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鬼王的毒妾 > 第一百八十三章 夫人不见了!

第一百八十三章 夫人不见了!

        荣骅筝从来都不是那种容易被说服的人,宇文璨一席话她是听进去了,但是却没有真正的想要按照宇文璨所说的给他半年时间什么的,所谓今日事今日毕,现在都可以做到的事情为何要等到半年后?

        再者,宇文璨的腿已经三年多了,行走不便对宇文璨这种高傲至极的人来说是如何难堪只有他才明白。为此,荣骅筝不但没有将宇文璨的话听了进去,反而为前往诛狼山做了更齐全的准备。

        因为越是查多了诛狼山的资料荣骅筝就更是知道诛狼山的凶险,她之前准备的东西到底是不足的,为此,她静下心来,再次进去自己东园的研究房,多弄一些有用的东西来。

        她东园的这个房间就如宇文璨的书房,荣骅筝鲜少去他的书房宇文璨也鲜少会来她东园的这个房间,那么长时间只来过几次罢了,每一次来感兴趣的当然不是毒,而是一些暗器或比较现代化的武器。

        难得有人欣赏她的武器,荣骅筝自然是巴巴的和他说这个这个怎么使用,有什么威力,最适合什么什么场合使用。宇文璨兴趣更大了,荣骅筝就豪爽的将自己的设计图纸给他,咳两声,道:“我的武装部队那些残旧落后的武器是应该换一换了。”

        宇文璨当然不会跟她客气,反正是她的武装部队。轻飘飘的将设计图纸接了过去,然后慢悠悠的放进怀里。

        这日下午,荣骅筝正研究一项东西研究得血气沸腾,眼看就要完成了,这时候厢房的门便被推开了。

        荣骅筝皱眉,她已经吩咐灵儿谁也不准进来了,到底哪个家伙如此不识相?

        扭头一看,门口出现的赫然是坐在轮椅上的宇文璨,荣骅筝眼睛睁了一下,“你今儿没出门?”他每天下午都会进攻一趟的。

        宇文璨嗯了一声,然后容色淡淡的看着她继续弄着四周的瓶瓶罐罐。

        荣骅筝正在调试液体的纯度,宇文璨不吱声她也没理会他,直到液体浓度测试出来了她也没听到四周有动静,疑惑的回头一看,却见宇文璨停在房门几米处,抿着唇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自己。

        荣骅筝放下手中的东西,走到柜子处将之前自己改良过的弓箭图纸递给他,“这个拿过去的,我试过了,用力小,度快,射程远,很不错的。”

        宇文璨没有接过她手中的图纸,定定的看着她

        荣骅筝被他看得莫名其妙,不禁开口道:“怎么了?”

        宇文璨看了她半响,薄唇终于一掀,“你在研究什么?”

        荣骅筝轻咳一下,微微撇头,“一些毒罢了。”

        其实是疗伤的药,她是根据之前萧老爷的伤口来研制的,这种药如果研制出来了要比她之前研制的治愈效果都要好,再严重的伤口在缝上针线涂上之后都能够在两三天便能痊愈,是她今日意外得来的一个突破。

        当然,这个可不能说,宇文璨本来就不赞同她前往诛狼山,她这段时间也对诛狼山之事绝口不提,为的就是松懈宇文璨的戒心,到时候她才有机会偷偷的溜走。

        “是么?”宇文璨脸色不显山不露水的,说时将她捏着的图纸接了过来,然后看一眼她身后在翻滚着的液体,“今儿为夫哪也不去,你过来陪陪我。”

        荣骅筝脸儿黑了一下,听他的这话她怎么感觉自己现在像是召唤的三陪?

        她下意识是想要应的,毕竟两人已经好长一段时间没有好好的相处了,但是想起自己研制的药眼看就要成功了,她迟疑了一下,道:“给我半个时辰。”

        “不行。”宇文璨薄唇轻掀,黑眸深深的看着她,“我们有多久没好好在一起了?”

        荣骅筝脸儿绝对是红了,因为她感觉自己脸颊烫。

        她心里是欢喜的,但是心里有些扭捏,嘴上说道:“不是天天都见面么?”

        宇文璨黑眸沉了一下,似笑非笑的,“难道还真的应了你那一句话,腻了?”

        荣骅筝不满了,瞪他,“你说什么呢?”她是那种见异思迁,三心两意之人么?

        宇文翟很喜欢她瞪他模样,看似生气,其实很娇俏,灵巧得让人忍不住想要欺负她。

        他这么想着,却也真的这么做了,伸手拉住扣住她的腰,一把将她拉到自己身上来,唇瓣吻了上去。

        “唔!”荣骅筝手上其实有点脏的,上面药物成分太多她根本就不敢弄到宇文璨身上去,所以只能僵硬的横着两只臂膀在半空中,腰身困难的弯着和他唇舌教缠。

        一吻罢,两人呼吸都凌乱了,宇文璨黑眸幽深的睨着她,在她眼睑轻啄一下,“我们回厢房……”

        这时候回厢房?

        荣骅筝脸儿又黑了,“亲爱的王爷,你想白日宣淫?”

        宇文璨挑眉,“你不想?”

        荣骅筝咳了两下,挺直腰板,“当然不。”

        “是么?”宇文璨轻飘飘的以手撑着侧脸,好整以暇的端视着她。

        荣骅筝被他看得头皮麻,全身一震电流流过。

        她觉得自己这样忒没出息了,催促道:“给我半个时辰,你先出去啦。”

        宇文璨一动不动。

        荣骅筝蔫了,像一只螃蟹一样横着手在宇文璨背后伸长脖子在他脖子处蹭啊蹭的,“亲爱的王爷,就半个时辰,真的只是半个时辰……”

        宇文璨神色悠闲的享受着她的爱娇,黑眸满是笑意,却道:“我为何要给你半个时辰?”

        荣骅筝愣了一下,突然想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瞪大眼睛道:“我自己的时间不是应该由我自己支配么,为何……”

        她说着说着就说不下去了,因为感觉到宇文璨周身散着一股冷冽之气。

        他唇畔带笑,“说啊,怎么不说了?”

        荣骅筝伸手想摸摸鼻尖,但是思及自己的手有药物便作罢了,讪笑的摆手道:“开玩笑的啦,私人时间还分为个人时间和夫妻时间和家庭时间,我方才是瞎说的,瞎说的……”

        “知道自己是瞎说的还说?”宇文璨没好气的瞥她一眼,看她这模样也很难生气。说罢,他紧盯着她,“诚如夫人刚才所说的,你的时间还有一个夫妻时间,现在便是我们的夫妻时间和家庭时间,你是不是应该好好和夫君呆在一起?”

        荣骅筝一听,顿时想要抽自己两个耳光,丫的,让你嘴贱!

        “王爷……”

        她可怜兮兮的。

        宇文璨视而不见。

        荣骅筝再叫。

        宇文璨干脆目光看向一旁的窗户。

        荣骅筝被打败了,想着那药也差不多了,收拾一下便好了。遂对宇文璨道:“那你给我一刻钟,我将这些东西收拾收拾,毕竟这些东西……”

        “好。”这次宇文璨倒是格外的痛快,一下子便应了,然后率先出去了。

        荣骅筝看着自己房间里面的东西,很是满意,习惯性的将好些东西放进怀里,打算将这些放到别的地方去。

        将东西收拾完后,她就前往前厅和宇文璨汇合了。

        那一天两人到没有白日宣淫,而是去了一间小茶楼听人说书。

        对于荣骅筝这种看过电视,看过无数书和小说的人来说,这种说书的活动真的激不起她的兴趣,不到半个时辰便在凳子上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又是一个黑夜,吃

        完饭之后直接被宇文璨拖回了房间,然后一宿缠绵。

        也不知道怎么的,当晚的缠绵异常猛烈,持续了好长的时间,荣骅筝几乎承受不住,最后是累得晕了过去,第二天醒来的时候直接到达午饭时间。

        因为实在疲惫,荣骅筝当天午睡睡得很舒服,醒来后又想去自己的研究室,但又被宇文璨拉着去了听书,荣骅筝再度光荣的睡着了。

        解下来好几天的日子荣骅筝都是这样过来的,一直就是吃和睡,除了这两样别的什么都没有了。

        荣骅筝好几度在床上抗议,但是她太不争气,宇文璨稍微瑟佑一下她就丢盔弃甲,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好几天,直到荣骅筝现日子快要到二月中旬了才领悟,严正言辞的抱着被子和宇文璨抗议,“宇文璨,你再这样下去我要休夫了!”

        宇文璨坐在一旁轻飘飘的瞟她一眼,然后施施然的将她身上的被子扯开,将她搂过来压在身下,啄着她娇嫩的肌肤声音不太清晰的道:“休夫这种事有点彪悍,筝儿还是好好的呆在为夫怀里好。”

        话罢,唇舌吞噬了她胸前的顶端,再次进入了她.

        然后荣骅筝真的全身瘫软的娇卧在他怀里,累得连喘息的时间都没有。

        两人芙蓉帐暖,小屁孩最近频频遭到冷落,他最近已经好些时间没能和荣骅筝好好说说话了,最近上课都分心,为了不让先生和武术师傅留下坏印象,他很人小

        鬼大的让两位老师告假两天,自己决定好生和他的筝姐姐聊一聊。

        早上照常没看到他筝姐姐人,小屁孩用小调羹戳着碗里的粥,嘟着肉嘟嘟的嘴巴看向一旁好像异常春风得意的宇文璨,“筝姐姐呢?”

        这句话他这几天一天起码问十次2.

        “睡觉。”宇文璨优雅闲适的抿着粥。

        荣骅亭因为每天都要去胜国太傅那里是,所以是好些天没见过荣骅筝了,这天忍不住皱眉道:“王爷,筝姐姐可是身子不舒服?”

        等话听以。宇文璨摇摇头,唇畔竟然勾起一抹笑,补充一句道:“她体力挺好的。”

        荣骅亭这才放心了,吃了一些东西之后就走了。

        小屁孩大眼睛瞪着宇文璨,话很有魄力的宣告:“我要见筝姐姐!”

        自从宇文璨搬进荣骅筝的厢房之后小屁孩就没进过那一间厢房了。

        宇文璨用筷子夹一个小包子塞进小屁孩嘴巴,道:“你筝姐姐在睡觉,别去吵她。”

        小屁孩将小包子拿下,大眼睛包了一包泪:“璨哥哥欺负人!”

        “男子汉的哭什么呢……”宇文璨伸手替他抹泪,皱眉道:“你作为哥哥都这样么爱哭,要是日后你弟弟妹妹学了去该如何是好?”

        一旁的夏侯过听了嘴角抽了一下,王爷的孩子不应该称呼世子为王叔么,怎么就成了哥哥了?。

        小屁孩听到弟弟妹妹时呆住了,然后眼睛亮得不可思议,先是高呼一声,才问道:“筝姐姐有小宝贝了?”

        “还没。”不过也快了吧。

        小屁孩一下子就蔫了,嘟嘴道:“璨哥哥你动作好慢哦!”

        “噗!”一旁的夏侯过不知怎么的就笑了,他才想着自己今天应该不太好过了立刻就觉得自己四周的空气立刻冷了下来。他轻咳一下,然后很识相的退到角落望天去了。

        宇文璨再度夹一个包子塞住小屁孩的嘴巴,将他的小嘴巴塞得牢牢的才道:“你要是想快些看到弟弟妹妹就别喊着要见筝姐姐,知道么?”

        小屁孩泪眼汪汪的从小嘴巴拔出小包子,楚楚可怜的扁着嘴巴道:“知道了……”

        宇文璨对他反应很是满意,这天之后小屁孩过真的不去问荣骅筝在哪里了,乖乖的吃饭睡觉,上课,就算无聊也忍着没去找荣骅筝。

        宇文璨春风满面,荣骅筝只差没气得想要投河,这样整天躺在床上的事是人做的么?

        为此,她这天醒来之后即便累也忍着腰酸背痛的想到处走走,走着走着,不知不觉的走到了东园的研究室,去到现场的时候她愣住了。

        一开始她以为自己走错了,这里哪里还有什么研究室,只是区区平地罢了。

        眼前的平底还弥漫这一股烧焦的气味,一看就知道是被火烧了的……

        她之前所有的努力,她的图纸,她的想法,她之前研究出来的所有药物,还有那些数据本子……

        一切一切……

        都没有了……

        荣骅筝愣愣的看着眼前黑的土地,心头顿时冷飕飕的。

        她站在原地看了很久,不知过了多久,荣骅筝感觉到自己身后站了一个人,气息异常熟悉。

        荣骅筝广袖下的手紧紧握着,忍着眼眶的酸涩,咬牙转过身,然后连看也不看那人一眼,从他身边才匆匆走过。

        “筝儿!”

        她的手背一只手掌紧紧攥住。

        “放开。”荣骅筝的声音很轻。

        宇文璨抿唇,抓住她的手腕的手甚至紧了紧。

        “我不想吵架。”荣骅筝眼眶徜徉着泪泉,然后用力的甩开他的手。她现在不想和他对峙,她简直不敢相信,他明明知道她有多么喜欢研究这些东西,她几乎全天的心血都用在了这些东西上,他竟然……一把火就将它给毁了?!

        他到底知不知道那是她的心血!她在上面寄托了多大的希望!他怎么可以随随便便的就将它们给毁了?!

        他怎么可以?!

        宇文璨听出了她话语中的颤抖,心脏抽了一下,他薄唇掀了掀,终究是没有说出话来。

        荣骅筝甩不开他的手,改而伸出手用力的掰开,一只手指一只手指慢慢的将它们剥离自己的手腕,然后疾步离去。

        她一直觉得自己的脚步非常平稳,然而却不知道她其实是踉踉跄跄的,摇摇欲坠的身子让人看得忧心。

        “王爷……”

        夏侯过从一旁走出来,声音有着担忧。

        宇文璨抿唇看着前面空空荡荡的走廊,没有说话,脸色显得异常苍白。

        夏侯过叹了一口气。

        他知道,这一次夫人真的生气了。

        其实夫人虽然性子急,但是她却是甚少会生气,很多事情她都不是那么在意,笑米米的就过了,为人平和近人得简直不像是一个千金小姐,更不像是一个王妃。

        这一次荣骅筝是真的生气了,她匆匆忙忙的回到寝室之后便将寝室一把给关上了。

        “夫人……”灵儿看着紧闭的门,忧心忡忡。

        里面什么回应也没有,灵儿看着慢板急得不知该如何是好。

        她站在门外好久,直到午膳时分里面也没有丝毫动静。

        “开门。”

        就在灵儿正在琢磨着应该怎样叫人的时候,一旁出现了一个沉哑的声音。

        灵儿几乎不敢去看宇文璨,急急忙忙的就去开了外锁,然后推推门,没反应。

        灵儿呆了一下,瞠目结舌,道:“夫,夫人将里面的锁给锁了……”话罢她低眉顺眼的退到一旁,根本就不敢去看宇文璨的脸色如今到底是如何的。毕竟,在这个男尊女卑的世界,世上有的是女戒,说的从来都是女子应该怎样做,应该如何大度宽容,如何讨夫君宽心,一面被离弃,却从来未见过有女的将夫君锁在门外,不让夫君进房门的。

        王爷是多么高傲的人啊,从来都是唯我独尊的,皇上都要对他好声好气的说话,夫人竟然这样对王爷,若是被冠个恃宠而骄的名号,该是如何是好?

        灵儿不无担心的道。

        让灵儿意外的是,他们王爷什么动作都没有,声音一如既往的冷清,“你去厨房让人将吃的端过来吧。”话罢,眼睑地垂,挥挥手让夏侯过推轮椅。

        小屁孩一天只见到荣骅筝两次面,分别是午膳和晚膳的用膳时间。

        这一点时间根本就不够他磕牙,他每次都还没和荣骅筝说完他的先生和老师教了他什么,她学得如何,然后一顿饭就完了。

        他原本就忍得非常委屈的了,这天午膳竟然只有他和宇文璨一人,他一开始探头探脑的往走廊的方向看了好久,也没看到荣骅筝的身影,他才想问些什么,但是这时候菜肴纷纷被送了上来,他一看,菜色比以往少了好几种,里面也没有筝姐姐爱吃的……

        他顿时低下了头,静静看着桌底。

        一旁伺候他的丫鬟看他没有动手吃东西有些担心,才想叫他吃却现他小肩膀抖啊抖的,抓住小调羹的手颤啊颤的。

        丫鬟吃了一惊,才想上前问候小主子,他们主子却冷冷清清道:“吃饭。”

        小屁孩的小肩膀抖得更厉害了,但是就是没依宇文璨所言的吃饭。

        宇文璨动作动了一下,异常黑沉的眸子闪过一抹什么,但是却没有继续的命令小屁孩。

        小屁孩垂着头看着自己的脚下好半响,然后一把将手上的小调羹给扔了,然后跳下椅子,一股脑的往一旁跑去。

        在一旁伺候着的小的都被小屁孩这突如其来的大脾气弄得大气大气都不敢出。

        伺候小屁孩的丫鬟怕小屁孩出什么事,赶紧的跟了过去,一路追着他跑。她跑了一会就现这个方向并非他们小主子的寝室的方向,而是夫人寝室的。

        她愣了一下,脑子顿时有点虚。

        今儿整个王府气压都有点低,大家都知道王妃在生气,不理会他们王爷了,王爷一个人呆在两人寝室旁边的从来没用过的厢房一个上午,期间连一句话都没有说过,吓得伺候的人连喘气都小心翼翼的。

        小屁孩跑到荣骅筝的寝室门外之后,踮起脚尖拼命的拍门,“筝姐姐!”

        里面没有丝毫反应。

        小屁孩原本就哭了的,他没听到回应顿时人小鬼大的样儿全是孩童本色,眼泪鼻涕流得一张小脸全部都是,拍着门的劲儿更是大了,嘴巴猛地喊着三个字。

        一旁的灵儿看不过眼,赶紧上前劝,说筝姐姐没事,只是睡着了云云,劝了好久小屁孩也不听。他原本就饿,哭了一会便没力气了,抽抽噎噎的,然后被宇文璨让人抱走了。

        “她吃饭了么?”宇文璨问灵儿道。

        灵儿恭恭敬敬的道:“奴婢求了好久夫人将菜肴拿了进去。”

        宇文璨嗯了一声,然后转身去了西园。

        荣骅筝好像真的很生气,在当天晚上也没有出房间,宇文璨当天晚上就在书房的房间睡了。

        这天他早早醒来,坐在书桌前抿着唇看着一个角落也不知道在想什么,门外就传来了夏侯过急急的嗓音:“王爷,夫人不见了!”

        宇文璨利眸一眯,伸手一掌将门击落,下颚紧绷着,“你说什么?”

        “早上有人现守卫的侍卫被迷/药毒晕了,方才属下将寝室的门打开,里面没了夫人的……”

        “找!”宇文璨声音冷冷的截住夏侯过的话,“让青衣等所有隐卫都去,你跟他们说,筝儿没回来他们也不用回来了。”

        夏侯过迟疑一下,赶紧应着退下来了。

        宇文璨脸庞紧绷,黑眸沉沉的看着外面的空荡荡的走廊,一把将书桌上所有东西全数扫落!

        从这一章开始,文文会有很大的变化~~~&1t;/p>

  (http://www.shukeju.com/a/63/63728/19208938.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