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命运道标 > 第42章 原来我是重生的(下)

第42章 原来我是重生的(下)

        “等过了观察期,确认危害程度之后也就放羊了,一定程度上还能增加经济流通,促进社会财富的再分配……不过,社研院倒是不肯放弃,对标本全程都要求详细观察,一直期望出现特例,他们……”

        王俊玺越说越随意,韩三越听越觉着喉咙发紧……原来被绑票的真的是三哥我啊,这算不算上了贼船?

        “呃,你跟我说这么细致,不能是纯科普吧?”

        杀头的买卖有人做,亏本的生意没人干,无利不起早……就算是闲得无聊瞎侃,那也要消耗不少吐沫星子的……韩三不太相信王俊玺有这样的情怀,这都喝到第四壶茶了。

        王俊玺坐的端端正正,很严肃的说,“我想跟你合作。”

        合作?

        怎么合作?可从没听说过西门塔尔跟牛贩子推心置腹的……韩三撇嘴,对项目前景持最悲观的态度。

        “有个老课题,《临界外力协作能否打破残月定律》……社研院失败了四十多次,我想自己试一试。”王俊玺笑的居然有点羞涩,“就像常思阡的《论德》,成功了的话,收获会很大,非常大。”

        辣我咧?

        谈合作的话,乙方的权益就没人关心咩?

        韩三是这样想的……也就这么问了。

        “成功的话,你就不会再做回小职员了。”

        “那要是失败了呢?”

        “失败的话……最少你也过了一把总裁的瘾。”

        韩三想想,竟然觉得无话可说……大模大样谈合作的这俩人本质上都是逃票的,多坐一站都算是赚到,那就没什么可矫情的……不过,三哥这次铁铁的被人占便宜了,咱是命运之子的说……

        “……不说三四千号人么,你干嘛找我啊。”韩三还是觉得吃了闷亏,情绪很差。

        “都带着标签呢,就你一个野生的,还是我一个人抓到的。”王俊玺见韩三没有太过抗拒的情绪,心情很是不错,说话也轻快起来,“来说说,你重生带系统了没?是什么类型的?需要做任务升级还是收集负面情绪的?”

        “没有。”韩三想也不想的干脆。

        “哦,那是一种什么状态呢?”没系统就没限制,起步低前景好,王俊玺越想越满意。

        “嗯,我吧,就是,怎么说呢。”这人生大起大落的,脑浆子实在不够用,只能兑水顶一顶了,韩三一个字一个字的硬往下编。

        “我看不到太久远的未来,就像眼前有一层迷雾。我得呆在某个地方,嗯,吸收这些迷雾,慢慢的才能看清一小部分……我很废柴丫,不然就算了吧。”

        “很好,这个类型很适合做课题,没系统那还有别的么?特殊能力什么的?就像那天在收费通道用的那种,那是高级魅惑?”

        尼玛这种启发式教学还真特么的酸爽,韩三也只能接着说瞎话,“嗯,吸收了那种迷雾,我大概也许能在很短,嗯,很短的时间里,影响其他人的精神,控制……不对,是引导,引起,引起其他人意识的一些反应,从中偶尔获得其他人的某些信息……”

        你丫拿我写论文,我就拿你丫做任务,这世道,没什么是白赚的,等着瞧。

        又闲扯了两壶茶,跑了三趟厕所,王俊玺站起身与韩三作别,“祝我们的事业在x=y的第一象限里步步为营,一路顺风,有事打电话,再见。”

        啥xx啥像线的……韩三一脸懵哔的看着王俊玺的背影,久久无语……

        ————————————————————

        天阴沉着,几丝雨线零零落落的飘洒在圣诞村的文君广场上。

        来来往往的人,除了撑起的伞面颜色各异,和往日一样,该烧香的烧香,该悬梁的悬梁。

        武文定从一个小胡同中快步走出来,手里没有雨具,只夹着一个厚厚的文件袋,穿过秩序井然的等待悬梁的众多游客,向着广场另一边的崇文精舍急匆匆的走去。

        崇文精舍是一幢三层的仿古砖木建筑,迈过九寸高的红漆门槛,是一片被环廊围起的青砖地,环廊三层,各有四丈高下,四四方方的拢起一口通天井,井口上是被飞檐裁成八角形状的一抹阴霾天空。

        一层环廊里摆着好些矮几,阵势颇有几分太古筵上之风。不是饭时,只寥寥三两张坐了人。

        绕过青砖地上一座极大的木雕海棠,武文定一步两槛的上楼……文道传播发展促进会在三楼租了几间客房,这几天人来人往的谈事情定意向,武文定跟小六子两人楼上楼下跑得没有遍数,实在累得够呛。

        轻轻敲了一扇门,听到里面人声,武文定推门进去。

        进了门,远远看见常思阡和龙傲天与人对坐桌前低声谈论着什么,武文定绕过门屏上前,将手里的文件袋轻轻的放在桌角。

        这是一份关于《文德》三部纪录片和二十四集连续剧的剧本改编授权。

        端坐一侧的龙傲天打开文件袋,一目数十行的检查无误,示意旁边的常思阡可以签字按手印了。

        按了拇指,再龙飞凤舞的签了名字,常思阡把合同递给了对面的买家。

        送买家出门,回到房里的三个人不约而同的长出了一口气……这几天,真是好好体验到了数钱数到手抽筋是抽的哪一根筋。

        常诗人自不必多说,龙傲天也是跟着水涨船高的,就说武文定和小六子,这几天下来,试用期工资都上调五六次了。

        拿纸巾擦了擦手,常诗人忽然想起什么,问武文定,“嗳?咱们韩理事怎么样了?中洲巡讲明天就得上路了,家里要他做主,管理架构会员审核什么的好多事。”

        “早上去过,我看是大好了。”武文定顿了顿,“三屉包子就剩了俩。”

        常诗人笑,“我看看去,你帮着龙先生再归整一下,明天走之前别落下东西。”

        韩三就在左手的第三间房住着,病了。

        据本人说是因为陪一位重要客户喝多了茶水,引发轻微胃溃疡。

        白晶晶给常诗人开了门,一边进门一边说刚还愁外卖点的多,可巧常老师来,正好一道吃饭。

        常诗人进门,看见韩三一身睡衣背着手站在窗口望天,身后的桌上,摆一个带着崇文精舍logo的黑漆食盒。...

  http://www.shukeju.com/a/65/65933/20308458.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