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异常觉醒 > 第四百一十章 重见世间

第四百一十章 重见世间

  无数炫光在这座山峰的周围环绕,可怕的庞然巨影在天穹上忽隐忽现,那些足以摧毁无数禁制的空间乱流,像是被关上了力量的闸门,山峰虽然仍在震荡崩散,但已经没有刚才那么剧烈。
  “是虚灵之鸾?”
  少女惊奇的声音响起,在她的记忆中,虚灵之鸾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
  白解没有想得太多,虚灵之鸾挡住了倾泄的空间乱流,终究是件好事,至于虚灵之鸾的目的,又何必太过关心呢。
  重现展现出天方圣族锋芒的守望山峰,就像急速跃迁的星空飞行器,开始往虚灵之鸾护住的天穹缺口飞去。
  天穹缺口现在还是有些狭窄,对于直径超过上百公里的守望山峰来说,不得不与天穹上的禁制发生一波激烈交撞。
  随着距离的接近,白解和少女渐渐提起紧张,两人都无法预测接下来会发生的情况,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全力地保护自己。
  天穹中的巨影这时游走到了缺口旁边,挥动着长达万米的乌光双翼,想要阔宽缺口的长度,与天穹中的禁制撞出毁灭之势。
  “麻烦了!”
  虚灵之鸾虽说非常熟悉这些天穹中的禁制,但是却控制不了它们,只能靠着蛮力,硬生生地将缺口撑开。可是,它的实力毕竟远不如全盛之时,即便是全盛之时,也做不到完全与这些禁制抗衡。
  看着守望山峰越来越近,虚灵之鸾有些举棋不定,是不是该不顾一切地使出那道圣法。当初,天方圣族赐予它这道圣法的时候,吩咐过它,如果不是它的性命受到了威胁,绝对不能擅自使用。
  现在,眼看着守望山峰就要与天穹中的禁制相撞,经过数百年的蚀化,虚灵之鸾不确定,守望山峰能不能承受住禁制的威力。
  最坏的结果,就是守望山峰在禁制的轰击下分崩离析。
  想到那可怕的后果,虚灵之鸾从犹豫中清醒,当机立断,毫无保留地开始施展那道圣法。
  “天方绝秘——介子乾坤大颠倒!”
  在天方圣族的功法体系中,位于最上阶的功法,就是以规则为核心的天方绝秘。主要分为五类,虚灵之鸾施展的这道圣法,属于时空类绝秘,使用的条件非常苛刻,不仅会消耗大量源力,还会折损寿命。
  对于虚灵之鸾来说,消耗大量源力只要修炼就可以恢复过来,但是寿命的损耗却很难补充,尤其是对于像它这样的天地灵兽来说。
  不过,为了能够完成任务,虚灵之鸾不得不这样选择,当初如果不是天方圣族,它也不会成长为圆满期的天地灵兽。
  在数百年前,像它这样自然诞生的灵兽,比现在常见得多,但是大多数灵兽,都逃不过沦为契约生物的下场,成为其他强大种族的守护兽。
  虚灵之鸾虽然也是天方圣族的守护兽,但是它并没有被强制订立契约,而是主动地替天方圣族守护这片祖地。
  这自然是天方圣族的自信,他们毫不担心,虚灵之鸾会背叛他们,当然,也是虚灵之鸾感念他们的精心照育。
  无数的乌芒突然盖过天穹,就像给天空放上了一层暗色帷幕。
  白解和少女忽然看不到了对方,只能听到各自沉重的呼吸声。
  “大人,不会出什么意外吧?”
  少女的颤声就像受到惊吓的幼犬,白解感觉到,一具有些凉意的柔软身躯突然撞入了怀中。
  “你······”
  白解想要将少女推开,可是腰上紧紧缠着两条细嫩的手臂,普通的使劲,根本推动不了这具娇躯。
  “再不放开,我就······”
  白解忽然抱紧了少女,一股无法抵抗的势头,像浪潮一样冲击着两人。
  两人抱紧着滚到了地上,一路畅通,与山峰上的迎客柱发生了“亲密”相遇。
  “哎哟!”
  少女的呻吟带着自然的可爱,白解有些不好意思,刚才是少女的娇躯替他做了肉垫。
  “刚才是怎么回事?”
  “大人,山峰好像正在倒转。”
  少女一边吸气,一边认真地回答。
  白解也发现了现在角度的不对,很快,山顶的地面就出现了超过七十度的倾斜。
  “是虚灵之鸾干的吗?那家伙到底想要干什么?”
  白解的声音并没有被虚灵之鸾听到,它已经完全进入了神魂合一的状态,全力施展着“介子乾坤大颠倒”。
  在可怕的规制伟力的作用下,守望山峰以最快的速度,向着完全颠倒发起冲击。
  另一方面,整个山峰也在急剧地缩小,就像某个维度发生改变一样。
  就在这样的情况下,山峰以越来越快的速度进入天穹中的缺口,在山峰完全被缺口吞没的刹那,虚灵之鸾的躯体突然崩裂开来,天地间血雨翻飞。
  十绝山脉,血窟,第十三层。
  两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这,是三师姐和章杰,他们正在面对一群岩石怪物的围堵。
  “大师姐!我们赶紧离开这里吧?”
  章杰已经扛不住这些怪物的攻击,虽然在他身上有着特殊的能够削弱伤害的盔甲。
  “再坚持一会!”
  三师姐一边说着,一边检查着手上特殊的感应物件。
  “他的位置已经越来越近了,马上就要到达这里。”
  三
  师姐的目光隐有异色,就像发现了什么不寻常的事情。
  下一瞬间,大地上忽然惊起一阵轰鸣巨响,无数的裂痕呈网状分开,一个突然出现的直径超过数公里的巨坑,像是宝物现世一样,往外冒着璀璨的耀眼银芒。
  还没看到巨坑中的宝物,三师姐和章杰就先看到了一具血肉干涸的躯体,像个高高抛起的铁球一样,往这边坠来。
  “那是谁?”
  章杰瞪大了双眼,瞳孔像是戴了一层放大镜,眼神紧紧跟着那道划破长空的轨迹。
  “是他?!”
  三师姐面露异色,先一步发现这具躯体的身份,似乎想到了什么,将长钩甩出,卷住这具躯体,将它带回到了两人的旁边。
  “这应该是你父亲吧?”
  三师姐往章杰的脸上看去,发现章杰已经伸出了双臂,似乎想要触碰这具躯体。
  “小心,先不要碰他。”
  三师姐提醒着,这具躯体刚从那个巨坑中飞出,保不齐会有什么危险之处。
  章杰虽然很是激动,但还是忍住了心中的情绪,将手臂收了回去。
  巨坑中的波动还在继续。
  银芒的强度越来越高,渐渐地汇成了一片银色的海洋。
  刚才还在围堵他们的岩石怪物,不知道是不是受到银芒的惊吓,不知不觉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周围变得像幽冥般死寂。
  这样的沉寂没有保持太久,过了一会,一阵起伏不定的空间震荡,像连珠炮般在两人的耳边响起。
  “不好!”
  三师姐看着手中的特殊物件,脸色为之一变,然后想也不想,就把它往巨坑那边扔去。
  “快离开这里。”
  章杰本来就有离开的念头,一听到三师姐的喊声,便像加速的月舟一样,一头往远处撤去。
  离开的瞬间,章杰还往三师姐那边瞥了两眼。
  “大师姐···呃···那是···”
  本来是想看看三师姐的情况,章杰却没想到,竟然在三师姐的后面,看到了两道流光般的虚影。
  “有人,大师姐,你的背后!”
  三师姐顺着章杰的视线往身后瞧去,原来还在巨坑边缘的虚影,这时已经距离他们不到百米。
  “师弟!”
  三师姐的脸上难得露出兴奋无比的神色,本来正在撤退的脚步,又突然掉转了方向。
  看到三师姐已经往那边飞去,章杰也不得不跟着停下,目光在两道虚影身逡巡。
  “那个女孩是谁?”
  被白解抱在怀中的少女,吸引了章杰的注意力。章杰有些不太明白,白解不是肚子地进入血窟裂口,为什么会突然抱着一个少女出来。
  “咦!”
  章杰本来还在想着那个问题,却被眼前发生的一幕惊出了异声。
  往那边飞去的三师姐的身躯,就像突然撞上了实心炮弹,连着那两道虚影,一同往这边高速飞来。
  章杰还来不及躲开,三道身影便到了近前。
  只听到骨头激烈的碰撞声,章杰感觉他的胸口像是被巨石击中,一股逆行的闷血脱口而出,然后整个人随着另外三道身影,一同往远方飞去。
  半个小时后,血窟,第十层,通往第九层的入口。
  “师姐,你等的人在这里?”
  白解打量着空无一人的入口,看向三师姐的眼神露出了犹疑之色。
  “我和她们说好在这里汇合一次,既然这里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就说明她们还没有来。”
  三师姐一边回答着,一边看着趴在白解背上的少女。
  “她是你从血窟中救出来的?”
  章杰也好奇地看向白解,他的背上也有一道身影。
  “他是替天方圣族看守山门的异族,不是我们人类。”
  白解怕他们误会什么,就先说出这个情况。
  “是异族吗?”
  三师姐审视着少女纯真的容颜和凹凸有致的娇躯,目光渐渐变得深邃。
  “完整的情况,等我们离开这里再细说。师姐,你还要在这里等多久?”
  “再等一会。看你的样子,是有什么急事吗?”
  白解看起来十分焦虑,眼神来回晃动,语气说不出来的紧张。
  关于天方圣地的事情,一时半会,白解和三师姐他们解释不清楚,便只好强调道:”这里恐怕会有大事发生,我们最好还是赶紧离开这里,离开得越远越好!“
  三师姐很快看到白解这么严肃,往往出现这种情况,就说明真有大事发生了。
  三师姐点点头:”那好吧,等我一会,我去给她们留下个讯号。”
  三师姐在入口旁的一块不起眼的松石上,留下一串特别的讯号,只有知道解释密码的人,才能准确无误地解读这串讯号。
  就在他们离开后不久,过了十多分钟左右,两个如同鬼魅般的黑影,一路疾行地来到了这里。
  “姐姐,她放了我们的鸽子!”
  “应该不会,错过这次接头对我们可没有任何损失。”
  “那我们要在这里等着吗?圣地可是快要现世了。”
  对于她们来说,圣地重现降临世间才是目前最重要的事情。
  “找到了,那个女人在这里留下了讯号。”
  她们果然发现了三师姐留下的石头。
  “姐姐,你快解读一下,上面说了些什么?”
  “上面说的是,合作继续,一个星期后,花海市见。”
  “她说继续就继续,这也太看不起我们姐妹俩了吧!姐姐,我们俩要不把协议撕毁?”
  “不行!她倒没有什么,但是在她背后的势力,是我们以后行动的一大助力。”
  “那好吧。”
  声音还在旷野中回响,两道鬼魅般的身影,已经像浮烟般消失不见。
  位于悬崖绝壁之下的地窟入口,此时已经聚集了众多的异族强者,一个个凶焰滔天,嚣张乖戾,冲着站在入口旁边的几道身影,不时露出阴冷的目光。
  “金骨王,这次的意外事件,你们一族得负重大责任。”
  说话的是一位面容俊朗的飞翼族的大人物,在他旁边恭敬地候着飞紫。
  “玄翼王,我可是得到禀报,是你们一族的人制造的祸端,这可不会有假吧?”
  金骨王皮笑肉不笑地说着,目光正好扫到了飞紫身上。
  “有这件事吗?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金骨王你从哪里听来的。”
  玄翼王看不出来任何异色,语气极其自然。
  “你们两个别在那絮叨了,我就想知道,我们一族的紫绝现在怎么样?”
  金骨王和玄翼王同时看向花蛇一族的天纹王,他们知道天纹王为什么会这么焦急,因为紫绝正是天纹王这一脉最有潜力突破封侯境界的族人。
  “天纹王,不怕直接告诉你,你们一族的紫绝,恐怕已经遇害了。”
  金骨王看似安慰地说着,语气中还带上了自然的叹息。
  “金骨王,别怪我警告你,如果你再敢乱说,我一定对你不客气。”
  天纹王充满怒火的声音,像火药一样,立即引燃了本就硝烟弥漫的气氛,金骨王冷笑连连。
  “是吗?要战斗,我可从来没有怕过你。”
  “几位,你们不要再自生事端了,难道还嫌现在情况不够麻烦吗?”
  作为场中看上去最为镇定的存在,来自晴虎一族的皓日王,说出的话语和他凶焰毕露的外形极为不搭调。
  “那照皓日王高见,目前我们该怎么处理这些意外情况。”玄翼王说道。
  皓日王的内心冷笑不已,玄翼王如此客气的推荐,可不是真的让他来出谋划策,而是暗中有找人背锅的嫌疑。
  “这些事情牵扯得如此严重,只怕不是我们能够轻易做主的,最好还是请示下上面。”
  皓日王的建议让其他三王全都脸色微变,就算是怒火高涨的天纹王,此时也稍稍沉凝了目光。
  “因为这种事情惊动族老们,不太好吧?”天纹王说道。
  虽说他们也是各大异族中的上层人物,并且还被尊为王位,但并不是说他们的实力就达到了封王境界,目前在各族之中,都没有封王境界的存在,最强大的,就是被称为族老的一群老怪物。
  “按照我们目前掌握的情况,事情已经牵扯到十绝圣族和人类的封侯强者,还有可能与天方圣族也扯上关系。如果族老们知道了这些事情,应该不会怪罪我们贸然打扰他们的。”皓日王说道。
  听完皓日王的分析,天纹王已经有些意动,不过金骨王和玄翼王却阴晴不明,脸色看不出来意向,不知道是赞同还是反对。
  金骨王和玄翼王隐秘地对视了一眼,似乎达成了某种东西,就在他们准备开口的瞬间,四人的耳边都响起了粗糙的声音。
  “上来见我!”
  本来正在观察金骨王和玄翼王表情的天纹王,此时腥红的血口完全张开,脸上露出震动未名的表情。
  “你们···刚才也听到了那道声音吧?”天纹王问。
  其他三王的表情都强不到哪去,同样震惊不已,唯一比天纹王强的,就是他们的表情恢复得更快一些。
  “没想到,事情已经惊动了这位大人。”皓日王说。
  “我们已经有二十年没见这位大人了吧,不知道待会他会和我们说些什么?”天纹王说。
  金骨王和玄翼王又偷偷地对视了一眼,各自心头都涌上一股笑不出来的苦意。
  就在四大上等异族的族长离开这里的时候,位于地窟入口的角落里,隐隐掠过一道浮光,有几位感知锐利的异族,往这边瞅了几眼,然后又收回了目光。
  “刚才好危险!多亏了你,要不然我们就要有大麻烦了。”
  白解向着身后感谢道,他的后背正禁贴着一双白皙的手掌,手掌的主人,则是本该趴在他背上的可爱少女。
  “这是我的份内之事,大人不用特意感谢我。”
  原来刚才白解的精神力突然中断无法继续,由于他们几个人全都躲在白解的神隐空间里面,结果马上就要显出身形,好在少女将精神力传递给了白解,才没有让那种事情发生。
  白解打算赶紧离开这里,刚将神隐空间往外移动十多米,就听到了三师姐的声音。
  “我们先不要离开这里。”
  “为什么?”
  白解不解地看着三师姐。

  (http://www.shukeju.com/a/65/65931/51075362.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