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概率之外 > 第一百八十章 监狱内外

第一百八十章 监狱内外

  提乌斯学院的食堂能容纳四个年级的学生,在这样寸土寸金的首都,这样的配置简直是奢侈。因为其它年级的学员都不会上来吃饭,这里俨然就是一年级的专场。
  所以这个食堂很大,很难坐满人。
  现在,偌大的食堂里,一年级新生挤在一个小小的角落,看着另一个角落正在吃饭的两人,显得有些滑稽。
  而且有些显眼。
  孙无情并不喜欢这种显眼,或许秦楚安会喜欢,但他希望坐在对面的是张灵秋,而不是林琼露。
  林琼露很可爱,孙无情不得不承认,虽然脸上稚气未脱,但一个十七八岁的联邦女孩,正是最青春的年纪。
  她看起来极少刻意的打理自己,就像一个醉心于学习的学生。但是从刚才看到孙无情开始,她就在不自觉的整理自己的头发。从她的身上传来淡淡的沐浴露的香气,并不像她的潜在性格哪样张扬。
  但现在是在吃饭,孙无情从未在吃饭的时候被人那么盯着看。
  这让他有些不适应。
  “刚才我只是正好路过。”孙无情保持着军队训练吃饭的速度,含糊不清的说:“就算没有我,你也不会有事。”
  他说的是实话,但落在林琼露的额耳朵里,完全变了味道。
  “我知道。”她扭扭捏捏的的样子让人感觉不协调,也让孙无情十分不适应:“但我也喜欢。”
  喜欢这两个字,她停顿了一会,仿佛一块糖果压在舌头下,吞吞吐吐,但一旦出口,却犹如蜂蜜般香甜。
  喜欢的是他做的事,喜欢的也是他这个人。不隐瞒,不做作,这是林琼露的态度。
  但孙无情只是切了一块牛肉,放到了林琼露的盘子里。
  “吃饭吧。”孙无情声音平静:“下午你还要上课,我还要训练。”
  “哦。”林琼露嘟起小嘴,小口嚼着午饭,神色有些失落。
  她不同于张灵秋,也不同于二十年前的张晓晓和张依瞳,尽管这几人拥有同样的恩赐,但成长环境的不同,便决定了不同的性格。
  就在这时,一身白衣的安然推着川乌走进了餐厅,身后端着午饭的小机器人正悄悄滑行。安然看了孙无情一眼,迟疑半秒,嘴角牵起了一丝轻蔑的微笑,轻声吐出两字。
  “渣男。”
  “嗯,安然你说谁?”川乌似乎是有些心虚的紧张起来。
  安然直接推着他走到了餐厅一角,和一年级的新生坐在了一起,一时间,那里便更热闹了。
  “哎!”孙无情差点就要放下刀叉,和安然理论起来。
  但考虑到这里人多耳杂,他还是默默的解决了盘子里的午饭,没和林琼露打一声招呼,便离开了餐厅。
  没有什么想法,他对男女恋爱之事没有任何经验,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找到自己失去的记忆,所有事情都要为之让路。自己的父母还下落不明,他怎么能耽误时间?
  记忆啊,孙无情走在走廊上,忽然有些恍惚。城堡外的草坪饮着温暖的阳光,却让他有些走神。
  但很快,他走过管甚的办公室,从隔壁的武器房里拿出了几把冷兵器。他的肌肉在一次次任务中得到了充分的锻炼,只要他能坚持训练,即使只是挥
  拳,或是跑步,他的身体素质也会不断提升。
  据“卡尔斯”的说法,只要肌肉纤维的密度不足以堵塞血管,他就可以拥有更强大的力量。而一旦到那个时候,它会用手术解决一切。
  这是连苏起都赞叹不已的能力。
  不久,在孙无情面前的,是数十架被他拆成碎片的机甲。
  “在木伊那克的时候,书院的人身上没有外骨骼之类的辅助器械。”“卡尔斯”对汗如雨下的孙无情说道:“我怀疑他们在人体骨骼上覆盖了一层新材料,提升骨骼强度并且分散冲击力。这种技术之后也会用在你身上。”
  孙无情感受着手腕处钻心的疼痛,即使自己的肌肉密度远高于常人,不过徒手拆机甲还是让他脆弱的骨骼受损。
  但所幸,这个时代,几乎有能力解决一切问题。量子技术加上人工智能,让人类的基础科学,再次爆发出惊人的活力。
  不过这个时候,孙无情有些想念另一个人,那一位不管他怎么努力,即使有“卡尔斯”的帮助,目前依旧超越不了的人。
  这个训练用的小操场,实在是显得有些过于安静。
  “我能去皮里斯监狱吗?”孙无情收起棍子,他准备了三根,却只用上了其中之一。
  “已经为你安排好了。”话音刚落,一架飞行器从地底的机库升出,反重力装置让它轻松地悬停在孙无情身前。
  在学院里,只要是孙无情的要求,“卡尔斯”都尽量满足。这个时候,新生们正在上课,二年级的同学还在地底苦逼的奋斗,林卫和忘语待在塔楼,没有人在意孙无情的去向。而林卫只是默默地看了一眼手环的提示,便继续教授忘语新的知识。
  学院,一如既往的平静。
  而在首都外的皮里斯监狱,则是另一番景象。
  从高空向下看,这里并未走出首都的安检边界之外。郁郁葱葱的森林仿佛卡梅尔城长出的一个巨大的瘤子,依附在首都边缘。而森林的正中间,从外面看去,则是一片绿色的空地。
  显得十分不正常。
  “你以为联邦最森严的监狱放在海洋或者孤岛之上?或者是地底?”飞行器缓缓下降,“卡尔斯”准许了孙无情的进入权限,下一刻,一座球状的金属建筑出现在他的眼前。
  金属表面反射着天空的光,如果不是被扭曲了的白云,孙无情还以为一片天空落到了地上。
  “几百年前,联邦的科幻电影里一直给人一种印象。关押重要犯人的监狱,总是建在深海、地底这些人类难以抵达的地方。但现在,只要准备一个五公斤的装备,让一个人横渡太平洋也不是难事。”“卡尔斯”自豪地说道:“所以现在,世界上最深的海,就在这里,就是我。”
  “这个地方也归你管?”孙无情问道:“如果被入侵了呢?”
  “以前每个监狱都会配备独立的计算机系统,并且依旧由人类控制和操纵,所以经常会出现科幻电影里的劫狱桥段。但现在不一样了,整个联邦,只有我一个中央系统,除非入侵我,否则没法控制这所监狱。监狱里配备200名常驻士兵,但都无权管控闸门和电力。”
  白色的小机器人聚集在草坪上,看着孙无情走下飞行器。他知道它们身上都
  装载着足够多的武器,即使它们的外表是如此的人畜无害。
  它们不会有自己独立的思想,控制这一切的,都是联邦唯一的中央智脑。“卡尔斯”不仅管控着首都内的事务,也负责监管首都外“朋友”做的决策。即使联邦愿意给“朋友”放权,但它的自主升级和进化权限,还是牢牢的把握在“卡尔斯”手中。
  换句话说,就是把握在“卡尔斯”背后的人类手中。联邦一定有这样的人或团体,拥有决定它们生死的权力。
  是总统,还是林卫?孙无情曾经思考过这个问题,但没有人会告诉他。在这个人工智能的时代,人类的一切尝试,都像是在刀尖上跳舞。
  他们知道,一旦给计算机完全开放权限,它会在极短的时间建立自己的机械帝国,然后摧毁人类社会。
  但如果让它们被人控制,又应该被谁控制。群体的参与会导致判断力的下降,个人的决策又会趋于专制,联邦花了很多年,才让普通民众相信“朋友”,却隐瞒了高层在背后操控一切的事实。
  但更让孙无情好奇的,是其它国家在人工智能这个层面上实施的手段。这也是他来皮里斯监狱的原因之一。
  管甚,或许是整个学院,唯一还能请教的人。
  “这个不是瞬间移动的装置?”孙无情走近监狱,光滑的金属外墙下,放的不是门,而是一个电话亭大小的机器。
  这个装置他在木伊那克下联邦的基地里见过,川乌就是靠着这个机械把他们带到木伊那克。
  “瞬间移动的本质是先让人量子化,准确来说,这确实是一个小型的瞬间移动装置,但只是为了让你移动几米,进到监狱内部。”“卡尔斯”解释道:“整个监狱是全封闭的,洲际导弹都砸不进来。自从量子技术到一定水平后,所有的国家走聚焦在微观粒子的研究,就在常人看不到的地方,我们控制了所有能发现的微观粒子……”
  “那当时程轻命是怎么进去的?”孙无情突然反驳了一句。
  几个月前,如果不是程轻命和白大褂溜进了皮里斯监狱,张灵秋和齐桓不会那么轻易被控制。孙无情能理解他们调用所有的计算机设备对“卡尔斯”发起了长达十秒的总攻,但无法原谅他们可以轻松闯进皮里斯监狱。
  这是“卡尔斯”的失职。
  果不其然,它沉默了。
  监狱的人被程轻命控制了一部分,深入最后一层的系统被干扰,十秒,他们便闯进了监狱的最深处。
  很明显他们还没有出来的办法,所以依靠了另一台装置离开。但无论如何,他们怎么进这个监狱的,依旧是一个迷,一个连“卡尔斯”也解答不了的谜题。
  “除非……他们有让身体量子化的其它方法……”
  孙无情不想听这些废话,他并不像秦楚安那样相信人工智能可以解决一切,很多事情,还是需要自己去发现。
  他睁开眼,监狱内部和外面一样,光滑的金属映出他自己的模样。电梯带着他直达最底层,因为上次的时间,这里的系统已经升级重写,受到更严密的监控。
  而管甚,就被关在这里。

  (http://www.shukeju.com/a/66/66495/31357109.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