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异常觉醒 > 第三百六十三章 花无二日 (下)

第三百六十三章 花无二日 (下)

  见到这人,尤慕轻哼了一声,目光看向他的旁边,似乎不愿接下他的话茬。
  “好久不见,各位学弟学妹。”尤慕对着其他人友好地问侯着。
  只不过其他人正在看着银发男子的脸色,所以没有擅自接受尤慕的问好。
  “看来师弟你还是和我那样生分,不过算了,谁叫我是你的学长呢,就原谅你这个样子了。”银发男子叹气地说着。
  尤慕身后的部分同学,面上已经露出微怒之色,只不过尤慕没有开口,其他人不好出面。
  “你们突然过来找我们,不是简单为了说这些话吧,有什么事情就直说吧!”尤慕不咸不淡地对银发男子问道。
  “我就欣赏你这种直接的性格,”银发男子呵呵地夸了一句,面色稍微一正,“你应该清楚,这次受邀来到这里的十大学院,除了我们四极学院以外,还有其他三所。当然,除了我们以外,还有一些不是十大学院的学校也受到了邀请。例如你们道简书院。所以我觉得,我们两所学院平日里还算比较熟悉,干脆联合一起,共同完成这次的调查任务。不知道师弟意下如何?”
  尤慕想也没想地一口拒绝了银发男子,“不必了,我们这次行动不会和任何学院联合。”
  被果断拒绝以后,银发男子的双眼立刻眯了起来,后面听到道简书院不会与任何学院联合,又略微流露出玩味的眼神。
  “这么说,你们早有计划咯。看来是我多想了,”银发男子扬了下细长的眉毛,“那就祝你们好运吧,希望师弟你早日突破目前的境界。”
  话虽是祝福的内容,语气却完全不是那样,听起来更像是一种高高在上的讽刺。
  尤慕沉着脸,一声不吭,冷冷地看着他们慢慢远去。
  队伍中却隐隐传出一串银铃似的浅笑,其他人面色微微一变,不由得目光看向尤慕,却见他完全没有回头,只是看着前方,像是完全没听到一样。
  白解被云朵的浅笑吓了一大跳,尤其是刚经过与四极学院的交锋,气氛正处于压抑沉闷的状态,这笑声就像带刺的弯刀一样,刀刀刮在柔软的耳膜上。
  木留香也同白解一样,吓得赶紧捂住了云朵的嘴,紧紧的,似乎想让她窒息一样。
  “你疯了!就算你再不喜欢他,也不应该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做出这种表现吧?”木留香低声责怪了一句。
  还好木留香一直留意着尤慕,见他似乎完全没放在心上,才长长地缓了口气。
  白解也看出来了,这个云朵一定与那尤慕关系匪浅,不然云朵不会总是针对他。
  这时,进入大楼检查的两位师兄,一前一后地走了出来,后面那位师兄的手上提着许多细小玩意。
  “尤慕师兄,我们已经检查完毕,这些是我们发现的监控仪器。”
  尤慕将目光移到妙灵师弟的手上,只是看了两眼,就吩咐道:“把它们都交给那位秦主任,其他什么都不要说。”
  吩咐完妙灵师弟,尤慕看着其他人,威严的目光快速扫了一圈,说道:“其他人都进大楼,留下两个人在一楼值守,大家可以随意选择自己的房间。”
  这算是今天从尤慕嘴里,听到的最自由的话了,关系要好的师兄弟以及师姐妹,自然而然地站到了一起。
  白解虽然加入了木留香和云朵的小队,但他们之间只是简单的行动关系,连普通朋友都谈不上,自然不会邀请白解一起就住。更何况,还有男女有别挡在他们之间。
  其他人已经陆续进了大楼,只有白解还孤零零地站在门口,其实他只是觉得麻烦,所以想等其他人选好了房间,自己再任选一个。这样既省事又不少去了看人脸色的尴尬。
  “你是陈玉树师兄的学生吧?”旁边忽然响起尤慕的声音,他竟然也留在了后面,身旁跟着那位姓顾的漂亮女子。
  白解有些琢磨不定,是该叫他“师兄”还是别的,刚才他竟然称呼自己的导师为“师兄”,这让他觉得非常奇怪。
  似乎发现了白解的为难,尤慕笑了笑,语气平和地说道:“你就和他们一样,直接叫我师兄吧。我虽然和玉树师兄原来是同一个导师,但他现在已经成为了导师,你可以不用顾着我们的关系。”
  白解这才知道,原来尤慕和自己的导师,曾经在同一个导师的手下学习过,如果照这层关系看,尤慕的履历恐怕丰富得吓人了。
  “尤慕师兄。”白解尊重地称呼了一声。
  “玉树师兄这次为什么会把你派来,你的那些师兄师姐呢?难道他们都不在书院吗?”尤慕带着好奇的语气问着。
  白解不由得露出了尴尬的面色,还真被他给说中,自己的那些师兄师姐一个也没在书院,这整整三个月里,白解就在任务堂里碰到过一次,匆匆地打了个照面。如果不是她主动和白解打了个招呼,白解根本不会知道,这位脸上长满了花斑,看上去就像毁了容一样的年轻师姐,竟然也是陈玉树的学生。
  尤慕轻轻摇了摇头,已经从白解的脸上得到答案,边叹气边拍着白解的肩膀。
  “既然参加了这次行动,就好好地努力,有什么困难的地
  方,尽管直接来找我,我一定会尽心帮助你的。”
  白解有些受宠若惊,没想到尤慕竟然会如此照顾自己。但他同时暗暗提高了警惕,表面上做出了一副感激的神色。
  “谢谢尤慕师兄!”
  “嗯。”尤慕又拍了拍白解的肩膀,便带着那位姓顾的漂亮女子,一同走进了亮起灯光的大楼。
  那位姓顾的漂亮女子,不经意地瞥了白解一眼,暗棕色的瞳孔里隐隐透出复杂的眼神。只是很短的一瞥,所以白解根本没注意到。
  天色已经走向昏暗,缕缕浮光似玉鳞般随意铺在地上,白解选了了房间后,来到了一层之隔的天台上。
  天台的顶部由几米大小的绿色藤花,似花苞一样层层整齐地叠放在一起,将昏黄的余光完全遮蔽,却也在地上留下了充满生命气息的泱泱绿意。
  这种绿意和别处完全不同,不仅充满了生命气息,更有一种昂扬向上,不为所动的韧劲。
  只是在绿意的怀抱里徜徉了一会,白解就有种精神仿佛升华了的错觉,全身变得轻松无比,完全排除了任何杂念。
  好久没有这么放松的感觉了,白解有些不愿醒来。
  “你原来在这?”身后忽然响起熟悉的巧声。
  白解回头一看,眼神中闪到一丝恍然,原来来人是云朵。
  “你找我有什么事吗?”白解好奇地看着她。
  “不是我找你,是留香找你有事。”她说明着。
  “哦?”白解感到更加好奇,“那带我去吧。”
  云朵却是摇头,只是将木留香的房间号告诉了白解,“你自己去找她吧。”
  “那好吧。”白解点了点头。
  下楼的时候他才发现,云朵留在了天台上,他刚才站的那个位置,只不过云朵是盘腿坐在了那里,腰身挺得笔直,似乎望着远方。
  木留香的房间在白解楼下,方向却完全不同,白解绕了个大圈才来到房间门口。
  轻轻按下门铃,白解背着双手在门口等待。
  等了1分钟左右,房门才缓缓打开,一股混着诸多花香的气味,扑面而来,白解觉得鼻子仿佛瞬间陷入了花丛中,花香迟迟不散。
  “你来得好快!”木留香露出半边凝脂般的香肩,不着寸缕的双臂轻轻搭在门上,闪亮的眸子露出一丝诧异。
  白解有些脸红,目光游移着,不知道该看向何处,“我···是不是来错了时间?”
  木留香明显刚洗了澡,一身白里透红的肌肤,似出水芙蓉一样,娇艳欲滴,随意束起的长发挂着晶莹的珠露。
  “没事。”她娇眉微扬,“进来吧。”
  木留香给白解让出了路,白解不经意间瞟了一眼,才发现她只穿着件白色的吊带纱裙,雪白的皮肤露出了大半。
  白解赶紧收回眼神,目不斜视地往这里走去,直到木留香说了声“请坐”,才一屁股地坐在靠窗的沙发上。
  “要喝点什么吗?我发现这里的花茶味道真的不错。”
  “随便就好。”白解的确有些渴了。
  木留香一边冲着茶,一边跟白解说话:“你恐怕还不知道,我找你是有什么事情吧?”
  “我的确不清楚,还请师姐明示。“
  “这件事我也是才知道的,喝茶。”木留香稍微俯身,将茶碗递给白解,不经意间,一抹雪白弧光闯入了白解眼帘,趁木留香还没注意,白解赶紧垂下眼睑,将目光只聚焦于手上。
  “除了我们书院以外,其他的学院都和那四所十大学院联合到了一起。”
  后面听到的消息,却让白解眉头紧锁,思考了一会,疑惑地问道:“这其中有什么原因吗?”
  “据我目前所知,那四所十大学院早在五天之前就到了这里,但是除了东方侦探学校以外,其他三所学院没有任何进展。”
  “不会吧?”白解不太确定消息来源的可靠,“难道其他学院就一点对策也没有?”
  “这我就不清楚了。”木留香端着茶碗,坐在了白解对面,一双白皙玉润的小腿,似搭未搭地翘在桌上。
  白解却没了欣赏的心思,抬起头紧盯着她的双眼,“那你应该知道,我们这次的行动,具体内容是什么吧?”
  雾气缭绕间,郑重的声音缓缓飘来,“我们的任务内容,就是调查花田一夜之间枯萎的真相,以及一些市民身上的特殊病症。”
  白解忽然想起,进入花海市之前,看到的那万顷枯萎的花田,现在知道了任务内容,心里竟然没有感到一丝惊讶。
  果然!他的预感没有出错。
  那些枯萎的花田的确不是正常的现象,毕竟花海市地处西南,周围又都是山脉环绕,不管是从哪边吹来的寒风烈气,都影响不到花海市周围的气候。
  能让上万顷花田一夜之间枯萎成那样,绝对不是随随便便能够办到的事情,就算是异常区域暗中入侵,也得花费大量的时间进行。
  “不过,那些市民身上的特殊病症,又是怎么一回事?”
  木留香的娇嫩容颜,从袅袅雾气中显现出来,“你难道没发现,那些在树田
  中劳作的人,身上有些不一样的地方?”
  “你是说,那些像花瓣一样长在脸上的暗斑?”
  “没错。”木留香点点头,“听他们说,那是一种特殊病斑,如果不跟花田里的鲜花接触,就会渐渐长满全身,最后变成一株盛开的鲜花,完全失去意识。”
  白解冷不丁地打了个寒战,完全想象不到,从鲜活人类变成冰冷鲜花会是什么样子。
  “也就是说,目前还没有找到这些事情发生的原因?”
  “东方侦探学校的人似乎找到了一些线索,不过我不清楚具体是什么内容。”
  “好吧。”白解重重地靠在了沙发上,脸色有些凝重。
  这次任务看起来又是无比棘手,更麻烦的是,还有不同学院之间的竞争,别的学院可不会主动和他们交流情报。
  “对了!”白解忽然想到,“这次行动不是说是导师测试吗?怎么又变成了事件调查?”
  “谁说事件调查不能和导师测试一起进行。”木留香美目微抬,白了白解一眼,“导师测试其实就是让我们以导师的名义,参与各个地方发生的重大事件,将导师教导我们的东西完美展现出来。这就是导师测试的主要意义。你的那些师兄师姐,就是这么闯荡出来的。”
  听她提到那些陌生的师兄师姐,白解不由问道:“你和他们的关系很熟吗?”
  木留香遗憾地摇摇头,“他们升为研究生的时候,我才刚刚进入书院两年,只是一直听到过他们的事迹。在我们这群普通的研究生眼里,他们就像这天上最耀眼的星辰,夺目的光芒让人无法靠近,光是仰望他们的背影,就已经让我们受益匪浅,又怎么敢和他们相提并论。”
  白解没想到木留香竟然对他们如此推崇,这已经不像是简单的尊敬,快要变成一种诚挚的崇敬了。
  “他们···没有你说的那么夸张吧?”白解也是见到过两位,只是给他的印象,除了对他非常友好以外,就是有种浪荡不羁的感觉,似乎凡俗都没有放在眼中。
  木留香忽然紧盯着白解的眼睛,绿宝石般的眸子透着异样的目光,被她这么盯久了,白解不由地把视线移向了别处。
  “看来你是真的不清楚他们曾经做过的事情,如果你知道了,恐怕就不会觉得我说得夸张了!。”
  木留香的语气似乎有种高高在上,白解虽然知道她说的应该是事实,心里却仍然感到一丝不舒服。
  “如果没有其他事情的话,那我就先回房间了。”
  白解站了起来,身体转向门边,正要往那边走去,却听到后面传来一道喊声。
  “慢着!”
  “我还有事情要和你商量。”
  迟疑了片刻,白解还是转动了身体,看向同样站了起来的木留香。
  “我想请你帮忙找一个人,这个人恐怕只有你才能找到。”
  眉头微微蹙起,白解连问了两下:“这人是谁?我认识吗?”
  “你不一定认识她,但我相信她一定认识你。这个人是你的三师姐,也是异常审查委员会的高级调查官,原来一直负责西南地区的异常事件调查,不过近来调到了别的地方。”
  “你既然对她的情况这么了解,为什么不直接去找她,我想师姐应该不会拒绝同校师妹的请求吧?”
  “你认为我没考虑过嘛,但我刚才已经说了,你的三师姐已经调到了别的地方,我并不知道那个地方是哪,如果不是这样,我也不会找你帮忙。”
  “我恐怕也无能无力,我连三师姐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上哪里去找她人,更何况,现在我们在任务之中,除了花海市哪里也去不了。”白解委婉地拒绝道。
  木留香却眼神明亮地看着白解,脸上写着一种成竹之色,“难道,你的意思是,三师姐现在就在花海市里?”
  “虽然不是十分肯定,但我觉得她应该就在这里。”
  白解不知道她脸上的自信,从何而来,但如果真像她说的那样,这忙就真不好拒绝了。
  “如果你不愿意帮忙,也没关系,就当我什么都没说吧。”
  白解很想像她说的那样,直接转身离开这里,但心底却有个清晰的声音,一直在劝说自己接受她的请求。
  考虑了许久,茶碗的雾气已经变淡,白解自嘲地吐了口气,心中终于做出了决定。
  “好吧,我答应你的请求。不过我们事前先说,不管你找三师姐有任何事情,我都有完全知情的权利,你不能向我隐瞒任何事情。”
  木留香似乎没料到白解会提出这样的要求,秀气的娥眉微微卷起,然后又渐渐松开。
  “我可以把事情告诉你,但你绝不能透露给第三人知道。”
  这个要求不算过分,白解直接点头应下。
  从木留香的房间出来,白解正好看到朝这边过来的云朵,她的面色明显比刚才明丽了许多,就像饱饮露水的鲜花一样。
  正要和她打声招呼,那一边的某个房门忽然打开,一只强壮手臂从里面伸了出来,拉住云朵的胳膊就将她拽了进去。
  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

  (http://www.shukeju.com/a/65/65931/30312895.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