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彼岸花,太鱼人 > 二十九、教务处

二十九、教务处


        天未亮,他们也没停止,闻人灵迅速的跑出了小树林,鱼益背着太平也随后追出林子。

        要不是这场雨,它们也没有机会跑出来,但奇怪的是,一出来就发现学校里地面皆干,外头并没有下过雨的迹象,而身后的小树林这雾也随之散尽,神秘感或浪漫感都无了,当然阴森的恐惧感也消失了,它……变成了普通的一座林子,而这城市中的某个地方,正在睡梦中的一个人,突然惊醒过来……

        鱼益从没发现自己背上一个人可以跑的如此之快,当然太平身上是有肉的,她靠在自己背上,比那路子淑舒服多了,还有……他在想什么呢?

        回过神来,发现自己追着闻人灵一路过来,却来到了教务处,教务处在女生宿舍的左侧、x大二号教学楼顶楼。

        大门可不像实验楼那样有人帮忙打开来的,但闻人灵已经直接砍破了门锁进入了。

        那小子,破坏力原来这么强!

        “你真的不认识那个闻人灵吗?”他问背上的太平。

        “你们……不是比我先认识的?”太平挣扎着要下来,鱼益只好放下她,但自己站着还是有点困难,又只好由鱼益牵着,平常一个会逗一个会害羞的两人,此刻都有点怔忡的看着前面的大门,进还是不进?

        “你这身体明显不能再吸它们了。”

        “我还有血。”发现了自己的新技能。

        “你现在都要输血了还放血?……放心吧,闻人灵应该可以打的过它们。”他是三人中唯一具有攻击能力的。

        “还有一个鬼头。”太平是不放心的,摇摇欲坠的往楼里走去……从开始就是自己要来收拾它们的,而他们两个明显是跟来帮自己的,虽然鱼益只是好奇、闻人灵从头到尾更像在责怪自己,可是确实是自己招惹来的。

        最后决定是进去的。

        鱼益想讲个笑话轻松一下的,结果开口就是问太平:“你有看过以前的一部港片叫《校墓处》的吗?”

        “我没看过电影。”太平说。

        “……”鱼益便恨自己为什么非要想起这部恐怖片呢?为什么非要在这个时候想起恐怖片呢?而且太平并没有看过,现在不是只有自己一个人恐怖了?

        而鱼益正向前一步时,太平没动,她放开了鱼益的手认真的说:“一只跑去女生宿舍了。”

        “那我们去女生宿舍抓?”又一直反问自己,拿什么抓?可咱们是大老爷们吧,所以正式面对着太平时,他一直都是“有我在不要担心”的表情,但在太平看来,多么的……誓死如归。

        “那儿就一只,这儿有两只,你留下来去帮闻人灵,女生宿舍我知道它会躲在哪里。”太平说完,就扭头往宿舍楼去了。

        “这……”市民小鱼露出标准的“不知所措”的神情!

        首先,太平消失视线后,他退回到了门口,抬头看了看天空,虽然没有下雨迹象,但今天应该是个阴天了,今日不出晴,没有日头的天空突然让人不安。

        再来,他微调了一下手电的强度,不能老开最大,不然多好的手电筒也要休息了。

        接着,他学着太平口念“阿弥陀佛”(常听鱼母念着,真正没了解其意),反正各路神仙能在此刻被鱼少爷想起来的,就都到嘴里过过场吧,虽然平日没能想起大家或好好拜拜稳各位,但他也没干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所以希望能保佑就在此刻帮忙一把吧!

        最后,终于决定进楼了。

        一楼,走道上走到底再走回来,目光中没接触到的,嗯,那就是没有,转到二楼,因为在实验室上楼梯时有听到那个声响,他这次上楼不慢,三两步就冲到了二楼。

        二楼一样,来回在走道上走一遍,没有就过,接着上三楼,来回在走道上走一遍,没有就过……到了六楼,上面一层就是x大的教务处了,一路上来没看到鬼,也没看到闻人灵,鱼益在六楼走道上走一半时,便确定了它们是在楼上了。

        行至走道一半,他决定不做无用的“搜索”工作,直接上楼去,但刚一转身,身后就转来的响声,像马桶盖用力摔下来的声响,“啪”一声,将本来涌上来的勇猛又给退下了一半。

        鱼益缓缓转身,心中希望身后不要站一个什么突然来吓着他就,可是……身后确实没有什么人站在那里,身后是空荡荡的剩一截没走完的走道,不过站的位置,左右两边刚好让鱼益看到了“洗手间”三个字,所以那声音是洗手间传出来的?

        为什么“厕所”总是鬼怪喜欢待的地方?

        鱼益却在此刻想了起来,教务处原先就在六楼的,后来楼下教室扩展才搬到七楼去的……为什么要想起这件事?

        因为好死不好的在这个时候想起那部港片里消失的教务处,它总在半夜把留校的学生拖进厕所(影片的教务处后来改建为洗手间)给杀了,所以……

        鱼益伸出长腿,不轻不重的踹开了男洗手间的门,主要还是有点犹豫的,但表面看起来还算镇定,至少比前几次都镇定。

        接下来除了这一眼扫过就一目了然的洗手台和小便池,就是要一间一间的去察看了吗?

        可刚向前一步,身后女洗手间传来了一声清冷的笑声……也许不是笑声,“清冷”这一词或许只因为现在气氛阴森罢了。

        但声音就是从身后传来的,很多恐怖片里,确实把女生宿舍、女生厕所设置为拍摄背景的。

        鱼益转过身来,却又停住了,刚刚目光扫过洗手台这边的镜子,好像看到了镜子里……多出一个人的,而且就是刹那的一眼,他也记住了,它身穿暗色的长裙,长发披头看不到脸,与其在镜中的位置看来,它此刻应该就站在自己身后……

        要不要转身?

        市民小鱼突然此刻眉头一皱,想了起来——至今就第一回撞上后,生了场大病其他并没有什么危险,刚刚在树林里它们围过来时,自己只是感觉到了窒息,这可以证明,它们并没有什么杀伤力吗?

        长痛不如短痛,想越多人的恐惧就越壮大,不如迅速转身……但,身后、镜子,皆空无一人。

        跑了?

        不是说只能靠风什么的才能移动?

        不,会被风吹走,但是在一定的静物中(房子或密度大的空间里),它们是可以移动的,根据什么移动?意念?

        大脑如此好奇的想着的同时双眼接触到了前面的女洗手间,门缝处几道影子闪过,好像特别在提醒着鱼益——来啊,我就在里面!

        鱼益从身后背包里摸出了一把匕首,现在看它们既然不是黑影了,那它们还是会从身上穿过去吗?

        可是碰到它们时的那种冰凉感是不假的,所以说某种时候是可以接触,这匕首应该还是有点用处的。

        走到门口时,长腿再次踹开了门,这回没有犹豫,犹豫的是女洗手间,他没有进来过,而这“女“字提醒着他——有可能闻人灵和太平追的都刚好是普通的小鬼,而留给自己的还是那位,美丽的女鬼头!

        闻人灵说过,它可是活死人,是几近成妖的,与鬼不同属性!

        “那个……”立在门口,并非怂的鱼益突然开口道:“我们可以谈谈吗?毕竟这儿是女洗手间,我也不想因为今晚要破例进去的,我既然在林中知道了你的身世,那么……我们可以再谈谈吗?”

        与鬼谈谈?

        “呵”还是刚刚那一声清冷的笑声。


  (http://www.shukeju.com/a/66/66172/20442050.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