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异常觉醒 > 第六十五章 弹琴少年

第六十五章 弹琴少年

        白解侧目,看着瘦狱警疾驰消失的身影。

        胖狱警掂量着手上的令卡,打量着身旁的陆辛,小声问道:“你是要去蓝狱吗?”

        陆辛讨好地应道:“是的,狱警大人。”

        “那你跟我来吧。”

        “你!给我安静地待在这里,不准乱跑,等下我来带你去牢房。”胖狱警对着后方的白解严声呵斥道。

        呵斥完白解,胖狱警也不管白解遵不遵守,一溜烟地,领着陆辛就往一旁的通道里面走去了。

        白解看着胖狱警和陆辛的身影渐渐地消失在了通道中,停在了原地。

        四周没有其他狱警的身影,空晃晃的,只有明晰的透明牢房中,一个个低头丧气的身影。

        过了一会,胖狱警去而复返,背着双臂,溜溜地从通道里走了出来。

        胖狱警来到白解身旁,对着他打量了一番,又小声问道:“你是要去蓝狱吗?”

        听到胖狱警这话,白解愣了一下,额,怎么和刚才问陆辛的话一模一样。

        “是不是?”胖狱警鼓着鱼泡眼,喝道。

        想着去哪里对他来说都一样,白解连声回道:“是,是!”

        “那你跟我来吧!”

        胖狱警又领头带着白解往通道里走去,和带陆辛走的那条通道一样。

        边走着,胖狱警微微晃着脑袋,肉肉的大手抚着自己的脸,自言自语。

        “怎么好像忘了什么东西,不对,我没记错。就是只有一个犯人!”

        白解听得清清楚楚,顿时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

        深入通道,通道两侧又变成了黝黑的金属墙壁,看不见先前的通透牢房。

        很快,前面出现了几条通道岔路口,胖狱警毫不犹豫地拐进了最右边的一条,也是光线最弱的一条通道。

        走进这条通道,两侧墙壁上开始出现各种陈旧的印记,老化的线网,腐蚀的墙壁,粗糙的地板,看上去这处通道已经年久失修多时。

        白解正因为通道的异样惴惴不安,前面领头的胖狱警忽然消失在了白解身前,眨眼之间,没了人影。

        去哪了?白解蒙了,不安地停留在了原地。

        “快跟上来!”一声厉喝,惊醒了白解。

        白解往前小跑了几步,才发现,侧面竟然冒出了个隐蔽的山洞,参差不齐的洞口边缘,不像人工开凿出来的迹象。胖狱警正回着头,朝着洞口外面大声喊道。

        悬着的心暂且放了下来,白解还以为胖狱警忽然消失了呢,原来他是侧身进入到了一个隐蔽的山洞里面去了,难怪自己以为他忽然消失了!

        再次跟上胖狱警的脚步,这次,白解的精神,全都聚在了前面的胖狱警身上,紧紧地跟在他身后。

        山洞暗淡无比,光线比金属通道还要稀少,越往深处走,白解越能感受到,山洞的宽度在渐渐缩小。

        “嗵——”胖狱警忽然顿住了脚步。

        白解也感觉刹住了自己的脚步,凝神地,盯着胖狱警。

        “你是谁?是要被关到暗牢的犯人?”胖狱警蓦地又回头朝白解问道。

        白解默然。

        这胖狱警难道有健忘症,怎么又忽然问自己一次,白解如此想到。

        根本就毫不在意白解的回应,胖狱警耸了耸肩,无所谓地说道。

        “管他呢,走吧!”

        胖狱警跨了几大步,走出了山洞,前方霎时变得明亮起来,一处奇异的牢房映入白解眼帘。

        白解微微地闭了闭眼睑,以缓解亮光带来的不适,稍后,四下打量这处奇异的牢房。

        有点像大门密闭的院落群,几十个外表泛着墨色光泽的金属院落,用规则的方式排列在一起,形成了错落有致的院落群。

        院落的上方,空荡荡的什么禁锢设施都没有,完全像暴露在空气中一样。再朝更上方望去,是彻亮无比的光球,像是一个小型的太阳,为这处金属院落,赋予光亮。

        突兀地,前方的空气,忽然产生了彩色的能量波动,波纹荡漾,像是防护罩被触发了一样。胖狱警正站在一处金属院落前,右手直直地朝着前方伸去。

        那处院落前,陡然冒出了一扇五光十色的光门,绚烂无比。

        白解瞠住了双眼,吃惊地看着胖狱警身前的光门。

        “你赶紧进去,这里就是你的牢房了,以后你的一切所需,都有人会送到里面去。”

        白解不想进去,但胖狱警忽然抬起了另一只手,掌心对着白解的身体,一个能力吞吐,白解就晃倒了身子,扑棱地飞进了光门,有如被机械手臂抓住的布娃娃一一,毫无反抗之力。

        “噗——”

        白解扑倒在地上,绷硬的地板,碰得白解下巴生疼,眼泪都止不住地掉了出来。

        回头怒目望去,胖狱警已经收回了双手,转过身子将双臂背在身后,扭着肥厚的大屁股,一颠一颠的,朝着山洞走去,步子极其轻佻。

        “你——”

        白解的话音冒到嘴边,又戛然停住了。

        “你这个肥猪!”但不吐不快,管他能不能听到,白解扬起嗓音,高声叫道。

        胖狱警头没有往后看上一眼,扭着腰,挪进了洞口,似乎完全没有听到白解的怒骂。

        白解稍显意外,同时又有种舒爽的感觉。

        “你这个死胖子,垃圾狱警······xxxxxx。”

        n多以前没有吐出口过的脏话,从白解嘴里倾吐而出,有如连环炮一眼,嗓子完全不带消停。

        胖狱警似乎真的完全听不到白解的辱骂,这一大串脏话下去,竟然毫不反应,听他脚步声,渐渐地走远,直至消失不见。

        没了怒骂的对象,白解也不由得止住了嗓子,松缓着嗓子。这想像机关枪一样喷脏话还真是个费力气的话,自己以前还真是小瞧了那些出口成脏,脏话连天的人。

        望着十几丈外的洞口,白解心中微微起意,脚步朝前迈了几步。

        毫无阻碍,白解轻松地走出了一丈远,离洞口近了一些。

        心中想法顿时变得更盛,白解迈着步子,大步朝前跑了几步。

        “砰——”

        这次却惨遭不利,有如碰到墙壁一样,白解脑袋后仰,翻飞了出去。

        挺直身子,白解撑开双臂,极力地保持平衡,最终平稳地落在了地上。

        双眸紧紧地盯着前方的空气,一丝若隐若现的五彩光芒在空气中起伏,犹如光墙一样。这光芒与先前胖狱警打开的那扇光门上的光芒如出一辙。

        白解心中一紧,他小心翼翼地伸出手去,朝前平推,两只手臂绷得紧紧的,有如木头一样。

        贴在那若隐若现的五彩光芒上,仿佛真的墙壁一样,白解的双掌卡在了上面,毫无寸进,白解即便将全身的力气都灌入了双臂,也无法撼动。

        难怪这胖狱警就这么不管不顾地溜达走了,原来这处牢房外面有无形的光墙封闭着,根本就不怕里面的犯人逃离出去。

        白解有些气馁,靠坐在光墙上面,双眸毫无焦点地看着不远处的金属院落大门,大门紧闭,门上装饰着畸形怪物,恐怖的眼神,诡异的线条,像是鬼神一样。

        大门后面的金属院落里,忽然响起了音乐的声音,仿佛有人在弹着钢琴,琴声格外清冷,如玉珠撒向冰面,粒粒分明,又颗颗透骨,让人不自觉地感受到一股寒意。

        白解被这忽然响起的钢琴声吸引住了,失神地聆听着它。

        不知过了多久,白解恍然回神,怔怔地看着眼前的金属院落。

        钢琴声不知道什么时候停止的,白解感到通体冰凉,手脚有些发颤,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沉迷进这钢琴声中,一时难以自拔。

        心中疑惑升起。

        白解站起身子,拍了拍衣服,踏步走到了金属大门前,深吸一口气,白解双手撑开,用力推开了大门。

        “吱——”

        响动格外悠长,大门内一片平静。

        门内灯台楼阁,花草酒榭,样式自然,造型古朴,全是黝黑的金属光泽一片。

        踏进了院门,大门在白解踏进来的瞬间,就自动消失了。

        悚然地回头看去,身后已经变成了一面金属墙壁,先前的大门,有如镜花水月一般,消失不见。

        白解的冷汗从脊背缓缓渗出,慌张地看着身前的金属墙壁,拳头不住的朝着墙壁敲击。

        沉闷的敲击声和冷硬的触碰感,让白解心中那丝侥幸粉碎掉了,他真的陷入了这片金属院落中,而且,似乎没有出路。

        一缕钢琴声,忽然再次响起。

        白解惊然地回头,望向了远处院落中央的亭楼上,眉宇间,汗珠缓缓滴落。

        这次钢琴声又与先前有了大幅变化,琴声变得炽烈无比,如深海咆哮,荡人肺腑,撼人心魄。让白解不由得感到血气贲张,手脚中暖流荡荡。

        这处牢房还有其他人?

        是男是女?是好是坏?是······

        一连串的疑惑扰乱了白解的思绪。

        白解顺着钢琴声,越过了前厅,朝着高高立在院落中央的亭楼走去。

        犹如观景的建筑一样,这立在院落中央的亭楼,四周全是低平的房屋,视野格外开阔,从亭楼顶部的亭子上往下望,一定能遍览整个院落。

        沿着盘旋的亭楼台阶往上行去,钢琴声越来越清晰,也越来越澎湃,有如烈火沸天。

        走到最后一段台阶,此处已经高高在上,白解不经意地朝着四周瞧了两眼,整个金属院落的完全样貌,已经一览无余。

        但越过院落往外,却是黑晃晃的一片,什么都看不见。

        走上最后一段台阶,白解讶然地看着正前方。

        一个帅得有些过于美丽的少年,正弹着奇异的钢琴,琴声栗栗,澎湃无比。

  (http://www.shukeju.com/a/65/65931/20308009.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