些许揶揄的意味。“他身上可没有贴你秦子期的标签。”

    乾隆抬手顺了顺少年微乱的发,少年弯着眼角,含笑看向他,眼神里带着显而易见的依赖和情意。

    夜里的风轻柔地拂过,带着一些暑热的余温,在夜色里静静地流淌着。

    这种亲昵的氛围让柯晨眯起眼睛,狭长的眸子里氤氲着阴沉沉的乌云。

    不远处有几个工作人员看到了这边的动静,凑在一起窃窃私语,许蔷站起身来,按住了柯晨的手,在他的手背上轻柔地拍了拍,眼里带着些劝告的意味。

    乾隆温暖厚实的手掌一下又一下抚过少年的头皮,修长的手指在发间温柔地梳理着,明明已经弄好了,手却不愿意离开。

    “大叔。”乔果拉下他的手,乌黑的水瞳瞪了他一眼,似乎在责备他人前的轻狂放肆。

    “嗯。”乾隆微笑着应了一声,眼神柔和,眼波流转间尽是宠溺的意味。

    “这个哥哥刚刚送我过来的,你不要这么凶。”

    乔果拉起柯晨被拍开的手看了看,似乎并没有红肿,才轻轻放下,歉意地说:“对不起,大叔不是故意的。他只是饿了,心情不好。”

    柯晨不着痕迹地扫了一眼秦子期,他嘴角微抿,正定定地看着自己被少年拉过的那只手,目光中多了几分凶狠,像一柄出鞘的锋刃。

    “没关系,”柯晨改变了主意,语气温和地回答少年,“你不是说要请我吃大闸蟹吗?”

    乔果还没来得及点头答应,乾隆突兀地伸手拉住少年,修长有力的手指如同一只过小的手环牢牢地卡着少年纤细的手腕,声音坚决地拒绝道:“不行!我不同意!”

    柯晨不理会他,黑眸定定地看着少年。

    只见少年踮起脚尖,凑近秦子期耳边低声说了两句,秦子期挑了挑眉,竟然乖乖地松开了手,柯晨薄薄的唇微勾,唇边泛起了些许兴味的微笑。

    乔果转身走到桌子旁,把保温盒打开,从里边端出两层小饭盒。

    第一层是用来蘸味的姜汁醋。

    第二层才是主食,大闸蟹色泽橙黄,肉香鲜美,由于只是温热,香气并不十分浓郁,淡淡地弥漫开来,却足以勾起人大快朵颐的欲.望。

    乔果摆好两双家用红漆筷子,又从背包里拿出一小瓶绍兴黄酒和两个纸杯,还有店家给的一次性筷子也拿了一双。

    柯晨接过少年手里的酒杯,看了举杯抿酒的秦子期一眼,轻笑着说:“很专业的吃法。”大闸蟹配陈酿花雕黄酒的吃法是他以前的最爱。

    “一般般了,我比较喜欢吃醉蟹。”乾隆轻摇着手中的酒杯,幽深的眸子看着乔果,别有深意地说道。

    自从西藏贡梨事件以后,乾隆就特别喜欢让御膳房做一些玲珑醉蟹、八仙醉鸭一类的菜,送到延禧宫去和令妃共享盛宴。

    乔果的耳根泛红,包子脸微微鼓着,生气地瞪了他一眼。

    柯晨突然问:“乔果呢,你爱吃什么蟹?”

    乔果偏头想了会儿,说:“点心的话,我喜欢蟹酿橙。早餐的话,蟹黄包也不错。”

    柯晨微笑:“果然是小孩子。”

    乔果嘟了嘟嘴,正要辩解,柯晨又说:“来而不往非礼也。周末你有空吗?我请你去东兴顺吃一品蟹包。”

    “一品蟹包?”

    柯晨唇畔笑意更深:“嗯,东兴顺的招牌点心。蟹包的表面点缀着橘红的蟹子,晶莹油亮,像是花蕊一样。夹起一块放进嘴里,大闸蟹的肉混合着蟹膏、蟹子、花枝胶的香味,非常鲜美。”

    乾隆默不作声地剥了一只蟹,把金色的膏肓浇上点姜汁醋,喂到少年的嘴边。

    乔果不假思索地一口咬上去,含进嘴里,慢慢地咀嚼起来,乾隆感觉自己指尖还残留着被那贝齿轻轻咬过的酥.麻感,眼神骤然转深。

    “不劳烦柯先生了,周末我们俩会很忙。”乾隆特意在“忙”字上加重了音节,那暗昧流转的眼神也昭示了“忙”的具体含义。

    “……”柯晨突然觉得嘴里花雕的余味在舌尖上隐隐发苦,而那鲜美的蟹肉根本掩不去从喉间一直烧到心底的苦涩,面上却仍然挂着淡然如菊的微笑。

    ююю

    秦子期的公寓,一间布置成黑白两色为主,带着浓浓禁.欲气息的房间。

    “咳、咳。”乔果喘息着,白皙纤长的身体深深陷入纯黑的被褥里,勉强被腰带挂在身上的白色浴袍,几乎遮盖不了他上翘着的粉嫩分.身,和全身密布的吻痕,有深有浅,却都带着罂粟般的诱惑。

    “大叔……你……怎么了?”在一个深吻的间隙,乔果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呼吸,把心底的疑惑问出了口,声音不再如往常般清澈,却沙哑得恰到好处,惹人爱怜。

    乾隆连续工作了两天一夜,回来后,神情不显疲惫,反而神采奕奕地拉着少年的手,去了浴室。

    给少年洗头的动作一如既往的温柔,温润的指尖在头皮上轻轻跃动,仿若弹钢琴一般优雅,却隐隐地透出一股微不可觉的急切。

    然后,乾隆耐心地用毛巾拭干少年湿润的头发,仔仔细细地,一连费了三条毛巾,知道少年柔顺的黑发不再滴着晶莹的水珠儿。

    乾隆在少年耳边轻声呢喃了句:“小乔,我们去淘宝订购几条神奇干发巾好不好?”

    乔果眯着眼享受男人的手隔着毛巾在头上轻轻摩挲的感觉,低低地应了一声,犹如小猫喝到牛奶后满足的喵呜声。

    在舒服得快要睡着的时候,耳边传来电吹风的声音,伴着小档的温热的风。

    乔果有些疑惑,大叔从不用电吹风给他吹头发的,但是男人的手指在发间轻轻捋过的感觉也很好,便由他去了。

    男人的表现一直是很正常的,直到他抱起少年走进了主卧隔壁的那间房,那以前是秦柏言的房间。

    深褐色的木质地板,纯黑的大床,纯黑的被褥,雪白的天花板上,是向下拖曳一米多长的水晶吊灯,整个房间透出一种低调的奢华,一边墙上挂着一柄剑和盾牌,另一边墙上则挂着一本圣经。

    乔果觉得很不自在,但是男人似乎很满意,吻着自己的唇边扬起笑意。

    听到少年喉间溢出的呻.吟,乾隆的手更加勤快,探进浴袍中的手游移到胸前,轻轻挟住微微硬起来的红果,不安分的手指开始轻揉慢捻,**的动作非常熟练。

    不知不觉中,少年被按压在黑色的大床上,乾隆一边低头含住那小巧的乳.尖,一边将自己的身体介入少年的双腿间。

    “嗯嗯……”乔果双手环上男人的脖子,微张的红唇里隐约可见粉嫩的小舌。

    乾隆抬起头,唇边的水线还连着少年的乳.尖在夜色里闪着微光,少年掩不住的情潮浮现在脸上,双颊绯红,微微喘着气。

    随着男人忍不住低头,两人的唇又亲密地结合在一起,男人疯狂的舌尖炙热,席卷去少年的理智,重重地舔舐少年口中每一处甘甜,惹来少年迷乱的呼吸。

    然后乾隆略显粗鲁地拽起少年一只脚绕住自己,大手从浴袍下摆探进去,直接覆盖住少年微微挺起的分.身。

    随着男人的举动,乔果不自主地挺起腰,粉嫩的脚趾微微蜷曲。

    但是乾隆总是在最关键的时刻用力圈住少年快要哭出来的分.身,不让他得到满足,丝毫不顾对方水润的双眼瞪着自己的眼神,径自亲吻着少年的粉唇,或者用修长的手指堵住少年的唇,在他细软的黑发上不停地亲吻。

    等到少年的欲.火渐渐褪去时,又乐此不疲地在少年身上四处点火,这等可恶行径,让乔果忍不住泄愤般,狠狠咬住男人的肩头,留下了数个比较深的牙印。

    听到少年找准时机,从那红润的唇里吐出了一句完整的话,而不是断断续续的诱人的呻.吟,乾隆终于不再折磨他,却也没有再挑逗他。

    乔果的脸红得几乎要滴出血来,抓着被单的手指轻轻颤抖,犹豫着要不要自己动手。

    最后湿漉漉的眼神对上男人昂扬的下.身,乔果翻身压住他,两人的私密处紧紧相贴,都是炙热无比,如烧红的烙铁般映在彼此心上,各自发出了一声呻.吟。

    “大叔,你到底怎么了?”

    乾隆的眼神闪了闪,突然抱着少年纤细的脖颈,亲了亲他的头发,漆黑如墨的眸中透出一点委屈,更多的是执着坚定。

    “不要让别人揉你的头。”

    乔果惊讶地微张着嘴,突然伏在男人肩窝处,笑了起来,两人的身躯紧贴在一起,清新如雨点的小声伴随着胸腔的震动传递到男人的身体里。

    乾隆搂着少年腰身的手一紧,乔果的声音在他肩窝处响起:“你在吃醋?”

    “不行啊!”男人就像一只正在闹别扭的大型犬类,冲着主人亮出自己锋利的爪子,只能挥挥,却不能更不想进攻。

    事实上,柯晨作为影帝,似是而非的言语只需点到即止,就能在平静的湖面投起千层浪花。

    乾隆本不是那么容易被挑拨的,可是在这个世界上,他不再是那个坐拥天下豪情万千的皇帝,而是一个无意间闯入的灵魂。

    他拥有帝王学术,有智慧和经验,不论是在商场还是在政治上,他都有自信闯出一番事业,可是他不愿意那么做。

    因为这不是他的家,不是他的天下,他生而高贵,只对属于他的王朝负有荣誉感和归属感,只对大清朝的江山、群臣和百姓负有责任感和使命感。

    走在川流不息的街头,看着那些打扮奇怪、而发型更是连汉人都算不上的行人,他总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他真正拥有的,也真正想拥有的,唯有乔果一人。

    此刻乾隆的眼神,正如他的心意一般,认真而笃定。

    乔果倾身吻住他的唇,只是轻轻贴着,说:“可以。除了姐姐和妈妈,我甚至给予你拍开我爸爸的手的权利。”

    然后少年笑倒在男人身上。

    乾隆也笑了,托着少年的腰趁机进入了他紧窄火热的体内。

    “啊……”巨大的分.身撑开狭小的入口缓缓地深入,过大的刺激让乔果掉下眼泪,乾隆心疼地吻去,却坚定地挺入到最深处。

    这样的姿势让两人的身体紧紧结合,再没有一丝缝隙,伴随着失控的呻.吟、喘息和猛烈的冲撞,室内旖旎如春。

    很久很久以后,乾隆侧身躺在床上,一根根吻着少年纤细柔软的手指,略带不满地问:“柯晨明明只比我小两岁。为什么你叫他哥哥,叫我大叔?”

    乔果斜睨他一眼,飞扬的眼角里犹带着盎然的春意。

    “你好意思么?要不要我掰着手指算一算你究竟多少岁了?”

    “……不用了。”

    乾隆摸了摸鼻子,长叹了一口气,小声嘟囔了句:“想当年我行走江湖的时候,多少美女争先叫我艾大哥啊!”

    “扑通——”男人被一脚踹下了床。

    乔果慢慢收回自己的脚,把浴袍的腰带系好,拉过薄被盖上小腹处。

    乾隆从地上爬起来,一边看着少年露出来的白皙诱人的小腿,一边揉着自己吃痛的腰,感叹少年不但耳力变好了,腿力也是。(这好像是男人与女人的力量区别吧?)

    乔果突然翻过身来问他:“你为什么要把我带到这个房间?”

    “咳咳,你要听真话还是假话?”

    乔果眯起眼睛,清透悦耳的声音沉了沉,“都要听。”

    “假话就是,润.滑剂用完了,这个房间里刚好有。”

    乔果的脸微微染上些红晕,在水晶吊灯柔和的灯光下,显得格外绮丽。“真话呢?”

    “真话是……如果你不答应我,根据秦子期的记忆,这里有很多好东西。”

    乾隆走到挂着圣经的那面墙的柜子,倏地拉开门,琳琅满目的情.趣用品一一跃然眼前,不但乔果,连乾隆自己也是目瞪口呆。

    各式手铐,黑色的皮衣皮带,震动型扭蛋,麻皮鞭、蜡香油、钢圈、导尿管、还有一些奇怪的瓶瓶罐罐……

    乾隆伸手提起一件反射着灯光的东西,定睛一看,一根细针、两根粗的短针、一个戒指大小的雕花扣、一个外面镶嵌钢锥的项圈、一根蛐蛐一般的空棒状物,全部用手指粗细的雕花串链相互连结起来,精致而奢华的手工,泛着金属般冰冷却耀眼的光芒。

    他连忙转身,正待出口解释这绝不是他的本意,一本厚实的书籍迎面砸来,正中他的脸庞。

    伴随着嘭的关门声响起,少年愠怒的声音在房门外响起,“我要回家了,你自己享受这些好东西吧!”

    乾隆一手捂上收到重创的鼻梁,眼神落到地上的凶器上,正是床头柜上摆着的,比墙上小一号的圣经。

    作者有话要说:-68是个好数字,6.9也是……我到底选择哪个数字完结好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还珠之傲娇令仙子”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书客居首页,本站永久地址:www.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