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重生我不是影后 > 第247章 好伤心

第247章 好伤心

  凌蔚走掉了,赵信身上一轻,他若无其事地站直了身体,再次恢复他冷漠坚硬、高不可轻。

  阿呆快速调整神色,将眼里的惊讶给抹杀尽殆,低声说道:“祁连手里有一个账本,记录了那些年申家通过他手里送给康州的利益,他还有一份录音,是十年前康州指示他为申家扫平障碍的事。”

  这两份证据如果交给上面康州的对头,将会是一把锋利的刀。

  赵信神色淡淡,对于这个消息没有任何反应,好似一切都在他掌握中。

  阿呆继续道:“祁连说想见您,他说见了您才会交出东西。”

  听到这话,赵信眸光不带半点波澜,嘴角泄露一丝讽刺。

  赵信冷淡说道:“告诉他,东西他爱给不给,我不会见他的,东西经了赵家的手,赵家可以保他妻儿后半生无忧。”

  竟然还想跟他讲条件,要搬倒康州,他也不是没有其他办法。

  阿呆立刻明白了赵信的意思,低头应是,便打算离开。

  因为刚刚他可是听得清楚,赵爷要和凌蔚一起泡温泉,自己还是赶紧消失不要碍眼的比较好。

  “去吧。”赵信道。

  阿呆愣了下,赶紧撤离。

  往常里赵总什么时候还特意吩咐他让他离开啊,可见赵总现在有多急切......真是不忍直视。

  赵信在门口站了站,才进入别墅。

  一进大厅他就听到前面温泉池里传来的玩水声,他眼睛眯了眯,最后还是按捺住没有过去,反而转身去了楼上自己的房间。

  他的房间和凌蔚的挨着,一上楼便能看到凌蔚的房门微开,他走过时,朝里面瞥了一眼,见之前凌蔚穿的衣服已经凌乱地扔在了沙发上。

  看来是换了衣服下去的,速度可真快的。

  如此迫不及待!

  他嘴角勾了勾,进入自己的房间。

  下面的温泉池里,片片花瓣在水面上飘荡。

  凌蔚靠着池边坐在水里,她手里拿着一把鲜花,水池边上还有一把。

  鲜花是从房间里和客厅里拿的,她一片片地揪着花瓣,专揪红色、粉色的,将花瓣扔在水面上。

  片片花瓣下面,她的身体隐隐约约,那套黑色轻薄的暴|露内衣将她白皙的肌肤、凹凸有致的身材勾勒得若隐若现、雪腻酥香。

  听到脚步声,凌蔚抬头看去,见正是外面穿着浴衣的赵信光脚走了过来。

  浴衣系了一半,露出他充满荷尔蒙的一截肌肤,凌蔚咽了咽口水,灿然笑了起来。

  赵信走过来便看到氤氲水汽中,水中飘满花瓣,凌蔚一手抓着一只鲜花,一只洁白玉臂搭在水池边上,仰头望着他。

  媚眼如丝、柔软香滑,无处不性感地召唤着他。

  她朝赵信说道:“赵总,送你一朵花。”凌蔚笑盈盈地举着那支花,又露出一片雪白来。

  赵信眸子暗了暗,问道:“你送我哪支花?”

  这方面,凌蔚反应极是快,她立刻顿悟赵信这是问她送的是手里这支花,还是她这朵花。

  她眨了下眼,朝赵信放了束电,道:“你喜欢哪个,就送你哪个。”

  赵信却不动,只是看着凌蔚,双眸幽深如无边宇宙,似要将凌蔚给吞噬。

  凌蔚一阵心血澎湃,她按捺住急切,邀请道:“赵总,这水很温热,你快下来吧,泡一泡很舒服的。”说着甚至伸出手去想要抓赵信的衣摆。

  看她如此动作与神情,赵信嘴角勾了起来。

  腰间系带一拉,衣服松开,结实的身体露了出来。

  他全身上下只穿了一件内裤,阳刚而强壮,凌蔚眼睛都转不动了,呆呆地看赵信一步一步踏入水里,离她一米远的地方坐了下去。

  “嗯,水温的确不错,泡一泡能消除疲劳。”赵信淡然说道。

  凌蔚滑动水面上的花瓣,朝赵信移动了过去。

  遮挡的花瓣移开,凌蔚下面的风光在赵信面前一览无余。

  那轻薄的面料,那极小的布料遮挡,那若隐若现的玉体......无一不冲击着赵信的视线与理智。

  此时此刻,他想起一句词来:绛绡缕薄冰肌莹,雪腻酥香。

  他觉得自己有些眩晕,直到香气扑面而来,柔若无骨的人攀上了他的肩膀胸膛。

  凌蔚笑问道:“赵总,你在想什么呢,跟你说话你都不理我?”

  赵信哪里还能控制得了自己,直接翻身而上,将凌蔚压在了水里的台阶上,一手垫着她的头防止入水,一手抓了她的腰,低头狠狠吻了下去。

  妖精!

  她就是一个妖精!

  被吻得透不过气来的凌蔚心中喜悦,一边迎合着赵信的吻,一边抬起腿勾住他的,让二人的身体肌肤更加相贴。

  ......

  一切都是水到渠成,凌蔚感受着赵信的身体变化,想着终于要如愿以偿,心情激动而兴奋。

  谁知正急切探索的赵信突然一震,停了下来。

  就差临门一脚了,凌蔚动了情,哪里乐意,用娇媚的声音在他耳边低低喊道:“赵信......要......我......”

  赵信鼻翼动了动,却看向水面,接着皱起了眉头。

  “你受伤了?”

  嗯?

  凌蔚急切:“哪里有受伤,没有,我好的很,我想要.......”

  “那为什么你流血了?”

  不解的声音再次响起,凌蔚身体一僵,她顺着赵信的视线看向水里,果然有丝丝血红透了上来。

  一刹那,她满身的情欲立刻消失了个一干二净,只觉得一阵天雷滚滚!

  为什么是今天?!!

  大姨妈,我恨你!!!

  呜呜呜......

  凌蔚快要哭了,好不容易她终于把赵信推到了,好不容易赵信也愿意了,为什么她却来情况了?

  ......

  三分钟后,凌蔚裹着赵信的浴衣伤心而尴尬地快速回了自己房间。

  在她坐在马桶上捶胸顿足时,外面赵信敲门了。

  “你怎么还不出来?”

  凌蔚恹恹道:“你不要理我。”

  “我让人给你买了东西......就是你们女人用的东西......你开门,我给你扔进去。”

  凌蔚滞了滞,只好起身,开了个门缝,便看到一包小可爱在她眼前出现。

  她接了小可爱,再次关上门。

  终于把自己收拾好后,她换上了暖和的睡衣睡裤,这才从卫生间里垂头丧气地走了出来,直接往卧室而去。

  身后却传来“噗嗤”一声笑。

  凌蔚顿住,回头一看,赵信身着干净浴衣,双臂环抱,靠门依站,憋着笑看她。

  真是太丢人了!

  凌蔚觉得自己两辈子都没有这么丢人过。

  “想笑你就笑吧。”她索性破罐子破摔。

  赵信道:“你很难过吗?等你好了,我们下次再继续。”

  凌蔚捂住脸,呜呜假哭了起来,转过身伤心落寞地往床上躺去。

  过来一会儿,赵信走了进来,往床上一趟,将凌蔚蒙脸盖的被子拉了下来,温柔地抱住她。

  “不要急,你总是我的人。”他嗓音低沉,温和地在凌蔚耳边说道。

  凌蔚没好气,就没见过这么不着急的男人,我就是急!

  她哭丧着脸继续不说话,看起来可怜的很。

  赵信没法,只好问道:“你怎样才会高兴起来?我喜欢看你笑。”

  凌蔚一听眼睛便是一转,可怜问道:“我想怎样,你都会听我的?”

  她又想干什么?赵信想了想,还是点头了。

  凌蔚立刻高兴起来,“那你今晚要陪我睡,要把我搂在怀里,还要不停地亲吻我。”

  办不了事,利息要收,便宜要占。

  赵信:“......”

  真没见过如此贪婪的女人!幸好她贪婪的对象只有自己。

  “好,我答应。”...

  http://www.shukeju.com/a/69/69409/463115606.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