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辽东之虎 > 第一百二十六章

第一百二十六章

  炮灰们傻愣愣的往前冲,没几个人看到队伍末尾的这一幕。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乱哄哄的人群再一次冲上来,郑家大宅的墙头上再一次响起枪声。密集的枪声再一次把街道变成修罗屠场!

  刘香听着枪声,他吃惊的发现对方似乎有一种连发的火铳。这什么玩意,火铳还有连发的?

  郑芝龙和郑芝豹也惊讶的看着“机枪”在运作,机枪手打完一圈枪管之后。只需要拉一个机簧,那些刚刚发射过的枪管就能拿下来。然后换上装填好的十发枪管,继续“啪”“啪”“啪”的射击。

  他们还是第一次看到连发的火铳,尽管看不到效果,但他们知道这东西的威力。

  炮灰们再一次被打的血肉横飞,被金钱燃烧起来的勇气。很快便被飚飞的鲜血,还有灼热的子弹打得粉碎。

  两百多冲上来的炮灰,连五十米都没冲出去,就被打死了一大半儿。剩下的人不是吓得瘫软在地上,就是扭头往后跑。

  往后跑的人刚刚扭过头,就看到黑洞洞的炮口。

  “我操你姥姥!”一个炮灰骂了一声。

  “开炮!”站在大炮后面的刘香一声令下,三门大炮同时开始。被火药推动的金属球激射而出,街道上站着的人被拦腰打成了两截。还有人的上半身干脆就被打飞了!

  李枭刚要爬出堑壕,就觉得郑家大院的高墙忽然飞了起来。李虎一个虎扑,把李枭扑倒在堑壕里面。天上不断的往下掉石头,李虎玩命的把李枭压在身下。一个人落在他们一丈远的地方,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杀!”看到郑家大宅被火炮打飞了好大一段,刘香手中大刀一挥。手下悍匪夹杂着荷兰兵,潮水一样冲了过去。

  这一次,墙头上再也没有火铳射过来。

  李枭一下子掀翻了压在身上的李虎,听着外面的喊杀声。再看看坍塌的院墙,城头上那一个排的警卫连,连带一个机枪班全都废了。

  “透视机!发射!”李枭抓着郑芝龙,大声的喊。

  “砍绳子,投石机砍绳子。”郑芝龙也清醒过来,大声的喊叫。

  郑芝豹冲过去踹翻了一个吓傻了的家伙,抢过木锤对着机括就是狠狠一下。

  “呜!”投石机长长的吊臂,把五十斤重的火药包送了出去。

  “三爷!还没点火呢!”

  郑芝豹一愣,身后的投石机陆续发射。

  火药的威力没有李枭那硝酸炸药威力强,可架不住份量足。五十斤的炸药包砸下去,就单靠砸也能把人砸的筋断骨折。

  刘香看到郑家大院忽然飞出了许多冒烟的麻袋包,“不好!”他刚叫出声来,那些麻袋包就炸了起来。

  一阵阵黑烟腾起,无数铅子与铁钉形成一个个密不透风的墙。只要人被这倒激射的墙撞到,浑身就会爆出无数血花。

  三十几架投石机,一轮就投出了一千多斤火药。连续的爆炸形成了冲天的烟雾,爆炸过后整个街道寂静无声,连一声惨叫和呻吟都没有。

  没活人了,就算不被当场炸死,也会被爆炸产生的冲击波震死。两边有不少的院墙还有房屋都被冲击波震的踏了,房子里面的百姓也不知道被震死了多少。

  李枭现在没心情管别人,自己整整一个排的兄弟现在还压在乱石下面。

  “大哥不行!大哥,回来!”李虎死命的拉着李枭,把李枭的身子压在战壕的墙壁上。

  “你给我闪开!”这小子虽然只有十五岁,可比人家十八九岁的大小伙子都有力气,五十斤的石碾子连举十几二十下跟玩似的。李枭推了两下,居然没推动。

  “咚”“咚”“咚”又有炮声传过来,几个上去救人的警卫连士兵直接就给打成了两截。

  李枭眼角儿都要瞪开,荷兰人真他娘的狠。居然利用炮灰们遮挡墙头上士兵的视线,趁着人在墙头上连续发炮直接把墙炸塌。

  这一下,李枭可算是损失惨重。警卫连可只有三个排,现在正面的一个排连带一个机枪班直接废了。更要命的是,火药爆炸之后形成大量的烟雾。现在就算是刘香正在杀过来,自己也看不见。

  “撤退,退到二门里面去。”损失了一个排,已经维持不了现在的战线了。李枭只能无奈的下令撤退,退到二门里面去。等烟雾散了,就可以找地方观瞄敌人火炮的位置。就算把迫击炮弹打没了,也得把这几门炮给炸了。

  烟雾的遮挡,李枭这边看不见对面。对面也看不见李枭的位置,只能按照刚刚的角度,对着郑家大宅发炮。

  炮弹在郑家大宅里面横飞,外院的建筑被打得碎石横飞。好在这些炮弹都是铁球,如果是李枭手里那种开花弹,那后果不堪设想。

  外院的大厅终于擎受不住持续的打击轰然倒塌,由一座比较大的建筑,变成一座比较大的废墟。

  大厅的坍塌,反而起到了意想不到的作用。炮弹打在废墟里面,再也没有以前那种狂暴的威力。基本上只要打在废墟里面,就再也钻不出来。

  李枭看到这种意外收获,乐得鼻涕泡都要冒出来。砖瓦堆成了一坨坨,炮弹再想钻出来哪那么容易。

  趁着烟雾还没散,李枭命令士兵门爬到废墟上面。对着街头盲射!

  果然,烟雾中传出来凄厉的惨叫声。荷兰人没有放过这机会,派人趁着烟雾弥漫的时候摸过来。排枪一排排的打,没想到烟雾中也有子弹射出来。一个前胸探出来的大一些的士兵,当场被一颗流弹打中。

  “救人!”李枭喊了一声,立刻有人把那士兵拖了回来。

  有子弹射出来,那肯定就是荷兰士兵。刚刚看得清楚,刘香的手下只有大刀长矛。

  该死的烟雾怎么还没散,反而好像越来越浓的意思。

  “不好!”李枭立刻明白过来,这些烟雾是荷兰人施放的。想鼓捣出烟雾来并不难,点燃周围的建筑,或者弄几辆推车,上面装上点燃的湿柴就成。

  “郑大当家,让你的人准备把。一会儿说不定就要肉搏!”李枭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烟雾里面是没办法瞄准的。而且透过烟雾,隐隐能看到火光。李枭知道,这一定是荷兰人点燃了临街的房子,在故意制造烟雾。

  院墙已经被攻破,枪手又不能有效瞄准。如果被人摸上来肉搏,自己这些人将会被荷兰人巨大的人数优势所吞没。

  “兄弟你放心,让你看看我郑家男儿的尿性。”郑芝龙也不知道哪血的这个词儿。

  “大哥!你放心,今天晚上有我在。没人能攻进内院的大门!”郑芝虎金刚一样的拍打着胸脯。看起来民间流传智龙虎勇的说法,不是空穴来风。

  “兄弟们,杀红毛鬼了!”郑芝虎一声唿哨,立刻有百十个彪形大汉跟随在他身后。

  李枭看了一眼落日的红霞,无奈的咬了咬牙。这已经打了接近俩小时,外院已经被攻破。手里的警卫连伤亡近半,如果挺不到晚上,一切就都完蛋了。

  “一定要挺到午夜!”李枭红着眼睛命令。

  “瞧好吧!豹子,我们走!”郑芝虎对着郑芝豹吼了一嗓子,带头走到正厅废墟的后面。上面子弹乱飞,炮弹也不时打在废墟上。也只有这地方安全些!

  荷兰兵带着好像鬼一样从烟雾里面冲出来,这些家伙用白毛巾捂住口鼻。端着上了刺刀的长枪,刺刀在夕阳的映照下泛着血一样的红光。

  “啪!”“啪!”“啪!”“啪!”“啪!”……!一排排枪干掉了前面的几个,可后面的人像潮水一样涌了出来。来不及上膛,仅剩的一挺机枪也打光了子弹来不及换枪管儿。

  “杀!”对方眼看就要冲到废墟跟前,郑芝虎手里鬼头大刀一举。好像一头下山猛虎,当先就杀了出去。

  面前的荷兰士兵还想放枪,郑芝虎猛窜两步。手里鬼头刀当头劈了下去,那荷兰兵拿着枪招架。结果连枪带人,被郑芝虎的鬼头刀劈成了两半。

  大捧的鲜血喷了出来,喷了郑芝虎一脸一身。血人一样的郑芝虎“嗷”“嗷”叫着冲进了敌阵,刀背架开了一个荷兰兵刺过来的刺刀。扬起来的大刀斜着就劈下去,那荷兰兵从肩膀到勒间被整个被劈开。

  “杀!”郑芝虎带着的百十条汉子,看到郑芝虎如此勇猛。跟在郑芝虎的身后疯狂砍杀,看着高大的荷兰兵一时间被杀得血流成河。

  废墟上面的警卫连士兵趁着这当口,又装填上了子弹。排枪又一次打了起来,后面冲上来的荷兰兵立刻倒下了一排。

  烟雾中再一次冲出一排人,郑芝虎眼神一厉。为首的不是别人,正是戕害郑芝龙结拜兄弟陈衷纪的凶手李魁奇。

  “郑二爷,后退!”废墟上的江朝宗大喝一声,郑芝虎一愣。

  十几颗手榴弹带着青烟就飞到了李魁奇脚下,李魁奇知道这不是好东西。可还没来得及躲闪,脚下“轰”的一声炸开。

  ...

  http://www.shukeju.com/a/69/69076/461621737.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