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概率之外 > 第零章 (上)

第零章 (上)

        k城只是联邦的一处小城,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新设立的核电站让全城居民可以无限量的使用能源,即使是凌晨,k城的一角依然灯火通明,极高的流明值就连黑夜也要穿透。

        赌场是维持这种病态生机的存在,纯白的高墙把利欲熏心的富商们锁在其中,不远万里从别的城市来的他们,主要是看中了这里的隐秘。

        这里不需要身份记录,人脸识别也会关停。用来下注的是一串串代表金钱的代码,通过区块链加密的电子货币,给他们提供了足够安全的身份保障。能在2233年做到这一切的,这里的主人必然有强大的后台。

        联邦法的光芒照不到这里,比如新颁布的一条:任何公共场所,有义务记录所有来访者13条基础公民信息。

        这13条信息可以找到你这个人的一生。你的出生,你的祖宗,以及你做过的所有被记录进数据库的事。在这个时代,真的算全部的事了。

        嗒,嗒。精致的皮鞋不停地在传送梯上打着节奏,不耐烦地情绪写满了少年的脸,似乎是嫌传送机的速度太慢。这样的表情,在他这个年纪,到再合适不过。每天不知道有多少年轻人偷偷摸摸地赶来赌场,拿着家里的钱,如饥渴的猛兽般投入赌桌。不急怎么说的过去。

        孙无情穿着一身昂贵的行头,从头到脚都用最昂贵的服饰打点,却没带有上流社会的丝毫高贵气,反而一副富二代的纨绔模样。他的长相倒是十分年轻,浓厚的眉毛微微上扬,清秀白净的脸上充满了青春的阳光感。

        但如果有心人看到那一双眼睛,就会不由得怀疑起他的年龄。那双眼睛似乎永远迷离在这个世界之外,沧桑,而且冷。

        但没有人会在意他身上的违和感,这些不妨碍他进这个赌场。传送机把他从车站送到赌场正门。他的眼前浮着一块屏幕投影,正专心致志地玩着小游戏,毫不在乎门口耸立的两尊石像,大踏步地往台阶走去。

        每走上一级台阶,都是身份验证成功的标志。赌场不会把你的真实身份上传联邦数据库,但依旧要验证你并非来找事的警察。

        “请出示证明。”踏上最后一级台阶,门前悬浮着一行红色的小字。孙无情头也没抬,手里甩出一枚硬币,正巧落进一旁升起的金属柱中。他的脑袋就要碰到黑色的大门,但下一刻,那扇厚重的大门出现了水一样的波纹,逐渐虚化,露出了赌场里的真实样子,同时,一张花哨的面具被戴在了孙无情的脸上。

        赌场用了最先进的全息投影,璀璨的星空悬在所有人的头顶,每张赌桌前的位置上都浮着高大的黑色虚影,把赌客的身影投影得异常高大,就好像坐在宇宙之中,做一个运筹帷幄的决裁者一般。

        孙无情收起随身的电子设备,看着赌场的风景,脸上嘲讽的表情变得更浓郁。他抬起手臂,在手环上输入了一串数字,很快,虚空中一串筹码就绑在了他的手上。

        难看的,紫色的小筹码。代表着一千万联邦币。但这在赌场之中,不过沧海一粟。

        然后他夸张地整整衣服,坐到了赌桌之上。没有人看得到,他的眼睛里闪过一条条数据图,红绿相间,高低错落。

        “孙先生。”很快,近乎裸露的美丽荷官宣告了孙无情的胜利。几枚紫色小筹码丢到了他面前。

        “孙先生。”

        “孙先生。”

        随着一场场赌局的结束,众人发现孙无情手上的筹码从紫色逐渐变成了金色。

        一枚金色筹码,代表十亿联邦币。

        孙无情并不是场场都赢,但按概率来看,他有百分之八十的赢面。要知道,赌场里只有百分之十的人才能赚点小钱。就算是经验再丰富的老手,也不敢说自己能和赌场五五开。

        这都不是赌术的问题,这人不是在玩牌。

        这是在玩命。

        “孙先生。”荷官的声音都有些颤抖,看着最后一枚筹码飞到孙无情身上,他的整条手臂都已经被筹码染成金色。

        刷的一声,代表着孙无情位置的虚影消失在赌桌上,众人只看见他嘴角边牵起一道嘲讽的坏笑,便见他离开了座位。

        赌场里,他的赌局被投影到大厅中央,所有人都看着他一场场押注。看到他的身影出现在二楼走廊,慢条斯理地整理着自己的袖子,星空在他身后逐渐聚成一幅华丽的星图,众人都不由得爆发出一阵阵的欢呼。

        金色的筹码环绕在他四周,随着他对手环输入密码,一枚枚筹码消失不见。

        一枚消失的筹码,代表着他的账户上增加了十亿联邦币。

        每消失一枚,赌场的欢呼声便更猛烈。

        不是因为他的赌术,而是因为他敢于挑战赌场的权威。

        不是欢呼他的财富,而是因为他敢于从猛虎口中夺食。

        他们更想知道孙无情怎么走出这个赌场。

        “老板请孙先生。”美丽的大堂经理半跪在他脚边。

        孙无情十分年轻的脸上露出淡淡戏谑的笑容,他是知道这间赌场的规矩的。别说二十枚金色筹码,就是有人赌赢了一枚金色筹码,都会被他们盯上。

        而他赌赢二十枚,整间赌场的眼光就都落在了他身上。

        包括这件赌场背后的所有人。

        人一多,嘴就杂。

        他们根本不会关心自己用了什么出老千,而是会开始怀疑自己别有用心。

        尤其是,现在联邦有些紧张的时刻。

        他们会更紧张,孙无情兴奋地舔了舔嘴唇。更紧张,所以更谨慎。

        大堂经理妙曼的身姿带他穿过大厅,剪裁得体的西装勾勒出她迷人的曲线,配上她那张拒人千里之外的高傲表情,不知有多少男人会为这样的尤物疯狂。

        孙无情随她进了电梯,没有见她有任何动作,电梯自动向下。经理全程对他保持迷人的微笑,直到电梯门开,她却没有动。

        “老板在206等孙先生。”她低下头。

        孙无情笑了:“美女不送我过去?”

        经理无言,只是保持着躬身的姿势。见孙无情不动,又重复了一句。

        孙无情自讨没趣地吹了声口哨,大踏步走出电梯。

        门外,是阴暗单调的灰色通道。通道两旁仿佛复制粘贴一样划出一间间相同的房间,感觉就像神经病院的病房一般。

        这里已经是k城的地下。现代文明足以轻松地在地下深处挖出足够大的空间以供使用。即使联邦法明令禁止,但看来这间赌场,也是不遵守法律的地方之一。

        因为这条长长的走廊,竟一眼难看到头。

        而那最深处的那扇门,孙无情偷偷多看了一眼。表情随即恢复了富二代式的骄纵狂妄。脚下看似普通的地板开始移动,自动把他送到206房门前。

        里面只有两张椅子和一张桌子。桌子背后坐着一个五大三粗的壮汉,留着络腮胡,满手粗毛,胸膛上有一条明显的刀疤。

        虎哥。黑社会。走私、贩毒样样精通。也是这家赌场挂名的老板。

        “哪来的?”虎哥把一把军刀摆在桌上,嘴里嚼着槟榔:“你爸妈没教你赌场的规矩?”

        “我在和谁说话?”

        虎哥听后,二话不说,穿着军靴的脚搭在桌子上,猛然发力,沉重的桌子撞到孙无情的腹部,把他撞了个踉跄。

        同时,两面墙后的暗门大开,三四个大汉涌进来,为首一人一拳击在孙无情脸上,鼻子立刻涌出了鲜血。

        几拳胖揍下来,孙无情的脸已经肿成了一个猪头。他们把他架到虎哥面前,却发现他还是在笑。

        “到底哪家的小子。”虎哥看着他的眼睛,用军刀拍着他的脸。

        孙无情还是不说话。

        虎哥做了个手势,众人立刻搜向他全身。直到一个手环被搜出来,虎哥的眼神才终于闪出几丝精光。

        没人看得到他背后的汗,今天这个少年的事情发生的太过巧合,如果和他们的行动无关,打死他也不会信。

        打开手环,里面是一个人的个人信息。可以说是一个人的身份证,如果本人丢失了这个手环,在线联系联邦警署,提供虹膜验证,可以瞬间冻结。同样,要利用手环里的信息,如果非操作者本人,需要非常繁琐的操作。

        但现在,手环还打得开。密码全部取消,权限全部开放。

        这是一区区长晓东清的手环。联邦下分十三区,这个人就掌握了联邦十三分之一的执行权力。

        看到这个人,虎哥睁大了眼睛。

        “我是……”孙无情被揍得口齿不清:“晓区长的人。今天的……任务,我来协助你们。”

        “你他妈的!”虎哥气得又扇了他一巴掌:“你他妈不早说!”打完后又叫人来,把手坏塞过去:“给大哥们看,快!”

        虎哥有些心急地看了看表,现在行动应该已经开始,但这个少年这时才来,晓区长真是疯了,这不是耽误事嘛!

        “来了你叫我!赌什么狗屁钱!”。

        “晓区长没告诉我怎么联系你们。”孙无情脸上还是挂着笑:”我也不知道怎么联系你们。心想你们这里是赌场,当然就按赌场的规矩来咯。“

        ”他让你来干嘛?“

        孙无情原本白净的脸上满是血污,天真的大眼睛眨啊眨:”不进房间,我能说?“

        加重了房间二字,虎哥一下就没了脾气。知道这不是自己能决定的事情。于是丢下孙无情,离开206,不知道去了哪里。

        孙无情自顾自地爬了起来,坐在地上,用袖子擦着伤口。几名大汉都围着他,但他依旧云淡风轻地坐着。年轻的身躯下,却是沉稳老练的性格,这也是虎哥没有怀疑的原因之一。

        ”给点水啊。“孙无情道:”渴死了。“

        大汉们面面相觑,想起虎哥前后的态度,还是给他端来了水。

        但水还没喝到一半,虎哥再次风风火火地出现在房间里,拉起孙无情就走。

        ”我的祖宗,都他妈在等你啊!“他满头黑线,脸上有一个明显的巴掌印。

        尽头的房间,和别的房间一样,平平无奇。虎哥的手按在上面,脸也贴在一边,过了一会,虹膜和指纹才验证通过。

        走过玄关,一个足以容纳百人的会议厅出现在孙无情面前。天花板投影着世界上最高的雪山之巅,看起来就像众神在开着议会。

        十个人。孙无情很快数清楚,而且,他几乎都认得。

        都是在一区大名鼎鼎的人物。

        武器商,通缉犯,银行家,船厂大亨。看着他们,孙无情露出了微笑。

        不错,不错,和名单上一样。

        ”晓区长怎么联系不上?!“有人赶紧上前。

        ”晓区长去了五区。被人盯上了。“此言一出,所有人都呆住了。但还没等他们发作,孙无情立刻站在台阶上,朗声说道:”晓区长吸引了大部分注意力,没有人知道今天的计划。我今天来,负责告诉各位一区数据中心的位置。“然后他看向虎哥:”人准备好了吧。“

        虎哥兴奋地点点头。

        这一句话又激起了千层浪,大佬们一直悬着的心放了下来。他们的行动进行的十分艰难,主要就是因为摸不清一区数据中心的位置。这个任务由他们当中政治位置最高的晓区长负责,在任务的紧要关头,终于是等到了他的人。

        有他的手环,基本打消了他们的顾虑。

        ”定位到了,确实是政府的数据中心。“

        平均年龄快有五十岁的富商大佬们听到这句话,竟然开始欢呼起来。为了这个计划,他们筹备了太久太久,只要能拿下一区的数据库,其它区的谈判很快就能办妥。

        他们这些人,就将是新的联邦权贵。

        不管过了多少年,这些不断换人的位置还是如此吸引着他们。

        但突然,终于有人提出了一个一直悬着的问题:”孙小兄弟,‘执法者’怎么办?“

        如同往会议室浇了一盆冷水,大家都有点安静下来。这三个字仿佛死神的镰刀,萦绕在这幽深的地底。即使是头顶上的全息投影,也难以驱散这份恐惧。

        ”之前也有人提过,不过我研发的武器应该能解决问题。“武器商站起来:”只要断了他们的电子设备,就没什么可怕的。“

        ”断了电子设备,我们的人也用不了。“

        ”没有问题,我亲自去看。“黑客站起身,抱着电脑就要离开房间。这个房间似乎有什么奥秘,任何的电子信号没法入侵这里。

        但孙无情按住了黑客的肩膀。他一开口,全场的眼光都向着他。

        ”不用太紧张。“孙无情道:”‘执法者’必须依靠‘朋友’。如果没有它的帮助,他们没有任何的作战力。吴先生,用最快的速度攻击服务器,只要能持续给‘朋友’压力,我们的压力就会小很多。“

        这句话掷地有声,黑客点点头,离开了房间。

        这一下,大家都才真的放下心来。坐在位置上,等着行动的结果。

        他十分清楚,今天他们的任务,是针对联邦。更准确的说,是反对联邦新颁布的《数据法》。

        法律规定,人类制造出的最顶级计算机——”朋友“有权对联邦指定的各项指标做出主动预警及决策,由人类辅助执行。联邦数据部门将承担决策的一切责任。

        这意味着,在恐怖的大数据下,这些商贾和金融家,即使是一些私下谋划的圈钱手段,也会很快被计算机捕捉到。而省略了人类浪费时间的讨论,整个决策过程将在毫秒内完成。

        这终于让整个联邦机器变得更高效,更信息化,当然,也更冷酷无情。

        这当然侵犯了人权,开玩笑,由机器完全决策,万一错了呢,谁负责?我们能判这台破机器死刑吗?还是给它断电?

        反对的声音快要淹没了议会,但出人意料的是,依旧有三分之二的议员通过了《数据法》。包括总统在内。

        这就是这间会议室的人担心的事。

        失败了,大不了丢条命。但数据法要是实施下来,他们可能会丢钱。

        丢掉所有钱。

        进攻数据中心,成为了他们示威的手段。

        但是这个行动最大的阻力,来自数据部门下的,‘执法者’。

        有权调用所有数据,有权掌管当地军区武装,这让他们成为了新时代的提督。每到一区,区长必热情相迎。

        据说,已经有两个‘执法者’来了一区。反叛团体尽可能聚集起足够多的黑客和计算能力,以对抗这股数据的洪流。

        没到一个小时,虎哥又开门进来。

        ”服务器失效了。“虎哥满脸兴奋:”军区部队正在离开,但遭到我们的伏击,损失不少。“

        ”bingo。“银行家尽可能地掩饰自己的紧张,优雅地晃了晃手里的红酒杯。

        觥筹交错之声不绝于耳,但孙无情坐在其中,气定神闲,也终于等来了他想要的声音。

        这道声音在虎哥第二次打开门后,终于在他脑海里响起。

        ”哟,真的连上了。“

  (http://www.shukeju.com/a/66/66495/20613119.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