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你是人间荒唐一场 > 348.宣判

348.宣判

        王学硕这一巴掌,拍得整个特刑庭瞬间安静了下来。

        良子跟松木自然也意识到自己刚才激动了些,本是站起来的,又坐了回去。

        等松木他们坐下后,木村被士兵压在地下发不出声。

        等环境终于稍微安静了些后,王学硕便又对木村说:“也就是说,你现在否认跟陆清野是夫妻关系。”

        木村说:“对,我否认,他们所说均不是事实。”

        王学硕又看向我,拧眉问:“陆清野,你怎么说,当事人否认你与他的关系。”

        我说:“他否认是因为,他想保护我,而我承认是因为这件事情,我与他存在的婚姻关系确实是事实,我所犯下的一切,不需要他来承担。”

        王学硕说:“既然如此,那我问你,你与木村可有婚姻证书?”

        王学硕一问到这个问题,跪在那的木村当即回答:“没有!”

        良子跟松木两人对望了一眼,显然没料到会有这样的情况发生,连我都没料到会是如此,我皱眉看向木村。

        木村说:“我跟她只是朋友,哪里有婚姻证明。”

        王学硕又看向木村问:“陆清野,你怎么说。”

        我和木村当时结婚时,确实未有婚姻证书,因为我户籍问题,以及我不是本国人氏,一切处理起来都是相当的麻烦,所以当时的我们只是简单的去教堂举行了仪式。

        我完全疏漏了这一点,木村知道我在这个问题上,觉得无法回答,他又说:“陆小姐,您别再跟家里人赌气了,为了这种小事而和家人赌气,闹出这一出是对自己不负责。”

        我说:“什么赌气?木村,你别再胡说八道,我们是没有任何婚姻关系的证明,可是我们两人曾在神父面前发过誓,你现在是在对神父撒谎!”

        木村说:“我没有撒谎,撒谎的人是你,我跟你确实只是朋友,你若是单纯的和家人置气,又何必来牵扯上我。”

        王学硕眼见我们要争吵起来,便又从中进行阻扰说:“别吵了!这是特刑庭,不是菜市场!”

        我立马又对王学硕说:“我们确实未有婚姻证书,可我们举行过仪式,以婚姻关系同居在一起,除了未办理相关手续,我们就是夫妻,我跟他的密友可以作证。”

        王学硕冷笑说:“陆小姐,任何关系若是没有证书证明,那么一切都是无效,你们之间既然未办理结婚手续,又哪里来的夫妻关系?”

        我说:“可我们在一起同居,甚至有过夫妻关系,这种程度难道不算吗?”

        王学硕又问:“谁能够证明你们两个人是同居,而不是同房呢?再者,你们之间是否有孩子?”

        听他如此问,我跪在那握住拳头,惨白着脸说:“没有。”

        王学硕说:“我听说木村确实有一个孩子,不过孩子并不是与你所生,而是他与前妻所生,你们之间连孩子都没有,甚至连证书都没有,仅仅是你说夫妻关系,那便是夫妻关系吗?”

        王学硕对我如此咄咄逼人,我发问:“王总长,您不觉得您现在的话有失偏颇吗?在案子未有结论之前,你怎就如此笃定我跟木村不是夫妻关系?难不成是有人授意过你不成?”

        我这句话一出,伴随在穆镜迟身边的虞泽却开口了,他对王学硕说:“王总长,我家穆先生说了,您不用跟我家姨娘计较如此之多,我们这次来不会对这次结果进行任何干涉,只是来旁听,王总长只当是平常案子对待即可。”

        王学硕听虞助理如此说,当即便回了句:“我明白。”

        接着,虞泽又对跪在那的我说:“小姐,您何必因着那些矛盾而将事情闹成这般模样,以前先生惯着你,可现在没想到您却如此的无法无……”

        虞泽的话未说完,便被坐在那一直都没动静的穆镜迟挥手淡声打断说:“好了,虞泽,话不用多说,我相信她会要知收敛的这一天,毕竟这种事情,她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她若是坚持要如此闹下去。”

        穆镜迟低咳了两声:“那我也管不了她,她要怎样那便是怎样吧。”

        穆镜迟这些话无疑就是在承认王学硕刚才的话,我跪在那冷笑一声说:“穆镜迟,你卑鄙无耻。”

        穆镜迟罔若未闻,继续在那低咳着。

        王学硕一见我如此,便又马上安抚我说:“陆小姐,特刑庭不是儿戏,我劝您还是别再闹下去的好。”

        松木见情况有变化,当即皱眉说:“王总长,您这是什么意思?木村跟野泽小姐是夫妻关系,我们可以证明,难道还不够吗?”

        王学硕说:“当然够,但她们两人可去过你们日本政府记性婚姻关系登记过?”

        松木显然不了解这件事情,他又说:“这方面我虽然不清楚,可领事馆那边都知道野泽跟木村是夫妻,难道我们日本政府还会说谎不成?”

        王学硕自然不会跟松木争执下去,他身份特殊,而且若是他一个评事的人在这跟他争论,难免下面的记者怀疑他是否真受人叮嘱。

        他对松木的话,笑着回应:“松木先生的话自然没有错处,可两方既然没有证书来证明关系,那么是否是夫妻,这一切便要慎重评定,光你们两人在这作证仍旧是不够的,相信松木先生也是从官人员,应当比我们都这些人都清楚,怎样的婚姻关系才算真正的婚姻关系。”

        王学硕说完,也不再同松木多说,当即便对大厅所有人说:“此案审到这里,三天后司法事务局,这边慎重评定出一个结果,今日便到这。”

        王学硕说完,便又对松木说:“松木先生很感谢您今日出席,来为这件事情做证,之后还有需要您帮忙的地方,希望您能配合,毕竟您的证词事关这件案子最终结果。”

        他说完,又看向一旁的穆镜迟说:“穆先生,您请放心这件事情,我们司法事务局会给出一个慎重公证的结果,案子审问到此,已经结束,三天后会给出一个最终结果。”

        穆镜迟咳嗽了两声,然后由着虞泽从椅子上扶了起来,他对王学硕:“王总长尽可给出一个公正的结果,她若是真如你们所说的那样,那我穆镜迟自然也无话可说。”他又看向跪在那的我,他叹息了一声,对虞泽说:“走吧。”

        虞泽扶着带着病容的穆镜迟,记者们想要冲上去进行采访,可却被特刑庭的士兵们死死拦住了,加上穆镜迟身边跟着层层保镖。

        他仅是这样出现在特刑庭上,说了短暂的几句话,便又离开了,剩下还在沸腾的记者们以及一些旁观者。

        既然审问的时间已经到了,王学硕便说了句散场,便带着其余评事从刑事庭的离开,留下那记者拥挤着要朝我跟木村身边靠过来。

        不过在王学硕离开后,我跟木村自然也被士兵架起带回监狱内。

        松木跟良子想靠近,可还是被士兵们给隔开了,之后我和木村便各自被带着离开了。

        等重新回到监狱内后,我对那些狱卒说:“我要求见你们王总长。”

        那两个狱卒对于我的话充耳不闻,只是将我推了进去,然后锁上了铁门。

        我又冲过去拍打铁门,那些狱卒回头看向我,见我闹成这副模样,他在外头冷声说:“在评定案子结果的这三天,我们总长都不会来见你,还请陆小姐安心待在这里才好。”

        我说:“那结果是由哪些人来评定。”

        狱卒说:“有五个评事,自然是由那五个评事来定结果,而且我们司法事务局已经派人去日本进行调查,等那边的证据归位,谁在说谎,是怎样一个结果,自然一切都会有答案。”

        我还想说什么,那狱卒又直接从铁门内伸出手将我往里头用力一推,径直我再来攀着铁门。

        我一个没站稳又跌落在地上,这几天这里的环境早就把我折磨得丝毫力气也没有了,刚才若不是全身紧绷着,支撑着,想必在特刑庭上,连跪都难跪稳,如今狱卒将我一推,我倒在地下后,便没有力气再爬起来。

        我躺在那喘着气,喘了好一会儿,便闭上了眼。

        之后三天,王学硕果然没有再踏进过我这里,我也没有多余的力气再大吵大闹,只是一直安静的等待这三天过去,等着结果进行宣判的那天。

        三天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时间终于到达第三天后,那天上午我一直都在等狱卒带我去特刑庭,等待司法事务局那边的宣判。

        可是等了一上午,倒是没有等到狱卒们行动,反而等来特刑庭那边的士兵,他们匆匆走到这后,当即便在我所在的狱房门前,在狱卒耳边低声说着什么,那狱卒一听,眉头猛然一皱,竟然是第一反应回头来看我。

        我不知道他们是为何会如此震惊的来看我,我从地下挣扎着起来。

        特刑庭的人在那狱卒耳边说完后,没有停留,竟然也没有吩咐人带我走,而是很快又匆忙着脚步转身离开了。

        我觉得气氛似乎有些不对劲,便朝着狱卒走了过去问:“今天不宣判吗?怎么回事?为什么特刑庭的人来了又走了?”

        那狱卒对于我的话,平时都是爱理不理的,今天却立马回了句:“今天不宣判了。”

        我皱眉问:“为什么?”

        那狱卒又说:“下周你应该可以离开。”

        我愈发听不懂,又皱眉问:“什么意思?”

        那狱卒说:“昨天晚上,木村暴毙在监狱,特刑庭那边说,是服毒自杀。”

  (http://www.shukeju.com/a/65/65940/20310739.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