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异常觉醒 > 第二百八十二章 未曾料到的结果(下)

第二百八十二章 未曾料到的结果(下)

  秘密会议仍在继续,经过一番缜密又不失激烈的交锋,东海联盟终于与陆正伦他们达成了初步协议。
  陆正伦同意了东海联盟的请求,但首批迁移过来的人却受到了限制,必须一半人类一半海族,并且这些人只能是年轻一代。海云长老他们经过讨论后接受了陆正伦的要求。不过,他们也要求到,必须将特区城市建立在大江大河旁边,并且允许他们这些年轻一代通行于其他城市。
  面对他们的要求,陆正伦只同意了前一条,后一条他拒绝了。这其中自然因为陆正伦考虑到东海联盟与大陆之间的根深蒂固的差异,当然,也因为他的权利还没达到这种程度,其他城市并不一定会买他的帐。
  见陆正伦拒绝了这个要求,海云长老他们觉得有些可惜,但也没多说什么。毕竟什么事情都会有一个进展的过程,等他们在特区城市站稳了脚跟,很多麻烦将迎刃而解。
  陆正伦和海云最终代表着江南市执政府和东海联盟,在这一初步协议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当协议被签下开始,秘密会议便告一段落。后面的具体事务,将会在接下的几个月内,由双方抽掉精英组成的迁移特别协调小组来完成。
  就在这时,祭典比试已经进行到了最后的阶段,海云长老客气地对陆正伦说。
  “正伦兄,你我几位要不要去观看一下他们的比试?”
  陆正伦正思考着什么,听到海云长老的邀请后,顿了一下,说道:“那我们就去看一下吧。”
  陆正伦其实对这种打打杀杀不感兴趣,不过他身旁的两位则不同,他们俩更关心这次祭典比试的结果,毕竟这是见识海族年轻一代实力的很好方式。当然,不管是海族还是他们,各种都藏了一手,没将最顶尖的天才派出来。
  海族这边的几道身影和陆正伦他们,一同消失在了秘密会议室中。
  与此同时,祭典比试进入了最终冲刺的阶段,不管是海族还是人类,全都拼尽全力地向更上位的排名发起冲击。
  白解已经看到自己的前后两名,在同一瞬间变更了名字,而再往后面的排名,更是变动得厉害,一些原本名次非常稳定的人,此刻纷纷从排名中落下。
  白解感到有些庆幸,好在他现在还处于休息时段,可以不必理会别人的挑战申请。不过十几分钟后,他的休息时间将会结束,到时候他将不得不接受别人的申请,或者,他向前面的人发起挑战。
  眀诗雅与千叶语的对决马上就将在所有人的注目下开始。
  原本只能容纳十几个人的场地入口,现在却挤入了上百号人,这些人中,甚至有其他排名前10的选手。他们低调地站在一角,眼神紧紧地锁在比试场中的两人身上。
  白解在这碰巧看到了源势,他的周围,被人无形得让出一小块开阔地,旁边的人似乎对他深有忌惮。
  源势感受到了一道熟悉的目光,看见是白解时,他对白解礼貌地笑了笑。
  白解也用微笑回应了他。想了想,白解拉着羽落他们直往他这边走来。
  周围的人似乎没想到有人会闯入源势的身旁,不由对白解他们多看了几眼。
  “你们好。”源势主动地向白解他们打招呼,语气非常的客气。
  除了白解和羽落以外,方断年和刀只是见过源势的照片,对于他的性格如何并不清楚。
  “你很厉害!”羽落说,“竟然击败了九阴鬼王大人的弟子!”
  “谢谢。”源势微笑着。
  “以你的实力,在龟族的年轻一代里能排多少?”羽落忍不住问道。
  源势认真地想了一下,回答道:“我的实力比不上大几岁的那些前辈们,他们都远超于我。”
  听到他的回答,白解意有所动。他听别人说过,这次祭典比试有许多三大海族内的顶级天才并没有参加。比如那些天赋超人一等的龙种拥有者。白解在场外就没有遇到过一个其他的龙种拥有者。见识过海三十实力的他,对于其他的龙种拥有者非常忌惮。不过也正如海三十所说,在这次归潮盛典的比试里,龙种拥有者仿佛全部隐匿了踪迹,参加比试的龙族,实力虽然还算不错,但与另外两族的战绩相比,有些差强人意。
  “你是龟相掌控者吗?”白解问道。
  源势略微诧异地看着白解,似是不知道白解怎么知道他们龟族中的特殊称号。
  “我是龟相掌控者。不过我领悟天相术的时间不到2年。”
  白解向羽应鳕打听过龟相掌控者的区别。它有三大天赋层次,星相术,月相术以及天相术。能领悟天相术的龟相掌控者,无疑是龟族中最顶级的天才。
  “既然你才刚领悟天相术,为什么要来参加这次的比试?”
  源势对于白解的问题来之不拒,非常自然地答道:“是我爷爷让我来参加的,我爷爷说参加完这次比试后,我的能力将会得到巨大的提升。”
  能有这样天赋顶级的孙子,想来源势的爷爷肯定也不是普通人,白解如此想着。他正打算试着看能不能问出源势的爷爷是谁,比试场上,已经响起了裁判的令声。
  随着比试的开始,场外的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保持着安静,目不转睛地盯着场内。
  因为这次比试的两人不是一般的年轻一代,于是场上安排了四个裁判,各自站在角落,全神贯注地注视着两人的一举一动。
  在白解的眼中,眀诗雅巧笑低颦,神色轻松地看着对面的千叶语;而千叶语静着个脸,神色内敛地看着不远处的眀诗雅。
  两人似乎谁都没有抢着出手的意思,目光一直看着对方,眼神在来回的交流。也许是都没有占得先机的绝对把握吧,白解如此认为。
  过了约有半分钟,场外的人专注得已经有些不适,但场上的两个人还是没有出手,就连脚步也没迈出一下。
  “一招决胜负吧,千不语姐姐!”眀诗雅鬼灵精怪地笑着。
  “好。”
  似乎是发现两人终于要出手了,看不见里面动静的人开始往里面挤着,一些人被挤得火气上来了,忍不住地用能力将自己身旁的人弄开,结果引起了其他人的连锁反应。
  比试场外顿时爆发了一场不小的嚷动。
  噌——
  一道明澈的声音,穿过所有人的耳朵,在大家的脑海中惊然响起,不管是处于激动状态的,还是正在发怒的,亦或是全神贯注的人,都瞬间感到自己的意识被这道声音洗涤得只剩下一片空白。
  接着一抹比初秋冷月还要清冷的刀光,如白驹过隙般从所有人眼前闪过,大家突然感觉自己从眼神到感知,似乎都被这抹刀光给定住了。
  当另一道完全迥异的脆声兀地响起时,所有人才恍然惊醒过来。
  伴随着这道脆声的,是如下雨般噼里啪啦的铿锵声。
  无数道玉手残影,在千叶语身旁浮现,宛如巨大的千手观音一样。
  靠近保护光罩前面的人,此刻就像被大海卷入了其中,通过光罩的战斗余波,如浪潮般澎湃激烈,他们摇摇晃晃的,身体止不住地倒退。
  眀诗雅的刀,并不是一把真正的刀,它是一抹眀诗雅意念所化的一尺刀芒。与白解的凝意刀有些类似,都需要融入自身的意念,但不同的地方在与,明月刀没有形体,收缩自如,而凝意刀形体自固,坚不可摧。
  相较于凝意刀的大开大合,眀诗雅的三尺明月刀显得既诡谲又神异。
  不过明月刀本身并不是以锋芒和速度取胜,所以面对千不语无与伦比的防御,眀诗雅并不担心明月刀的威力。
  正如它的名号所指,奈何奈何,唯有一败。被明月刀击败过的人,都会不由自主地把明月刀称呼为明月奈何刀。
  从明月刀上蔓延至对手内心深处的明月刀意,会将对手的内心腐蚀成满是窟窿的失败。
  失去心神防御的人,将再也抵御不了明月刀意的入侵,更有甚者,被明月刀意完全腐蚀掉内心的人,会不由自主地在精神上将自己杀死。
  更恐怖的是,这种诡谲的明月刀意根本无法抵挡,除非将对手击败,不然它会无时无刻腐蚀你的内心,让你根本没办法发挥出真正实力。
  当然,明月奈何刀并不是毫无破绽,只不过破绽掩藏在巨大的优点之下。
  而千叶语,正好识到了这个细微的破绽,以她冠绝此地所有人的灵敏天赋。
  超越感知极限的断影手速与无视防御的明月刀意,在比试场上发生了激烈的对抗。
  场外所有的观赛者,全都看不清楚场上到底在发生着什么,大家的眼中只倒映着一抹抹白光,心中无来由地冒出一丝丝挫败感。
  “我是个失败者!”羽落丧气沉沉地说着。
  白解的心中也突然冒出这种感觉,脑海中闪过放弃的念头。
  不对!拔刀术这时自动运转了起来,驱走了他内心的失败感。
  白解感到一阵后怕,这种无孔不入的明月刀意,竟然可以通过战斗余波向其他人蔓延,如果这不是余波,而是被眀诗雅御使的明月刀意,即便拔刀术也很难将其驱除出去。
  场外的许多人开始自怨自艾,垂头丧气,就在这时,场内的战斗终于进入到了决胜时刻。
  千不语靠着家传的秘宝暂时抵御着明月刀意的侵蚀,而眀诗雅,在千变万化的断影手面前节节后退。
  两人拼的是谁先将破绽完全露出,也拼的是谁能坚持到最后。
  伴随着一道夺目炫光爆射而出,一股惊人的气势冲出了保护光罩,将那些靠近光罩的人,全都冲击得翻倒在地。越往后,受影响的人越多。场外顿时出现了一大片瘫倒在地的人。
  白解几人也受到了冲击,不过他们因为正好靠在源势旁边,所以得到了源势的帮助。源势虚空划符,点火成相,以天相术将巨大的冲击消弭于无形。
  当大家再往场上看时,四个裁判已经站出了角落,神色古怪地看着互相架着的眀诗雅和千叶语。
  眀诗雅的左手紧紧贴在千不语的心脏位置,而千不语的右手则攥紧了眀诗雅的脖子。如果仔细看的话,会发现两人的手上全灌满了力量,只要对方露出一丝心神破绽,便会立刻击穿对方的要害。
  场外的人终于从地上爬了起来,发现场上的两人处于对峙状态后,开始兴奋地期待着最终胜利者的出现。
  但场上的四个裁判却没有这种好心情,他们正紧张地盯着两人,胜负的
  出现可能就在一瞬之间。
  不过眀诗雅和千叶语的呼吸,脉动,感知,近乎一模一样,两人都没有绝对把握在击杀对方的同时,而自己不会受到致命的伤害。
  随着对峙的进行,汗水已经浸透了两人的衣服,但大家所期待的致命一击,却仍然没有出现。
  就在裁判们都忍不住开始眨眼的这一刻,两人之间,终于有人动手了。
  出手的不是一个,两人同时向对方发动了攻击。呼吸,节奏,速度,完全一样。
  两人似乎也没料到对方的攻击会与自己同时同速,已经来不及避开了,只能靠身体硬抗。
  但既然是全力一击,两人都没有做任何留手的准备,致命的攻击如打开阀门的洪水,汹涌地冲入对方的体内。
  电光火石之间,四位裁判根本没意识到两人会同归于尽,当他们意识到这一点时,已经来不及将她们分开,只能眼睁睁地站着。
  “溯回——”
  一声轻言低吟,突然在比试场中响起,白解瞪大了双眼。
  紧接着,几道气度不凡的身影,出现在眀诗雅和千叶语旁边。
  眀诗雅和千叶语仿佛像什么都没发生似地,各自站在一侧,脸上写着惊疑未定的表情。
  “麻烦鲲族圣女了。”陆正伦向羽应鳕谢道,然后看向脸色不虞的海云长老。“不知道这位女子,可是你们海族的人?”
  海云看着千叶语,心中暗叫一声麻烦,但面上却丝毫不表现出来,“她的确算是我们海族的人。”
  海云长老的话,令陆正伦若有所思。
  “我代她向你认输了,这次算我们输了。”陆正伦对千叶语说。
  听到陆正伦的话,眀诗雅露出一脸的不满,但知道陆正伦身份的她,只能将这种不满放在心中。
  千叶语看了看陆正伦,又瞥了眼脸色不好的眀诗雅,微微扬起嘴角,接受了陆正伦的认输。
  羽应鳕一直看着千叶语,这种毫无避退的目光,让千叶语觉得如芒在背。
  千叶语侧过头猛地瞪了羽应鳕一眼,羽应鳕的眼中,有一丝诡秘的神色,这丝神色让千叶语隐隐感到不安。
  “我先走了。”
  她冷冷地说了一句,便转身离开了比试场。
  羽应鳕将目光从千叶语身上收回,心中闪过的几道想法,最终只留下了一道。
  “刚才···你是怎么把我们俩分开的?”眀诗雅对刚才发生的事情没有一点印象,她只看到陆正伦向羽应鳕道了谢。
  羽应鳕笑着:”这是我的血脉能力。“
  眀诗雅也见识过好几位具有血脉能力的鲲族,但没有羽应鳕的能力给她如此神奇的感觉。
  “你的血脉能力···是叫溯回吗?”
  羽应鳕笑而不答,对旁边的陆正伦和海云长老颔首示意后,便走出了比试场。
  陆正伦对眀诗雅轻哼了一声,这让她立刻闭上了嘴。
  如果不是因为眀诗雅的父亲正好当年与陆正伦是大学同学,陆正伦可不会如此照顾她。
  “海云长老,刚才真是麻烦你们了。不然这孩子的父亲,一准得找我麻烦。”
  海云长老听出了陆正伦的言外之意,这让他对眀诗雅父亲的身份略微产生了一丝兴趣。
  “这种小事,不用多谢。倒是没想到,这么年轻的女娃娃,实力就已经到了如此出色的地步。华国,真是一个人才辈出的国家。”
  陆正伦可不会把海云长老的话当真,现在他不过是有求于华国罢了。
  几个裁判犹豫再三,还是来到了海云长老的旁边,他们刚才恰巧被所有人给忽视了。
  “长老,这场比试的结果,该···怎么评定啊?”
  海云长老正琢磨着羽应鳕那特殊的血脉,见到吞吞吐吐的裁判后,语气不善地说道。
  “这有什么难评定的,不是一方已经认输了吗!”
  “但这是在有人插手的前提下。实际上最后我们看到的,是她们俩同归于尽。”似乎是觉得不够准确,裁判立刻更正说,“不···应该是两败俱伤。”
  见这些个裁判们都目光坚决地看着自己,海云长老的心中升起一阵烦闷。这些裁判虽然也是东海联盟的人,但却属于独立在几大派系之外的组织,向来秉着公正的原则来执行联盟的活动。因为他们一直信守着公正的原则,所以在联盟内外都享有不错的声望。往往他们认定的事情,就连联盟的长老也没办法反对。
  “那就······宣布她们俩为平局吧,不知道正伦兄意下如何?”说着,海云长老看向陆正伦。
  陆正伦并不看重输赢,对他来说,到手的利益更为重要。
  “我没有意见,按你说的办吧。”
  几个裁判松了口气,毕竟这样正面硬刚联盟长老,很多时候伴随着巨大的风险,但一直以来信守公正的那颗心,让他们不得不这样做。
  “本场比试结束,比试结果,平局。”裁判的声音异常洪亮,场外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得知结果的众人,立刻炸开了窝,传出阵阵热闹的议论声。

  (http://www.shukeju.com/a/65/65931/31344484.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