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概率之外 > 第一百八十八章 变相囚禁

第一百八十八章 变相囚禁

  今天的会客厅里,余念没有在擦他的古董。整个房间都很安静,依稀能听到窗外的海浪声。
  他在喝茶,玉露,里面蕴含的咖啡。因是普通咖啡的三倍,很容易让人振奋精神。
  但余念不需要,他只是想喝,这个院子里有专门的装置,只要调整好参数,它甚至能帮忙合成茶树的种子。只需要等待一段时间,上好的新鲜的玉露茶就会自动送到你的面前。
  在这个时代,除了永恒的生命,没有什么是得不到的。
  而在余念这里,永恒的生命,都不算什么。
  他想要更多,不单单是玉露,还要更多。
  “这句话的真实性有多少。”他喝了一口茶,问道。
  房间里空无一人,但回答不会延迟一秒。
  “根据这句话,还有您提供的情报,真实性达到98.7%”“卡尔斯”的声音从每个角落传来:“这句话,和那个秘密,缺一不可,但分开看,绝对找不出两者的联系。”
  “我以为书院做不出这样的事,这样看来,苏不尽能知道地底的密码,看来也是有理由的了。”余念一杯接一杯的喝着茶,动作不急不缓。
  “如果东国加入进来,非洲也是同盟的概率会很大。”“卡尔斯”提醒。
  “嗯。”余念应了一声,没有再继续问下去。
  如果东国和失落绿洲有关系,而东国能打开木伊那克地底的大门,肯定是那个人告诉他的。
  二十年前,在可控性人工智能出现之后,那个人就走了。走之前,四个人在一起开了个会,当时的张依瞳还年轻,还没有和孙传庭走到一起,但年纪轻轻,已经初露锋芒。
  那么多优秀的人聚集在联邦,一开始,余念真的很开心,他的恩赐只能保证自己不会老死,不受疾病困扰,就算心脏被捅穿,也还能活蹦乱跳。
  但不够。
  这样不够。
  他是第一批来联邦的移民,来之前,他是欧洲L银行的创始人之一。欧洲的文艺复兴和繁荣不是没有道理,自从三千年前他们在木伊那克发现了那个东西,社会的进程被他们加快了。原有的恩赐被“本源”消除,他们不老不死,成了绝对的怪物。
  书院的超忆症他是清楚的,这和他们一样是基因突变的产物。四十六亿年前,整个地球因为机缘巧合出现了单细胞,而四十六亿年后,人类的基因突变,终于造出了怪物。
  打开潘多拉之盒的,是大自然。
  余念一直想不出为什么,一直想不出。直到意大利的文艺复兴,直到法国的文化革命,世界一改以往的规则,人民不再愚蠢,电力,计算机接踵而至。而余念也终于开始发现,世界出现了其它拥有恩赐的人。
  历史的长河一直在向前流,几乎没有人能幸免于难,如果余念想要活下去,他只能不断的往上爬。
  他原来以为,控制这些人,和控制计算机一样容易。
  钟离望,张依瞳,孙传庭,这些闪耀的名字,最终都选择离他而去。他们有任性的资本,也有任
  性的理由。
  人,毕竟不是猪猡。
  “你,是有办法的吧。”杯中的茶水开始变淡,余念放下茶杯,躺在沙发上,仰头盯着雪白的天花板。年迈的颈椎并不会因为这种动作而折断,很久以前,他很怕希特勒的士兵把他抓起来,只要把他分尸成碎块,就算神也救不了他。
  但现在,他已经拥有了神。
  “世间没有永恒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这是人类说的话。”
  “他们说的很对。”余念的声音十分苍老,就像雨水浸泡后的朽木。
  “所以,只要是人,都在概率之内。”“卡尔斯”的声音清晰无比。
  “这样,就好。”余念把茶叶倒掉,添上了白水。
  “哦,对了,欧盟已经开始有动作了。我们派去X国和Y国的人,正在不断的发生摩擦。最新的情报,老虎有危险。”过了一会,机器的声音再度响起。
  “灰蛇有办法过去吗?”余念睁开眼睛,问道。
  “他还有任务,很重要。”“卡尔斯”说道:“而且,X国在搭建黑箱。你看,现在还派孙无情过去吗?”
  一阵漫长的沉默,“卡尔斯”知道余念在思考,但不是在思考利弊,从他的脑电波中,能清楚的读到他只是在默念去或不去两种选择。
  “从现在开始,孙无情不能离开提乌斯学院”
          。。。
  “孙哥。”林琼露坐在轮椅上,她的肌肉因为四个月不运动而有些萎缩,为了安全起见,要安心的休息几日。
  那枚药剂真的有用,因为过度使用恩赐而坏死的脑细胞在极短的时间修复完毕,每一寸破损的组织仿佛受到了某种指令,迅速的增殖,填补空缺。“卡尔斯”注射进去的营养液完全不能应付消耗,这也是为什么林琼露现在如此虚弱的原因之一。
  但幸好,“卡尔斯”有处理这种事故的经验。
  “这种细胞会在她体内分裂很长一段时间,大概三十年内,她受伤后会很快恢复。”“卡尔斯”控制的白色小机器人站在四人之间,说道:“但如果出现排异反应,一定要及时送到学校。”说完,机器人就回到了医疗室。
  现在,走廊上只剩下了孙无情四人。
  和平时有些不一样,张灵秋本来想说些什么,但看到林琼露这个陌生的面孔,一时有些语塞。
  秦楚安是认识林琼露的,但让他惊讶的是,这一次,孙无情没有表现出太多的不耐烦。
  “介绍一下,今年大一的S级新生,林琼露。”孙无情把林琼露推了出来,她比张灵秋要矮一点,站在张灵秋面前,和它差不多高。
  “学长学姐好。”林琼露双手紧紧捏着裙子,脆生生地开口。
  “听说她的恩赐和你一样。”秦楚安一只手放在张灵秋的肩膀,语气温柔。
  “哦?”张灵秋的双眼一下子明亮了起来,腰板慢慢挺直,身子向前倾去,露出感兴趣的表情。
  孙无情太久没见她了,可能都忘了,张灵秋也是一个极度骄傲的人。
  原生家庭带来的自卑拉扯着这只雄鹰,直到进了提乌斯学院,这层自卑才慢慢褪去。
  一股莫名的力量开始在四周凝聚,在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时,朝林琼露头顶压下。后者微微一愣神,膝盖下意识的弯曲,却又立刻被她止住,血脉里似乎有什么力量在躁动不安,但还没有跃出身体,她就被孙无情领着后衣领,拉到了身后。
  “灵秋,你干嘛?”秦楚安跨到了她的身前,握住了她微微颤抖的手。
  力量在一瞬间消失无踪,张灵秋重新躺回轮椅,脸上露出了快意的笑容。
  “没事,我的恩赐还可以用。”
  这真的是最让她高兴的事情,她亲眼见过爱丽丝老师在重伤垂死后永远失去了恩赐。但现在,她还是能清楚的感觉到活跃在体内的那股力量,甚至,还远胜于前。
  “身体要紧。”孙无情拎着林琼露,手中传来了少女的体温还有轻柔的衣料触感。林琼露慢慢转过小脑袋,看着孙无情,露出了一个灿烂的微笑,却又立刻收起了八颗大白牙。
  “以前没见你旁边有女孩子。”张灵秋虚弱的笑笑,眼神里都是溢出的笑意。
  秦楚安听后,也露出了原先那种奇特的笑容,一边嘴角咧的很开,却不露出一颗牙齿。
  两夫妻就这么看着孙无情,看着他心里发毛。
  “行了,庆祝你出院,还是要庆祝一下。”孙无情放下林琼露,脸色平静:“哦对了,应该要叫忘语一起来。”
  “不想太闹腾,休息两天吧。”张灵秋摆摆手,秦楚安立刻握住轮椅把手,像安然推着川乌一样,很快离开了走廊。
  。。。
  “什么时候的事?”阳光静静的抚摸着古老的砖墙,微风盖在张灵秋的脸上,她只觉得自己做了一场梦,这个世界在她眼里,没有什么变化。
  至少,秦楚安还是像以前一样喜欢她。
  “三个月前刚入学。”秦楚安知道她说的是什么:“孙哥把匕首刺进了她的肩膀,但却让她觉醒了恩赐,和你一样,是臣服。”
  “好巧。”张灵秋笑笑,又重复了一遍:“好巧。”
  “孙哥的记忆……”
  “没什么起色。”秦楚安把张灵秋昏迷时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说了,包括在木伊那克地底下的所见所闻。他们的谈话很快消散在风中,夕阳照在这座古老的城堡间,把他们的影子拉的很长很长。
  “我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张灵秋紧了紧毯子,声音压得很低:“但我又说不上来。”
  “没事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秦楚安坐在轮椅旁,伸出左手握着张灵秋的右手。
  就在这时,他的手环突然震动起来。
  蓝色的屏幕在秦楚安面前弹出,上面是一份任务书,公开,而且紧急。
  营救任务,地点是地中海地区的Y国附近。
  但把任务看完,秦楚安和张灵秋却都皱起了眉头。
  出发的名单里,秦楚安的名字,孤零零地躺在上面。

  (http://www.shukeju.com/a/66/66495/31193597.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