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异常觉醒 > 第三百一十七章 重回旧地

第三百一十七章 重回旧地

  充斥着粘稠能量的空穴通向未知的前处,尽管白解暂时感受不到危险的存在,但他仍然不敢掉以轻心。
  一抹亮光明晃晃地出现在他的前方,就像一朵绽开的洁白花朵,散发着一股不寻常的气息。
  白解的面色有些微变,他从这股气息上感受到熟悉的“味道”,就算没亲身经历过,他也不会这么快就把它忘掉。
  “这是······!?”
  随着出口的越来越近,外面模糊的建筑轮廓映入白解眼中,那些残破不堪的宅院,大门紧闭,家家亮着明亮却阴冷的光芒,给人一种非常不现实的感觉。
  杜六甲的实力虽强,但还做不到将他们完全地送出万古幽墓,他不过是凭借自己的能力,用特殊的技法,拨动了万古幽墓之中不为人知的“轨迹”,借此打开一条通往别处的去路而已。不过,他也不是没有做好坏事的打算,只不过有一个海族之子的后代和师弟一起,这让他少了许多顾虑。
  白解已经能够感觉到通道外面那种莫名生寒的气机,尽管还没确定外面是不是自己所想的那个地方,但能肯定的是,外面绝对不是什么善地。
  三人一起从空穴中晃出,空穴随即眨眼消失。
  飞天鼠这时正好又从昏迷中苏醒,睁眼看到面前这片和谐沉寂的村落,以及房屋院落间的点点亮光,不由得喃喃低语。
  “这里是哪?······”
  白解也不确定他们现在在哪,脚下是一条青灰色石块铺成的大道,通向四周,而他们所站的位置,正好是一条通往三路的岔路口,路上竟然有些许人影,但它们身形模糊不清,就像完全不存在一样。
  千叶语轻轻推了推白解的后背,主动从他的背上落下,她对这样的场景非常熟悉,几个小时之前,她就挺身进入过这里。
  “这里是鬼蜮之地,你们俩千万不要和那些人对视。”
  可惜,千叶语的警告已经晚了,飞天鼠正好与几道迎面而来的身影对视了几眼,这几道虚晃的身影立刻加速地朝他们冲来。
  见此情形,千叶语不由得暗骂一声,紧接着对两人急迫地说道:“快站到我身边来!”
  白解也注意到这些不同寻常的身影,没做多想,千叶语话音刚落,他就立刻闪到了她的身旁,紧紧靠着她的胳膊。飞天鼠也丝毫不慢。
  话音还未完全落下,千叶语便伸出细白的左臂,扯开袖口,以指为刀,在白皙的手腕上划出一道深深的血痕,温热的鲜血瞬间涌了出来,被她横着手臂在他们三人周围滴成了一个规则的圆圈。
  千叶语的动作快若闪电,圆圈瞬间结成,这时,那些虚晃的身影才冲到他们身边,然后戛然地停在了圆圈外面,似乎忌惮着圆圈上的鲜血,只能在外面发出野兽一般的嘶吼,听得白解眉头深皱。
  尽管这几道未知虚影的来势被千叶语的血圈暂时化解,但她仍然不敢放松警惕,因为她不知道这几只虚影的举动会不会将其他的虚影引来,如果围拢过来的虚影再多几只,就算这些虚影惧怕她血中的海之气息,也无法保证血圈不会被它们冲散。
  还好,此时村落中的时间早就过了午夜,这些的虚影的感应能力已经减弱了许多,除了这三只在血圈外不断嘶吼的虚影,其他的虚影并没有往这边看来。
  就这样僵持了一会,千叶语的脸色已经变得白若皙纸,嘴唇发青,身体摇摇欲坠。这几道虚影见三人一动不动,又没办法直接冲开血圈的阻隔,便掉头走开了。
  见它们终于离去,千叶语顿时单腿跪在地上,身体隐约要往后倒,白解连忙扶住她的双肩,让她靠在自己身上。透过身体上的接触,白解发现千叶语在隐隐颤抖,皮肤一阵炙热一阵阴寒,状态飘忽不定。
  “你知道这里是哪吗?”见她状况不妙,此时只有赶紧离开这里才是正道,于是白解赶紧向她询问。
  “这里是你先前来过的那个村子,只不过现在已经完全变成了鬼蜮。”千叶语的声音仍然有些颤抖。
  “鬼蜮?!”白解不知道那是什么,这时也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那我们该怎么离开这里?”
  “等!等到天亮,鬼蜮自然就会消失。在这之前,我们不能离开这个圈。”千叶语沉声说道。
  白解此时也没有想到其他办法,只能照她的办法。
  三人于是背靠背地坐在硬邦邦的石板上,一直保持警惕地看着周围,等待着千叶语所说的天亮。
  时间不知不觉地流走,街道上行走的虚影慢慢变少,最好一个都看不到了。就在这时,打更的声音再次在村落中响起。
  咚!咚!咚!——
  三次响声颇为急促,就像古时的镇堂棍声,透着一股威严,整个村落顿时变得无比死寂,家家户户的亮光瞬间熄灭。
  下一刻,天地就像翻了个盖,无边的黑暗再次将村落拥入怀中,白解顿时发现自己仿佛陷入了泥沼之中,正当他像略微挣扎一下的时候,千叶语突然发声。
  “不要乱动!”
  随即白解停止了自己的动作,任凭“泥沼”将自己完全吞没。
  当意识也被
  完全吞没之后,一抹温暖像涓涓细流般流过了白解的身体了,刺眼的光芒透过睫毛间的缝隙,一丝一丝地渗入他的眼中。
  白解迫不及待地想要睁开双眼,可还没等他将眼睛彻底睁开,却听到一个男子严肃又紧张的声音。
  “不要乱动···把你们身上的武器都交出来!”
  此时天空万里无云,太阳在东边高悬,阳光略微有些刺眼。
  十几个虎背熊腰,全副武装的壮汉,在一个中年男子的带领下,将白解他们团团围住,并用手中的重型磁极狙击炮对准着他们的要害。这个中年男子,正是黑虎安保中心的牛队长。他手中握着两把长勾状的锁能刺,一种对能力者具有特殊抑制效果的武器,目前只掌握在某些特殊组织的手里。而他手里这两把,却是通过特殊渠道获得的。
  “我再说一遍,把身上的武器都交出来!”牛队长厉声说道。
  这时,白解已经发现他们回到了正常的世界之中,旁边是残破的高家庄园,身旁有一圈已经干涸的血印。以此时太阳所在的角度,显然时间已经快要接近中午。但是在几个呼吸之前,他们却仍然处于黑夜之中。这种巨大的反差,让白解感到一丝悚然。
  牛队长眼看这三个人毫无反应,心头立刻涌起一股愠怒,随后挥手让旁边的人向白解他们聚拢,同时狠厉地说道:“如果再不主动投降,我们可要立刻对你们发动攻击了!”
  就在这时,千叶语轻晃着站了起来,这让那些人立刻将枪口对准了她,黑洞洞的枪口凝聚着夺目的光芒。
  “我要见你们的老板。”千叶语轻轻地说。
  见千叶语脸色泰然,神情自若,牛队长抬手让其他人暂时停下,“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见我们的老板?”
  兴许是千叶语和白解此时换了一副行动,并且身上灰尘仆仆,还染上不少血迹,所以牛队长并很快地没有认出他俩,只是感到莫名熟悉。
  “这些事情,当然只能和你们老板细说。不过你们老板看到这个后,会接受我的要求的。”千叶语袖口一抖,从里面飞出一枚黑色令牌,令牌飞得太快,白解没看清上面刻着什么。
  牛队长伸手将其接住,放在手心仔细看了一会,面色产生些许变化。
  “好吧,我可以答应你的要求。但他们两个,却不能算作在内。”
  千叶语转过瞅了一眼白解和飞天鼠,然后对着牛队长点了点头,“可以,我会让他们俩放弃反抗,不过你必须保证他们两个人的安全。”
  听到千叶语答应了自己的要求,牛队长也松了口气,想着千叶语的要求不算过分,也就应了下来。
  白解和飞天鼠则是满脸吃惊地看着千叶语,没想到她竟然会把自己“出卖”给这人,并且还要让他们放弃抵抗。白解虽然对此感到非常不满,但势比人气强,那些冒着能光的枪炮,时时刻刻盯着他的要害,现在没有其他的办法,他只能暂时接受千叶语的安排。
  “你们俩跟着他们去吧,到时候我会让他们放了你们的。”千叶语在两人耳边细声说了一句。
  这句话让白解颇生遐想,难道千叶语和那个所谓的老板见面,是为了解救他俩。不过以他近来对千叶语的观察,千叶语绝对不是这种会主动解救他人的人,她的每次行动背后都带着不为人知的秘密。
  这些人慢慢靠近,用禁能环将白解和飞天鼠的双手锁住,然后将他俩带上了一艘飞舟。至于千叶语和那个牛队长,则登上了另一艘飞舟。
  所有人都登上了飞舟后,两抹银光拖着微蓝的尾影,迅速地离开了这个毫无人烟的残破村落。隐约,似乎仍有咚咚的声音,在村落的某个角落里微微响起。
  飞舟并没有往城里飞去,而是沿着环城山脉,往西北边飞去,经过快2个小时的飞行时间,两艘飞舟来到了一处位于北天市西北部的私人基地。说是基地,其实规模和装备并不比普通的军事基地差,就连出入基地的入口,都采用了只有特殊部队才能使用的守备关卡。
  通过关卡严密的检查后,两艘飞舟缓缓地降落在了基地中的大草坪上,几位身着中山装的老头,已经等得有些不耐烦了,还好飞舟在预定时间内赶回,不然他们发怒的话,牛队长恐怕得被他们臭骂几顿,连带着扣除不少奖金。
  当千叶语从飞舟上下来,这些老头立刻迎了上去,同时面上挂起亲和的微笑,和千叶语客气地交流了几句后,便直接将她领走了。至于牛队长和白解他们两个,这些老头看都没看一眼,眼中似乎只有千叶语。
  牛队长对此感到非常吃惊,这些老头可都是黑虎基地里的大佬,从基地建立的时候就存在的老人,除了大老板之外,就属他们的地位最为尊贵。想不到,现在竟然会对这个年轻的女人这么尊敬,这让他不由得对那枚黑色令牌的来历产生更多的想法。
  白解和飞天鼠这时被带到了牛队长的面前,“队长,这两个人现在怎么处置?”
  牛队长的思考被属下打断,他看向脸色平静的白解两人,“把他们关到安全系数最高的牢房里面去,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能靠近他们。”
  “是
  !”属下应了命令,立刻推着白解两人往监牢走去。
  白解已经发现了那些人对待千叶语的态度不同寻常,所以没有一丝反抗,任凭他们将自己带到了一间只有十平方大小,没有任何床铺或是卫生间的监牢中。
  监牢的四周完美封闭,毫无缝隙,当牢门完全关闭后,里面就会变成一片漆黑,安静到令人感到窒息的程度。
  人都是习惯群居的生物,对于声音的感应有自己独特的波段。当人处于一个绝对安静,没有一丁点声音的房间里时,无法预知的情绪会像火山爆发一样从心底砰然喷出,给人的精神带来无法言喻的深刻刺激。
  普通人如果在这种环境中待上几个时辰,可能就会情绪失控,意志崩溃,进而变得疯疯癫癫的。但白解却早已习惯这种绝对安静的氛围,当一个人在精神病院被人软禁了十年之久,并且日日夜夜承受着无数嘈杂声音对脑海的刺激后,自然而然地,潜意识会让他处于这种近乎静止的状态。
  牛队长在监控室里观察着他们俩在监牢中的反应。飞天鼠没有白解那样的经历,苦苦坚持了半个小时,便开始抱住自己的脑袋往墙壁上撞。这些墙壁经过特殊设计,不仅质地柔软没有任何反弹力,而且还能消弭几乎所有的声音。所以,即便飞天鼠已经非常用力地撞向墙壁,监牢内仍然安静得没有半点声音。
  透过显示器,看到飞天鼠的脸上已经出现了精神崩溃的迹象,牛队长微微翘起嘴角,露出一抹得意。不过,当他看到在另一间监牢里,白解老神在在地靠在墙壁上,眼中立刻闪过一抹不为人知的惊讶。
  “给我调出这边所有的监控!”
  监控人员立刻将白解这间监牢里的所有监控数据调了出来,以列表的方式呈现在牛队长的面前。这些复杂的数据显示,白解的心跳速率以及代谢速度,处于一个非常低迷的状态,只有正常人的十分之一,而他想在白解身上看到的精神错乱,却根本没有半点迹象。
  牛队长心头带着疑惑,又这样监控了半个小时。这时飞天鼠已经显示出明显的失心症状,他在监牢里不停地来回转动,嘴里乱八七糟地念叨着一些不着边际的话,而白解仍然保持着先前那个状态,身体一动也不动。
  “去两个人把他给我带到审问室里。”牛队长决定换一种方式来对付白解。“另外,派几个人审问下这家伙,看看他都知道些什么。”
  “是。”下属应声离开。
  牛队长继续待在监控器前,他想看看白解为什么会没有任何精神失常的迹象出现。
  当这边牢门被开启后,监控器上白解的所有数据,立刻飞速地恢复了正常。当那两个下属将他带走时,白解也表现得非常顺从,没有任何的反抗迹象。
  “奇怪,真奇怪,不过,这个人我怎么那么熟悉···”牛队长低声嘀咕着,“是他?!跟在那个女人身边的家伙!”他终于想起了在哪见过白解。但是白解给他的印象颇为模糊,仅仅是一面之缘。
  过了一会,牛队长来到了审问室里,白解面色如常地坐在冰冷的铁椅上,看到有人进来后,微微抬起了脑袋。
  “我们俩是不是见过?”牛队长直截了当地问道,“你不用开口解释了,我已经从你的眼睛中得到了答案。”
  白解眼中刚才闪过一丝惊诧,没想到立刻就被牛队长给捕捉到了。
  “说吧,关于那些被盗的古卷,你都知道些什么?不要告诉我你什么都不知道,你的身份,你出现的地方,你身上留下的痕迹,所有的这一切都与那批东西有关。”牛队长靠在椅子上,胸有成竹地说。
  牛队长的眼神似利箭般仿佛要把自己给射穿,白解尽管已经做好了被审问的准备,面对如此眼睛,心头也不由泛起了波澜,脸色产生些许细微变化。
  “我不知道你说的都是些什么。”白解缓缓说道。
  这句话说完,白解就定了主意,将嘴紧紧闭上,不再回答他的任何问题。这个人给他的感觉就像鹰隼一样犀利,与以前见过的警察完全不同,似乎只要他露出半点破绽,就会被这人狠狠地抓住。
  牛队长没有继续追问,只是静静地看着白解的双眼。
  审问是一场心理博弈的战斗,尽管没有硝烟弥漫,却也是处处暗藏交锋,不比大开大合的战斗差到哪去。
  白解的反应,基本在牛队长的预料当中,所以当白解保持沉默后,他并没有感到有任何一丝的不耐烦,反而很是享受这样的审问过程。作为一个经验丰富的老侦探,没有什么比从心理上攻破嫌疑对象能给他带来更多的满足。
  一个小时的时间,就在两人面对着面的心理交锋中渡过。两人虽然没有开口,但是又好像把所有的东西都说了。
  这时,审问室的门突然被人敲响。
  哐!哐!

  (http://www.shukeju.com/a/65/65931/30714406.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