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异常觉醒 > 第三百五十八章 精神雕琢的巅峰 (下)

第三百五十八章 精神雕琢的巅峰 (下)

  “不好。”方问侯低呼一声,发现了里面的紫色焰光,抬头看向白解,探问道:“这两个灵兽蛋,能不能交给我来处理。”
  看着灰色外壳上的裂纹越来越多,白解没有多想地回道:“麻烦方会长了,就是不知道大人要采用什么办法?”
  方问侯露出自信的表情,回道:“我有一门囚灵秘术,正好可以用来困缚寄神兽,将它们从灵兽蛋里剥离出来。只不过,还需要一个人的帮忙?”
  白解适时问道:“是谁?”
  “那人就在这里。黑大师,还要麻烦你帮上一帮了。”
  白解循着目光看去,那人原来正是站在水槽边的胖女人,听到声音,她面无表情地转过身来。
  白解不知道还要她出手帮忙,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还好,方问侯主动开口帮白解省下了这些功夫。
  “黑大师,你要的东西,我可以多付给你两倍,只需要你稍微施展一下能力,将囚灵秘术刻入这两个灵兽蛋里面。”
  听到方问侯开出的高价,黑大师的双眸难得显出两分异色,略作沉默,便朝这边走了过来。
  白解不由自主地退后了半步,看着她将目光探向背包之中。
  看到越发缩小的灵兽蛋,以及那层层堆叠的细微裂纹,她的眉头略微上扬,语气郑重地说:“我要三倍。”
  方问侯与她打过不少交道,知道她的名声在业内还算公道,一般不会无的放矢,突然加价肯定有非此不可的原因。
  “行,三倍就三倍。”虽然有些肉痛,但方问侯还是爽快地答道。
  得到方问侯的答复,她的脸上终于显出一丝笑意,这方问侯答应她的东西可不是寻常玩意,那是高鹄市一直用来镇家的宝贝,其他城市想用自家的珍宝来交换,却也直接吃了闭门羹。
  “拿来吧,囚灵秘术。”她拉起袖子,将两个已经缩小成手心大小的灵兽蛋,小心地从背包里拿出。
  这囚灵秘术并不像寻常秘籍,一字一划写在书页之上,方问侯略作正色,双指立于眉心,一寸一寸地拔出一片金光闪闪的扉页。
  白解不由地瞪大了双眼,眨也不眨地盯着方问侯的手指,看到那片金光闪闪的扉页,心里的震撼似浪潮般涌出。
  这绝对是“神魂化术”,将自己的神魂抽离一部分出来化为秘术,可以直接拿出传授别人,而不需要再大费周章地教导学习。
  不过这种秘法对意志的伤害不小,所以不是非常亲近的人,少有采用这种秘法来传授秘术的。
  黑大师似乎也没料到,方问侯竟然会这么舍得,双眼中闪到几丝讶然神色。
  接过递来的扉页,黑大师毫无犹豫,一把放在了自己眼前。
  扉页的颜色渐渐变淡,然后如轻烟般消失得毫无踪迹。
  白解好奇地扫过她的侧脸,发现她的脸上没有丝毫变化,心里泛起了嘀咕,却突然被她不经意地瞟了一眼。
  那是种比百丈深渊还要幽暗的目光,眼神刚一触碰,白解整个人就瞬间冻住,背脊一股凉气蹭蹭地升起,嗓子眼干得紧,却不敢使劲地咽下口水。
  “保持安静。”黑大师对着灵兽蛋轻轻说道。
  白解和方问侯却不由地屏住了呼吸,像两根呆呆的木头一样,知道这话是特意对他们俩说的。
  灵兽蛋不知怎的,忽然安静了下来,不再轻微晃动,似乎里面的紫炎知道外面正在想办法对付它们。
  黑大师的双眸轻轻闭了一下,当她再次抬起眼睑,两道剑影似的暗芒噗闪而出,直接从中间在两个灵兽蛋上划出一道破口,破口的边缘异常光滑,黑紫相间的灿光从里面冒了出来。
  灿光微露,白解就感受到了一股极其强烈的生命气息,历数以往他见过的东西,恐怕只有万古幽墓天体研究会基地里面的那个“怪物”,才给他类似的熟悉感觉。
  不过,两个灵兽蛋的生命气息更活跃一些,相对而言,那个“怪物”的生命气息显得有些死气沉沉。
  紫炎似乎知道外面怎么对付它,不再与黑影进行激烈交撞,而是化整为零,想要将自己与黑影融在一起。
  黑影却没有那么高智慧,只知道猛攻紧追,紫炎的气势越弱,追赶得便更加厉害。
  看到已经近乎融为一体的两团光影,黑大师的眉头微皱,剑影般的目光却变得更加犀利。
  作为精神系的能力者,她的能力叫做“精神雕琢”,非常特别的一种能力。最开始她觉得自己的能力非常废材,不像超人系或者元素系那样可以做到只手穿石,掌控雷电,举手投足之间威风凛凛,而她的能力却连轻轻拨动草叶都做不到,就连修炼速度也比别人慢上许多。
  直到她遇见已经过世的导师,一位研究精神符印领域一辈子的普通人。在他的悉心指导下,她才渐渐找到了自己能力的真正方向,并且朝着这个方向一直努力了十多年,才终于成就了今天的大师称号。
  她的能力虽然不能影响到外界
  的变化,却可以通过“精神雕琢”的方式,在他人的意识之中雕琢出不同类型的精神符印,以此来梳理意识之中的凝滞阻碍,帮助他人得以迈向更高的境界。
  对于意识曾经受过大伤的人来说,药物和手术没办法办到的事情,她的“精神雕琢”却可以轻松办到,只是她的要价奇高无比,就算身家颇丰的能力者也不一定能够完全拿得出来。
  对此,许多人对她是又尊又恨,就算是接受过她帮助的能力者,事情完结以后也会暗地里骂她几句。
  她虽然对这种情况洞若观火,却一点也没有想要改变的意思,久而久之,一个“魔鬼刀”的外号被大家安在了她的头上。
  两团光影虽似融为一体,但在她细若蝉丝的感知下,却仍然能够寻到不相融的地方,对别人来说很难发现的东西,对她来说却算不得什么。
  她将发现的几处地方标好序列,用特别的方式加以命名,例如天五,地三等等。这种命名不是随意而来的,是她自己摸索出来的方式,配合她的能力,能够将精神雕琢进行得更加完美。
  标好序列后,她又将脑海里的囚灵秘术分成相应的片段,每一段都对应一个序列,并且留出最后链接的地方。
  再然后,她开始对这团纠缠不清的光影进行处理。
  两道奇怪形状的光刃从她的眼中射出,不露痕迹地进入蛋壳之中,接着陡然复制出几十道一模一样的光刃,四面八方地冲向混在一起的模糊光团。
  紫炎似乎感受到了巨大的威胁气息,瞬间湮灭殆尽,消失在黑影之中。
  她知道这些紫炎只不过是藏在了黑影里面,但黑影的状态此时又非常脆弱,仿佛有轻微的触碰,就会一下子四分五裂。
  面对这种难题,她却胸有成竹,将所有的光刃变幻成了奇异的细丝,然后沿着黑影身上残留的孔洞,缓缓地探入。
  这种奇异细丝被她自己称为“抽神丝”,顾名思义,就是可以抽出神魂的丝线,上面布满了致密的精神符印,不会对别的意识造成太大影响。
  而那些藏于黑影中的紫炎,发现往里面探来的“抽神丝”,立刻开始东躲西藏,躲避着“抽神丝”的捕捉。
  她却是没发现紫炎的举动似的,持续不断地将“抽神丝”往黑影里面延伸,渐渐的,紫炎隐隐察觉不对。
  “抽神丝”经过的地方,都会留下一道清晰的痕迹,最开始紫炎还不太在乎,但当它发现自己的速度变得越来越慢,身上竟然出现“抽神丝”上的符印时,才大感不妙。
  不过,当它想要祛除这些符印,却发现怎么也摆脱不了,这些符印就像跗骨之虫,已经完全与紫炎融在了一起。
  黑大师的手段不仅于此,就在紫炎与身上的符印做纠缠的时候,那些被她分好段列的囚灵秘术,也从眼睛一一射入了蛋壳之中。
  如果只是将一股意识从另一股意识中剥离,这很多人都能做到,而且也不会费上太多精力,但她既然被称为精神系的大师,自然有着独到的超绝手段。
  就像先前说的,她可以在别人的意识之中,雕琢出各种类型的精神符印。只是将精神符印雕琢出来,并不算难,就像套着模子倒入铁水一样,但想要以别人的意识为蓝本,雕琢出可以伴随意识成长的精神符印,那就牵涉到了创造这种性质,完全是另外一个层次的手段了。
  但这也是她为什么被称为大师的关键原因,精神雕琢的巅峰,就是雕琢出万物都能合适的精神印记,并且可以伴随意识一道成长壮大。
  虽然她还做不到雕琢出适合万物的精神印记,但她想要雕琢可以共同成长的精神印记,却是不难。
  紫炎的躲藏速度越来越慢,黑大师的“抽神丝”已经基本锁定了它的范围所在,怕它急起来在黑影里面弄出更多麻烦,所以黑大师才没有立刻收网。
  黑影虽然还没有较高的灵智,但它们毕竟还有本能存在,感应到紫炎的变化,本能地分出力量,想要将它驱逐出体内。
  在这种情况下,紫炎的活动范围变得更加紧缩,相应的,它的状态也越来越不稳定,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像烟火砰地一声爆响散开。
  黑大师时刻注意着紫炎的动静,黑影的正下方,有一个金色圆碗,碗身便是一段段盘绕断开的囚灵秘术,碗底是她特别雕琢出的精神印记,就是为了不让紫炎彻底作乱。
  万事都已具备,东风却仍然需要等待。
  眼看“抽神丝”已经将紫炎封堵得毫无出路,黑大师不再犹豫,立即崩散了所有的“抽神丝”,顿时,黑影的内部蔓延开来无数细密符印,如同天女散花一般,黑影不禁急剧扩张成了一团模糊的黑雾。
  “天一刀,地一刀,刻化阴阳!”黑大师的嘴里默念。
  只见两抹微光从金碗的底部射出,毫厘之间避开了所有的黑雾,像是追踪导弹似地恰好命中紫炎的位置,左右各划出一刀,将紫炎分成了大小均匀的部分。
  寄神兽除了手段特别之
  外,其他能力远逊于其他异兽,又恰好遇到克制它特性的能力者,只好乖乖地束手就擒,被一股脑地吸入金碗之中。
  就在黑大师以为黑影里面的紫炎已经被驱除干净,却忽然见到一抹紫色流光,逃也似地从黑影的边缘窜出,一头撞向了壳壁,迅速消失在她的感应之中。
  站在灵兽蛋面前的黑大师,忽然用力地眨了下眼睛,然后皱起眉头,向周围仔细搜索了一遍。
  白解和方问侯完全不知道发什么何事,只好跟着她的目光,也向周围仔细地看了一会。
  什么异常的地方都没有。
  “黑大师,出了什么问题吗?”方问侯看着她的双眼问道。
  黑大师略微垂着头,沉思了片刻,然后直截了当地说出了刚才发生的意外。
  “你是说,有一部分寄神兽的残留意识,不小心逃了出来?”
  “对。”黑大师轻轻点头。
  “那它现在还在我们这里吗?”一边问着,方问侯一边将办公室仔细探查了一遍。
  “我不知道,这不是我擅长的事情。”黑大师回道。
  说完,她又将目光放在两个灵兽蛋上,神态恢复了先前那种郑重的样子。
  虽然已经将紫炎从黑影中完全剥离,但任务还只是进行了一半,她还得在黑影里面雕琢出与之契合的精神印记,不然,黑影只怕会一直保持这种迷离的雾化状态,并且渐渐地丧失掉活性。
  这番任务不比前面轻松,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还要更重要一些。
  黑大师继续着她的任务,而白解则被方问侯使了个眼神,主动和他走出了办公室。
  外面的气氛不比里面轻松,大家的脸色都显得愁云惨淡。
  方问侯领着白解走到角落里的挂窗旁边,往外天空飘着洁白的云朵,似有所指的问道:“白解兄弟,你这两个灵兽蛋从哪里得来的,能不能把具体位置告诉我?”
  白解还以为他要说的是寄神兽的事情,没想到却是这个问题,神色不由地迟疑了一下,“不好意思,我其实并不知道它们的具体出处,原先我连它们是灵兽蛋都不知道。”
  看着白解不似作伪的眼神,方问侯点点头,相信了白解的回答。
  “那你可以告诉我,你是怎么得到它们的吗?我可以拿完整的驯兽秘法和你交换。”方问侯目光咄咄地看着白解。
  说实话,白解心动了,毕竟是完整的驯兽秘法,而不是只有部分的驯兽秘术,两者的价值完全不可相提并论。
  但是事情又牵扯到六甲师兄,白解不好擅做决定,如果那两个灵兽蛋的来源本身就是个秘密,他这样对人和盘托出,岂不是办了件坏事。
  似乎发现了白解的为难,方问侯又认真地说道:”我只需要知道它们大概的出处,其他的事情不知道也行,你如果有什么为难的地方,可以不用告诉我。“
  白解松了口气,如果只是这样,他就没有那么多顾忌的地方了。
  “真的只告诉你大概地点也行?”
  “当然。”方问侯点点头,期待着白解的回答。
  “···它们的出处是万古幽墓,具体的位置应该是幽墓的最深处。”
  听到万古幽墓,方问侯的脸上显出果然的表情,他似乎心中早有预测,只是想通过白解的回答,获得更确切的证明。
  “我知道了。完整的驯兽秘法我会给你准备好的,离开的时候你找我来就行。”
  白解正想再说什么,却见方问侯已经转身往办公室走去,就只好把话咽下,快走几步跟在了他的身后。
  回到办公室后,白解发现黑大师已经处理完了两个灵兽蛋,正束着双手盯着水槽里的圆盘细看。
  桌上除了两个灵兽蛋,以及那个兽皮背包,还有一个透明玉质夹片,夹着一滴亮紫色的液体。
  方问侯面露喜色地来到桌边,伸出双指小心地拾起夹片,放在眼前不住地观察,眼神渐渐呈现迷离状态。
  “是它们,神秘的色彩,没错。”方问侯反复肯定着。
  白解却只是好奇地瞅了两眼,对于这种让他头疼不已的寄神兽,没有太多的兴趣。
  正当白解想要将两个灵兽蛋装回背包,黑大师却忽然开口打断了白解。
  “先不要触碰它们!”
  白解的手指停在灵兽蛋的表面,正好就差那么一寸距离,他侧着头,目露不解地看向黑大师。
  “为什么?”
  “它们才刚接受了我的精神雕琢,还没有完全凝固成形,如果你现在触碰它们,就必定会在它们的精神符印上,留下难以修复的缺口。”
  白解并不是很懂她的意思,但怕真的弄巧成拙,便只好收回双手,在旁边静静地看着它们。
  外壳上的一道道细微裂纹,像再次生长了似的,肉眼可见地快速愈合,大概只过了十分钟不到,所有裂纹已经消失不见,外壳又恢复光滑如镜的平常状态。

  (http://www.shukeju.com/a/65/65931/30330184.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