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命运道标 > 第81章 拆伙

第81章 拆伙

        “为什么??你们怎么能这么做?意向书是废纸吗?!?”

        白展旗铁青的一张脸上早就没了笑容,牙齿都咬出声音来了。

        “没办法,上级部门叫停的,而且是严令。好在只是意向书……”

        白展旗摔门而出,走出几步又忽然停住,恨恨的看了一眼那个准备举行签约仪式的会议室,里面人头攒动,显然还在为刚才的变故议论纷纷。

        出门上车,一脚油门轰的眨眼不见踪影,随行人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都嘭嘭的上车关门,追着白展旗一路去了。

        “爸,出问题了。”白展旗压着火给家里打电话汇报情况,“栖霞镇终止了度假村的合作意向。”

        “哦,给的什么解释?”略略低沉的声音,波澜不惊的语气,听声音就妥妥的是上位之人。

        “有个卫星基站修正部署位置,要改建在南崖岛。”白展旗还是一股懊恼的情绪作祟,恨恨的说,“都是那些岛民搞事情,不然合同早两天就签好了。”

        “呵呵,签也白签,你还能大的过中洲防务去?”做为越秀的话事人,白禧自然比自己儿子要看得通透的多,“你先回来,有个大事要你去办。”

        白展旗先查了江都到平湖的航班,发现没有合适的就从后面的车队里喊了两个司机上车,替着班开车赶回平湖。

        回到平湖家里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了。白展旗问过值夜的管家,知道父亲还在楼上的书房没休息,三步并作两步,急匆匆的上楼。

        这是一间挑高超过四米的宽敞房间,三面墙都是通天落地的书架,深色的厚绒帘布把整面向阳的六组玻璃窗遮的严严实实。

        房间正中,摆了一圈沙发,沙发中间围着一张书案,书案旁边是一座大得有些惊人的茶海。

        白展旗敲门进来的时候,白禧正在茶海边的木墩上坐着,手里还握着一卷《度心术》。

        “坐,给你留的点心,咖啡的温度也很合适。”白禧用卷起来的书指了指茶海的另一端,很有几分慈爱意思。

        看儿子坐下慢慢吃喝,白禧缓缓起身,走到书案前,布底鞋踩在厚厚的地毯上,没有一丝声响。

        “真的是金砂层吗?”白禧从书案上一堆资料里拿起一张照片仔细端详,赫然是韩三像一杆旗似的被船缆拉上天的那张网传图片,“怎么看出来的?”

        “背景崖面五分之四的地方有一组闪点。当时我在您桌上看见这张图片的时候就在想了,以这张图片当时的拍摄条件,是拍不出这么高亮度的光点的,除非有金属质折光,石英质的会更亮,所以应该是饱和体量的金属。”

        白展旗一口喝下半杯咖啡,抬头说道,“我用无人机搭载光谱分析照相机去确认,散布的虽然有点广,但纯度很高,估算的储量最少有四吨。”

        “做事太急,也太贪财。”白禧轻轻放下照片,跟儿子说,“在岛上申请个……建个天文观测站不好么,把看见的先吃下来。你一口就想全吞下去,自然变故会多。”

        “变故?您是说……”

        “可能是你出手太急又太大方,惹起别人注意了。”

        “不会吧?”

        “算啦,这事放放再说。”

        白禧沉吟了下,跟儿子说另一件大事,“你堂姐今天给我打电话了,她准备从她的名下拿出5%分给那班老弟兄,15%给白老三,而且这个周四之前,她同意转让剩下的7%越秀股份给我,只要现金。”

        “咝……”白展旗吸了口气,这个资产体量可是四吨黄金没法子比的,“白晶晶想干嘛?这是要拆伙?”

        “我也想知道啊,所以拿出这几年的资料来看。”白禧拍了拍桌面上的资料,若有所思,“这几年她一直安安稳稳的跟个小痞子讨生活,越秀的事情不问利弊,没插过一句话。这回搞这么大的动静,要现金,还这么急……”

        白展旗也皱眉头,“她要抽干越秀的现金流?想干什么……7%的股份,抽干了也拿不下来呀……送这个送那个,怎么不干脆也送给咱们?”

        “那就少买些,我去和她谈。等天亮你就去各处备款,也可以找钱庄贷几笔款子,伤筋可以,不能动骨。”

        “好!”

        大片的阴云抵在南崖岛上,压得人喘不过气,海风吹不动树梢,海浪有气无力的拍打着岸礁,几乎凝结成滴的阴湿空气如烟如雾,笼罩着寂静的海岛。

        街面上没人,所有人都躲在家里为打了水漂的某个五万年薪长吁短叹,还有几家情绪更为低落,那是一眨眼没了小三十万的,落差太大,让人有点接受不能。

        “没了这钱还不过日子了?”

        韩三妈想得开,拿出早已不用的笸箩一边纳鞋底,一边跟自家老头子宽心,“节省些,还是能走好些地方的。你下半辈子能出去走走看看是最大的福气,就该高兴。”

        “二姐儿家刚丢了营生,小宝儿还要上学,想着这事成了就宽缓好些……”老韩不自觉看了韩三一眼,收住话头。

        咱家还真不讲什么中洲传统美德,难道是因为现在流行别人家儿子的缘故??

        韩三装没听见,跟他妈打岔,“二姐一家去江都,你们老两口出去玩儿,大黄谁管?”

        “给人倒插门去了,天天隔壁老李家过小日子,都快喊不回来了。”

        “这狗东西。”韩三笑。

        “你别打岔,现在家里就你出息,不是什么会长了吗?前些年你二姐夫多照应你,你现在要拿个什么章程出来?”老韩自打下了轮椅,脾气秉性也有变化,多了几分真性情,不总绷着了。

        “好在他俩都上过学,我给安排两个公务员先干着。你老两口随便玩去,全世界随便玩,给你们配特护,配翻译,配导游,先照着一年玩去。”

        “把你能的!!!”

        老韩一脸不信的看着儿子,却看不见韩三有半点赌气玩笑的意思,不由疑惑的问,“还真行?”

        “你瞧着!”

        这回咱可是捐了一个黄金储备库,这点小事,懒得提。

  (http://www.shukeju.com/a/65/65933/20308497.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