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辽东之虎 > 第二十九章

第二十九章

  “二哥,怕倭寇干嘛。他们敢来,打的他们回姥姥家。”李虎带着一身酒气的回来,跟着敖沧海那货想学好真心不容易。

  抽了抽鼻子,这货自己就找到了粥罐子。拿起碗给自己盛了一碗,开始“吸溜”“吸溜”的喝!

  “喝了多少?没让他们给灌死啊!”李枭白了李虎一眼,看起来酒宴已经接近尾声。还不错,除了敖沧海他们几个。都惦记着明天发银子的事情,没人敢喝多。

  “就喝了两碗。”李虎一边说,一边打了个大大的酒嗝。

  “起开!这是我和四哥给大哥熬的。”看到李虎坐在地上一身的酒气,端着小菜进来的小玉气得给李虎一脚。

  李虎猛的转过了身,手里的碗差一点儿就砸在李玉脑袋上。看到是小妹李玉,硬生生的停住。重新坐到地上,爪子在小玉踢过的地方揉了揉。

  “起开!”看到李浩坐在李枭的腿上,小玉气恼的推了李浩一把。

  “这也是我大哥,我为什么不能坐。下午的时候,你都霸占半天了。”李浩噘着嘴,表达自己的不满。

  “废什么话!”李虎站起来,一只手就把李浩拎起来放到椅子上。

  “哼!”小玉坐到了李枭的大腿上,小手还搂着李枭的腰。

  完蛋了,兄弟们的宠爱彻底把小玉宠成了一个小公主。这也就是李浩,换成一个人忤逆了小玉大小姐,一定会被李虎揍成猪头。

  “大哥,给小玉讲故事好不好。小玉可想可想你了!”昂起脑袋四十五度角,萌萌的大眼睛眨巴眨巴的。李枭是一句训斥的话也说不出来!

  有这么个妹妹还说什么,宠着吧!

  小白“扑棱棱”的飞进来,钻进了房顶专门给它留出来的窟窿。一脑袋钻进小玉的怀里不出来,像是受了惊吓的小孩子。

  “小白这是怎么了?”李枭有些好奇的问道。

  能把小白吓成这德行,一定是不得了的生物。要知道,小白可是连猫这种天敌都不放在眼里的存在。李枭一直认为,这傻鸟能活到今天就是因为小玉把猫喂的太饱。

  “大哥你不在的时候,来了两只老鹰。翅膀有那么长,好几次都差一点儿把小白抓住。”小玉夸张的比量了一下鹰翅膀的长度,李枭认为小玉比划得是真的话,那绝对是大型猛禽。

  海岛上有大型猛禽?这皮岛上海毛子倒是不少,大型猛禽还真没见过。

  “倒是有两只老鹰,经常来咱们岛上转悠。渔老说是什么海东青,以前在朝鲜见过。”李休的一句话,让李枭立刻亡魂大冒。

  海东青是鞑子的最高图腾,鞑子语称为“雄库鲁”,意为世界上飞得最高和最快的鸟,有“万鹰之神”的含义。传说中十万只神鹰才出一只“海东青”。

  女真人和蒙古人都有训练海东青捕猎的习惯,经验老道的猎人甚至可以训练海东青用天上飞翔的姿态,展示地面上的东西。

  也就是说,鞑子很可能利用海东青找到了皮岛。

  “老二,加派岗哨。一定要警惕搜索海面,一旦有情况立刻敲响警钟。”李枭透过玻璃看看外面的月亮,有些担心的说道。

  皮岛胜在火器犀利,近战是自己的弱点,却是鞑子的长处。今天这样有月亮的夜晚还好说,万一无月的夜晚鞑子摸上来。四面环海的皮岛,简直是防不胜防。鞑子占了人数的优势,只要登岛成功就是皮岛的末日。说到底,皮岛距离辽东和朝鲜还是太近了!

  “大哥?”李休见到李枭警惕的站起身来,透过玻璃向外看。也站起来看向外面,月光下海面空空荡荡的。除了白色的波涛,什么都看不见。

  “我们很可能被鞑子发现了。”李枭有些阴沉的说道。

  一直以来,鞑子都不知道皮岛的具体方位。这也是李枭能够打击鞑子,而不被鞑子打击的资本。现在,自己的优势不见了。

  “知道了大哥,我今天晚上不睡了。”李休披上蓑衣,再一次走了出去。

  李枭看着月光下的大海,久久无语!

  第二天一早,皮岛就被早起的钟声唤醒。所有人都起床,开始一天的工作。李枭洗漱之后,就去食堂吃早饭。

  敖沧海眼皮耷拉着,眼袋肿的很大像条金鱼似的。满桂也没好到哪里去,也是一脸的宿醉。一看就知道,昨天晚上这俩货没少喝。今天能硬撑着起来,已经是一年来养成的习惯在支撑。

  一碗米粥,三个韭菜盒子加上个鸡蛋就是李枭的早餐。吃完饭,李枭拍了下敖沧海和满桂的肩膀说道:“一会儿去我屋里,有事情和你们说。”

  “啥事儿不能在这说,一会儿还得看发钱呢。”敖沧海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说道。

  “大事儿!”李枭说了一句,径直走向了自己的屋子。

  李枭的屋子跟后世的办公室没区别,分里外套间。外面有一张桌子,对面摆着两排十几把椅子。李枭一直都拿这里当小型会议室来用,里间摆放着一张床。平日里李枭不回家,就在这里休息。

  等了不到一刻钟,满桂和敖沧海走了进来。坐在椅子上都是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看起来酒劲儿还没过。估计这俩货一会儿该跑回去睡回笼觉!

  “我们被发现了。”俩个家伙刚刚坐下,李枭就莫名其妙的说了一句话。

  “发现了?啥意思?”满桂不解的问道。

  “鞑子发现我们了,也就是说他们很可能来拔了我们这颗眼中钉肉中刺。”

  “你怎么知道的!”两个人立刻睡意全无,这可是要命的事情。为了保住皮岛的位置,大家甚至对大明都保密。废了好大的劲,跟袁崇焕在长兴岛上演了场戏。

  “昨天晚上小白被海东青追杀,海东青你们应该知道。那是鞑子捕猎时候的利器,没听说野生海东青在晚上也捕猎的。也就是说,这很可能是鞑子在晚上撒出来,对我们进行探查。”

  “海东青这东西我见过,最大的站起来到我腰这么高。翅膀展起来有那么长,从陆地飞到咱们岛上简直是太轻而易举的事情。你真确定,是鞑子贵族豢养的?”满桂就是蒙古人,他小时候邻家的大叔就驯养过海东青。

  “据我所知,海东青极少在晚上捕猎。大晚上的一而再,再而三的出现在咱们岛上,这绝对不是偶然。再有半个月就要过年,我估摸着这几天鞑子应该不会来。”

  “嗯!大月亮的,海面上一览无余。鞑子还没等靠近,就很有可能被发现。这两天没事,可没月亮可怎么办?黑灯瞎火的,海面上黑漆漆的啥也看不见啊。这岛上四面环水,到时候防不胜防啊!”

  “再有半个月就过年,二位,大年三十是没月亮的。”李枭看着两个人,阴恻恻的说道。

  “你是说他们会在大年三十晚上来进攻?”满桂和敖沧海都吃了一惊。

  大年三十没谁家不热热闹闹的过年,包饺子吃团圆饭是汉族人的风俗。这时候的防守,必定十分懈怠。如果这时候发动进攻,十有八九会成功。更何况,大年三十晚上绝对不会有月亮。黑暗,是登陆军队最好的掩护。

  “如果是我,一定会选大年三十晚上。因为这一天是咱们最松懈的时候!”李枭有些后悔,昨天答应士兵们休假的事情。

  “嗯!如果是我,也会选择在大年三十晚上发动进攻。夜暗掩护,又有人数的优势。晚间我们的火器大打折扣,这些不利因素加起来。够咱们喝一壶的!”

  “那怎么办?难不成要搬家?这好几千人呢?”

  “搬家不可能,大冬天的你让人住哪里?大人还行,这还有老人孩子和女人。”

  “我昨天还说让大家轮班放假回家,本来人手就不够。这再放假三成的人手,这可怎么办。”李枭一筹莫展。

  “昨天晚上好多人都没睡着觉,出来一年了都惦记着回家。你这一宣布可以回家,心都长草了。现在想把话咽回去,难!”

  李枭后悔死了,自己满脑袋都是后世的探亲制度。在部队,冬天轮流休假已经成了惯例。部队不但给报销路费,甚至还给退伙食费。

  “那咋办?只能把人强留下来,到时候鞑子来了缺人可不行。咱们这些人虽然说,但整天操练的是火器。真刀真枪能打的,也就是老满和他手下那些人。天知道鞑子能来多少,咱们这两年可没少祸害鞑子。

  这光脑袋也快砍了大几千颗了吧!你小子抓了觉罗拜山,又狠狠的讹了人家一把。我要是努尔哈赤,把你挫骨扬灰的心都有。”

  “行了!我挫骨扬灰,你们俩也跑不了。这事情先别和大家说,这几天晚上警醒着点儿。轮流守夜!咱们猜鞑子会在大年三十来,人家可不一定按照咱们猜的来。晚上只要警钟一响,需要用最快的速度进入战斗状态。

  要不今天晚上咱们练习一下?”李枭忽然间想起来,自己的训练计划里面落了新兵最恐惧的事情。

  紧急集合!

  

  (http://www.shukeju.com/a/69/69076/443796624.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