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概率之外 > 第二百零一章 推波助澜

第二百零一章 推波助澜

  时间,是这个世界上最玄妙的东西。尽管科技进步到如今这个地步,但据孙无情所知,现在还没有办法洞悉时间的奥秘,改变过去,或者前往未来。
  无数的人提出了无数的悖论,计算机也分出了一部分计算力,去寻找可能的答案,但是一无所获。
  不过,如果孙无情知道,联邦很多年前,就出现过这样一个人,或许会对这个世界的看法有新的改观。
  如果时间旅行成为可能,那么许多人都会趋之若鹜,他们想要改变的过去太多,忘记的事情也太多,时间会把过去的经历一遍遍的冲刷,直到完全忘记,直到人的身体,化为宇宙间的浮沉,不剩一丝一毫的痕迹。
  就算是孙无情,也想要回到他失踪的那段时间,去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
  而现在,在他面前,这个多次出现的虚影,终于告诉孙无情,他来自未来。  
  他不得不信,因为这个人就在他面前,闯入戒备森严的提乌斯学院。在“无名”入侵这里之后,这里的监察设备多到令人发指,“卡尔斯”将所有新生催眠,盘查他们的过去。每一个出任务回来的人,都需要经过严格的扫描,如今提乌斯学院除了天真浪漫的新生以外,二年级以上的人多少听说过那天晚上的事,顿时人心惶惶。
  在这样的情况下,钟离望就仿佛回到自己家一样,出现在了孙无情的面前。就好像他一直躺在这个草坪上,看着孙无情发呆。
  换作任何人,就算是管甚或者林卫,说自己能穿梭时空,他是不会信的。因为做不到的人,说出这句话,很明显能看出在撒谎。
  但钟离望说出这句话,便天然着有一股气质,语气里仿佛混杂了千万年的苍老味道,一分疲惫,一分无奈,再加上八分理所应当。
  再加上,他抛出的橄榄枝,很有诱惑性。
  “离开这里,为什么?”孙无情依旧保持着警戒,这个人曾多次出现在自己面前想要带走自己,不过他似乎没有办法碰到自己,如果不借助别人的力量,无法将意志施压在他身上。况且,他开的条件总是不够。
  不过这一次,他的话,似乎刺入了孙无情的心底。
  “如果你离开学院,前往战乱的Y国,你会发现,在不同立场上,都有不同的正义。”钟离望不急不缓地说道:“况且,你的兄弟和老虎都等着你去救他们。”
  “他们真的有危险?”孙无情脱口而出,但又立刻觉得自己过于鲁莽。如果对方想让他离开,难道会说不?
  可是,这一次,他敢赌吗?
  没有开出足够诱惑力的指标,是因为孙无情不在乎他说的那些东西,自己身体的秘密和记忆,甚至是父母的下落,他并不关心。没有记忆,便没有牵挂。
  但有记忆后,便有了在乎的人。
  “你母亲做的虚拟执法,留给你一个S级的数据权限,你第一次查找林卫下落的那个山洞,就是那个系统在数学上的一个必然的漏洞。这是你在十年后,亲口告诉我的。”和上次不同,这一次,钟离望并不着急。
  让他打消顾虑的最好方法,就是让他相信自己来自未来。
  所以他说的话,几乎等同于安然的预言,而且,是必然发生
  的事件。
  不对,好像有点问题。
  “如果我做出选择,是不是就会改变这个结果?”孙无情刨根问底,这件事毕竟太过重要,他不敢擅自做出选择。
  面对眼前的钟离望,孙无情有了做选择的权利,但一旦站在这个时间的狭缝中,他会发现,自己不管是前进还是后退,都面临着沉重的责任。
  “你需要知道什么是时间,以及这个恩赐的奥秘。”钟离望背着双手,抬头看着这个有些虚幻的世界,以及在回廊上的一道道残影,说道:“很久以前,有个科学家说,宇宙是有界无边的。你思考一下,宇宙膨胀的速度比光速还要快,那么如果你一直处在宇宙所谓的边缘,你会看到什么?”
  “宇宙大爆炸时的场景?”孙无情思考了一下。
  “如果膨胀速度刚好等于光速,确实如此,但如果膨胀速度超越了光速,你应该看到的是宇宙大爆炸之前的事情。”钟离望露出了一丝狡猾的微笑:“那么,宇宙大爆炸前是什么呢?”
  孙无情很配合的摇了摇头。
  “没有宇宙大爆炸,本身这个就一直是个简单易懂的假说。大家都认为既然现在温度在下降,那之前的温度肯定在上升,宇宙肯定有一瞬间稳定的奇点,然后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错了,大部分人都错了。”钟离望说道:“温度是三维世界的一个属性,在四维世界,在一个完全的时间内,温度可以有无数种情况。如果你以超越宇宙膨胀速度旅行到所谓的宇宙边界,继续向前,你会看到一个一模一样的地球,时间和你离开的时候完全一样。并非多出了一个宇宙,而是它本来就在这里,你超越了时间,站在了更高维的角度而已。弦理论最先被人工智能证明,世界由最微小的‘弦’构成,在它之上,量子纠缠效应最终被完全解析,所以才有了瞬间移动。但是,时间旅行是做不到的。光子和夸克只能以光速移动,而光并非是世界上最快的东西,如果你以在一定时间内移动的距离论,中微子会快一点点,不过排名第一的,是暗物质。唯一能做到时间旅行的,只有暗物质,因为他是更高维世界的媒介。”
  顿了顿,钟离望挺直了他的腰板,语气里满是骄傲。
  “很幸运的是,这个世界,只有我可以做到。换句话说,出现在你面前的,不是我本人,只是我的意志,借助暗物质的速度,往返于各个时间点之间,你才能看到我。只不过……”钟离望终于结束了他的长篇大论,回答了孙无情的问题:"未来几乎是不可改变的。"
          "几乎?"
          "你离开学院,是小事。老虎和秦楚安的生死,也是小事。"钟离望说道:"如果把时间比喻成长河,你从下游到上游,轻轻拍了拍一条鱼,它可能暂时的偏离方向,但最终会到达同样的终点。环境会把它推回去,一切都没有变化。但是,我要做的不只是这些无谓的事。历史可能被改变,如果你能改变某个大事件的结局,就有可能让世界跳转到另一个时间线,相当于改河换道。但要达到这个结局,是无数人选择的结果,在你选择之后,我会回到未来观测,然后去影响下一个人的选择。这才是我要做的事。"
          说起来简单,但做起来很难。如
  果真如他所说,这个世界在未来的一段时间内会发生一件大事,那他如今的所作所为,无异于是一个人类的壮举。
  正因为是壮举,才更让人怀疑。在孙无情的字典里,没有人是不自私的,包括林卫和张晓晓在内。
  这是执法者冰冷的思维。
  “这件事对你有什么好处?还是你对未来不满意?既然如此,为什么我要来满足你?”孙无情还是一如既往的警惕。
  “我无法证明我不想加害你,但联邦也证明不了。你不肯做我手里的刀,难道就甘心做联邦的走狗?”钟离望的语气忽然严厉起来:“别忘了,我也是联邦人,你父母也是,除了那愚蠢的林卫和被他培养起来的那个东国人,还有谁站在联邦这一边?孙无情,很多事情需要你亲眼去看,在这台机器的管控下,你永远无法得到绝对的真实,直到你死去。我知道我说什么都无法取得你的信任,但这不重要,因为我并不是来说服你的,我只是给你提供一个机会,请你离开联邦。你的离开,已经是一个事实,我回溯时间,并不完全是为了改变未来。”
  停顿片刻,钟离望诚恳地说出了最后一句话。
  “这件事,本身就是未来的一部分。”
  因为你想离开,并不是我要你离开。你探查不了我的思想,所以我说的话,全都可以说是半真半假。
  这是猜疑,也是博弈,但更多的,或许只是一个人心中不同的声音。
  现在,此时此刻,在世间的狭缝间,只是孙无情在做一个决定而已。如果他不想走,钟离望拦不住他,如果他想离开,或许林卫也拦不住他,他其实根本不用听任何人的花言巧语,或许钟离望是为了大义,或许只是一己私欲,这不重要。
  钟离望见孙无情再度陷入沉默,便直接伸出右手,一团携带着信息的中微子朝这个世界的一角冲去,这个星球上,还有另一个他会为他自己做好准备。
  “一分十三秒过后,一个卫星就会抵达联邦上空,通过光介质传播夸克,从而达到远程3D打印的效果,我会给你准备一台瞬间移动的机器,你可以自己选择走进去,但我的恩赐只能够维持到那个时候。”钟离望停止了他的长篇大论,双手交叉放在身前,站在一边。
  时间依旧几近静止,但不代表会永远停在这一刻,维持恩赐需要耗费极大的能量,而如果完全停止时间,这片区域会变成一片虚无,三维空间的物质会在一瞬间坍塌,光明不复存在。
  从这一点看,人类还并没有完全战胜时间。
  既然连时间都不可战胜,人们也不可能战胜自己。
  孙无情陷入了极大的动摇之中,一分钟以后,一扇大门就会在他面前开启,按照钟离望的说法,这意味着自由和真实,但从孙无情的价值观看,也有可能是地狱与囚笼。
  他已经站在了悬崖边上,只要往前一步,或者翱翔于九天,或者堕入无底深渊。
  这个时候,需要一个他信得过的人来推一把。
  “离开吧。”
  就在孙无情冥思苦想之际,明月安然的声音十分清晰的传进他的耳朵,尽管这三个字中,隐隐带着一些颤抖。

  (http://www.shukeju.com/a/66/66495/30976786.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