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辽东之虎 > 第七十二章

第七十二章

  打了大的,小的自然不服气。只是李枭不明白,这位黄二公子有什么勇气,跟自己对拼。要知道,自己这一方兵强马壮。而且李枭相信,无论是东林党还是阉党都不会对他动手。

  东林党需要他来对付女真鞑子,不让鞑子进关。阉党的目的差不多,也是不让鞑子进关。至于皇帝,接受了李枭的贿赂之后。连炸顺天府那种事情都不计较,更加不会计较自己揍了一个什么狗屁御史的儿子。

  “黄公子有何见教?”李枭笑着看向黄宗炎。

  “你伤了我大哥,今天就要向你讨个公道。”黄宗炎站在楼梯下面没有继续走,隔着一个大厅的距离跟李枭说话。

  “哦!伤了又怎样,你咬我?”李枭不屑的说道。

  “倒是要看看,你还怎么逞口舌之利。来人!”黄宗炎一声断喝,一楼的角落里面立刻冲出来一个人。手里还拿着一个冒烟的东西!

  “啪!”李枭来不及思索,抬手就是一枪。这一枪本来想打那人的脑袋,可惜匆忙之间没有打准。子弹打进了那人的肩膀,那人身子一个趔斜。继续向李枭冲过来!

  “啪”“啪”“啪”……!李枭接连扣动扳机,一口气打光了枪里面的六颗子弹。那人的前胸迸射出点点血花,在距离李枭还有四五米远的地方趴在地上。

  “大哥!”李虎一个虎扑,把李枭扑倒在地上。

  “轰!”一声巨响之后铅子乱飞,四周惨叫之声不绝于耳。许多人被铅子打伤,全都惨叫着捂住伤口。没受伤,或者伤势比较轻的纷纷惊叫着四散逃避。

  这他妈就是人肉炸弹啊,他娘的没想到黄宗炎还玩恐怖分子那一套。

  “虎子,你怎么样了,虎子。”李枭看到李虎半边身子的薄棉袄都会血水染红了,吓得是一佛出鞘二佛升天。

  “没事儿大哥,死不了。”李虎张开嘴,腮帮上的窟窿还在不断流血。

  皮岛兵身上的薄棉袄是不错,轻便保暖穿起来方便快捷,春日里这是最好的衣服。可就是有一点不好,防护力远不如明军制式的铠甲。一层薄薄的棉花,哪里能有什么防护力。

  捧着炸药包那位兄弟,身上炸出来老大一个窟窿。白色的肋骨支着,露出里面的心肝脾肺肾。靑虚虚的肠子流了一地,模样非常吓人。

  检查了一下李虎的脑袋,出了腮帮子有一个窟窿之外,脑袋还没问题。这让李枭的心舒缓了一些,这年月可没有开颅手术这一说,万一有铅子进了脑袋里面。要么等死,要么被癫痫困扰一生。

  李枭身边也有不少士卒,被爆炸产生的铅子打中。身上的伤口都在冒着血,不过这些人里面只有李虎最重。他扑在李枭身上,帮李枭挡下了灼热的铅子。亲兄弟,这就是亲兄弟。

  揣好左轮手枪,李枭拿出另外一支缓步走向黄宗炎。

  “你……!你……!你要干什么。”本以为这一次高价雇佣了死士,李枭死定了。却没想到,李枭居然毫发无损。这对黄宗炎来说绝对是梦魇,因为他知道李枭是个睚眦必报的人。

  “干什么?杀你!”李枭走到四五米距离的时候,抬手就在黄宗炎的大腿上射了一枪。

  黄宗炎抱着大腿在地上哀嚎,刚刚那个大义凛然的仆役,“嗷”一声就往后院跑。

  “砰!”又是一枪打在另外一条腿上,达姆弹的威力在黄公子身上显露无疑。黄宗炎大腿上白色的骨头龇着,晶亮的骨髓合着鲜红的血水一起流淌。

  黄宗炎疼的像是条鱼一样在地上蹦跶,也不知道是咬破了舌头,还是咬到了哪里,嘴角儿也带着鲜血。

  “以前有个人打我弟弟,我砸碎了他手上每一根手指。你今天伤我弟弟比他重,你说我该怎么对你?”李枭的脚踩在黄宗炎的脸上使劲儿的碾。

  “呸!有种就杀了你家二爷,求一声饶不算好汉。”黄宗炎吐了一口唾沫在地上,恶狠狠的看着李枭,仿佛要吃李枭的肉。

  “没想到黄二爷还是一青皮,既然这样李某得罪了。”李枭一脚踩住黄宗炎的手,手里的左轮手枪把稳准快狠的砸到了黄宗炎的手指上。

  “读书人,老子不杀你。老子让你这辈子都不能走路,不能写字。”“啪!”黄宗炎的大拇指血肉横飞,半截手指头就被砸飞了。带着血的肉沫子溅到了李枭的脸上,李枭甚至没有擦一下。

  “啪!”又是狠狠的一下,食指也不翼而飞。

  黄宗炎疼的浑身直抽抽,惨叫的声音像是只被剁了尾巴的山猫。

  右手无根手指砸过了一遍,直到没有一个囫囵的李枭才放手。眼睛看向左手,这货不会是左撇子吧……!为了以防万一,李枭把黄宗炎的左手也砸了一遍。独独留下左手大拇指!

  黄宗炎已经疼的昏死过去,裤裆下面湿了好大一片。“小子,老子让你一辈子都竖大拇指,说老子够狠。”李枭踹了黄宗炎一脚,带着李虎离开。

  老鸨子哭得非常伤心,估计今后这潇湘馆是开不下去了。

  带着李虎回到驿站,把李虎扔到炕上李枭立刻把他扒了个精光。半面身子都是密密麻麻的铅子,好在这年月明军的火药威力有限。铅子打的不深,基本上都是皮外伤。只要把铅子拿出来,不会有大事。

  取来酒精小钳子还有薄薄的刀片,李枭很认真的帮着李虎清理创口。

  烟容看到血非常害怕,强忍着不吐出来帮着拿这拿那。倒是小红非常机灵,也不怕血,能给李枭打个下手。

  小钳子把铅子一粒粒钳出来,丢在托盘里面发出“当”的一声脆响。不大一会儿,托盘里面就堆了好大一堆铅子。

  李虎这半边身子已经要不得了,有些伤口太小铅子下不去,还得用刀子把伤口划开一些。腮帮子那个窟窿很大,透过窟窿可以看到缺了半边的牙。

  这东西李枭可没办法,让他取出体内的铅子还好,补牙就不是李枭擅长的了。

  鼓捣了半天,饶是牛一样健壮的李虎也昏了过去。用吩咐烟容用酒精帮着擦了一遍李虎的身子,李枭离开了李虎的房间。有两位小美人儿的照顾,李虎应该没啥问题。都是皮外伤,又擦了大量的酒精。这又是春天,化脓感染的几率非常低。

  李枭根本不担心黄尊素来找自己的麻烦,一届御史翻不起多大的浪花来。

  现在朝廷上下的官儿都在想着一件事情,那就是怎样阻止魏忠贤的官绅一体纳粮。除了皇帝和个别二杆子,魏忠贤的这一提议几乎得到了大明所有官员的反对。

  这种破事儿,皇帝才不会傻乎乎的冲在第一线。他需要有一个挡箭牌,赤裸裸的站在利益受损的东林党面前非常危险。

  我们可爱的文盲魏公公接受了这一光荣而又艰巨的人物,最后他死的凄凄惨惨也是应有之意。

  其实历史上许许多多的谜团,只要你用利益这两个字去分析,大多都能找出答案。就比如魏忠贤和东林党的争执,其实也就是利益的争执。只不过魏忠贤并不代表他自己,而是代表着皇帝的想法。他正在做一件皇帝想做,而又不敢做的事情。

  而我们可爱的东林读书人,将会誓死捍卫读书人不纳粮不缴税的权利。大明朝几百年了,读书人都不纳粮不缴税。这个传统不容置疑!

  有困难要执行,没有困难制造困难也要执行。

  现在的难题就是大明朝廷需要银子,用银子干什么呢?努尔哈赤父子在辽东闹腾,一仗一仗的打下来,打的都是银子。从蓟州到山海关,屯住着二十几万人马。这些大兵人吃马嚼,这每天都是银子。

  只要裁撤了这些大兵,就会省出大笔的银子。大明朝廷的金融危机就会大为缓解!

  从萨尔浒开始,哪一仗不是伤亡惨重死伤枕籍。能干翻努尔哈赤和他那些能打儿子们的,也只有李枭。这一点大明朝廷上下是有共识的!

  偏巧李枭又是个会来事儿的,皇帝的马屁拍得山响。于是李枭就成了一个不能惹的主儿,区区一个黄尊素只有干瞪眼儿的份儿。

  果然,第二天一天都没人来找李枭的麻烦。

  谢有财成了艾虎生最好的跟班,这家伙对京城熟悉极了。按照他的话来说,他是一条钻过无数大小胡同的胡同串子。

  按照李枭的吩咐,汪文言成了皮岛牌火柴在京城的特许经销商。江南的经销商是叶成学,这位兄弟实在没啥说的。不高不矮,不胖不瘦。才华不出众,人品不出众。甚至连眼神儿也不出众,这位是个标准的近视眼。

  之所以江南火柴的特许经销权落到他脑袋上,完全是因为他有一个好老子……叶向高!

  有这样的靠山,这点儿小事儿都是小意思。首辅大人在忙于朝廷斗争国家大事之余,搞搞自家经济,可以理解!可以理解!

  如果说推销是艾虎生的政绩,另外一项政绩就更加的了不起。那就是把玻璃卖给京城的王公大臣!

  这些家伙都是不差钱的主,乾清宫的玻璃门窗起了很好的示范作用。窗明几净,和煦的阳光能照射进屋子里。这是每个达官显贵梦寐以求的!

  艾虎生就成了香饽饽,经常是这位阁老家里请吃饭,又或者是那位侯爷家搞招待。反正只要你去,就是美酒,美食,美女的一顿招呼。

  完了就有管事笑眯眯的套话,能不能给弄点玻璃。

  艾虎生也不抠气,只要招待周到。一律点头应承,好多还趁着酒劲儿签了文书。而且郑重承诺,售后施行三包。从运输到安装,都不用主家再操心。

  当然,好的服务必然有好的加钱。看看艾虎生送来的合同数额,李枭嘴巴都合拢不上。沙子烧出来的东西,居然这么值钱。早知道,自己还和崔呈秀谈什么二十万两银子的事情。直接鼓捣玻璃往大明卖,都是不差钱儿的主儿。

  更让李枭惊讶的是,艾虎生已经在积极准备筹备钱庄。而且各个部的乱窜,似乎是在为汇兑业务开路。

  不得不说,这小子还真有商业头脑。这家伙提出来的钱庄,基本上就是后世银行的雏形。要知道这可是大明朝,有这样思维的人都他娘的金融天才。

  当艾虎生说可以公开募股的想法之后,李枭用怀疑的眼神儿看着他。很怀疑这货也是穿越过来的,说,你是不是叫云浩。

  李虎的伤好的还算是快,这小子糙肉厚的。在京城里面伙食又好,最重要的是身边有两个小女人照顾。情窦初开的小男生非常麻烦,虽然不用担心他像是胡同里面的猫那样叫唤。

  但每天晚上,李枭还是命令烟容和小红从李虎的屋子里面出来。少年郎戒之在色,可不能让这副好身板毁在女人的肚皮上。

  虽然李虎满脸不愿意,可也不敢忤逆大哥的意思。三个人离别的场景,那叫一个凄婉哀怨。有时候,李枭都觉得自己像是棒打鸳鸯的***。

  可不管怎样不忍心,李枭还是硬下心肠。

  一晃入京有一个多月了,除了天气越来越热之外。李枭又看到了一次绿珠,这娘们儿居然可以肆无忌惮的穿越明军防线,到大明京师就像是到他们家后院。看起来,大明高层和女真高层之间的勾勾搭搭从来就没有断过。

  懒得理会这些事情,生意上的事情交给艾虎生谢有财。部队交给敖沧海,好容易到了大明时期的京城,不好好逛一逛都觉得对不起自己。

  溜达到东单大街的时候,李枭就想往回走。毕竟这里是赵南星的家,上次在这里差一点儿把李三才给气死。李枭很怕又有什么人,抱着个炸药包出来搞恐怖袭击。

  刚刚扭过头走了不到半里路,忽然间听到旁边胡同有人喊自己。走回去一看,李枭惊喜的喊道:“呦!怎么是你?”

  ...

  http://www.shukeju.com/a/69/69076/467871352.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