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蜜宠田园:农门娇妻,有喜了 > 第1056章 闹腾

第1056章 闹腾

        那纪青青不是说嫁在新州吗?她四哥成亲,她总会出现吧?这回便要到她家里去瞧瞧,瞧瞧她那婆家到底在哪儿?怎么就那么难找!

        纪明和自然不会反对爹娘去,纪同宁到底是他们的亲孙子,祖父祖母去参加亲孙子的婚礼,这再正常不过。

        薛氏却皱眉,没好当着他说什么,背地里难免跟纪同信、齐洛晴牢骚。

        “不是我小心眼儿,你们祖父也就罢了,你们那祖母如今那副模样真是人见人怕鬼见鬼愁,老太婆又不管礼数又刻薄古怪,做什么说什么都任着她自个高兴来,真到了新州,稍有半点不如意万一又闹起来,岂不是在新亲家面前没脸?连着同宁也要没了面子!别到头来婚礼弄成一场笑话!你们两个想想法子,怎么着劝住她别去才好!”

        纪同信和齐洛晴面面相觑。

        老太太要是个听人劝的哪儿会变成如今这样?她那就是个不听人劝的主儿啊!

        齐洛晴苦笑了笑,试探着道:“这要真不让祖父祖母去,除非祖母生病去不得,若说要劝,只怕是难......”

        薛氏眉头一跳,自己也叹息:“可不是!”

        要说让老太太生病,倒也不难。

        只是她上了年纪,这病了万一好不了岂不糟糕?哪怕薛氏心里头再厌恶她、恨不得她早早挂了,但这种事也是绝对做不出来的!

        说到底她没有一副自私到底的坏心肠。

        这个法子没法儿实行,薛氏只好硬着头皮去劝劝纪老爷子。

        只说新州离这儿路途遥远,要不他们还是别去了?举行婚礼之后,纪同宁肯定会带着新媳妇回来一趟的,到时候再给他们磕头......

        纪老爷子一听这话就明白了三房这是嫌弃自己两人,不让自己两个去呢。

        心里有些戚戚然,然他也没多少立场怪三房。

        一向来他都更看重大房,其次是二房,然后是不争气要他操心的四房,三房一向来老老实实的,又都能干活儿,不用人操心,无论是分家前还是分家后,他都没什么心思在他们身上。

        薛氏从前为了什么“不公平”没少闹腾,如今偏三房没他们关心却反倒过得越来越好,而最看重的大房却落了个一家子流放的下场,这无疑等于狠狠的打了纪老爷子一耳光。

        纪老爷子心里本来就不太自在,听了薛氏这虽然说得好听,但本质上就是嫌弃的话,老脸上哪里挂的住?

        三房早已与自家离心,既然嫌弃着不让自家去,自家哪儿又好意思硬要去?

        虽然心里头除了难过也有些闷闷的,纪老爷子还是强做淡定的点头,主动表示不去了,这么远的路,年纪大了受不住,说是原本自己就不打算去的,谁知还没说呢她先来问了,这也正好......

        薛氏才不管纪老爷子这话到底是真心实意还是为了面子而故意这么说的。

        反正只要他们答应不去,她便放了心,自然也不会拆穿纪老爷子心底那一点想法,反而很给面子的笑着关心了几句。

        本以为这事儿这就算这么定了,不想,纪老太太知道了之后,闹天闹地的闹了起来。

        哭嚷着三房不孝,嫌弃他们老两口年纪大了、不中用了,亲孙子的娶媳妇儿都不许他们出现。

        纪老太太口口声声骂的薛氏,说她长舌妇、嘴毒心毒,必定是她在背地里挑唆生事,天底下哪有这样做儿媳妇的?别以为三房如今了财就敢眼里没她这个婆婆了!她要是敢不孝忤逆,她就敢上衙门里告她去,看县太爷是判谁的不是,看他们三房有脸没脸......

        在琳县县衙后堂里住了不短的日子,纪老太太如今可不同往日。往日一听说“官府”两个字便先生了怯意,如今却觉得县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薛氏气的不行。

        只是事情闹到了这一步,纪老太太又要死要活的坚持非要去,是无论如何也得带他们去的了。

        齐洛晴反倒劝了劝薛氏,到了新州再说吧,等到了新州,跟韩王府那位穆管家联系联系,没准有什么吃了能让人安睡的药物,等到了新媳妇过门那天,让老太太好好的在后头睡一觉便是。

        薛氏想想这倒也行,只要老太婆不搅合了她儿子的婚礼,别的她也懒得跟她计较了。

        横竖这一回之后,她所有的儿女的人生大事全都解决了,也就这一次了!

        这话听得齐洛晴想笑又不敢笑。

        不想,意外生了。

        纪宝妹那位前夫展福有事过来跟纪同信商量——如今玉水虞茶的生意越做越大,展家兄弟俩都在茶场里帮忙。

        纪老太太无意中一见展福,当即暴跳如雷,一边大骂一边追上去要打人家。

        展福简直莫名其妙,暗道出门没看黄历,怎么让这老太太给看见了!

        纪宝妹嫁给自己,自家可没半点儿对不住她,相反,她干的那每一件事都不是个媳妇该做的,自己的娘还被她气得不轻呢。

        这老太太居然还好意思追着自己打。

        展福不会跟一个老太太还手,但也绝无可能站在那里等她来打。

        谁知纪老太太太激动了,一边骂一边追,脚下没注意被一块石头狠狠绊了一跤,狠狠的摔了个跟头摔断了腿。

        家里慌忙请大夫。

        老人家身子骨本来就禁不起磕磕碰碰,身体恢复的能力也很低下,大夫诊治之后便道,纪老太太这腿至少得养上小半年才能好,尤其前两个月,一定要小心,别轻易走动,万一骨头再错开,恐怕以后就再也好不了了......

        这下子好了,新州自然也去不成了。

        薛氏差点没笑出声,这可真是天意啊......

        天意来了,挡都挡不住!

        纪老太太气得不行,大骂展福,又大骂三房凭什么叫那没良心的展家人去茶场帮忙?

        放着自家的兄弟不用,去用那跟家里有仇的,逼着他们将展家兄弟辞退。

        纪同信敷衍着,转过背该怎样仍旧怎样。

        展家兄弟做事很不错,为什么要辞退?两家有仇?这个话还真是......只有老太太才说得出来。...

  http://www.shukeju.com/a/63/63734/21837652.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