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异常觉醒 > 第三百九十二章 错误的开始

第三百九十二章 错误的开始

  娇美容颜突然变得扭曲,仿佛恶魔附上了她的身体。手臂不由自主地指向飞童,纤细的手指颤抖着,难以纾解心头的复杂情绪。
  “我为什么不行?别忘了,我的母亲可是一位‘十绝’族人!”
  恨之入骨的语气,近似疯狂的表情,都写在那张俊美的白皙脸蛋上,眼神中充满了干冰似的深寒。
  “你怎么知道的?不,谁告诉你的这件事情?!”
  “一个你想象不到的家伙。我亲爱的姐姐,看来,你早就知道了这件事情。不过,你为什么要瞒着我呢?难道这么怕我夺走你的地位?”
  飞童啧啧说着,眼睑不经意地略微低垂,伴随着一阵火烧般的低笑。
  “王位本来就是我的,我为什么要担心。就算你真的能够融入‘十绝’之血,也没办法拥有我的地位。”
  克制的镇定再次回到她的脸上,平静冷淡的话语从腥色的红唇中吐出。
  “你说的是父亲大人的位子吗?不,你弄错了,我已经对那个看不上,我想要的,是王座上的位子!”
  飞童的语气越发傲然嚣张,即便对他平日的一言一行了若指掌,飞紫还是心弦被猛地攥紧,神色不禁被凝重层层覆盖。
  “看来你真的是疯了!这种大不敬的事情都敢想了。”飞紫的侧脸与荆棘林的阴影融为一体,“我最后劝你一次,把那件东西交出来,否则,别怪我不念血脉之情。”
  飞童满不在乎地摇着头,嘴角挂着嘲讽之意,“你不是已经在周围布下了‘天罗羽网’,难道以为我不知道吗?”
  “既然知道,那你就更应该明白,最合适的选择应该是什么了。”
  周围的空气仿佛融入了干冰,如冰块般极寒的语调,完全摒弃了先前的虚伪做作。
  “出来吧,各位朋友,眼前这人可是飞翼一族王位的首位继承人,如果把她顺利拿下,不怕飞翼一族不被我们限制。”
  周围的黑荆棘林中,突然窜出几道只露出双眸的蒙面人,普通人的体型,灰黄色的,与周围环境完美融合的制衣。
  “这是你找的帮手?”飞紫有些不解,“竟然都是些人类!?”
  “不,你又弄错了。他们可不是人类那种低等种族。我们,都是‘十绝’的后裔!”
  张狂的脸色爬满飞童的面孔,那双如同凶鸾一样的眼珠,淡淡的透着令人生寒的森绿。他的身上,陡然升起一股截然不同的气势,并与周围的蒙面人迅速地融为一体。
  飞紫不由得后退,移动的速率虽然缓慢,但还是很快后退了十多米,一直到她自己设下的禁制边缘。这些家伙,竟然都是“十绝”一族的后裔!
  其实“十绝”一族虽然随着血窟的爆发,如红潮一样消失在历史之中,但并没有完全地消失殆尽,在各族中都有少量的带有“十绝”血脉的后裔存在。并且在一些特殊的,由几大上等异族暗中监控的地方,还有不为人知的“十绝”部落的存在。
  每到几年一度的“十绝祭“的时候,各大上等异族,都会从这些隐秘的部落中,秘密地掠走一部分资质还算不错的“十绝”血脉后裔,并让她们与族中的强者强行结合。
  这样诞生的血脉后代,就既拥有各大异族本源的血脉天赋,同时也具有了“十绝”一族的血脉之力。
  不过,这样的计划也不是一帆风顺,所有生下后代的“十绝”血脉后裔,都难逃离奇厄运的缠身,在生产之后会发生诸多恐怖的事情,并且很快就会无疾而终。而诞生下来的这些后代,质量也不尽优良,有的天生就智力低下,有的寿命尤其短薄,有的,还会变成无法控制的怪物!
  但是,即便这样的问题随着时代的更迭越来越多,几大上等异族还是严格执行着这项行动,因为那些高层们都深知,如果能够重现“十绝”血脉的辉煌,他们将不需要继续蛰伏在这危机四伏的十绝山脉,可以拥有更广阔的生存区域。
  “准备好接受我们的降临了嘛?我亲爱的姐姐。嘿嘿,这是我最后一次这样叫你。”
  伴随着冷笑的中止,黑荆棘林的上空,陡然出现一道遮天蔽日的巨大暗影,仿佛全身包裹在黑甲中的无臂魔人,只是将深不可测的血盆大口张开,周围的空间就仿佛变松的冰块一样,不受控制地,似乎要往幽深诡秘的黑洞钻去。
  飞紫已经高度警惕,所有的力量布满全身,但她没有料到飞童出手便是禁招,完全没有一丝缓和之机,身上的防御来不及撑起,身体已经到了幽暗的黑洞面前。
  优雅的紫发被狂风刮作一团,反射着暗芒的双翼勉强地撑开,那双深邃的眸子,已经不再是先前的平静,终于有一丝慌乱不安惊扰了她的情绪。
  “混账!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咆哮声在心头怒吼,只是这暗影巨人的限制着实厉害,除非能够临阵突破到王侯的位阶,不然她根本不能摆脱空间的限制。
  见到事情完美地按照计划进行,位于暗影巨人核心的飞童,脸上扬起一抹将近高潮的潮红面色,这种感觉,才是我飞童最应该追求的啊!
  就在白解也以为,这位女性飞翼族人,恐怕难逃飞童毒手的时候,周围风起云涌的混乱空间,突然开辟出一条神奇的炫光通道,并且直接通到了她的面前。
  “父亲大人!”
  惊喜的声音在混乱的空间中响起,可是,飞童很快气急败坏的大喊。
  “休想!她是我们的!”
  降临此地的似乎只是那位飞翼一族尊王的分身,没有足够的智力回应两人的话语。幻影轻飘飘地融入飞紫的身体,她顿时仿佛换了个人,全身燃起不正常的夺目光焰,驱散了周围的暗影,也熔掉了混乱的空间。
  下一瞬间,她就消失在了空空荡荡的空白处,剩下的,只有从暗影巨人身上传出的,飞童歇斯底里的咒骂声。
  “好厉害!”白解忍不住说道。能够轻描淡写地,从混乱不堪的空间中,将一个人安然无恙地救走,这个飞翼一族的大人物,实力恐怕已经到了制衡空间的封侯境界,甚至更往上点,也有可能。
  粗坯不堪的咒骂声在白解耳边萦绕,暗影巨人已经散去遮天的外形,几个蒙面人全都瘫倒在地,大口喘气,刚才的短短瞬间,似乎已经耗尽了他们体内的所有力量。
  “各位,这次是我计划不周,还请各位将我的歉意带回给长老。”陡然像变了一个人,飞童诚恳地向他们道歉。
  这些蒙面人只是微微颔首,似乎表示没有怪罪飞童,接受了他的歉意。
  白解以为事情就将告一段落,没想到,下一瞬间,尖锐的金属利器划破喉咙的声音,在这些蒙面人的身上响起。
  鲜血溅开数米的痛苦呻吟,在这个贵公子的高声冷笑下,显得弱不可闻,白解刚刚平缓的内心,突然涌上一股不受控制的彻寒。
  这个家伙,真的是个疯子!
  “如果由你们把结果带回去,那些长老恐怕会对我产生怀疑,只好委屈你们了,安静地留在这里吧。”黑发映衬的俊美面容,娓娓道来的说出森冷的话语。
  这些蒙面人挣扎地想要爬起,只是喷溅而出的热血带走了他们剩下的生命,最终失去光彩的瞳孔,只能不甘心地死死盯着,那张俊美又阴毒的面孔。
  几道深灰色的暗芒落到这些黯淡无光的尸体上,难听的声音滋然响起,尸体很快就化作恶臭的溶液,融入了地上堆满枯叶的土壤中。
  “好狠!”白解心头对这名异族的警惕又提高了一截。
  为什么某种目的,他一定可以做出任何事情,不被任何限制。
  飞童很快就飘然离去,白解等了一会,才从神隐空间里出来,站在了那堆颜色有些许不同的枯叶面前。
  “只怕,没有人知道,这里曾经死过几个掩面的人。”白解好生感慨。
  不过也就是感慨一番,让他为这些家伙感到可怜惋惜,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既然参与这种秘密行动,就该拥有赴死的觉悟。
  远处的幽暗山涧,白解没打算继续深入,那里就是那些异族嘴里的“血窟”,也就是那个所谓“血魔”的存在之所。已经得到的情报,足够他们改变原本的计划,他现在必须赶紧回到休息点去,把这些情况告诉其他两人才行。
  数个小时过后,在这处秘地的出口等待了许久,白解才终于跟着一队执行特殊任务的异族,离开了这里。
  离开了秘地,这队异族便匆匆地往远处飞去,白解看他们飞往的方向,却是异族大本营的所在。
  这些异族的身上,会不会带着什么有价值的情报?
  白解一边想着,一边回到先前隐匿行迹的地方,然后从神隐空间中显出了身形。
  竞技场里的守卫又多了几队,刚刚回到这里的时候,他已经发现,有巡逻的异族正在往这里走来。
  没过多久,一队表情僵硬,目光专注的异族守卫,出现在了靠近这里的拐角处。
  看到白解的瞬间,这些异族守卫立刻扬起了紧握的兵器,并且发出森冷的喝声。
  “什么人?在这里干什么?”
  白解装作受惊地举起双手,不安地问道:“我是选美大赛的获胜者,你们想要干什么?”
  凶狼一般的暗绿色目光上下扫过了白解,在他的脸部停留的时间最长。
  “身份牌!”强有力的虎臂伸到了白解面前。
  确定了白解的身份,这些看向他的森冷目光才失去了兴趣。
  “你在这里干什么?”
  白解不好意思地摆出几个姿势,“我在这里练武,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听说过,那种可以强身健体,延年益寿的技巧,武功?”
  这些异族相视一眼,嘴角自然而然地扬起一抹嘲讽,“没听说过!人类的武功,怎么有我们的身体强大。你继续练吧,可别不小心闯入禁止的地方!”
  “绝对不会的,各位大人放心。”白解忙不迭地回道。
  警告完白解,这些异族便往其他地方巡逻去了,恭送着他们离开以后,白解又在这里装模作样了一会,才最终回休息点去。
  章杰似乎正在客厅里做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
  白解一闯进来,就看到他慌忙地躲到了廊柱后面。
  “你在干什么?”白解好奇地朝他走去,余光扫过地毯上乱放着的华美衣服。
  “这些女装哪来的,是你放在空间戒指里的东西?”可是他马上想起,他们的空间戒指早已被异族收走。
  “你···你···不要过来。”章杰的语气有些惊慌,但又明显听得出来有些羞涩。
  只有细腰粗的廊柱并不能完美遮掩章杰的身体,白皙滑腻的香肩,不小心地露出一截,白解恍然大悟,然后便转过了身,背对着章杰,嘴中说出道歉的话语。
  “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在···”他忽然语塞,“···我先出去了,你弄好了以后再叫我进来。”
  不等章杰回应,白解就抢着冲出了套房,在空无一人的走道里抚胸舒气,浑身不禁有些躁动不安。
  “他是个男人!白解,你要记住,他是个男人!”白解对自己说。
  不过他刚才到底在干什么?貌似把衣服都脱光了,独立站在客厅中央。
  过了一会,从里面传来章杰的声音,白解平缓下躁动的心情,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他的样子,已经恢复了早上的模样,全身裹在一层天蓝色的薄纱之下,静静地坐在客厅的兽皮沙发上。
  “不好意思···刚才,冒犯了。”白解又道歉了一下。
  “没事,是我没有听到门外的动静。”简单地回应白解,然后他说起了其他话题,“对了,你为什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时间不是才刚到中午吗?”
  白解顿时想起刚刚得到的那些情报,正要开口,却又突然犹豫起来。
  “是不方便和我说嘛?那等香真小姐回来,你们俩商议吧。”章杰的语气中,听不出不满的意思。
  “不是你想的那样,只是有个情报与你有关,但我又不确定是真是假,所以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你。”白解解释道。
  “那就告诉我吧。真假我也可以分辨,我只是暂时不能动用力量而已。”
  怕他想得太多,于是白解就把从“骨之裁决者”得到的情报,选择了与他有关的内容,详细地告诉了他。
  开始他的状态还能保持镇定,听到后面,知道失踪的祭品可能是他的父亲,整个人已经带着身体扑到了白解面前。
  隔着一层纤薄的轻纱,气味如兰的呼吸温暖着白解的鼻尖,他仿佛能够感觉到,一双娇嫩柔软的红唇就在自己的嘴边。
  “你···太近了!”白解红着脸说。
  章杰似乎才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有些冒失,有些慌乱地想要支起身体,结果胳膊不小心地带到了薄纱,轻纱滑落,一张美绝人寰的面孔,不经意地映入白解的双眸。
  “嘶”的一声,白解深吸了口气,双目眨也不眨地盯着眼前的绝美面孔,喉咙不自觉地咽了一声。
  “咕噜——”
  “我很美嘛?”章杰倩然低语。
  “···当然!而且不是一般的漂亮。”白解发自真心地回道。实际上,漂亮这个词也很难形容白解此时的观感,换做仙女下凡,或许更能匹配他此时的心情。
  可转念一想,这样美若天仙的人,其实是一个男人,白解就不禁涌上一股恶寒,全身仿佛被酥麻的电流扫过。
  “刚才你说的事情,都是真的吗?”章杰定定地看着白解,眼神里充满了期望。
  心头的恶寒顿时被一股沉重的压力替代,白解收拾了花痴般的表情,认真地点点头,“这些情报,都是我从‘骨之裁决者’的嘴里得到的,根据我的分析,他应该没有对我说谎。”
  章杰不知道白解怎么办到的这点,他也不太关心这个,因为突然出现的父亲消息,已经完全夺走了他的全部注意力。
  “这么说,我的父亲,也就是他们所说的失踪的祭品,现在还没有被找到?”他的语气有些难以抑制的激动。
  “没错。不仅出了这件事情,血窟里面恐怕还出现了其他的情况。”白解想到那两个飞翼一族的姐弟,目光熠熠地说道。
  不过章杰并不关心那些,他只想知道,自己的父亲目前身在何处,身体状态如何,能不能躲过异族的追捕。
  “我们赶紧行动吧!”
  “行动?你想要干什么?”白解吃惊地看着他。
  “去你刚才说的血窟,我想,我有办法能够找到他。”他的水汪汪的大眼睛,充满了自信的耀眼光彩。
  “砰”的一声,房门被人猛地推开,已经在外面偷听了一会的三师姐,带着浅笑地走到了两人身边。
  “不介意加我一个吧?”
  白解无语地看着她,她笑起来余光有些刻意地扫过两人此时的状态,眼中的笑意越来越浓。
  “你们俩还要继续保持着这个样子,到什么时候?”话音刚落,她便自顾自地笑了起来,声音中充满了逗弄的欢快。

  (http://www.shukeju.com/a/65/65931/57818584.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