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剑徒之路 > 第666章 愤怒的血河

第666章 愤怒的血河

  断流真人在这里愁眉不展,咬牙切齿,血河道主天河真人也没比他强到哪里去,巨大的溶洞中,四处都在回荡着他愤怒的咆哮,

  “蛊盟死了十三个,我血河陨身二十九个,加起来竟然已经损失了四十二人?那逆天宗才进去多少人?总共才四十一人,事到如今不过才过去短短十日,我们处心积虑布置良久的行动竟然已经损失比对手还多!

  血蝠,你来告诉我,这是吃亏了?还是占便宜了?”

  血蝠真人神色尴尬,其实他也搞不太明白,明明布置严密,优势巨大的行动,怎么这一开始,实际情况却是如此诡异?

  “师兄,这,这……”

  天河不依不饶,“我血河道上去天原的足足有百六十人,蛊盟那边是七十人,二百三十人对四十一个还打成这样?还是说,我血河金丹不值钱到如此地步?”

  另一名真人劝解道:“道主,也不好过早做出判断,还是再等等,看暗信来传,逆天宗到底损失了多少,才能确知究竟是出了何等变故?”

  “无论是何等变故,此此行动失败已是注定,就是不知根源何在?”天河平息了一下心情,不是他易怒暴燥,实在是此次试探就是血河道发起总攻前的火力侦查,现在搞成这个样子,未来的计划必定是要改变的,往最好里说,推迟十数年,数十年都是轻的,这怎么能让他不急怒攻心?

  血蝠真人不甘道:“此次行动,峡谷布下了天罗地网,自计划制定那日起,三个月内没有一名血河修士走出大峡谷,并因此查出三名内奸,一个金丹两名筑基,我以为,从消息保密度来说,是天衣无缝的,逆天宗断无可能知晓我等的计划而有所布置,这一点,从其仍然只派出四十一名修士上天原就可得知,否则的话,他们要么放弃,要么,会和我们一样派出同等数量的修士!”

  想了想,血蝠咬牙道:“是否是因为其他原因,只需探知逆天宗修士损失多少便可一目了然,若其损失有限,那证明我等消息外泄,我血蝠自当担责,无话可说;若逆天宗同样损失惨重,那便说明一定还有我们不知道的力量混在其中……”

  众人尽皆无言,血蝠的话他们都是认同的,可他们宁可希望逆天损失不大,这样结果就很明显,不过是消息外泄而已,于大事无干;可若逆天宗同样损失巨大,那么问题便复杂了,这股势力是什么性质?目的何在?组织构成?

  有这么一股恶意的势力在一旁窥觑,血河道又如何敢放心大胆的对逆天宗发起最后的挑战?

  说来也巧,就在众人还在商议讨论时,有负责密信通传的修士走了进来,把一只密简交到天河手中,天河瞟了一眼,神色阴郁,

  “都看看吧,逆天本宗上天原十九人,死十六!从逆天阴阳殿前上去的逆天系的四十一名金丹,现在仅剩七人!”

  这是最怀的消息,意味着很可能还有他们不知道的力量在悄悄的发挥作用!

  天河陷入沉思,口中喃喃道:“究竟是谁呢?是某个土著地方势力?还是一派或者数派的整合?在流亡之地,数千年吞并消减下,竟然还有这样的存在,你们不觉的有些奇怪么?”

  一名年老真人提出了自己的见解,“会不会是天外势力?九年前的天外裂缝上,据说逆天宗曾一次性的接收了数十名来自一个界域的金丹修士,会不会是他们被逆天宗派上去下的手?”

  天河横了他一眼,“然后自己再赔上十数名最忠诚的本宗金丹?老王,说话要多走走脑子,他断流又不是傻的,能干这种损失嫡系,放纵界外的蠢事?”

  老年真人也觉自己的说法很难自圆其说,悻悻退下,不过另一名年轻真人却插嘴道:

  “会不会是我们根本想错了方向?如果根本就不是个势力,而是某个战力格外强大的金丹,或者数个,以我们如此密集的搜索力度,要做到这一点似乎也不难?”

  老年真人反驳道:“年轻人,你要知道要想做到这一点有多难!既要速战速决,还不能放掉一个,连续搞掉数个的强丹是有的,但连续搞掉数十个,你倒是在流亡之地给我找出一个来?便是咱们血河道金丹第一的坠星,他能做到么?”

  年轻真人不敢再作多言,确实,以本道坠星道人声名实力之盛,要是连续数次战胜对手也许并不难,但若想连续数十次无一失手,几乎就完全不可能,别说他,就是自己这个元婴上去,就敢说手底下没有一个逃脱的么?

  “等等!”血蝠真人忽然想起了什么,又拿起那只密简,仔细看了一遍,才若有所悟道:

  “这个银翼,有问题!”

  “为什么单指他?你有何依据?”有真人不解道。

  血蝠沉思道:“逆天本宗剩下三个,其中一个就是他,这说明此人实力强大,躲过一天二天,一次二次是运气,但十日下来还活着,必然和我血河道弟子有过接触,恐怕还不止一次,

  另外,在七年前天外裂缝,逆天宗轮换弟子时,也是这个人独自外出,我手下有三名金丹追上想生擒这厮,结果五息之内,三人皆亡,当时我们的判断是有其他逆天修士埋伏,但现在想来,如果没有埋伏,只是此人独力所为,那这人的实力之强,就很可怕了!

  就算是在座的各位,真正在野外相遇,要想五息之内尽斩三名金丹,又有多少能轻松做到?”

  “逆天宗内还有这等存在?”

  天河真人把目光看向一位血袍道人,此人正是负责对逆天宗金丹境界以上修士做底细摸查的负责人。

  此人面色不变,语速低缓,“银翼,为此人道号,自封,俗家本名杜家駒,为红水流域红水城杜氏一族五代幼子,青年时拜入风云门与风道人为徒,入门四十年后筑基,再过二十年,因与师妾有染被逐出风云门,

  稍后回归家族,在一次寻宝中和红水城修真势力爆发冲突,被整个红水修真界排斥,并被逐出家族,革籍出门,据传,此人在寻宝中贪匿异宝,致使族中兄弟死伤惨重,从此流浪超五十年未现踪迹,

  十六年前此人重回红水城,并在此成丹,成丹之机杀当时的仇人,红水城修行界两名金丹鹤顶,成寿,稍后在逆天宗修士的劝解下改投逆天宗。

  此人,成丹十六年,终年以银假面示人,风系天赋绝顶,有意境之能,入逆天后又得一剑丸,估计习剑不足八年;从性格判断,此人坚韧残忍,睚眦必报,手段毒辣,不受规则约束,我行我束,是个独行客的人物!”

  天河无语道:“听你这么介绍,我怎么觉的你根本是在说一个魔门中人?”

  (http://www.shukeju.com/a/68/68826/426495049.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