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鬼王的毒妾 > 第一百一十八章 救救郡主!

第一百一十八章 救救郡主!


        当天晚上好吃好喝的等着,荣骅筝洗了一趟澡出来之后大家就开始用膳了。这次,他们并不在客栈外面的大厅用膳,而是在荣骅筝的房间里直接吃的,明明才一顿没吃好但是荣骅筝却有一种已经很久没有好好吃一顿的感觉了。

        荣骅筝嚼着宇文璨夹过来的落莲雪子鸡,一双清眸满足得半眯了起来,小屁孩脸上的模样其实和荣骅筝差不多,欢快得边吃着边晃动着一双小腿。

        其实他是一个非常排外的人,中午人太多,那个柳懿心还坐在他旁边时不时装模作样的关爱的看着他吃,让原本的好胃口他一下子就没了。

        他虽然到鬼王府也不久,但是好的事情总是特别让人上心,王府里每一顿都吃得异常的好,每一顿都是欢声笑语的,中午用膳的情景如果可以他再也不想尝试了。

        现在四个人坐在一起,房间里的灯光暖暖和和的,桌面上的菜肴虽然是这天早上做好的,但是在热一番吃起来滋味完全没有什么不同,他小小的年纪也懂得了满足。他人小,之前荣骅筝考虑到他和荣骅亭的身子和胃口问题,所以做了好些燕窝粥冰镇着上路,如今他正喝着吨热的燕窝粥,一双大眼儿笑眯了,得寸进尺的要求道:“筝姐姐,这段时间用膳我要坐在你和璨哥哥中间。”

        哼哼,虽然知道璨哥哥可能会有意见,但是他才不要和那个柳懿心一起坐呢,他誓,如果荣骅筝敢再敢安排他和柳懿心邻座而坐他一定要离家出走!

        荣骅筝瞟他一眼,“为什么?”其实小屁孩没提她还真的没有注意,自从嫁进了鬼王府之后她和宇文璨好像一直都是相伴而坐的,而且好像从来就没有分开坐过。

        嗯,好像有点不可思议……

        宇文璨优雅的夹着米饭进嘴里,黑眸一动,脸上面无表情,仿佛根本没有留意到小屁孩的话。

        小屁孩嘟嘴,奶声奶气的嫌弃道:“我不喜欢别人坐在我旁边。”当然,他指的其实是柳懿心。

        荣骅筝想了想他在马车上好像和她嘀咕过这么一件事,明白了,挑一下眉,“王爷?你的意思呢?”宇文璨毕竟是当事人,问一下他是最起码的尊重。

        宇文璨手中的银著一顿,不答,一双俊眸紧盯着她的,“筝儿,你说呢?”

        “咳咳!我,我说……?”她瞪眼,“我再问你呢!”

        宇文璨黑眸深深,像是漩涡似的,红润的唇角一翘,“嗯。”

        “咳咳!”荣骅筝被刺激了,再度咳了一把,丫的,宇文璨这是在向她放电?!

        上辈子总听人说一个人的眼睛可以电死人,一个眼神可以迷死人,她从来都觉得那说法着实夸张白痴,但是她现在才现,有些东西的说法从来都不是捏造出来的。宇文璨本来就长得非常好,一双眼睛更是像是会让人沉溺似的,她方才不过是不经意的一瞥,然后就觉得整颗心都颤动了了,然后全身像是流过了电流一样。

        丫的,丫的,明知道自己长得好就不要出来胡乱放电啊,方才在外面她已经欠他一把了,如果他再向她放电她就算是唱着义勇军进行曲也要再一次将他扑倒把他

        那啥给啃了!

        宇文璨看她目光炽热的盯着自己的嘴唇看,意味深长的勾唇一笑。

        荣骅筝这回眼珠都凸了,再度咳咳两声就想开口说些什么,宇文璨却不急不慢的抢先说了那么一句:“吃个东西也能咳,就别喝了。”话罢,他明目张胆的伸手将荣骅筝手边的白玉酒樽就放到自己的另一侧。

        荣骅筝脸都黑了,立刻忘了男色的you惑,“宇文璨!”

        “嗯,我听着。”宇文璨不去看她,一派悠闲优雅的夹着菜放进嘴巴,然后细细的嚼着,突然觉得这菜确实是比中午吃的美味多了。

        荣骅筝从来没有看人装无辜装得如此的优雅而高贵的,仿佛世上所有的一切不美好有他表达出来都是世上最美妙的桃花源。

        她哼了一下,“把酒还我。”

        “明儿要赶路。”

        荣骅筝跺脚,“宇文璨!”赶路赶路,赶条毛啊,原本她就倒了半杯酒,才喝了一口呢,这点酒就想把她醉倒还真嫩着呢!

        宇文璨瞟一眼她女孩儿娇态全露的模样,眸色深了一下,声音一沉,“筝儿,为夫听着呢,别那么大声。”

        为夫?!荣骅筝喉咙一噎,立刻脸红炸毛,“你别太过分了!”话罢,她侧身过宇文璨身前就想把属于自己的梨花酿拿回来,宇文璨唇边泛笑,慢条斯理的伸出手将酒放得更远一些。

        “宇文璨!”这回荣骅筝飙了。

        宇文璨挑眉,也不在意她刚洗的头湿漉漉的,伸手就摸了一下,“乖,乖乖吃饭,下次给你更好喝的。”

        荣骅筝眯眸,“下次就是下次的了,我现在想喝,而且这天气喝酒多缓和啊。”

        “原来你是冷啊。”宇文璨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温柔一笑,然后招招手对灵儿道:“去拿一件貂裘披肩给夫人披上。”

        “你!”荣骅筝气结,她就不明白了,宇文璨平日里是不会对她在吃喝上面如此刁难的,今儿忽然之间怎么又变得小气起来了?

        宇文璨眉眼此刻都在笑,一双带笑的黑眸深深的凝视着她,对她浅浅一笑,接着端起荣骅筝喝过一半的梨花酿仰头就尽了。最后,他在荣骅筝不敢置信的目光放下酒杯,感叹一句:“这样喝果然是比较可口啊。”

        这样喝?喝酒不都是喝么为何要分这样那样?

        荣骅筝真想一口牙将他咬碎,她才想这么做小屁孩却鄙视的瞟一眼荣骅筝,道:“筝姐姐,你真笨,璨哥哥喝了你的,你把他的给喝了不就好了么?”筝姐姐真是越来越笨了,嗯哼,果然是吃了别人的口水就是不一样,他决定了,以后无论如何都不随吃人口水。

        荣骅筝闻言恍然大悟,嘉奖的拍了小屁孩的脑袋一下,然后嘿嘿一笑,眼明手快的端起宇文璨剩下的半杯酒仰头就喝了。

        宇文璨从来就没打算阻止她的动作,在她一脸满足的喝完之后甚至还浅笑出声,温柔的替她夹上一筷子菜肴,轻声道:“喝了那么多酒,快吃些东西。”

        在放下杯子的时候荣骅筝就总觉得有哪一点不对劲,但是怎么想却想不到,看到宇文璨的笑的时候更是不解了,但是想着好歹也喝了好酒就不再多想了,低头拿起筷子吃着宇文璨夹过来的东西。

        “诶!”荣骅亭忍不住扶额叹息,筝姐姐有时候的脑袋还真是比不上他。

        在荣骅筝冲动的端起宇文璨的白玉酒樽的时候他就想出手阻止了,王爷喝筝姐姐的酒,筝姐姐喝王爷的,怎么想就怎么觉得亲密,甚至还有一种是在喝交换杯子喝酒的感觉。

        不过……荣骅亭偷瞄一眼一派优雅的用着膳的宇文璨,眯眸,暗忖,也许这才是王爷的本意了吧……

        小屁孩觉得自己替荣骅筝想了一会主意,原本以为宇文璨会有点不高兴的,但是看到他此刻唇瓣微翘,一副心情甚好的模样,人小鬼大的眯着大眼儿,道:“璨哥哥,我方才的话你还没有回答我呢!”

        宇文璨瞥他一眼,淡淡道:“吃饭坐在哪里不是一样吃?”

        小屁孩猛地摇头,哼哼道:“当然不一样。”

        宇文璨来了兴致,挑眉道:“如何不一样?”

        小屁孩小胖手抓着小调羹,侧着脑袋想了一下,猛地摇头,“不知道。”

        宇文璨轻飘飘的瞟他一眼,“既然不知道就罢了。”

        小屁孩不依,“璨哥哥你不是说坐在哪里吃饭都一样么,那我坐在你们中间有何不可的?”

        尽职在侯在一旁的夏侯过闻言轻咳了一下,感觉到自家主子的气息低了一下才收敛,恢复了一本正经,但是丝毫不损他对小屁孩涌起的那一股崇敬,因为能这样驳主子的话的人还真的没几个。

        宇文璨不急不慢,也不燥,淡淡的道:“小孩子吃东西时不要要求太多了,总是想些有的没的,吃了和没吃一样,到时候休想长高了。”

        四岁的小屁孩日思夜想的都是自己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够长大,什么时候才能成为和自己父王一样顶天立地的人,如今被宇文璨这么一说,真的被吓到了,惊心的道:“真的么?”

        宇文璨慢条斯理的扯一下嘴角,“你说呢?”

        “你少在这里吓唬小孩子。”荣骅筝没好气的瞪他一眼,“小孩子开开心心的吃东西对健康成长才最有帮助。”话罢,替小屁孩夹一根青菜,道:“当然想快高

        长大青菜必须吃。”

        小屁孩一张小脸蛋顿时皱成了苦瓜状,嘟着嘴巴看着碗里的青菜,没动调羹,奶声奶气的反驳道:“我不喜欢吃青菜,吃了青菜我就不能开开心心了,如何健康成长?”筝姐姐说话明显就自相矛盾嘛!

        荣骅筝一噎,直想立刻抽自己一个耳光让自己清醒一下,她平日里逻辑思维可好了,现在说一句话竟然连四岁的小屁孩都能抓到毛病,着实不应该。才想说什么补救宇文璨却慢条斯理的道:“希宴,男子汉大丈夫计较这些有的没的作甚,男儿自当什么都不怕,你连一根青菜都怕吃,日后如何成就大事?”

        荣骅筝黑了脸,宇文璨丫的也太会掰了,这不喜欢吃青菜和成就大事怎么就挂钩了呢?她记得她军长就不喜欢吃青菜的,但是人家每次出的任务都是顶尖的呢!

        小屁孩直觉自己不应要相信宇文璨的话的,但是想了想又觉得他说得非常对,一根青菜而已,不会咬人不会杀人,这么没有威胁力的东西他都怕,那日后上战场杀敌的时候岂不是也畏畏缩缩?这么想罢,他二话不说的用小调羹挖起那一条青菜放进嘴巴里嚼。

        荣骅筝傻了眼,如果说她的言辞自相矛盾的话,那么宇文璨的简直就是谬论!原本她以为小屁孩还挺聪明的,现在真的想一巴掌把她拍醒,这个小屁孩忒不会思考了,自己那一番话虽然有错但是起码是真理来着,怎么也比宇文璨的谬论来得好吧,他怎么就……

        夏侯过听着三人的对话,怎么听就怎么觉得好笑,但是也忍不住叹了一口气,还是这样用膳的氛围有趣啊,只有在这样的场合之下王爷才会笑还会有心情说笑。

        而且,总觉得他们真的是越来越像一家人了,亲密而和谐。

        其实,好像不只是夏侯过一个人是这么想的,小屁孩明显也有这种感觉,从饭碗抬起头来,道:“璨哥哥,我只喜欢我们四个人用膳,我们以后都四个人吃饭可好?”

        以后?宇文璨瞟他一眼,再看看荣骅筝,眯起了眼眸。

        以后……应该绝对不会只有四个人吧,毕竟子嗣的问题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璨哥哥?”小屁孩见宇文璨不但,嘟起了小嘴巴。

        荣骅筝其实也明白小屁孩的话,想起今天中午和旁人一道吃饭着实觉得实在不怎么好,顿时也期待的看着他。

        一大一小的眼神都看着自己,宇文璨翘一下唇角,不急不慢嚼着嘴里的东西,淡淡道:“也罢,以后不和外人同桌就是了。”

        不和外人同桌不是小屁孩说的四个人,小屁孩没留意到这一点,听了还是忍不住笑了,乐呵呵的再度将自己的脸蛋儿埋进了饭碗里。

        荣骅筝看着他,才想说什么,外面却传来了急促的敲门声。

        夏侯过看了一眼宇文璨恰好看到他眉宇不着痕迹的皱了皱,他迟疑了一下,门外的敲门声却更急促了,还道:“恭谨王爷!恭谨王爷……”

        夏侯过看到四个人同时顿下了动作,他听出来这个声音是属于谁的,不得不开口道:“王爷,这事交给属下处理还是……”

        宇文璨挥挥手,放下手中的银著,淡淡道:“打开门让她进来吧。”

        荣骅筝挑眉,“你知道是谁?”她对声音对事物比较敏感,这个声音在她的记忆里是有出现过的,但是并不能确切到底是谁,也忘了自己到底是在哪里听过了。

        宇文璨看着她,缓缓开口,“她是菱儿的贴身丫鬟。”

        荣骅筝眯眸,唇瓣微微抿起。

        宇文璨不是没有看到她不高兴,只是有些事情还是要面对的。

        这时候夏侯过已经打开门了,谷婷菱的贴身丫鬟猛地冲进来,在距离宇文璨三尺的地方跪下,猛地磕头,泪流满面的道:“王爷,求你救救郡主!”

        宇文璨看着她,没有说话。

        丫鬟见宇文璨不置一言,突然之间就没了底气,磕头的动作更快了。

        小屁孩看着丫鬟的头都磕出血来了,微微皱眉,美味的燕窝粥突然之间多了一股血腥味还真的不怎么舒服。他放下手中的调羹,看向荣骅筝,“筝姐姐……”

        荣骅筝吃饭的动作在方才一顿很快就继续动了起来,闻言瞟他一眼,冷冷的道:“叫什么叫,吃东西!别人的事管这么多作甚?”

        宇文璨没好气的看她一眼,然后伸手捏捏她的脸颊,轻声问道:“还在生气?”

        荣骅筝冷笑,“怎么,觉得我太小气了?”

        摇摇头,宇文璨叹了一口气,好半响突然道:“菱儿曾经救过我一命。”

        荣骅筝手中的动作蓦地一顿,眼睛一睁,“什么?”

        宇文璨目光淡淡,静静的看向一端,不想多提却还是说了浅薄的一句,“三年前,母后的事对我打击太大,做了一些傻事,是她救了我。”

        荣骅筝挑眉,母后?三年前?

        听到母后一词荣骅筝脑海里立刻浮现的就是他们多次提到的孝颐皇后,而三年前,她记得之前宇文霖说过宇文璨的腿就是在三年前瘸了的,但是到底是为了什么事情会让他如此大受打击,他这腿到底是自残的还是出了不好的事才至此,他为什么会说是谷婷菱救了他?

        关于这些其实荣骅筝很想问的,但是她看宇文璨一脸淡漠,目光还有一点忧伤的模样还是没有问出口。

        “恭谨王爷……”两人在淡淡的聊着,谷婷菱的贴身丫鬟却急得像是蚂蚁上饶热锅,急急的道:“请您看在郡主救过您一命的份上请您这一次就救救郡主啊,王爷就只有郡主一个女儿,如果郡主有什么不测……”

        “菱儿怎么了?”宇文璨看荣骅筝的脸色好了一点,伸手打断她,道。

        “郡主身上的两道鞭伤非常严重,这里荒山野岭的大夫的医术着实很一般,他看郡主的伤口根本就不敢贸然动手医治,郡主之前扑倒过在雪地上,身上又冷又难受,再加上伤口的重伤,郡主现在高烧不止啊。”

        宇文璨看着她,一言不。

        丫鬟急了,呜呜咽咽的道:“王爷,请您一定要救小姐啊,大夫说小姐的伤口实在过深,这番失血已经过多,如果不及时医治的话不出一个时辰定然就没命了!

        ”他们这些做下人的,主子出事了他们定然也逃不过要走进鬼门关的步子,她还年轻不想就这样死了啊。

        宇文璨不答,看向荣骅筝,道:“筝儿,这件事……”

        荣骅筝看他一眼,打断他,道:“你想我救她?”

        宇文璨明确的点点头,“嗯。”

        荣骅筝抿唇,在众人的目光中静默好半响,抬起头来:“好!”

        宇文璨脸上没有高兴,也没有松一口气,突然之间伸手将荣骅筝搂入怀里,让她侧身靠在自己的肩膀上,道:“筝儿,只要是你觉得委屈一点的,以后我会千百倍的还你。”

        如果可以,他永远也不要让她有委屈有难过有伤心,她还是活得肆意一点好,她想怎样就怎样,他保证,所有的烂摊子他收拾……

        “喂喂喂!”荣骅筝想不到宇文璨会有这样的动作,即使是隔着几层布料但是她还是能够明显的感觉到他的体温正向她袭来,让她的心一下子就暖了。面对宇文璨略带煽情的话她突然之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不得不用粗声粗气的道:“就算你感激我也不要抱那么紧嘛,你想勒死我啊,有你这样对待好人的么!”

        宇文璨一笑,没好气的放开她,伸手用力的扯一下她的脸颊,暗忖这臭丫头的脸皮这时候倒是薄!

        “痛死了!”荣骅筝瞪他,伸手一把拍掉他的,看向那个还在跪着的人哼哼两声,道:“这次我救了她你以后就不再欠她的了,如果你以后还让她上你的马车我立刻把她揍得满地找牙!”

        宇文璨温柔一笑,“好。”

        “哼!”荣骅筝冷哼一声,看向小屁孩,“你满意么?”

        觉大就种。小屁孩猛地点头,笑眯了大眼儿,“满意,满意!”以后马车总算是不用有外人在了。

        这顿饭也没心情吃了,荣骅筝站了起来,让灵儿打开她的包袱,从里面取出了好几样东西才慢条斯理的向着谷婷菱的房间走去。

        “二王嫂!”

        荣骅筝还没去到谷婷菱的房间就听到宇文霖的声音了。

        荣骅筝没好气的瞪他一眼,“不好好去吃饭呆在人家女孩子的房门口作甚,想偷窥啊?”

        宇文霖笑眯了一双桃花眼,道:“听说谷郡主快不行了,来给她送个行。”

        “四王弟!”宇文广轻声喝住他的胡言乱语,看向荣骅筝,郑重道道:“二王嫂,谷郡主真的不能在这时候出事。”

        “我知道。”既然她说会出手救她,她就没有进入阎罗殿的机会。

        “二王嫂你能明白就好。”荣骅筝的脾性他是见识到了,宇文广真的担心荣骅筝会意气用事。

        荣骅筝不和他们过多纠缠,跟着谷婷菱的贴身丫鬟进了房间。

        老实说,谷婷菱的状况确实比她想象中还要严重,特别是在看到她背部黑的皮肤的时候,她清眸一下子就冷了。

        寻常人都知道,伤口通常都是红色的,而谷婷菱的伤口怎么会变黑,不用多想就知道是被人下毒了。

        “果真够狠心啊,在别人的伤口插上一刀……”荣骅筝冷笑着,觉得那人还真的不简单。先是她的银针被下毒,然后再是她绣给宇文璨的衣袍被盗,现在谷婷菱被下毒。

        谷婷菱的伤因她所赐,这是大家都有眼睛在看的事情,但是那些伤其实并不至于置谷婷菱于死地的,稍微收拾一下,一两个月就可以结痂完好了。而现在,别说是好了,荣骅筝可以肯定,如果谷婷菱的身上的毒不在两刻钟之前清理出去她立刻就会毒身亡!

        荣骅筝唇边勾出一个狠戾的笑,“呵呵,好啊,真是太好了,想让谷婷菱死,然后将这罪推到我头上?”话罢,她拍桌冷笑,“这如意算盘也敲得太响了!”

        谷婷菱的贴身丫鬟看着荣骅筝笑得诡异,不由缩着肩膀咽了咽口沫。

        “在回来的过程到到现在除了你有谁靠近过你家郡主?”荣骅筝边问谷婷菱的贴身丫鬟边打开自己带来的工具。

        丫鬟认真的回想了一下,“除了奴婢就只有他们三人了。”说时,她指一下旁边颤颤巍巍的跪在地上的三人。

        “他们可都是谷王府的人?”荣骅筝不咸不淡的问着,然后从一堆工具中取出一把薄片小刀,用一条经过特殊处理之后的毛巾抹了一遍之后再进行消毒,然后在所有人瞪大眼睛之际在谷婷菱黑了的后背划了长长的一道痕。

        丫鬟刚想回答的,看到荣骅筝的动作顿时猛地上前,哭喊道:“恭谨王妃,奴婢知道郡主对你多有得罪,但是郡主该得到的惩罚已经得到了,就请你高抬贵手放过郡主吧,她的伤已经够重了,不能……”

        荣骅筝想说什么这时候谷婷菱被背后的痛给痛醒,微微转头看到荣骅筝拿着刀对着自己瞳孔一缩,声音沙哑的向后退,“你,你……”。

        “少罗嗦!”荣骅筝冷哼一声,身后往她的后颈一劈,谷婷菱再次昏睡了过去。

        毕竟是大家闺秀的房间,男子不方便进去,宇文璨几人都站在门口没有进来,宇文霖看到荣骅筝眼睛不眨一下的在谷婷菱的后背一刀又一刀的划着啧啧两声,“二王嫂这一刀一刀的像是画画似的,忒过瘾了。”

        宇文广瞪他,“四王弟!”

        宇文霖耸耸肩,“没办法,想象力过剩了,不好好挥一番难受。”

        宇文广懒得理他,将视线转到荣骅筝身上。

        荣骅筝对丫鬟的话置若罔闻,丫鬟看着自家郡主的被是一刀又一刀的伤痕,一道道黑色的血从里面涌出来一下子就反胃了,她忍住,略带不敬的开口道:“恭谨王妃,郡主不需要你医治了,请你住手!”

        如果不是这里只有她懂医术无论如何她都不会冒险把郡主交给她的!

        荣骅筝冷笑,竟然真的点点头,“好!”话罢,一把站起来收拾东西。

        “筝儿。”宇文璨轻声抚慰她,然后冷声对丫鬟道:“如果你想保住你的性命的话最好立刻闭嘴!”

        丫鬟被宇文璨的话吓得一个激灵,立刻不敢再度开口了,颤抖着身子躲到一边去。

        荣骅筝深吸一口气,看在宇文璨的份上她还是再度坐了下来,继续方才的动作,直到谷婷菱身上的毒血放得差不多了才顿住手中的动作,然后再用特殊处理过的布料在谷婷菱的后背擦拭着,然后再把银针消毒,穿针引线,动作迅的动着手缝合谷婷菱身上巨大的伤口。

        她做这些动作异常利落,地上被扔了好几条站满黑血的毛巾,她动作完成了也不过是两刻钟不到的事情。她这个用刀划背的动作不是谁都敢做的,看得外面的封贞还有闻声而来的柳懿心和云青鸾都目瞪口呆!

        今天七千字,依然和朋友还没吃晚饭,先去吃饭了,今天逛了一天依然没休息还码字,又累又饿,先去吃了。

        求月票啊,今天月票没怎么涨呢,昨天和前天票数都过十五,都可以有三千字加更,今天也动起来吧,依然国庆之后加更哦a!么么~~~&1t;/p>


  (http://www.shukeju.com/a/63/63728/19208871.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