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自闭少女的克星医生 > 第七章

第七章


  星野一会儿换一个坐姿,紧皱的眉头暴露了他烦躁的心情。

  呼吸也略微沉重。

  两个人仿佛在沙发上坐到了天长地久。

  久到穆嘉言都没听到蒋星泽回来的声音。

  现在的星野有点过于敏感,他眼睛在电视机上,耳朵却细听着门外的动静。

  星野竖起耳朵,听到了车轮碾过马路的声音,汽车声越来越近。

  直到在家门口听到了汽车熄火的声音。

  他“腾得”站起身,眼神没有看向穆嘉言,平视着前方淡淡说道,“我回房间了。”

  穆嘉言一脸茫然。

  等到她听到开门声,才知道了星野的举动。

  穆嘉言抱坐在沙发上。

  她还来不及起身,蒋星泽就推门进来了。

  穆嘉言没有看他,穿上拖鞋越过他的身体准备上楼。

  蒋星泽微笑着,伸了伸手想拦下来她,嘴巴微微张开。

  穆嘉言脚步顿了顿,没有听到身后传来声音,也没有阻止她的行动。

  她咬了咬嘴唇,扶着楼梯就回了卧室。

  照蒋星泽回来的情况来看,项怡应该是安全送回家了。

  穆嘉言也就放心了。

  可是心中总有一种别扭的感觉……

  蒋星泽愣神地看着两个紧闭的房门,无奈地发笑。

  项怡的一句话,把这两个人都得罪了,连带着他也被讨厌了。

  而且,项怡还不自知……

  蒋星泽简直里外不是人。

  说实话,当他在餐桌上听到项怡的真心话时,不是不震惊。

  但是想到之前的那些蛛丝马迹,忽然就了解了。

  对于星野,他是抱歉的。

  想到穆嘉言……

  他抬头看向卧室方向,叹了口气。

  本来蒋星泽打算把项怡送回家后,和她亲自解释。

  回来之后看到她冷漠不加修饰的表情,那一瞬间就泄了气。

  不知道该怎么挽留她,只好放手让她离去。

  事情一度出现了僵局。

  穆嘉言回了卧室,很晚才睡着。

  大半夜醒来一次,收到了穆嘉宇发来的回复。

  “姐,我喜欢她。”

  穆嘉言顿时就没有了困意。

  拿着手机的手微微颤抖,眼中满是震惊,拼命眨着眼睛,告诉自己这不是真的。

  可是上面清清楚楚地写明了穆嘉宇喜欢项怡。

  穆嘉言苦笑地瘫坐在床上,看着墙壁发呆。

  蒋星泽此时就在墙壁对面。

  如果他能感知到穆嘉言的心思,她很想让蒋星泽告诉她下一步该怎么做。

  想了想,还是无视了这条信息。

  项怡第二天醒来,头痛欲裂,差点就误机了。

  隐约感觉到自己昨晚好像闯祸了,好像说了不该说的话。

  此时的她坐在飞机上揉着自己的太阳穴。

  这几天家里异常安静,没有了以往的热闹。

  星野借故回了家里住。

  不知道是脑袋开窍了,还是死心了,竟然同意了家里的相亲要求。

  于是,只剩下蒋星泽和穆嘉言每天大眼瞪小眼。

  蒋星泽也知道事关自己,所以这些日子都很早回了家里,在穆嘉言面前献殷勤,表现着自己的认真积极。

  一天晚上恰好穆嘉言去洗澡,手机无意间放在了二楼楼梯转角的沙发处。

  蒋星泽窝在房间里看书写课题,开门出来拿水喝。

  经过拐角的时候,听到细微震动的声音。

  他蹲下来一看,是越洋电话。

  刚才没有人接,已经连续打了好几通。

  上面是个陌生号码,没有备注名字,不过显示号码归属地是西远。

  屏幕在不停地闪动。

  蒋星泽看了看洗手间,犹豫着接起来电话。

  “穆嘉言吗?”

  一个女生的声音传来。

  平淡,带着一丝怨念,还有万分倔强。

  蒋星泽没有说话。

  那个女生轻声笑了笑,似是凄凉,“我知道是你,我整理傅晨遗物的时候,发现有你的一些东西,我给你拿过去吧,或者你来上次的火锅店。”

  蒋星泽手中的水杯差点滑落在地。

  他脑袋有一瞬间的发懵……

  傅晨,遗物……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他缓缓坐在沙发上,眼神复杂地看着洗手间的方向。

  穆嘉言为什么从来没有和他说过,也不愿告诉他。

  想到自己刚去西远那会儿,周晴的欲言又止,穆嘉言的举止异常,一切都在提示着他一些刻意隐瞒的事情。

  一些无意间被他忽略掉的东西重新拾起。

  蒋星泽紧握着被子,好像要捏碎一样。

  他觉得讽刺,同时还有心疼。

  原来穆嘉言心中一直都有傅晨,一直没有忘记过。

  如今更是难忘了吧。

  在他没有机会参与穆嘉言生活的时候,他不知道穆嘉言和傅晨之间发生了什么。

  傅晨这两个字,还有这个人终究是他们两个之间无法逾越的鸿沟了。

  穆嘉言的所有不正常都是源于傅晨。

  家里的变故可能只是加剧了她的痛苦而已。

  那边久久没有听到回应,那个女生有点生气,大声喊道,“穆嘉言,你说话啊!”

  蒋星泽不知道对面的那个女生是谁,但是可以感觉出来她对穆嘉言的敌意很深。

  “她还在洗澡。”

  蒋星泽淡淡地解释。

  那个女生没想到会有另一个人接起电话,还是个男生。

  “你是谁?她弟弟?”

  蒋星泽苦恼,“我也不知道,我应该算是她朋友吧。”

  之前可能还有期待,还有满腔的勇气与热情,但是这会儿竟然退缩了。

  他也变得不自信起来。

  那个女生皱了皱眉,在判断他预言的真实性。

  “那我等她出来再打给她好了。”

  那个女生正准备挂断电话,蒋星泽及时叫住了她。

  “你等下,你要说什么,跟我说就可以了,待会儿我转告她。”

  “你还是让穆嘉言接电话吧。”

  那个女生很固执,比穆嘉言还拧巴。

  蒋星泽想了想说道,“是不是让她过去拿东西?”

  那个女生情绪有一时的低落,“嗯……”

  她不懂为什么穆嘉言身边总是围着好多人,她看起来也不过如此。

  她缓缓蹲在地上,抱着胳膊把头埋得低低的,“那我先挂了。”

  蒋星泽还想问清楚更多的细节,对方就挂了电话,以至于他都还不知道对方的姓名以及身份。

  他把手机轻轻放回了原位,下楼接了一杯水上来。

  穆嘉言擦着头发坐到了沙发上。

  蒋星泽此时正好上楼。

  穆嘉言一抬头,两个人的视线刚好对上。

  穆嘉言立刻移开了视线。

  蒋星泽低头看了看桌上的手机。

  他平静地说道,“刚刚你在洗澡,我帮你接了电话。”

  穆嘉言停下了手中擦头发的动作,第一次和他对视,“谁的电话?”

  她拿起手机查看着。

  发现最近的除了几个未接电话,就是这几分钟的通话记录了。

  她皱了皱眉,发现自己也不知道是谁的电话。

  蒋星泽认真地想了想,“女生,还没来得及问她就挂了。”

  穆嘉言发现自己还在和他冷战,然后立即闭上了嘴巴。

  蒋星泽看着她,有千言万语藏在心中。

  这几天受到了太多的冷落,他有点心灰意冷。

  看着她倔强的面容,他沉声说道,把电话里的内容复述了一遍,“那个女生说……傅晨那里有你的东西,让你有时间去拿。”

  穆嘉言手中的毛巾忽然掉落。

  毛巾就那么静静地躺在地板上,扭曲成一团。

  穆嘉言偷偷攥紧了自己的手,用力咬着牙齿,声音忽远忽近,像是被抽空了力气,“还说什么了……”

  蒋星泽抽丝剥茧,将事实血淋淋地摆在穆嘉言面前,让她退无可退。

  “火锅店是哪里?”

  蒋星泽问道。

  穆嘉言脸色苍白。

  她想她应该知道那个电话是谁打来的了。

  “在西远。”

  她老实回答道。

  她以为自己的心不会再发痛了,可是一听到这个名字内心还是不停地颤抖着,全身的血液都处于冷凝状态。

  明明都快忘了不是?

  蒋星泽的心只会比穆嘉言更疼,不会更轻。

  他残忍地说道,“傅晨他不在了,你没有告诉我。”

  穆嘉言猛地抬头,眼睛空洞无神,惊恐地看着他。

  宋晓竹连这个也说了啊。

  她艰难地咧着嘴,试图微笑。

  蒋星泽皱了皱眉,厉声说道,“你别笑了,真难看!”

  穆嘉言立即收回了自己的表情。

  “我只是……我只是不知道怎么和你说。”

  他缓缓蹲下来,面对面注视着穆嘉言,“不管怎么说,我还是不可以,对吗?”

  蒋星泽的眼神太过强势,让穆嘉言有点不敢直视他的眼睛。

  她避开蒋星泽的视线,摇头否认。

  “他不在了,没有可比性。”

  穆嘉言的语气太过悲伤,以至于蒋星泽有点不忍心继续问下去自讨苦吃。

  他自嘲道,“我的位置始终代替不了他。”

  蒋星泽不由得多想,在他不曾见过的日子里,两个人是怎样的甜蜜如漆。

  不然傅晨那里也不会有穆嘉言的东西。

  穆嘉言低着头没有反驳,以她的方式沉默着。

  蒋星泽握紧拳头站起身,杯子放在桌上也忘记了拿。

  他没有再说一句话,就这么决绝地回了卧室。

  蒋星泽关门的声音彻底摧毁了穆嘉言最后一道防线。

  她跌坐在地板上,抱着自己的身体埋头呜咽起来。

  曾经快乐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吗?

  之前的亲密时光怕是她长久以来的错觉吧……

  可能是自己不过好,所以蒋星泽生气了。

  其实不怪他,是自己没有做得更好。

  到头来,还是一个人而已……

  穆嘉言发现自己真的只适合一个人独自生活,多一个人的话可能会连累到他。

  头发还没有擦干,发尾的小水珠一滴滴滴落在地板上,滴乱了穆嘉言的荒芜的心。

  不知过了多久,窗外的月光早已高高挂起。

  屏息凝神可以听到窗外沙沙作响的树叶在随风飘动。

  蒋星泽回了房间就再也没有出来过。

  好像也不在乎穆嘉言的状况是否安好。

  她缓缓站起身。

  身体因为长时间的蜷曲有点僵硬,发出嘎吱嘎吱的骨头声。

  穆嘉言害怕蒋星泽听到自己走路的声音,特地摘了拖鞋,光着脚丫在地板上行走。

  她蹑手蹑脚地回了卧室。

  今晚的冷战不同于前几天的故意冷落,好像一切都结束的样子。

  穆嘉言毫无睡意,干坐了一整晚。

  她都在考虑要不要打包东西回去了。

  毕竟自己让蒋星泽伤心了。

  自己才是那个罪魁祸首,让身边所有人都不幸福的罪魁祸首。

  她等待着蒋星泽去上课,拖延着时间出了卧室。

  穆嘉言一天那里也没有去,一直待在家里。

  和往常不同的是,没有收到蒋星泽的关心信息了。

  没有问她吃了没,要不要来学餐厅吃饭,有没有出去玩耍,最近有没有去书店?

  她突然有点不适应了。

  一天过去了,蒋星泽依然没有回来。

  穆嘉言以为他晚上睡觉的时候总会回来。

  等到第二天悄悄打开他的房间,发现干净整洁没有凌乱的痕迹,像是一晚没回来的样子。

  她手握着门把,心中堵得慌。

  蒋星泽这是在生气,故意躲着她,不想见她吗?

  穆嘉言又关上了门。

  接连几天都是这样的情况。

  蒋星泽真的再也没有给她发过任何消息,也没有回过任何一个电话。

  穆嘉言不知道蒋星泽住在哪里,也不知道他过得好还是不好。

  她再也无法近距离知道蒋星泽的消息了。

  穆嘉言的心空落落的。

  这期间,项怡跟着老师从国外巡演回来。

  她的技艺好像得到了进一度提升,果然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项怡自己还有很多进步的空间。

  当她踏上A国的土地时,却发现和自己离开的时候不一样了。

  当她发信息联系星野还有蒋星泽的时候,发现他们给出的回复都是平淡不带感情的。

  好像她得罪了他们两个。

  不过事实确实如此,项怡自己不知道罢了。

  当然蒋星泽这边最大的原因不在她这里,她只是一小部分原因罢了。

  星野不知道又抽什么风,回了家还去相了亲。

  项怡听蒋星泽说起的时候,一脸震惊,“星野这是想不开吗?他之前不是说过不会屈从他的爸爸。”

  蒋星泽坐在学校的餐厅里,优雅地吃着牛排。

  还是和往常一样的丰神俊朗,只不过疲倦的眼神总也骗不了自己。

  他嗤笑了一声,“那得问某些人了,不然星野也不会受刺激去相亲了。”


  (http://www.shukeju.com/a/69/69823/84718646.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