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概率之外 > 第一百三十三章 趁虚而入

第一百三十三章 趁虚而入

        “什么!破!游戏!”吕岳一把摘下虚拟设备,拳头重重地砸在了桌子上,桌子应声而裂,其余五人都十分迅速的抓起了自己的饮料。

        “这也太难了。”胡卿意哭笑不得,小声说道。

        “所以孙哥才是关键?”常清风即使死亡,也能旁观比赛。

        孙无情依旧一头雾水,从头到尾,他根本没读懂队友的暗示。

        “我太急了。”安然倒是觉得无所谓,游戏而已,只是他们这些联邦的精英都不能轻而易举的通过,只能说明“朋友”做的系统超过了人类能达到的极限。

        因为它抓住了人类的一个弱点,猜疑心。

        如果互相不能交流,每个人得到的不同信息,就会想种子一样不断生根发芽,最终影响他们的决断。

        “我们的角色之间是有联系的,那个小女孩是少妇的女儿。”安然看向其它人,胡卿意也说道:“那个穿西装的老板和那个旅行者有关系,我看见那人把旅行者辞退了。”

        “辞退?”孙无情皱起眉头,想起了自己手上那本日记,瞬间醍醐灌顶:“卧槽!你们都是我那本日记的角色!”

        当孙无情进入游戏时,从行李箱里拿到的日记,就指出了五名和他相关的人。辞退他的上司,他的夫人,他的女儿,他的父亲,还有那个偷他的小贼。

        “问题是,我和你长得不像啊。”吕岳有些无语。

        “如果能一眼看出这一家三口,那就不用玩了。”川乌气定神闲,面向常清风,说道:“都说说自己拿到的纸条吧。这个游戏的巧妙之处就在,开局告诉你一句话,再用一个npc做推动,两个简单的操作,就能把我们耍的团团转。”

        “死亡会告诉你真相。”常清风很激动能和几位s级学长学姐搭话:“所以第一次进办公室的时候,就自觉的上前挡了刀。我能猜到每个人拿到的信息不同,不然你们早就去试了。”

        “所以安然看出来死亡是有效的。”川乌转向安然。

        “我得到的是:普通的方法杀不死死神。”安然说道:“所以当第一次看见无情时,我就知道这个npc还会来。然后当常清风重生后对大家做手势时,我就明白了,死亡可能会让你知道更多的信息。比如我第一次死的时候,就看到了我抱着吕岳那个角色。”

        “然后呢?你当时在我面前又死了两次。”吕岳皱眉,等她说完。

        “第二次,我抱着吕岳从院子里跑出来,背后跟着一个男人,应该我们以前的家。但是我看不到那个男人的脸,所以我太心急了,又再死了一次。”安然耸耸肩。

        “所以就落入游戏的圈套了。”川乌说道:“每个人两次的死亡机会,如果能慢慢整合起来,应该很有价值。”

        “我这边得到的是:不是所有人都能重生。”胡卿意欲言又止,他们都看到了这次开荒最后的结局,如果说唯一不能重生的人,用排除法判断,应该就是孙无情。

        “我知道的是:真正的死神,在我们之中。”吕岳说道。

        “哎,那你的呢?”安然灵

        机一动,朝向川乌。

        “我的是:不能死。”川乌苦笑,当所有人的秘密都说出来后,他们便理解了这个游戏设计的用意。

        遇到各个角色的顺序,是已经计划好的。从安然开始,思考可能打败死神的真正方法。而这个时候,因为怀疑队伍的吕岳吸引了安然的注意力。再然后,因为川乌和胡卿意离得很近,两人会首先接触。而按照胡卿意得到的信息,她会尽可能保住队伍所有人的生命,因为她不知道究竟是谁不能重生。这让川乌的小心翼翼不会在一开始被怀疑。

        所有人最终会聚到一起,而离所有人最远的常清风,将会是一剂催化剂。从他主动死亡开始,胡卿意和吕岳首先排除了他的嫌疑,并且找到了验证真正死神的办法。

        接下来,就是互相体验死亡的时刻,但正如安然所说的,连她也着了游戏的道。死亡的次数太多,反而把拿到手的信息丢失了。

        “如果要得到结果,就要还原人物事件。”安然听了所有人的描述,对这个游戏做了最后的总结:“旅行者的日记说明了所有人的关系,其实只要我们任何一个人能读到这个日记,都能明白真正的死神就是他。”她看向吕岳:“那个小女孩是他的孩子,而且,身上的伤痕是他造成的。”

        “日记里没有说这些事啊。”孙无情再次回想了日记的内容,却突然记起自己发现的一个细节。

        对,这个男人有可能精神上有些问题。

        人物事件是通关的钥匙,事实上,故事从旅行者被上司辞退开始,就存在着虐待妻子和女儿的可能。妻子因为这件事情离开家,但是无力抚养女儿,就把她送到了孤儿院。

        旅行者应该回过家,见过他的老父亲。他的父亲是被他杀死的,常清风看到的黑色风衣,在旅行者的行李箱里也有一件。

        而整个故事的一个迷惑点,在胡卿意扮演的小偷上。

        小偷偷过旅行者的家,也因此和旅行者杀人的事情扯上了关系,至于胡卿意在第二次死亡后看到自己被警局释放的场景,已经说明了她的无辜。但问题就在,她的身份和打扮太令人起疑。

        而另一个迷惑点,在于川乌。这个企业家只顾逃命,即使这是系统给他的任务。他当然也能重生,但他存在的目的,就是为了迷惑其它玩家,并且拖延时间。

        “但你最后还是对孙无情出手了。”吕岳说道。

        “排除法,如果你能重生,那么嫌疑人就只剩下我和他。”川乌笑道:“但问题就在,如果人数太少,我们就没办法对抗或者杀死npc。这也是游戏设计的一个点。”

        “也就是说,赢的唯一方式,是保持全员不会有第三次死亡,并且杀死旅行者,再杀死npc?”吕岳皱眉:“这也太难了。”

        “杀不杀死npc我不知道,但至少,杀死旅行者我们就没做到。陷阱真的太多了。”安然说道:“完全不能交流,只能用手势表达最简单的信息,而且还有时间限制。太难了,真的太难。不过也挺有意思的,不难就没意思了嘛。而且仔细想想,你们每个人得到的信息都十分切合你们的身

        份,如果真的有人再聪明点,可能破解这个局并不难。”

        安然伸伸懒腰,站起身就准备回学校,或许还会逛一逛商场。从游戏开始到现在过了五个小时,已经不能再进入游戏。时间已经接近晚上,大家准备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但是胡卿意偷偷地跟在了孙无情身后。

        今天她愿意来这场聚会,目的不仅是和学长学姐打好关系,更重要的是,常清风说会尽力邀请孙无情来。

        而孙无情是秦楚安最好的朋友。

        “孙哥。”众人已经走出了布伦希尔特,常清风知道胡卿意的目的,自己先离开了商场。

        “怎么?”离开游戏,孙无情又恢复了以往的冷谈表情。胡卿意他并不熟悉,只知道她经常在张灵秋身边,更重要的是,秦楚安对张灵秋表白的那一晚,她也在某个角落偷看。

        人际交往很麻烦,如果可以,他更想回去练武。

        “最近……楚哥,是不是心情不好?”胡卿意有些扭捏:“孙哥,你和他熟,有没有机会,我想去看下他。”

        自从那个晚上之后,已经过去半个月了,孙无情带着所有新生满联邦的跑,去出任务,胡卿意能明显感觉到秦楚安的情绪波动。只要不在任务中,他都把自己一个人关在房间里。

        而孙无情,也从不在意这些事。他们两个确实一门心思想救张灵秋,但对于秦楚安的情绪状况,孙无情显得有些迟钝。

        他并不想管胡卿意的请求,但下一秒,“卡尔斯”便连上了他的大脑。

        “可以带他去聊聊。”

        “这是什么意思?”孙无情不解。秦楚安十分喜欢张灵秋,胡卿意的出现只能让他更心烦。

        “时间会消磨所有感情,这是大数据的结果。”“卡尔斯”说道:“目前真的还没找出能救活张灵秋的办法。而且因为这件事情的关系,联邦和各个国家的关系趋于紧张,我能腾出来的计算力越来越少……”

        “什么意思。”孙无情的语气明显变得有些糟糕。

        “你别冲动,我不是说不救。”“卡尔斯”连忙说道:“我是为秦楚安好,如果太过于思念张灵秋,不仅不利于他的任务,也不利于他的健康。我是看得到的,他的失误变多了,如果再这样感情用事,很多海外的任务不能交给他做。我们必须把他的心情平复下来。”

        “那也不能用这种方法。”孙无情觉得这种把他的心上人挤掉的做法很不合情理。

        “人心是复杂的。”“卡尔斯”说道:“即使他今天确实还深爱着张灵秋,但一年后,五年后,没有人能保证这种感情还依旧热切。无情,数据说明一切,人类是感性的动物,尽管这对胡卿意和他都不公平,但至少,这是目前一个很好的办法。万一他能接受胡卿意呢?胡卿意是在知道张灵秋和他的关系下还提出这个要求的,既然她不在乎,你就当个牵线搭桥的人算了,这也是为你兄弟好。”

        沉默了一下,孙无情上了胡卿意的飞行器。

        “走吧,今天和楚安约了晚餐,一起去。”

  (http://www.shukeju.com/a/66/66495/21524066.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