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兵器大师 > 第两百五十九章 神经病

第两百五十九章 神经病


  蓝色的波涛推着白沫的浪花扑上码头提岸,淡淡的海腥味扑进鼻孔的,还有人的鲜血味道,程传男捂着口鼻,鲜血顺着指缝缓缓流淌出来,一点一滴落在地面。

  四周都是同行而来的黑衣保镖,抱着受伤的部位在地上扭动呻吟。

  “.….对就是这样,你快失控啊,杀了那个小胖子….快杀了他啊…..”

  身上、脸上的伤痛,他没有在意,心里唯一的波澜,只是期盼着那边的仇人突然发疯,将蹲在边上的高恩给杀了,这样一来,就应该能惹到那个盘踞这边的宦门了吧…..

  念头闪过脑海。

  远方,响起船只的嗡鸣,抬起头,只见几艘船舶正拉着半截渔船朝这边驶来,坐在码头栓柱上的身影,像是老朋友一样,伸手在蹲着的高恩肩膀上拍了两下,缓缓站起来。

  程传男听见夏亦的声音从那边响起。

  “终于回来了,看来这趟不用空手回去。”

  远方,进入港口的几艘船已经那断裂的渔船放入舶甲上面,十多名港口装卸人员帮忙拆卸、检查,就在夏亦说完话不久,三花贺美钻进里面,找到了什么东西,从里面抛出,磁王抬手半空定住,走去取到手中,转身就朝码头这边众人走过来。

  “看来东西还真在,不得不说我运气挺好。”

  夏亦低头看了一眼流着鼻血露出无辜表情的小胖子,后者抬起头来,眨巴几下小眼,圆脸挤出笑容。

  “大哥,东西找到了可喜可贺!可喜可贺!趁着现在心情这么高兴,你看是不是把我当屁给放了……”

  说着的同时,蹲在地上慢慢转过身,朝着后面小心的挪开步子,被周锦一高跟鞋又蹬了回去,“想的到美。”

  圆滚滚的身形向后跌倒时,港口进出的方向,一辆红色小车风驰电掣般冲了进来,带着‘吱’的一声,轮胎急刹,车身一个甩尾逼近一地保镖这边才停下,地上划出长长的两道轮胎痕迹。

  “乌鸦(夏先生)别动手!!”

  车门嘭的打开,耶律红玉和小晨子的声音同时响了起来,身形冲出,倒是未对围过来的变革者做出攻击,借着极为敏捷的身手,与他们交错而过,朝那边夏亦和高恩快步走了过去。

  宦门…..应该是宦门的人了吧…..哈哈…..乌鸦…..你完了,你们打吧!打吧!最好把脑浆都打出来,呵呵…..

  程传男看着这一切,仿佛与脑中的计划完美重合了,捂着口鼻的手掌下,唇角有些微微的翘了弧度。

  视野之中,原本过去的两个人并没有大打出手,其中面容清秀的小青年,颇为礼貌的伸出手,对面,夏亦也伸手与他握了一下,松开。

  “这个小胖子,是你们的人?”

  “是的。”

  陈晨点头应道,地上的小胖子高恩连忙挣扎爬起,躲到对方身后,伸出脸来朝夏亦做了一个鬼脸,只是忘记脸上还挂着血,此时做出挑衅的鬼脸反而颇为滑稽。

  旁边的耶律红玉,伸手将高恩的脸退回去,转过头来:“乌鸦,你来厥门有什么事?若是是想要打架,我随时奉陪。”

  “华国地方,只要是合法公民,我想去哪儿用不着你们来过问吧?”

  夏亦并不对那个小胖子太过在意,目光划过三人,落去从舶甲那边过来的磁王,轻声道:“我只是过来拿一件东西。”

  “.….那是…..”陈晨脸色严肃起来,他看到过来的身影手里,提着的是一只爬有海草的银色箱子,加上那边还在拆解的船体,已经想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他还没说话,身边的师姐,耶律红玉的声音猛的拔高:“那个箱子,你不能拿去——”

  “师姐,你别激动!”陈晨伸手拉了一下她,随后朝夏亦说道:“夏先生,这箱子里的东西,是……”

  夏亦看着他的眼睛,笑了笑。

  “是什么,我很清楚,与其让你们泡在水里,不如我亲手拿过来,交给通勤局。”

  “夏先生,你…..”

  小晨子也有些无奈,他们是武者不是异能者,不可能潜入两百多米的深水区将东西找到,光是水压就能将人永远留在下面,何况,自己师父白宁这段时间也一直在西北和通勤局的东方旭处理一些棘手的事,根本没有时间回来。

  眼下,对方也与通勤局有旧,帮忙将东西带回去,是合情合理的。

  真要动起手来,反而是自己这边变得没理了。

  “事情就这样,东西我带回去,如果想动手抢。”夏亦抬起手做出打电话的动作,微笑的轻声说一句:“那我,可是要报警的!”

  便挤过两人中间,伸手接过磁王递来的银色箱子,也不打开,就那么提在手里,朝轿车那边过去,走过跪坐地上的程传男时,步子缓了缓,程传男抬起头,人的阴影盖过来。

  夏亦俯视着地上的人,歪歪脖子:“我好像记得你,不过…..叫什么名字?”

  声音平缓,带着此人神经的冷漠,让跪坐地上的程传男身子打了一个寒颤,他使劲想让自己镇定,而眼中的恐惧却是无法掩盖地的望着高大身形,嘴唇有些发抖的抖动:“程…..程传…..男。”

  “哦,我认识你爷爷,很仗义的一个老家伙,说给钱就给钱……”

  夏亦点点头,又说了句:“起来吧。”转身,望商务车那边过去,将箱子递给旁边的女人。

  地上的程传男脑袋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为什么他们两边没打起来,不是说夏亦是疯子吗?对啊,他就是一个疯子…..可为什么不杀那个高恩,还这么和气…..

  ……算了,还在他也没打算杀我,下次再找机会……

  思绪纷乱的程传男,心情稍稍放松,劫后余生般的重重吐出了一口气。

  后面,走出几步的身影,将箱子递给了女人,陡然转过身,有枪栓拉动的轻响,以及夏亦冰冷的声音。

  “你.他妈的神经病——”

  手中的银色手枪喷出火舌。

  呯——

  背对着的程传男思绪还在想,身体猛的震抖,他缓缓低下头,胸口的衣襟染红了一片,破开了一道口子,一枚弹头穿过后背又从里面冲了出来,打在不远的地面。

  牙齿‘咔咔’的上下磕碰打架,他表情扭曲到了极致,两眼泪水已经流了出来,慌乱的伸手按住贯穿的伤口,鲜血还在大股大股的从指缝里溢出。

  ……他不是很和气吗…..不是放过我了吗……怎么会……怎么会呢…..

  “啊…..哈…..”

  血腥的气息从嘴里喷出,程传男牙关颤抖的转过头,眼神满是不可置信。

  对面,夏亦提着手枪走了过去。

  “.….你爷爷程广恩的情,上次我已经还完了。”

  天光倾泄,投映着捂着胸口的人的影子印在地上,随着这声话语落下,呯的枪响,一抹血线冲出后脑,溅在了地面。

  程传男瞪大着眼睛,向后倒了下去。

  夏亦收起手枪,看了眼那边的耶律红玉和陈晨两人,“他动手的,你们没看见吗?我自卫而已。”

  拿手帕擦了擦手,带着手下乘车离开。

  原本还想叫嚣几句的小胖子闭上嘴,乖巧的看着那边几辆商务车径直出了港口,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收尸吧。”陈晨揉着眉心,轻声说道:“.….这事,我还得给师父打个电话过去,总要汇报一下。”

  只是眼下吗,没人有心情应和了。

  耶律红玉沉默了片刻,骂了声:“神经病!”


  (http://www.shukeju.com/a/69/69067/460253688.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