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概率之外 > 第二章 我的朋友

第二章 我的朋友


        人们总是想规避一些东西。

        可能是天灾,可能是人祸。就像麋鹿遇到雄狮,想要不顾一切的跑开。

        一直以来,人脑都是最完美的判断工具。借由这副碳基身体的帮助,感知通过电信号转递给大脑,最终得出一个模糊的结果。不论是求雨的巫师,还是沙场上奋战的战士,都在凭借一次次判断,努力让自己在某些概率之外。

        比如,不下雨的概率,被砍中的概率。

        这些结果很难得出一个准确的数字,后来有了纸笔,在层层假定之下,人们才开始学会利用冷冰冰的数字为这种规避提供一个科学的依据。

        但几百年前人类计算出的所有概率数据,都没有现在联邦一秒得到的结果多。

        作为联邦最强力的计算工具,‘朋友’为整个联邦计算一切。

        两辆车不会相撞的概率,k城一个小时后下雨的概率,股市下跌的概率,甚至是两人陷入恋爱的概率。如果你想知道,可以去联邦首都,位于九区和十区间的独立城市,卡梅尔城里的联邦数据部门。

        ‘朋友’,就在那里。

        “你很感兴趣自己死亡的概率。”孙无情的脑海里,‘朋友’的合成电子音传来。语调听起来毫无感情,但语气却有些痞气。好像那个古典名著里桀骜不驯的猴子。

        “为什么不是零?”孙无情站在一区的首都s城中心附近,马路对面,就是一区的数据中心。高耸入云的建筑全部用黑色玻璃封起,感觉就像一整块黑色冰冷的水晶。

        一辆辆车像海底的鱼一样从他头上飞过,随便一辆掉下来,孙无情就可能有生命危险。

        “即使是下一秒对你生死的预测,也不是零。”‘朋友’说道:“这是编码的问题,也是计算方式的问题。”

        “当然,这也是事实。”末了,它又故作玄乎地加了一句。孙无情不懂它一副大哲学家的说话习惯怎么来的,明明只是一个机器。

        说话间,早晨的阳光终于漫到了数据中心的大门。系统控制的大门自动打开,职员们鱼贯而入。孙无情站在远处,等到人变少了,才走过去。

        “明明我可以帮你早点开门。”‘朋友’说道。

        “闭嘴。”孙无情面无表情。今天他穿了一身普通的黑色夹克,昨天受到枪击的肩膀已经用最先进的医疗手段做了处理。没有任何痛楚,但依旧不能剧烈运动。

        “等一下,你哪个部门的?”保安看他面生,拦住了他。

        这令他有些意外。他走过大门,通过了面部识别和身份识别,怎么这里还有一个找事的保安。

        “我找顾汀。”

        “数据中心不允许外人进。”保安很年轻,看起来训练有素。孙无情知道这看似普通的建筑里,安保比政府大楼的还要严密。

        即使大部分服务器并不在这里。所以这里也不是昨天那些反叛团体进攻的地方。

        孙无情又重复了一遍顾汀的名字,保安这才回头去搜部门的职员表。

        顾汀是前天从联邦首都下来的一区首席数据师,看到这个名字,保安的脸色才缓和一点。

        “至少登记一下。”他举起扫描器,孙无情很配合的伸出手环。

        滴的一声,保安低下头确认。似乎觉得有些不对,又扫了一遍手环。

        “你的联系方式?”现在的人已经不使用狭义的手机,只要知道号码,不论是手环,还是随身的电子设备,都有通话的功能。

        况且孙无情的信息中,不但没有联系号码,更没有家庭住址和征信记录。

        甚至,没有直系亲属。

        “我都没有。”孙无情是知道的。

        “没有不让进,不让进。”年轻保安很守规矩。数据中心是政府的敏感部门,这样来路不明的人,就算电脑给他通过,他也应该要拦住他。

        孙无情皱起眉头。

        “打电话给顾汀。”他在脑海里说道。

        “没那么麻烦。”‘朋友’回应他。

        保安见他不走,就要上前赶。但就在这时,一旁的3d打印机却传来工作的响声。就在保安面前,一套数据中心的职工卡掉了出来。

        上面印着孙无情的照片,还有他的职位。

        “卡梅尔联邦数据中心特许对外执行员”

        数据中心对外执行员,还有另一个别称。

        “执法者”

        同时,在电脑上,孙无情的工作职位一栏,也出现了一样的职位描述。保安一时间呆在原地。执法者的别称并不是谁都知道,但这个岗位的重要性,培训时还是做过的。

        如果没记错,从部长下分数据、行政、执行三个部门,执行部门只会有一名成员。

        “岗位要求保密。”孙无情上前伸出手:“现在我能进去了吧。”

        保安战战兢兢地把职工卡递过去,目送他上了电梯。

        “这个身份可以暴露?”

        “没人说要你隐瞒。”“朋友”说道:“再说了,这真的是联邦数据部门给你的岗位。”

        孙无情没有接话,他的职工卡刷开了第一百层的分析中心,走进了这个被世人称之为最冷血无情的部门核心。

        被打通的几十层楼间,巨大的椭圆形屏幕垂下,无数的代码和数据流从中一闪而过,没有人能看清楚其中的意思。

        人们在这个屏幕下仿佛一只只甲虫,在墙壁边缘游走着,利用身边的电脑和随身的设备完成他们的工作。

        在那个巨大的屏幕下,一个中年人坐在中心,手里端着一杯咖啡,正专心致志地看着什么。他穿着一身休闲的衣服,和身边研究人员的白大褂呈鲜明的对比,咖啡的香味让这里都多了一分暖意。

        “顾叔。”

        “小孙啊。过来过来,坐。”顾汀推推眼镜。

        越过他的脸,孙无情看到他身后的电脑屏幕突然变黑,一张笑脸浮在上面。但转瞬即逝,屏幕很快恢复了正常。

        “伤没事吧。”顾汀摘下眼镜,他的脸有些圆润,但线条依旧分明,还能看得出年轻时的英俊模样。

        孙无情摇摇头,但还没说什么,门外似乎传来了一阵骚动。

        拍门声就算是隔着老远也能被听到,整个分析部门都回过头,一脸震惊。

        这里是数据部门,谁敢来这撒野?

        但孙无情和顾汀似乎并不意外,后者苦笑一声,手环投影出了一个电脑界面,很快,解开了门禁。

        “孙少爷!”一个穿着正装的女子从门后冲进来,一眼就看见了坐在中央的孙无情和顾汀。她的面容有些憔悴,年纪已经不堪少女,但依旧五官精致,美丽动人。

        “你没事吧!你没事吧!天呐,担心死我了!”

        “晓晓姐,你还是先……放开我。”孙无情看着离自己近在咫尺的张晓晓,有些不好意思。

        但他也闻到了她身上残留的血腥味道。

        “医生说能好吗?什么时候好?会留伤疤吗?”她看了一眼孙无情的伤口,满脸都是担心。

        “行了,晓晓。”顾汀示意她坐下:“这里是分析室。”

        听了这句话,张晓晓站在原地,环顾了一下四周。她的眼神离开孙无情,立刻射出一股凌冽的气度。双脚如圆规般立在地面,像一只蓄势待发的母狮。

        所有人都低下头,有听说过这个人的分析师,不敢再多看一眼。

        张晓晓,前十三区数据对外执行员,前卡梅尔联邦数据中心首席分析师,授联邦二级荣耀勋章。

        换句话说,是一个前“执法者”。

        现在她已经卸下了所有的称号,但当孙无情来一区执行他第一个任务时,她还是向联邦提交了辅助申请。

        一纸申请,联邦多了一个“临时执法者”,掌握a级数据调用权限,以及五百人的精英武装。

        昨天如果不是她亲自潜入晓区长的家,封锁了全部的消息,孙无情不可能拿到晓区长的手环,混进赌场。

        可以说,这场战役的胜败,是由她来决定的。

        五区执法者杜萧的资历也不浅,佯攻,佯败,最后安然从敌军之中潜逃,也是了不起的人物。

        清理赌场的是一区的执法者,联邦配给他最先进的武器,基本没有什么压力。他也只是刚上任的执法者,年纪比孙无情大不了多少。

        “昨天的报告出来了。”顾汀开始讲正事:“小孙,如果首都那边没问题,这个可以作为你第一次任务成绩的证明。”

        一份报告递给了孙无情,上面已经有了顾汀的签名和公章。

        “杀死叛军头目占比:76%(优秀)”

        “参与任务难度:a级”

        “最终评分:b+”

        “第一次任务,做得很不错了。主要是利用你隐蔽身份的优势。”顾汀拍了拍他的肩膀:“但现在,全联邦都知道你了。以后,好好加油啊。”

        他随手把另一份报告递给张晓晓,她只是随手接过,放在腿上,看都不看一眼。

        “别看了,人家评级是s。”“朋友”的声音又在孙无情脑海里出来。仿佛真的知道他在想什么一样。

        这次作战是由张晓晓策划的,选择了最快一种方法,但毫无疑问的,难度系数也更高。

        最难的作战方案,最难的任务,都由张晓晓一手完成,她得到s级的评分,自己毫不意外。

        “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这个案子会落到少爷手上。”张晓晓见公事交代完毕,压低声音,朝向顾汀。

        “任务的调拨,是由‘朋友’决定的。但是人事的任命,是议会的意思。”顾汀戴上了一个特殊的眼镜,上面不断跳动着红绿相间的数据条:“机器是不会出错的,它可以证明小孙适合这次任务。但问题,在议会。”

        “顾叔,你也没有办法?”张晓晓眼里都是祈求的神色:“你刚从那里过来……”

        “就是因为刚过来。”顾汀打断了她:“所以你也知道,有些话,干我们这行的,打死也不能说的。我知道你心情不好,但现在小孙也安全,慢慢来吧,啊。”说完端起了咖啡。

        张晓晓深吸一口气,刷的一下站了起来,拉起孙无情的手,一句话没说,大踏步走出了分析室。顾汀看着这个女人坚强的背影,不由得叹了口气。

        “顾总,昨晚的事情,k城有些暴动。”一名分析师递过去一份报告。

        “老旧住房面积,还有这个指标,还有这个,下降到20%~24%的水平。”顾汀不断调整着眼镜里的数据,迅速做出了判断。

        “具体措施是?”

        “拆房,赶人。失业者引流到s城。”顾汀又恢复了首席分析师的冷静:“两天之内做好。让k城不稳定指数,在概率之外。”

        。。。

        “晓晓姐,你要不要休息一下。”孙无情担心地看着张晓晓有些摇晃的背影。她应该两天没合眼了。

        但孙无情明白,她现在十分急躁。她的手紧紧握着孙无情的手,仿佛再也不要分开。

        因为孙无情可能是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了。

        尽管在记忆里,半个月前,孙无情才第一次见过她的脸。

        他没有在那个疗养院的记忆,只知道有一天,一个女人率领联邦部队攻占了那里,火光冲天,他看清楚了张晓晓那张满是泪痕的脸。

        “走,我们回家。”她对着被绑在地下室的孙无情说道。

        那次,是她第一次重拾自己“执法者”的身份,在这之前,她是孙无情家里的女佣。所以她才叫他少爷。

        后来,孙无情通过了联邦的体质测试和精神测试,不知为何,“朋友”的声音突然出现在他的脑海中。

        即使是张晓晓,也要通过辅助设备接收数据,但他可以直接和“朋友”对话,数据直接出现在他的晶状体上。

        议会通过对孙无情的职位任命,并且,重启对孙满庭夫妇失踪案的调查。

        孙无情的父母失踪了,但他并不记得。

        十八岁之前的记忆,完完全全的消失了。

        张晓晓说自己是他的少爷,那他便跟她走。

        至于自己的父母,他的内心没有太大波动,即使是看了他们的照片,他也回忆不起分毫。

        没有记忆,就没有感情。

        但对于那个关着自己的圣诺伊疗养院,自己还是很感兴趣。

        尤其是,一区区长晓东清,是那个疗养院唯一的挂名股东。

        “先去找晓东清,警署已经开始审问了。”两天熬夜,张晓晓眼睛有些烧。

        但就在这时,孙无情的脑海里最先收到一条消息。

        “晓东清,公民编号:xxxxx,于今日9:32:45秒于一区警署地下三层402室确认身亡。”

        紧接着,张晓晓也收到了消息,脸色立刻变得难看了起来。

        “没有外伤,没有人接触。一天半未进食。身体检查未发现毒素。”“朋友”的声音从脑海里传来:“如果不出意外,是设定好的程序病毒——‘死亡倒计时’。”


  (http://www.shukeju.com/a/66/66495/20613087.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