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异常觉醒 > 第四百零五章 选择之谜

第四百零五章 选择之谜

  白解内心一紧,眉头不由得蹙起,“如果我在下一站离开这里,你会阻止我吗?”
  “你要离开这里?啧啧。我可以提前告诉你,外面可不是什么好地方,如果你真不愿意待在这里,那随便你好了。”
  黑衣人神秘莫测地说着,似乎不在乎白解离不离开这里。
  白解当然知道外面绝对不是什么好地方,而且以目前的情况看,不管是离开还是待在这里,恐怕都没有好结果。
  “怎么样,做好决定了吗?下一站快到了,过了这一站,就得很长时间才能看到站点了。”
  黑衣人平淡的说着,旁边形神枯槁的躯体再次隐入空白中。
  “终点会有什么?如果在这里一直待到那里。”
  “会有想象不到的珍贵体验,尤其对于你们这种血脉者来说,是如同母体一般的存在。”
  白解听黑衣人这么说,顿时对所谓的终点产生更多的好奇。
  “这些‘人’到过终点吗?”白解指着旁边问。
  “他们?”黑衣人冷笑着,“只是一群残缺的工具而已,没有资格进入终点。”
  “那为什么我可以进入终点?”
  白解觉得他与这些“人”最大的区别,就是他具有鲜活的身体。
  不过,黑衣人的回答却改变了白解的想法。
  “因为你是独一无二的,无法复制的东西。”
  黑衣人说着,将双手伸出,想要触摸白解的脸庞。
  那是一双带着黑色皮套的双手,五指特别细长,就像长竹竿一样,上面附着一股特别的味道,像是深山老林中的陈腐之气。
  “不要过来,如果你再靠近,我就把自己杀死。”
  白解用手掐着自己的喉骨,向黑衣人威胁着说。
  “啧啧。”
  黑衣人发出两声意味不明的轻笑,接着将手收了回去。
  “你真会自杀吗?”黑衣人的语气充满了嘲讽。
  白解当然不会那么轻易舍弃自己的生命,但是他也有自行了断的觉悟,如果情况真的糟糕到了那种地步。
  “刚才你的话还没说清楚,为什么我是独一无二的‘东西’?”
  白解特别咬重了“东西”这两个字,似乎是在反抗黑衣人的说法。
  “因为你的脑海中有与其他人完全不同的东西,这种独一无二只有很少的人拥有。对了,你们人类中把这部分的人称为封王存在。”
  “封王存在?”
  白解吃了一惊。要说封王存在有多么特殊,只看目前已知的数量就可以了解,华国正式建国上百年,留有记载的封王存在只有三十多位,就是更加往前,算是能力者刚诞生的觉醒时代以及战争频繁的超能时代,华国这片土地上诞生的封王存在也没有超过百位。
  当然,这只是有过记载的,而那些没有留下任何痕迹的封王存在,也出现过不少。就算加上这些人的数量,封王存在的数量应该也不会超过两百位。
  而按照黑衣人的说法,他与那些封王存在都拥有“独一无二”的特质,就是这点,才让黑衣人对他另眼相看。
  “什么是‘独一无二‘?”
  关于封王存在的一切,向来是能力者最为关心的事情之一,白解也不例外,尽管他还离那种境界太远。
  “我把它叫做‘补丁’,是这个世界赋给某些人的印记。”
  白解不知道这个“补丁”和电脑文件中的补丁有多大区别,这个世界其实没有电脑文件这种玩意,用的都是人工智脑,不知黑衣人是从哪里得来的。
  “世界···”白解若有所思地说着,“你的意思是,这个世界有‘神’?”
  “当然有,只是你们不知道罢了。”
  这个世界竟然有神?白解难以想象,所有的认知一瞬间都混乱了。
  “你见过?”
  黑衣人抬高下巴弧度:“你不相信?神的存在是无法估量的,它们无处不在。”
  白解已经听出了黑衣人有些敷衍,黑衣人绝对知道某些隐秘,只是白解还不能让黑衣人说出来而已。
  正要往下开口的时候,地铁再次停在乌蒙蒙的地方,车门自动打开,从外面又进来一个浑身湿透的黑衣人。
  两个黑衣人瞬间对上眼神,身体一动不动,样子就像同一个人的镜化。
  看着他俩一动不动,白解暗暗嘀咕,这两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站在白解面前的黑衣人终于开口,打破了两人之间的沉寂气氛。
  “你为什么会来这,时间明明还没有到?”
  站在门边的黑衣人抬起被帽檐遮住的眼眸,“你我之间的合作已经作废,现在是我的时间了。”说完,他还不露痕迹地看了白解一眼。
  “你这家伙!”“恶”有些生气,往那边迈出两步,拳头微微上提。
  “怎么,要和我动手,别忘了我们是什么身份。”
  白解发现“恶”听到了对方的提醒后,迈往那边的脚步停了下来,浑身发出一阵轻颤。
  “这里不欢迎你,你到别的地方去。”
  “恶”想要把对方赶到另外的车厢去,一边说着,一边将通往另外车厢的滑门打开。
  白解看到车厢的连接处一片漆黑,这种漆黑不像是因为灯光的影响,而像是真正
  属于黑暗的世界。
  “你这么急着要赶我走,是因为这个家伙吧。”
  白解感觉两道不怀好意的目光落到了他的身上,门边这个黑衣人,似乎比“恶”更加诡异。
  “他已经是我的契主,你就别想了,感觉离开这里吧。”
  “恶”把身体右移,像堵墙一样,挡住了对方锐利的目光。
  “是吗?可我怎么没在他的身上看到契约印记。难道你主动放弃了契约归属?”对方的语气中带着一丝嘲讽。
  白解不知道他们说的契约是什么,但他知道,现在自己已经成为他们关心的焦点。
  “契约的规则你也明白,没有到达终点之前,任何的契约都无法成立。还需要我继续解释吗?”
  “啧啧,”对方发出两声不正常的冷笑,“小子,你听到没有,现在这家伙说的任何话,你都不能相信,其实他全是骗你的。”
  白解被叫到的时候一头雾水,不知道那家伙为什么会突然对他说出这样一番话。
  “恶”的声音像寒冰般传来:“你这家伙还是死心不改,难道,真的要和我大战一场吗?”
  “在这里大战一场?真是个好主意。”
  对方反话正说,实际上脚步已经往另外的车厢迈去,没一会,湿漉漉的背影就消失在了黑暗中。
  “这家伙终于走了。”
  “恶”平淡地说着,然后目光转向了白解。
  “你还没有决定,是打算一直在这里待到终点,还是···离开这里。”
  “我可以离开这里了?”白解说着,刚才这家伙不是提醒他,最好不要离开这里吗?
  “外面是属于错乱的时空。如果你不怕出现在一个完全陌生的时空,可以尝试着离开这里。”
  “完全陌生的时空!会有多么陌生?”
  “有可能出现在没有觉醒之力的时代,也有可能出现在遥远的未来。谁知道呢,时空本来就是最难控制的东西。”
  没有觉醒之力的时代,那岂不是几百年前,白解心想。如果他出现在那个时代,以他身上这股超人般的力量,会不会成为那个时代最强大的人。
  不过,既然那个时代没有觉醒之力,那么以觉醒之力作为根源的力量,会不会也跟着消失,如果不是这样,“恶”恐怕不会故意这么说吧。
  “如果到了终点,就要订立什么契约吗?”
  “没错。我们的使命,就是寻找具有独一无二特质的载体,与其订立宿命契约。”
  “宿命契约?”
  “就是见证宿命的契约,订立了这种契约的存在,终生可以受到命运的保护。”
  “恶”的回答颇为深奥,白解一下子没理解过来。
  “换句话说,也就是以后走的路,经历的事情,完全可以预知?”
  “虽然不够充分,但也可以这么理解。”
  如果真是这样,那岂不是非常美妙的事情,未来发生的事情都可以提前知道。如果有了危险,可以提前想办法躲避;如果有了机遇,可以提前谋划,获得更多的利益。
  “怎么样?是不是心动了。”
  白解内心还真有那么一点心动,就在这时,脑海中突然闪过刚才那个家伙的提醒。
  “···他的话,什么都不能相信。”
  虽说那家伙看上去不像好人,但是这番话很难说完全是假的,毕竟那家伙没有必要这样骗他,白解想到这里,眼中渐渐多了几丝怀疑。
  “如果契约最终订立了,你会变成怎么样?”
  白解紧张地期待着回答,一双眼睛锁在“恶”的脸上。
  “如果契约订立成功,那么我的任务就完成了,然后我再继续寻找下一位承载者。”
  “只是这样吗?”
  白解觉得“恶”的回答中隐隐有着别的意思,就好像蒙上雾纱的险峰,险峻之处若隐若现。
  “恶”再次坐回了刚才的位置,端直腰身,脑袋微垂,眼神被湿漉漉的帽檐遮掩。
  白解内心的天平不时往两边倾斜,一会觉得订立宿命契约也不错,一会觉得不能让命运掌控在别人手中。
  就这样内心像火车的轱辘一样,一直的上下起伏,到了下个站点车门打开的时候,白解还没有考虑清楚。
  从门外又走进来一位全身湿漉漉的黑衣人,这竟然是个女人,紧贴在皮肤上的湿衣服,尽情衬托出丰满圆润的迷人曲线。
  脚步声渐渐往白解靠近,白解不得不抬起双眸,和一双妩媚的眼神对视,然后像是触电般地收了回来。
  “多么特别的小家伙啊!”
  女黑衣人径直朝白解伸出双手,似乎想用湿漉漉的手套浸湿白解干燥的脸颊。一股略带甜腻的血腥,像亲密的朋友般扑面而来。
  “把你的手停住!”
  “恶”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女黑衣人的旁边,手紧紧抓着她的肩膀,眼神似寒冰般凝在她的脸上。
  “真是可惜了。”
  女黑衣人遗憾的收回双手,不无留恋地在白解的脸上逡巡。
  “那里才是你要去的地方。”
  打断了女黑衣人的突然之举,“恶”将她往旁边的车厢推去。
  “别着急呀,我还有话想说呢!”
  “恶”没有给她说话
  的机会,继续推搡着她。
  “那小子,你要小心,他······”
  随着女黑衣人的脚迈入幽寂的黑暗,来自她嘴中的话戛然而止。
  到底“他”的后面是什么?白解不禁吐糟,真是糟糕的断句,就好像提枪上马,结果枪头没有装上,只能拿着枪杆与敌人的利刃应对。
  “刚才那人想要说什么?”
  看到“恶”往位置上走去,白解不经意地问着。
  “没什么,就是些疯话罢了。对了,你已经做出决定了吗?”
  白解感觉“恶”明显有些隐瞒,语气已经不像刚才那般平淡随意,问到他的决定的时候,多了一丝急切。
  “我还需要多考虑一下。”白解摇摇头。他其实已经有了大概决定,不过不打算现在说出来。
  “那你最好尽快想清楚,距离终点就只剩下一个站点了。”
  白解感觉“恶”的话不像是提醒,反倒像是不露痕迹的警告。
  地铁继续行驶在茫茫乌雾中,车内的吊环在轻微晃动,两侧显示器上的雪花忽明忽暗。
  白解突然想到身旁这些安静的“人”,他们在“恶”的口中,是没有资格到达终点的工具,那么他们到底是如何变成这副样子的,又是什么让他们一直留在这里,像幽灵一样沉睡在地铁上。
  如果能够解决这些问题,白解便更能做出决定。
  看到对面的“恶”似乎垂着脑袋睡着了一般,白解试着沟通旁边的存在。
  “喂,喂,能听到我的声音吗?”
  白解想起先前他们对他的话语有过反应,于是低声尝试着与他们沟通。
  但是白解与他们之间似乎有层无形隔阂,这种隔阂阻断了声音的接触。
  在两边都没有得到任何回应,白解只好采取别的方法。
  “你好,感受得到我的意识吗?”
  白解的意识本来不能离体,他还没有修炼到那种境界,可他的能力是精神系能力中的感知,虽然这种能力比较一般,但是他的能力天赋却可以沟通万物之灵,按照曾经瓜瓜的说法,只要是带有灵性的东西,他都可以通过能力与对方沟通。
  这些“人”还有没有灵性,白解没有把握,但是除了这个方法以外,他已经没有其他手段可以拿来尝试了。
  “你···是···”
  就仿佛尘封已久的山门开启,一道过于孱弱的声音,艰难地被白解听到。
  “我叫白解·······”
  白解很快自我介绍一遍,只说了一些基本情况,然后把目前的情形描述了出来。
  “我···叫···陈城···”
  这是一个充满棱角的名字,白解没有想到,一个浑身柔软的女人,会用这种名字。
  “现在时间有些急,你就不用自我介绍了。我就想请问一下你,你们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你有没有到达过终点?”
  白解连忙传达了两个问题过去,然后期待地等着她的回答。
  “我们···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我们···”
  她似乎丧失思维能力太长时间,所以一遇到白解的问题,就立刻犯迷糊了起来,言语断断续续,很久都没有完整的一句回应。
  “再想想,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你们变成这副样子的,和那些黑衣人有没有关系?”
  白解不得不想方设法地帮助她找回记忆,并且用黑衣人来刺激她的记忆。
  “我···想到了!”她的回应中多了一股激动的情绪,“是那个家伙···一个自称‘恶’的家伙,就是他,把我们骗到了终点,然后······“
  “然后?!然后什么啊!”白解忍不住想骂出声。
  沟通怎么会突然中断的,白解压抑着糟糕的心情,睁开双眼,却正好发现“恶”正站在他的面前,那双充满血丝的眼睛,反射着阴冷神秘的光芒。
  “快要到达下一站了,该你做出决定了。”
  可怕的压迫从“恶”的身上涌出,白解像是被强风吹过的枯树,不受控制地弯下了腰,身上附加着如山峦般的沉重。
  “你···为什么不继续隐藏了?”
  白解艰难地挤出质疑,冷眼地看着“恶”渐渐靠近他,并将湿漉漉的双手放在他的脸上。
  好冰,好腥,这就是黑血的触感吗?
  涌进鼻腔的浓郁血腥,让白解忍不住想要作呕,但是下巴已经被“恶”狠狠掐住,白解无法呕吐出来。
  “你不是都听到了吗?”“恶”冷笑着,“我万万没有想到,你的能力竟然有这种天赋,真是完美的载体,寻找了这么久,终于找到了可以让大人满意的载体。”
  “恶”发自内心地说着,兴奋地抓住白解的脸庞,往嘴边靠近。
  可恶!动不了!
  白解想要夺回身体的控制权,可是“恶”的力量着实可怕,白解的力量同他相比,完全没有抵抗之力,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双令人毛骨悚然的黑唇越来越近。
  啪!
  白解感觉侧脸突然挨上一巴掌,仿佛碰到了精钢铸成的铁手,像是要把他的脸骨毫不留情的打碎。
  “多谢!”
  但是白解却对着旁边的空气,诚恳地感谢了一句。

  (http://www.shukeju.com/a/65/65931/51140539.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