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我在战国当帝师 > 第四十二章 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

第四十二章 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

        齐国,临淄,白府后门

        “嘎吱”

        随着一声门打开的声音,白晓生,田单,高渐离三人戴着斗笠,架着马车离开了白府,准备前去城外的作坊,拿走最近生产的七国传说卡牌。

        却不知,远方正有一双眼睛在阴暗处悄无声息的注视着三人。

        这双眼睛已经盯着白府好几日了,当然知道,整个白府总共就4个人,一辆车坐着三个斗笠男,不用想,也知道他们要做一件很容易的事。

        随着一行人的马车离开阴影中人的视线,三只北方随处可见的麻雀破空而起。

        不过半盏茶的功夫,麻雀就超过在城中缓慢行驶的马车,落到了三人必经之路旁,一栋客栈二楼窗户处。

        守在窗户旁的两名男子看着眼前的三只麻雀,其中一名男子转身就朝里屋走去,而另一名男子则继续守在窗户前。

        屋内一名男子正目光凝重的看着手中的竹简,男子手中的竹简封面处写有“吕氏春秋.纪?孟春纪”几个大字。

        那名男子看着眼前儒雅的男子,侧身说道:“司马客卿,货上路了。”

        司马空听后,放下手中的竹简,打开一卷羊皮卷,只见整个临淄东城街道的路线图都跃然纸上。

        随后屋内就陷入了一片寂静之中,片刻之后,身旁男子试探的问道:“司马客卿?”

        司马空回头微微一笑,指着桌子上的羊皮卷道:“沿路的门客,早已守候在白府到门口的路线上多日。

        他们以为戴个斗笠,就可以躲过我们的追查吗?

        瓮既然早都造好,就等着鳖自己钻进去,带着我们找到货物吧。”

        然后拿起一卷空白的竹简,提笔写道“吕氏春秋.纪?孟春纪”

        “

        二曰:始生之者,天也;养成之者,人也。能养天之所生而勿撄之谓天子。天子之动也,以全天为故者也。此官之所自立也。立官者,以全生也。今世之惑主,多官而反以害生,则失所为立之矣。譬之若修兵者,以备寇也。。。”

        司马空悠然的续写着吕氏春秋,一副胜券在握的模样。

        如果有人能从天空中俯视齐国国都临淄东城区的景象,就会看到随着白晓生一行人的驶远,一个接一个的人影,从街头巷尾的阴影处走出,并在出城后,两两组合,骑上了早就准备好的快马。

        在临淄城各个角落中编制多日的蜘蛛网,终于在此刻汇聚成了一把利箭。

        。。。

        白晓生一行人坐在马车上,看着蔚蓝的天空,悠然自得的聊着天。

        全然不知道自己一行人已经成为了别人口中的瓮中之鳖。

        田单有些好奇的问道:“徒儿,既然都可以让六家位列齐国官学了,你为什么还不让文抄家位列官学?”

        白晓生此刻正叼着一根狗尾巴草,躺在板车上,看着碧蓝的天空,听到师傅的问话后,他懒洋洋的回答道:“师傅,我当然是为了树立齐王公正无私的形象,如果再让我这个孤家寡人的文抄家登上官学,一定会引起非议的。也会降低官学在其他六家心中的地位。”

        虽然他嘴上这么说,但心里想的却是:“那可是官学啊,我文抄家就我一个人,你让我教什么?一个齐王建都快教不过来来了。”

        田单有些怀疑的看着白晓生,似乎他了解的徒弟,可没这么清高。

        白晓生连忙打着哈哈道:“现在齐王建光忙着回见那些百家名士,就快没时间睡久了,正好我们闲来无事,不如就在七国酒馆旁边开一家剧场。也好帮小说家的各位兄弟,谋一份肥差。”

        田单的疑惑的问道:“剧场?”

        白晓生解释道:“就是跟观众讲讲神话,历史故事,演点舞蹈什么的。”

        田单还没来得及质疑,只见身旁的高渐离忽然做出了“安静”的手势。

        只见他的耳朵小幅度的摆动了一小会的功夫,才认真的说道:“我因为从小弹琴,为了测试音色,所以练了一副好耳力,后面有四匹马已经连续三个岔路都跟我们的选择一样,并且一直刻意的保持和我们的距离。”

        田单听罢,将马车停了下来,三人钻进了旁边的树丛中。

        三人藏好后,田单回头说道:“徒儿,如果等会确实是敌人,你就藏好。”

        白晓生看着眼前师傅认真的神情以及高渐离认同的眼神,不由在内心反驳道:“竟然又小瞧我诸葛莽夫。”

        “嗒嗒嗒”

        后面赶上来的四匹马上,坐着体型各异的八个斗笠人,看着眼前空无一人的马车,齐刷刷的从马上跳了下来。

        其中明显是头的斗笠人,向身旁消瘦的身形问道:“坎鼠,你能找到他们吗?看来他们的秘密作坊就在这周围。”

        还没等那道消瘦身影开口,高渐离手中的黑色琴盒就破空而出,一击打向了领头的那名男子。

        那名领头的男子,见状连忙将手臂合十,挡与身前,虽然接下来高渐离的一击。但倒退的身形,却在地上划下了一道深深的沟壑。

        其中两名斗笠人,看着眼前既将冲到面前的田单和高渐离,随手就将背后的包袱,给用力的砸在了地上。

        两人一连串动作行云流水,仿佛已经排练过无数次一样。

        “彭”

        一地白色的灰尘瞬间遮住了所有人的视线,当灰尘散却的时候,只能看到四匹骏马朝远方驶去的灰尘。

        田单拍尽身上的灰尘后,说道:“看来我们已经被盯上了,我在这里守着,你和小高赶紧去把,制造好的七国传说木牌给运出来。以后,出来看来都要小心了。”

        。。。

        夜半时分

        “汪汪汪”

        一阵连续不断的狗啸从远处传来,只见一群鬼鬼祟祟的身形,正行走在夜深的树林中。

        直到看到一处隐蔽山谷中的木屋时,才停了下来。

        但是当他们,打开木屋门时,却无奈的发现里面早已空无一物。

        司马空眯着眼睛,望着群星璀璨的星空,喃喃道:“看来对方比我们想的聪明,连计划中以防意外,而在迷雾里掺杂的特质香料都识破了。”

        。。。

        “阿嚏”

        白晓生揉了揉鼻子自言自语道:“看来是又有人想我了。”

        一旁的姜奴儿看着堆了一屋子的雕版,好奇的问道:“老爷,你怎么都运回来了?”

        “有一句话叫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懂吗?”...

  http://www.shukeju.com/a/64/64502/19813365.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