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全球高武 > 第777章 谋划

第777章 谋划

  狡这些妖族过的如何,方平自然不清楚。

    12月7号,方平回到了魔武。

  这一次回来,方平没急着去地窟,他刚突破八品七锻,这些时日都没时间停歇。

  在魔武短暂停歇了几天,方平这才准备动身去魔都地窟。

  ……

    12月12号。

  天气渐寒。

  空中,寒风呼啸。

  方平和战王、蒋超两人,一起御空前往镇星城,张涛已经再次来魔都坐镇。

  三人御空而行。

  俯瞰大地,战王略显感慨,轻笑道:“当年建立镇星城的时候,可和现在不一样,那时候可没有现在的高楼大厦……”

  说着,战王看着头顶上方飞离的飞机,再次笑道:“总觉得我们其实已经被时代淘汰了。在御海山的这些年,回来的时间少,再回来……物是人非。”

  战王轻叹道:“当年建立镇星城,也许也有这样的心思,任由外界如何发展,起码给我们留下一片熟悉的地方,不至于再出地窟,已经沧海桑田。”

  三百年的岁月,时光荏苒,一切都和以前不同了。

  方平笑了笑,想了想问道:“前辈,当年您这些人建立镇星城,是镇天王组织的?”

  战王陷入了沉思,片刻后才轻声道:“是他组织的。300年前,当年其实有地窟通道开启,但是那时候我们一无所知,很多事我们并不清楚,甚至不知道自己是谁,地窟是什么……

  当年,镇天王找到了我们,将我们组织了起来……”

  方平听了一会,好奇道:“当年您就在地球?而不是地窟?”

  “是地球。”

  战王轻笑道:“当时我们都在地球,并非地窟。不过我们没有记忆,没有过往,没有未来……空有一身实力,甚至都不知道控制,差点酿成大祸!

  其实很多时候……我们都在怀疑,我们真的是人吗?”

  方平眼神微变。

  战王再次笑道:“我们毕竟也是绝巅境,数百年来,其实很多事都有一些猜测。我们也许只是一些陨落之人的不灭部分复苏,所以才失去了一切。”

  “我们到底是自我复苏,还是被人为复苏,这些……其实人为的概率更大。”

  战王这时候谈性不错,看向方平,缓缓道:“也许有人猜测是李家老鬼复苏我们的,可实际上,我觉得不是,复苏我们的……可能是界域之地的那些老古董!”

  方平露出异样之色,没有开口。

  战王淡笑道:“可能性很大!界域之地的老鬼,为了不让地窟强者进入界域之地,打扰他们休眠,所以复苏了我们,我们其实就是界域之地的守门人。

  这一点,也许镇星城13位绝巅,未必都是如此,可有一部分……我觉得就是如此!”

  战王一脸玩味,笑眯眯道:“界域之地,完好的还有8处,所以我们13人当中,最少有8人其实是来自界域之地,我们就是他们的守门人!

  包括我,我也是如此!

  而我,很有可能来自紫盖山,当年的我,也许就是紫盖山的一员,所以我复苏了,开始守卫界域之地,不让地窟强者进入。”

  “您来自紫盖山?”

  方平有些惊讶,又有些理所当然的感觉。

  是的,战王这些人,的确很有可能来自界域之地,而战王一直守卫南江地窟,那他来自紫盖山的概率很大。

  战王又道:“镇星城的其他几位绝巅,包括李家那位老鬼,到底什么情况,我们不知道。他们也不会说,是不是人人都失去了记忆,失去了一切,无从得知。”

  战王想了想又道:“不过有件事,你也许也清楚,杨家那位的事!”

  战王深吸一口气,笑道:“事到如今,有些事也不是秘密。我们其实和界域之地没联系,因为我们进不去,不过李家老鬼曾经说过,当界域之地开放的时候,我们就可以回界域之地了!

  记住了,是回去,而不是进去!

  他怎么知道的,我们不清楚,他可能和界域之地的一些老古董有联系,这一点可能性还是有的。

  杨家那位,因为多年没有任何进展,刚好,界域之地存在一股强大的威压,也许是强者的本源道和精神力显化……

  他也许是忍不住诱惑,最终自己进入了界域之地,大概是想吞噬或者感悟对方的本源道,成为绝巅中的顶级强者。

  具体是不是,现在也无从判断。

  可杨家老鬼死在了界域之地,死在了虚陵洞天!”

  战王眼神略显异样道:“我不知道为何会如此,也许是杨家老鬼动了贪念,对方并未死去,他就想吞噬对方。

  也许……是我们不该进入,甚至是被杨家老鬼发现了一些秘密,从而被对方击杀!

  方平,界域之地的那些家伙,心思太复杂,绝巅都可杀!

  也许是借用了界域之地的一些布置,才做到了这一步,也许……界域之地中的存在,都很强大,甚至是当年界域之地最强大的那批人遗留了下来!

  所以他们有击杀绝巅的资本,杨家那位不算强,他在绝巅中算是弱的,进入了对方的地盘,被对方压制,被击杀了也不足为奇。”

  战王说了一会,又道:“至于李家老鬼……他要不就是界域之地推出的代言人,要不干脆就是其中一方霸主!”

  战王若有所思,笑道:“他很有可能是界域之地推出来的代言人,我们这些人都是被他组织起来的,他知道的事情很多,包括一些界域之地的事,包括我们守卫御海山……都是他告诉我们的!

  或者,他干脆就是其中的一方霸主,提前苏醒,串联了各大界域之地,也许我们的复苏,也是他在主导,他需要一批帮手!

  总而言之,这事很复杂,问了他也不说。”

  方平这时候插话道:“前辈,那镇天王组织大家镇守御海山,就没人不愿意的吗?”

  “当然有!”

  战王再次露出一抹追忆之色,缓缓道:“一个从未见过的人,忽然来告诉你,你的责任是镇守御海山,你会答应吗?会同意吗?

  不同意的人多了!

  可当年的情况,你不懂。

  我们这群没有过去未来的人,对一切都是茫然的,不知所措的。

  他告诉我们,镇守御海山,就是我们的责任,一切前因后果,到了最后都会知晓,包括我们过去的一切都会知晓。

  是去御海山,还是不去?

  有人不愿意去,不过不得不说,李家老鬼花样多,总之,在他的怂恿下,忽悠下……我们最后都去了御海山。

  当然,这中间有个时间差,那时候,我们也成家立业,娶妻生子,有了自己的家族,有了自己的亲人。”

  战王说到这,感慨道:“一群不知过去未来的人,有了后代,有了血脉牵连,其实是最在乎的。”

  战王瞥了一眼专心听讲的小胖子,轻笑道:“有了血脉的传承,我们才觉得我们真的活的像个人,而不是生命的过客!

  而这其中,也有李家那位的功劳,他算计的很多,包括我们的人生,很多事都是他在暗中引导的。

  有了家族,有了血脉传承,以及他的……洗脑……

  总之,到了最后,大家都去了御海山。

  这一去,就算上了贼船了。

  我们一去御海山,就和地窟的真王敌对上了,到了那时候,我们其实已经没退路了。”

  方平好奇道:“那时候,大家都知道很危险,就没人要走的?”

  “有!”

  战王再次笑道:“当然有!老子第一次和地窟真王交手,就吃了大亏,总觉得这买卖不划算,老子不干了,散伙算了。

  我是绝巅强者,天下之大,何处去不得?

  大不了出了地窟,带着家人找个地方隐居,干嘛要在御海山吃苦受累,为了别人拼命。

  可有些事,你明知道如此,却是难以做出这样的决定。

  我说了,李家老鬼发现我们的时候,我们都是一片空白,什么都不懂。

  他其实算是我们的师父,他教我们武道,教我们战法,我们有当时的一切,也都是他给的。

  他还是个能忽悠的,我们要散伙的时候,他是萝卜大棒一起上。

  未来是美好的,现在放弃,要离开,那不但和他翻脸成仇,他们也不会再保护我们的家人子弟,想走可以,自己到地窟找地方窝着,或者干脆出了地球,不再回来。

  想在地球享受人生,那不行,那就得出力!”

  方平疑惑道:“这就让你们留下了?”

  “不止如此。”

  战王继续道:“你该知道一点,武者到了这等境界,其实都想更进一步。没人愿意一直停滞不前,李家老鬼诱惑我们的,和这点也有关。

  想继续提升实力吗?

  想继续变强吗?

  那就继续镇守御海山!

  就这样,拖着拖着……上百年过去了。

  这期间,我们和地窟真王交手多次,也算结下了死仇,到了那时候,其实已经是无法再退了。

  我们的一些亲人,都死在了御海山……老子一直怀疑,这是李家老鬼故意的!”

  战王狠狠道:“那家伙怕我们跑了,所以想让我们和对方结下死仇,我跟你说了,我们这群人,对后裔相当重视,因为我们没有前世,后裔血脉的存在,才让我们活的像个人!

  老子儿女战死了,老婆战死了,能不想着报仇吗?”

  战王说着,又道:“还有,当年我们娶的老婆,十有八九也是李家老鬼安排的!你也知道,我们一开始都是小白,懂什么爱情不爱情的?

  有个女人,对你嘘寒问暖,对你呵护有加,你他么能不动心?

  这些女人哪来的?

  九成九那个老鬼安排来的,当然,知道归知道,那时候我们也不在意这些了,后来这些女人战死……哼,可能就是李家老鬼暗中怂恿的,或者干脆下了命令!”

  方平忽然有些同情战王,轻声道:“这么说,镇天王其实主宰了前辈们的命运,前辈就不曾怨过?”

  “怨?”

  战王淡笑道:“有过……可这老鬼……这么说吧,和如今的张涛有点相似。

  我问你,你怨恨张涛吗?

  我们的一切,大部分都是他给的,有些事很难说的清的。”

  方平微微沉吟,片刻后又道:“那镇天王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守护人类?守护界域之地?还是别的?”

  “这个谁清楚。”

  战王淡淡道:“不止是他,还有其他几位,未必和我们一样的。他们的目的是什么?谁又能知道!我说了,13位绝巅当中,界域之地的绝巅,大概不会超过10人。

  所以,剩下的几位,也许和李老鬼也有一些默契。

  几次要散伙,其实不止李老鬼不同意,我们剩下的12人意见也不一致,有人恐怕就是李老鬼的托。”

  “这就是前辈说的来自不同时期的人物?”

  “大概是吧。”

  战王笑呵呵道:“应该是,反正他们比我们古老!我们就是白纸,虽然几百年下来,多少有些不同,有些阅历,可和他们比,还是差了许多。”

  “那这么说,镇天王应该知道脑核修炼法,甚至专属精神力修炼法,为何没有传承下来?”

  方平问出了这个疑问,他这个疑惑憋着很久了。

  战王沉吟片刻道:“也许是一种默契吧,或者说规矩!有些东西,在他们眼中,也许是不能外传的。当然,不排除他也不知道的情况。

  这老鬼,谁知道他是复生武者还是一直就活着的家伙。

  如果是复生武者,那他不知道就很正常了。”

  “前辈今日为何愿意和我说这么多?”

  方平问了一句,这些绝巅,向来不喜欢多说。

  问到一些机密,那都是你们知道了没用,反而会增加压力。

  总之,就是不说,好像你知道了,也许会起反作用一样。

  就在前几天,方平问起这些,战王都没怎么提。

  可现在,战王却是告知了很多东西。

  “为什么?”

  战王笑道:“没有为什么,也不算什么大秘密,何况,到了今时今日,有些东西几乎就是公开的。你以为张涛真的一无所知?

  不,他知道很多东西!

  张涛其实比李振知道的还多,他不说罢了。

  张涛这个人,他不相信我们,他知道了一些东西,也都憋在心里,自己想办法解决。

  你知道张涛为何会进步这么快吗?

  原因很多!

  别提那株妖植的事,一株妖植不至于让他如此……”

  战王一脸笑容道:“他的秘密不比你少,张涛年轻的时候,大机缘不少!他也曾入过界域之地!”

  方平眼神微动,张涛也入过界域之地?

  战王再次笑道:“这家伙,可是新武时代第一人!当之无愧的第一人!他不但去过界域之地,他还去过禁忌海,他去的地方很多,他在禁忌海甚至都得到过机缘!

  这家伙,年轻的时候也是个不怕死的,他哪都敢去!

  你以为他真的对禁区一无所知?

  那你就错了!

  他胆子很大,甚至曾经闯过禁区,他也去过王战之地,他甚至和一些皇朝、神宗的强者关系莫逆!

  你敢相信吗?”

  战王笑道:“他很早之前就在布局,很早之前,他没成绝巅之时,就在外域带回来过一些地窟人类培养,从小培养!

  等他们长大了,这家伙又把人送回外域,借助外域,进入禁区!

  甚至直接送到御海山,开始闯荡禁区。

  你真的以为他对禁区一点不了解?

  那你就错了!

  他在禁区的耳目众多,哪怕有一些人背叛了,一些人不再联系他,可还是有不少人和他有联系……当然,除非到了关键时刻,要不然你也不清楚哪些人是他的人。

  你可知道,在这之前,紫禁地窟,就是武安军的地盘,就是他一个人的地盘,谁也不给进!

  他在紫禁地窟,其实是有布局的。

  甚至之前覆灭紫禁地窟,都有可能是在杀人灭口,毁灭证据,他经营紫禁地窟多年,岂会一点后手没有?

  这家伙,阴险着呢。

  哪怕李家老鬼,也曾说过,张涛生错了时代,如果换一个时代,这家伙恐怕都有成皇的希望。”

  方平微微蹙眉道:“部长未雨绸缪,做一些准备,倒也没错。可应该没太大作用吧?他哪怕送入禁区一些人,恐怕撑死了也就本源道境界,起不来关键作用。”

  “起不了关键作用?”

  战王嗤笑一声,淡淡道:“你又如何得知没作用?一切皆有可能!还有……别小看了张涛,这家伙蛊惑人心的本事可不小,别的不说,地窟真王当中……未必没有他的盟友!”

  “嗯?”

  方平一脸惊讶,怎么可能!

  “别这么看我。”

  战王笑眯眯道:“可能还是有的!他不坐镇御海山,不过他会时常巡防御海山,他见到的真王很多,有人和他交手过,有人和他接触过,甚至有人和他谈笑风生,一起喝酒论道过!

  你不要觉得地窟真王都一门心思想着入侵人类世界,一些弱绝巅,真的想要入侵人类?

  那可未必!

  张涛要是蛊惑一下,未必没有收获。”

  战王说着,见蒋超和方平目瞪口呆,继续笑道:“这么说吧,大概就在七八年前,张涛好像去过一次禁忌海,那时候,也有地窟真王去禁忌海。

  具体的我们不清楚,唯一知道的便是那次回来的那些真王,事后都没再出现在御海山区域。

  这其中发生了什么,谁也不知道……”

  “您是说,他和那些真王达成了一些协议?”

  “可能性很大!”

  战王再次笑道:“所以,不要小看了张涛。说实话,哪怕现在爆发了全面之战,人类未必没有胜算!这家伙嘴上说着人类危矣……真的危矣吗?

  不止他,还有李家老鬼也是!

  这么说吧,最近千年来,人类出了三位领袖,都来自于华国。

  魔帝莫问剑,镇天王李宣泄,武王张涛。

  莫问剑,未必比得上后面这两位,莫问剑算不上开创时代,可这两位,开创了时代!

  新武时代虽然是沈、陈两位开创的,可真正将新武时代带向辉煌的是张涛,他才是新武时代的灵魂是和核心,也是这个时代最优秀的娇子!”

  方平眉头微动,再次道:“前辈先是和我说镇星城的事,现在又说张部长的事,是想和方平说什么吗?”

  战王轻笑道:“没什么,只是想告诉你,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打算!大家大目标是一致的,度过眼前的危机。

  可度过危机之后呢?

  还有,这次的种族危机,不单纯是种族的危机,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因素纠缠在其中。

  可能还会涉及一些上古强者的谋划,总而言之,不想成为棋子的话,那就成棋手!

  而这,需要实力,需要势力!

  你提升魔武的实力,其实是对的。

  魔武如果出几位绝巅,那危机到来的时刻,还是有人值得信任的!

  而这次……其实是一个机会!”

  战王眯眼道:“这次,拿下了魔都地窟,魔武来经营一窟!不止是一窟,包括界域之地!方平,这次时机刚好,老夫在坐镇魔都地窟!

  关键时刻,如果真的有机会,界域之地真的还有老鬼活着,合作最好,不合作……想办法干掉对方!

  夺取界域之地,为魔武谋一条后路,也为我蒋家后人谋一条后路!

  界域之地,很危险,绝巅进去都有陨落的危机,不到万不得已,绝巅是不会进去的!

  不过如果能拿下界域之地,那就进可攻退可守,有了真正的立身之本!”

  说到这,战王才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方平有些意外,半晌才道:“前辈的意思是……你我合作?不,蒋家和魔武合作?”

  战王笑眯眯道:“不行吗?老夫没这个资格?大家既然都有盘算,那咱们也盘算盘算,以前的魔武,自然没这个资格,也入不了老夫的眼!

  不过现在嘛……那倒是难说了。

  小子,不止蒋家,还有苏家!

  我和苏老鬼,关系相当不错,苏老鬼也是绝巅中的顶级强者,不比老夫弱。

  咱们一起想办法弄一个后路出来,至于用不用得上再说!

  可咱们不能将希望全都寄托在别人身上……”

  战王说着,又道:“还有一点,界域之地情况复杂,不止是你看到的那些好处,那些都是表面的。界域之地……其实一直在豢养妖族,不是说界域之地内部的那些,包括禁忌海中的那些!”

  战王轻声道:“界域之地的妖族,到了九品境,大部分都会进入禁忌海!这些妖族,一直靠界域之地提供的能量生存,包括那些不灭物质……

  方平,你真的以为界域之地外围能量禁绝是意外?

  不,也许就是特意的!

  在特定的时期,爆发能量潮汐,豢养这些妖族,界域之地的妖族和禁忌海的妖族……智慧不高。

  关键时刻,可能会受到界域之地的控制!”

  战王玩味道:“也许,当界域之地复苏,那些老古董出山,也许没有门人弟子,可麾下也许会出现一批强力的妖族,那也难说!

    还有,谁说界域之地一定没有门人弟子?

  人真的都战死了?

  未必!

  界域之地,你去过多少?

  进过多少地方?

  不灭湖中,真的只有复苏的老古董?

  到时候,冒出一批强者也未必没可能的,我说这些,都是在告诉你……该留后手的时候,还是要留的。

  不要到了最后,真的成了孤家寡人……”

  方平没吭声,心中却是想了很多。

  今日的战王,和他印象中的大大咧咧,直言不讳,又有些差别。

  不过拿下一处界域之地,也许真的有这个必要。

  界域之地很危险,但是一旦能掌控界域之地,那又是最安全的区域。

  在那,连绝巅都有陨落的危机,寻常时刻,进来最强的也只是九品境。

  如果真的能把界域之地,打造成魔武的后花园,也许会有意外之喜。

  (http://www.shukeju.com/a/64/64422/443913379.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