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一剑斩破九重天 > 三七、无形剑(二)

三七、无形剑(二)


  这口峨眉镇派之宝,跟小无相剑诀,就如度身打造的一般,气息相感应,融合无间。

  王崇剑诀一催,无形剑又复舒张了开来。

  原本无形剑上,因为元阳真气注入,泛起的光华,也渐渐消退,最后化为无形无相无色无影!

  令苏尔当初留在翠玉葫芦里的剑箓,应念飞出,跟无形剑内的禁制合一。

  王崇充满惊喜的把无形剑召唤了回来,身剑合一的刹那,他感觉自己仿佛进入了一个“琉璃气泡”。

  剑光穿透泥土,往上头遁去,比下来的时候,顺畅不知多少倍,毕竟他的元阳剑,可没法身剑合一。

  驾驭无形剑,比驾驭元阳剑,又是一番新气象。

  元阳剑桀骜不驯,无形剑却宛如一个顽皮的孩子,剑意轻灵翔妙,纵然有把握不住的感觉。

  王崇也知道,这是自己剑术还未臻至圆融无暇,不够老辣辛稳,只是他入道太浅,总共也没修炼几年,想要剑术有那种境界,非得要数十年苦功磨炼不可,暂时是没得念想了。

  钻出了地面,王崇也没撤去剑光,他在山洞里转了一圈,仍旧不见干荫宗,这才散了剑光,有些得意的出了山洞。

  他走到了吕公山藏觅的山壁前,摸了摸裤腰,他倒是没有尿意,只是无意中做了这个动作。

  王崇心头想的是:“无形剑已经得了,吕公山又不能杀,不如干脆一走了之……”

  他正在寻思,忽然就感应到一股凌厉刀气,笼罩全身,耳边传来了一句低语:“小心点!”但是这句提醒,已经完全来不及了。

  王崇刚要提聚功力,这一股刀气已经封锁了体内的经脉窍穴,让他什么剑诀也运不起来,纵然有三大剑诀,两口绝顶飞剑,还有一口星斗离烟剑,也都来不及使用。

  这股刀气封了他周身经脉窍穴,随手在他脑后一击,王崇就头脑一昏,摔倒在地,昏过去的刹那,他心头悔恨不已。

  出手之人,乃是一个身着黄袍的少年,他手抚腰间的宝刀,云淡风轻,恍若刚才,什么事儿都没有做一般。

  刚才出手封锁王崇的经脉窍穴,他甚至就连腰间宝刀都未出窍,纯凭一股刀气,就把王崇封锁的动弹不能。

  他恍若没有看到,躺倒在地上的王崇,对身边笑道:“这里还算不错!洞室内也干净!”

  一个红衣乌发,举止妖娆的美人儿,身边有十多个丫鬟,抬着好几个箱子,看起来宛如富家小姐,趁夜私奔。

  只是若仔细看去,红衣女子身边的好几个丫鬟,只是穿着女装,模样却丑陋,举止宛如男子。

  红衣美人儿把小手举起,似乎召唤情郎过来搀扶,弱不胜衣的模样。

  黄袍少年哈哈一笑,刚把手伸出去,想要搀扶佳人,红衣美人儿的衣袖之中,嗖嗖嗖嗖,可就一口气伸出了许多之手。

  手儿太多也就罢了,数十只手里,还夹杂了两只小巧秀气,白嫩嫩的脚丫。

  这些手儿,脚丫,单独看起来,倒也颇柔媚,只是如此之多,就有些怕人了。

  黄袍少年饶是养气的功夫不俗,也仍不住有些头昏,不知道该去拉哪一只小手。

  红衣美人儿轻咳一声,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黄袍郎儿,奴家太过激动,不小心多伸了些手脚,且让我收拾一下。”

  红衣美人儿身子轻盈的一转,那些多余的手脚,就都缩回了衣袖,只看她身姿婀娜,宛如杨柳,娇羞不胜,也不知道那些手脚都哪里去了。

  黄袍少年这才伸手搀扶了佳人,说道:“我知道你身体寒,喜欢吃些热乎的东西,刚才就没杀了那个少年,待会你趁着鲜活,多饮几口热血。”

  两人深情款款,红衣美人儿背后的那些“有男有女”的丫鬟们,一窝蜂的冲上来,把王崇抬了起来,还有人给他褪去了衣衫,弄了下碎辣椒,大罐的蜂蜜,一些不知什么名目的香草,碎盐抹了上去。

  黄袍少年还不忘了叮嘱:“夫人喜欢吃些清淡的,你们莫要涂抹太多佐料!”

  藏在山壁之中的吕公山,忍不住叹息了一声,他刚才冒险提醒了王崇一句,却没想到黄袍少年一身刀术如此了得,纯凭一道刀气,就制住了王崇。

  他虽然也不是没有杀过生,但却真见不得,被妖怪活吃生人。

  吕公山忍不住暗暗忖道:“要不要救这个少年?”

  他此时正在追杀,尤其是这两头大妖,都是金丹的修为,就算有云台山的镇山三宝在手,也没有把握,能够速胜这两头妖怪。

  若是不能速胜,只要斗上片刻,附近的修士和妖怪,都会蜂拥而来,情况自然坏极。

  吕公山忍了又忍,还是忍不住把手上的珠子捏了一颗,送出了一道烟气,钻出了山壁,在王崇脚心绕了几绕。

  王崇猛然一缩脚,心头又悔又怒,又是恨意。

  他得了无形剑,的确是有些得意忘形,失了警惕,出手的人刀法又强横无匹,根本没有给他还手的机会。

  这也是修道之辈,斗法常见的情形,时机稍纵即逝,胜负只在须臾。

  只要一个疏忽,就分了生死胜负。

  当初逍遥府围攻峨眉的时候,赤鬓客就是过于相信都天烈火大阵的变化,被得了王崇提醒,觑破阵法破绽的玄鹤道人一剑斩杀。

  其实赤鬓客的道法,也不输给玄鹤半分。

  他愤怒的是,自己身上居然涂抹好些玩意儿,刺鼻,呛眼,还被人剥光了身子。

  恨的是……

  若是就此沦落,世上再无王崇这个人,纵然有千种解释,万般的不小心,也是死了!

  黄袍少年出手制住了王崇,他对自己的刀法信心十足,纵然王崇能够醒来,也绝挣扎不得,解不开他封禁经脉窍穴的手法。

  出手打晕了王崇,对他而言,已经是过分小心了。

  王崇清醒过来,立刻就觉察到体内被刀气封禁,一时间确解脱不开,他想也不想,就施展了人妖相化之术,恢复了人身。


  (http://www.shukeju.com/a/69/69980/494538730.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