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兵器大师 > 第两百四十章 惊神地投

第两百四十章 惊神地投

  下午的阳光从天际落下,巨大的喧嚣、吵杂的呼喊声响彻在赛场,相隔墙壁、通道,这些声音渐小了下来。

  一道人影拎着行礼,走入温和的阳光,穿过会馆外熙熙攘攘的游客,朝停车场的方向过去,戴着的墨镜下,视线不断左右观望来往的行人。

  “那家伙就是个疯子…..和他打,肯定会要我的命,假装输了,也没什么吧….只要还活着就行。”

  安慰的想法在脑子里的反复涌现,一路前行到了停车场,那边一辆灰色的越野车,四下没有多人,加快脚步过去。

  指尖接触到门把手停了下来,目光抬起,车的另一边,一个身形高大的华国大汉正拿着一柄瓶白兰地对着嘴大口大口的灌。

  酒渍顺着嘴角划过颈脖,将开衫露出的胸毛打湿一片。

  “你是谁?”艾伦捏紧了车钥匙。

  对面的大汉捏着酒瓶,双肘压在车顶上,抹去络腮胡上的酒渍,朝对方笑了笑,极有气势。

  下一秒,有酒瓶呯的摔碎的声音。

  瓶子碎片溅开的一瞬,酒狂双手一推,整辆车轰然在地上横移,朝着对面撞了过去。

  车胎、车架吱吱呀呀声里,艾伦脚步随着推来的车身连连后退,陡然张开嘴,空气扭曲,如同波纹般扩散而去。

  轰——

  雷音响彻这片天地。

  ******

  赛场的天空,有雷声滚动而来。

  “打雷了?”

  观众席上有人抬起看了看丝丝白云游走的晴空呢喃,他前方的赛场上并未开始比赛,选手的休息区站满了人,大多都是淘汰下来的选手,围在附近,而中间的几人,正是将要参加下一轮比赛的杰罗、黑人拳手皮奥…..

  至于夏亦,被他们排斥在外了,因为讨论的,就是和这位乌鸦先生有关。

  “已经死人了,在继续比下去,遇到那位华国的乌鸦,我有种很不好的预感……”

  “嗯,反正我已经被淘汰了,但是还是觉得提醒你们,安克雷顿公司的愿望可不好拿。”

  “.….下一轮碰上那位乌鸦,可能会像那个北俄人一样被杀死。”

  交头接耳的商讨里,一些原本的目的动摇了,现在比赛已经成了另一番局面,就像众人回到了古代斗兽场一样,要分生死。

  先是那个北俄人挖托列夫,跟着墨西哥人琼斯,被‘炮弹拳击’皮奥打断了手臂致残,至于荆棘女王之称的金发美女梅妮娅到现在还陷入深度昏迷。

  一众选手里,只有那个艾伦输掉了比赛,刚才杰罗还看到他悄悄一个人溜走了,相比也是担心在下一场的比赛里,和那个拿人命不当一回事的乌鸦碰上。

  “皮奥,你要参加下一轮吗?”

  杰罗望去坐在墙边休息椅上的黑人,后者压着膝盖,沉默盯着手中一张相片,然后轻吻了一下:“我继续比赛。”

  皮奥抬起头来,黝黑的脸上仍然一副淡漠的表情,起身朝赛场那边走了过去。

  “你会被他杀死的——”朝远去的背影,杰罗大喊了一声。

  不久,剩下的选手退出比赛的要求,已经呈到了举办方那里,不过对于出现这样的事,倒是没有人太多的担心比赛能不能继续下去。

  因为名单上没有夏亦的名字,也就是说,最终的决赛还是会照常进行。

  高台之上,夏亦听到了举办方传来的信息。

  “这么说,还有一个人要继续和我比赛?”

  其实一开始,夏亦就打定了主意,将其他选手逼走,用最快的方法进入决赛,然后以胜利者的姿态,拿到安克雷顿公司的那个‘愿望’。

  以此来获取红石的研究资料,或者解除红石结晶化的办法一类。

  只是瓦尔托列夫成为了那个倒霉鬼,成为震慑的其他人的标榜了。

  “一个黑人,之前您看好的那个。”

  磁王轻声说道,随后目光转动,望着赛场出入口:“他进场了。”

  “那我也该下去了。”

  夏亦看了看双手,最终还是换上一双手套,脱下西服扔给马邦拿着,便是走下了平台。

  赛方将这条消息公布后,引得所有观众席发出‘哗’的一片喧闹,有人起身愤愤离开,但更多的,还是有人坐在原位,毕竟举办方并没有说出‘遗憾’表示惋惜的字眼。

  “果然还有比赛,快看,之前那个黑人进场了!”

  “那边那个华国人也出来了!”

  一时间,整个赛场躁动起来,之前那名黑人皮奥表现出来的实力也是颇为厉害的,而那边的华国人,同样也厉害,至于怎么厉害,他们也说不上来。

  能有比赛看,对他们来说就是最爽的。

  片刻。

  皮奥走入阳光,来到会场中央,朝旁边的裁判点了点头,后者也向他验明了身份,举起手臂朝观众、评委席示意了没有问题。

  之后,皮奥目光一直注视的前方,建筑的阴影下,夏亦缓缓走了出来,一身洁白的衬衣,手上戴着一双黑色手套正将袖口挽起来,并没有其他兵器。

  “不带兵器…..小瞧我吗?”

  裁判上去验明身份后,摇铃从远方清晰的响起时,飞快的离开这里。

  铃声响起的一瞬,皮奥不摆什么架势,捏着双拳垂在身侧,不断挪移着小步伐,来回观望着对面的夏亦。

  “很常见的拳击步伐…..”

  夏亦盯着对方不断变换位置的双脚,就在他轻声说出这句话瞬间,皮奥变换位置的双脚之一,陡然一停,踩陷地面,双拳架在下颔,身体微弓,瞬间逼近而来。

  炮弹拳击!

  赛场传出爆炸声响的同时,也有呯的皮肉碰撞的声音被掩盖在里面。

  ——拳头抵在防御的手臂上。

  两人的皮肉都在这一击下,震荡起来,这边黑色手套反手一抓,对方急速的收拳,身形很自然的向另一侧摆动,左手直接一记摆拳,划出一条弧线打向夏亦的肋骨。

  夏亦的手套带来的能力也是硬碰硬,对方缠裹布巾的拳头袭来,他右手肘向下一压,直接顶了上去,挽起的袖口嘶啦一声裂开。

  后者也捏着拳头蹬蹬向后挪出数步,松开拳头抖了两下,重新捏起来,摆起了拳击架势,他块头有一米八五,比夏亦还要高出一截,又曾经是职业拳手,擂台上的对打自然有着丰富的经验。

  但夏亦一直以来同样都在战斗,更倾向于杀戮,一拳一脚力道极大,兵器上的加持已经超出同水平的异能者很大一截。

  视线里看到皮奥冲上来,夏亦冷哼一声,自然不惧的迎上去,一个照面,两人双拳呯呯的碰撞起来。

  拳打、膝撞、手肘磕砸,空气里全是皮肉、骨头碰撞的声响,让周围的观众听的一阵头皮发麻。

  两人都朝对方发出狂暴的攻势,脚步挪动间,夏亦一拳扫在平地擂台的擂桩上,外面一层软皮都在瞬间撕裂开,摇晃着差点倒了下去。

  擂桩摇晃的刹那,原本做出躲避的皮奥陡然弓身滑步朝夏亦挥出一记重拳。

  炮弹拳击轰然打出。

  那边,夏亦侧身,猛地抓向皮奥,后者一拳轰的打在擂桩,手腕上结结实实被抓住,另一只手连忙挥打,夏亦同样出拳迎上,两人的拳头在半空撞了一下,皮奥收回的左拳陡然化作肘击反砸。

  顷刻,夏亦偏头躲开。

  抓住对方手腕的手套,陡然一紧,拉着那黑人轰然撞向擂桩,反手一拧,拖回来。

  一把揪住对方衣领就在所有人视线里,举到了头顶,皮奥双手挣扎击打夏亦的双臂,下一刻,他视线陡然拔升,整个身体都被高高的抛飞起来。

  短裤兜里,有东西滑落出去,飘飘摇摇的落去地面,然后,唰的被一道身影在半空挤飞,又飘了一截。

  周围观众席、选手区一道道身影望着灿烂的阳光之中,夏亦的身影直直的冲上抛飞的黑人下方。

  半空之上,那皮奥还在挣扎晃动,下一刻,一双手从腋下穿过,将他勒住。

  “不…..”他终于开口说了第一句。

  夏亦在他脑后裂开嘴角,露出了笑容,身体一转,压着对方朝地面急速坠落。

  ——地球投掷!

  看台上有人发出惊呼,更一些胆小的直接捂上了眼睛,将头转去了一遍,不敢看这一幕,杰罗看着纠缠直坠而下的两道身影,庆幸的松了一口气。

  “我的上帝…..这太疯狂了,根本就不是在比赛。”

  话语落下,天空的身影也同时落了下来,便是轰的一声,仿佛这一声里,地面都在摇晃。

  尘埃飞旋弥漫,坚硬的地面在身影下坠撞击中破裂,碎裂的碎块更是飞到边缘,呯的将一面广告牌打穿,将一台摄像机镜头打的稀烂。

  胖子站在人堆里,搂着茜茜看着场中的烟尘弥漫,张开嘴难以发生一丝声音。

  而周围一时间,也安静的吓人。

  会馆上方又是一道雷声,轰的滚过。

  比赛场地外面,艾伦嘭的一声撞在汽车上,满头是血的滚在地面,他大张着嘴,整个口腔有着被烫熟的味道。

  “呃呃呃….啊啊啊….”

  损伤的声带、舌头只能发出嘶哑难听的喊叫,翻滚之中,急忙起身朝远处的绿化带跑去,看到那边有一名戴着太阳帽的女子走过,想要朝对方求救。

  下一秒,空气里有噗的轻微声响,他膝盖爆出一团血花,跑动的身体朝前扑向草皮。

  装有消音器的枪口重新放回包里,那边戴着太阳帽的女人朝哀嚎的身影过去时,身形、面容也在一点点的变化,恢复到亚洲女性的轮廓。

  “可怜的五阶异能者啊……”他开口发出的却是男音。

  就在变色龙说话的同时,酒狂和高温也从停车场走进绿化带,目光扫了一眼周围,巨汉上前直接抓住艾伦的脑袋,提到自己面前,两只大眼露出凶煞。

  “那天在宴会上,说话很利索啊,黄皮猴子哈?!”

  “呜…..啊啊….呃呃呃…..”

  艾伦看着面前巨汉的大脸,摇着脑袋,双眼里有了水渍流下来。

  之前,他与酒狂对阵一瞬,也不落下风,却是在第二次张嘴的时候,一团高温热气忽然冲进他口中,将口腔全部烫的溃烂。

  然而回想起这些,一切都已经不重要了。

  捏住他脑袋的大手,在酒狂的挥动下,猛的朝旁边的树躯撞了过去。

  呯——

  褐色的头发从头皮上松散开来,红色的血肉寸寸裂开,露出里面白色的骨骼,随着树躯剧烈一震,骨头咔的也跟裂开,白的、红的、骨渣溅了起来…….

  不久,财神走了过来,蹲在尸体前,伸手拂了过去,人肉眼看到的,是一摊堆积在那里的落叶。

  “走吧,能量能维持一天。”

  四人走出停车场,远方的会馆爆发出惊人的喧哗、欢呼。

  八面巨大的电子屏幕上,烟尘沉下来,露出一道笔直的身影轮廓站在里面,观众席上,胖子将茜茜高举过头顶,喊的撕心裂肺。

  “那是我兄弟,他打赢了——”

  尘埃翻卷落去脚边的地面,夏亦垂下视线,看着地上折断了一只手臂的黑人,挣扎扭动,然后缓缓抬起了脚。

  地上,隐隐有男人压抑的哭声。

  皮奥浑身是血,发白的双唇剧烈的颤抖,一只手臂扭曲的厉害,裂开的皮肉里,白森森的断骨都暴露在了空气里,无力的垂在地上被他拖行着,另一只手使劲的抓着地面,又将身体拉着往前爬动。

  就在头顶的脚踩下来时,他好像在地上抓住了什么,紧紧的捏在手心,一起放到额头,压抑的哭了出来。

  踩下来的皮鞋变得轻柔,只是放在这个黑人的后颈,轻轻拧了一下。

  皮奥全身一松,昏厥了过去。

  松开的手掌里,是一张黑色肤质的女人,穿着一袭长裙,站在一颗椰子树下笑的温暖。

  主持人的声音片刻后响起在比赛会场。

  “挑战者‘炮弹拳击’皮奥挑战失败,守关者乌鸦,将参与明天最后的决赛,一起见证安克雷顿世界擂台赛最为精彩的一幕!!”

  而声音之中。

  赛场的医护人员已经赶了过来,小心翼翼的看着那边拿着照片的夏亦,将昏厥的皮奥抬上担架,就要离开时,夏亦叫住他们。

  “这是他的。”

  走过去,将皱巴巴的照片放到皮奥完好的左手边。

  (http://www.shukeju.com/a/69/69067/462117598.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