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明朝败家子 > 第一千四百八十五章:殿下发财了

第一千四百八十五章:殿下发财了

  弘治皇帝听到了药字,不禁动容。

  “什么药?”

  “这药,说来就神了。”方继藩煞有介事的道:“儿臣叫他十全大补露,专治的便是娘娘此等体虚之症。此药混合了天下最珍贵的药材,其价值,与黄金等同,熬制起来,也殊为不易。”

  朱厚照听罢,凑了上来,见方继藩掏出了一个瓷瓶儿,不禁道:“老方,你何时炼药了,为何不和我说?”

  这个药,其实是没有难度的,不过是自某些鱼的鱼肝里提炼出来,叫上朱厚照,岂不是大材小用?

  方继藩正色道:“殿下小心一些,此药弥足珍贵。”

  朱厚照却已将瓷瓶抢了去,左看看右看看,打开瓶塞,闻了闻,微微皱眉,有些腥。

  弘治皇帝盯着那瓷瓶,动容道:“此药有效?”

  方继藩信誓旦旦道:“用量需得控制,每日饭前饭后吃一些,过些天,保管有效。”

  张皇后的病,方继藩大抵是清楚的。

  理应就是吸收方面的问题,营养吸收不了,身体自然缺乏某些必要的元素,比如维生素,因而才出现了体虚,贫血之类的症状。

  这方面,也可从脚气病上判断出来。

  谷物之中,本是含有大量的维生素,可一方面,张皇后平日吃的多是脱壳的精米,哪怕是平日吃的蔬果,也难以吸收,这脚气病,自然而然,也就出来了。

  找到了病症,无非就是缺乏维生素而已。

  脚气病可以让张皇后多喝一些糙米的粥水,总能吸收一些。

  而至于维生素的缺乏,则直接用这鱼肝油。

  鱼肝油含有大量的维生素,虽然不可以治疗脚气病,但是对张皇后,有着巨大的好处。

  弘治皇帝倒是没有怀疑,忙是命人侍候张皇后服下此药。

  张皇后吃了一些,看着方继藩:“此药,当真有此神奇吗?”

  方继藩微笑道:“娘娘放心就是,这药珍贵无比,儿臣是花费了许多功夫方才炼制成功的,定有奇效。”

  张皇后便露出了亲和的笑容:“难为你有心了。”

  方继藩又叮嘱道:“娘娘,除了必要的服药之外,娘娘平时多喝一些黄米粥。”

  “黄米粥……”张皇后一愣,眼带不解。

  方继藩咳嗽道:“娘娘平时的饮食太精细了,精细并非是坏处,可是……”

  一旁的张鹤龄听到此处,突然觉得一股亲切感扑面而来,他眼睛一亮,脱口而出道:“不健康?”

  方继藩一愣:“理是这么个理。”

  “我就知道。”张鹤龄顿时打起了精神:“我就晓得吃那些不健康的,喝粥要喝黄米,肉不可多吃,什么牛肉,肘子,烧鸡之类,都如穿肠毒药一般,都不是好东西,啊呸,害人的。”

  张延龄听到牛肉、肘子、烧鸡时,口水自嘴角淌出来,忙是举起大袖擦一擦,而后小鸡啄米的点头:“阿兄就是厉害,什么都懂。”

  好吧,方继藩已经懒得和他们沟通了。

  将那梁如莹叫到一边,说明了用法,大致的交代了张皇后的饮食。

  说穿了,这病乃是富贵病,要治起来,不难。

  交代一番之后,方继藩便和朱厚照告辞出来。

  朱厚照气恼于方继藩制药居然没有带上他,有点不愿搭理方继藩。

  方继藩却是一拍他的肩,笑盈盈的道:“殿下,要发财啦。”

  朱厚照眼睛猛地一张,显然又被方继藩成功的转移了话题,他狐疑的看着方继藩。

  方继藩便道:“说起来,真怪王金元那个狗一样的东西,娘娘体虚,这是何等机密的大事,不知怎么的,居然被他知晓了,这狗一样的东西,全无良心,竟还四处嚷嚷,现在满天下都晓得娘娘身体孱弱,你说这狗东西,他还是人吗,他还有良心吗?”

  朱厚照盯着方继藩,一脸怀疑的道:“不会是你命王金元说的吧。”

  方继藩:“……”

  他怎么觉得朱厚照这家伙越来越懂他了。

  方继藩闪过一丝尴尬,咳嗽一声道:“先不说这些,最紧要的是,这普天之下的人,哪一个不晓得,咱们弘治朝,只有这么一位张娘娘,独得圣宠,乃是天下臣民的母亲,大家知道了娘娘病重,哪一个不关心哪。”

  朱厚照脑子里,只记得方继藩说的要发财了之类的字眼。

  其他的一概没什么心思。

  只见方继藩又道:“殿下,您想想看,这么多人牵肠挂肚,待知道臣这鱼肝油药到病除,这鱼肝油的名号,不就打出来了吗?当今的时候,和从前不同,从前未必有这么多人能消费的起如此昂贵的药材,可今时不同往日了啊,而今,单单在京师,因为商贸而富贵的人就不在少数,何况还有江南,有保定,有天津呢?这鱼肝油的价格,臣都定好了,越贵越好,他们有银子嘛。”

  朱厚照眯着眼,眼中闪动着光芒,口里道:“能挣多少?”

  “这个说不准,这是长久的买卖,不过此药毕竟不涉及国计民生,所以……不必置于西山药业之下,咱们自己投点钱,建个作坊,挣了的银子,便是自己的。”

  朱厚照吸了口气,他懂了。

  以往的许多生意,因为牵涉太大,方继藩是不敢乱来的,非要走西山的渠道,将宫中的股份引入进来,如此一来,表面上好似是大买卖,可实际上,因为牵涉面太大,谋取利润,反而是其次,就如那青霉素,你价格不能定制的太高,而是得想尽办法压缩成本,廉价供应,毕竟这是救命的药,有多大的能力,就要承担多少的责任。

  哪怕是有利润,大半也被宫中拿走……方继藩自也是有利可图,可至于朱厚照嘛……他毕竟又不是皇帝,自是一边儿去了。

  而鱼肝油此等富贵药的性质就完全不同了。

  朱厚照想明白了这个关节,顿时龙精虎猛起来,兴冲冲的道:“老方,我们是亲兄弟啊,我投,我投,本宫占一半的股份,需要投多少银子,你说个数,我去借钱,本宫的两个泰山,听说手里还有股票呢,让他们抛了。”

  方继藩看着朱厚照乐不可支的样子,心里暖呵呵的,什么是朋友,朋友便是见了对付开心,自己也跟着开心。

  方继藩挤眉弄眼道:“且先不要急,还要再酝酿酝酿,得先传出消息,说是什么药方都使过了,依旧是无计可施,这故事,我都准备好了,拿那御医院开刀吧,就说御医院数十个天下一等一的御医,救治了数月之久,娘娘的身子却愈发的孱弱,陛下震怒,要砍了他们的狗头……”

  朱厚照诚实的道:“可是他们没有砍头呀。”

  方继藩便笑道:“接下来,自是臣方继藩挺身而出,极力劝阻陛下,这才保了他们的狗命了。”

  朱厚照呼了口气,突的想到一个重点:“为何不是本宫站出来?”

  方继藩就板着脸道:“若是殿下站出来,这故事就有些假了,殿下不是这样的人。”

  朱厚照咬牙切齿的瞪着方继藩:“你也不是这样的人。”

  方继藩安抚他:“我有脑疾呀,行事无常,做什么事,大家都不觉得意外。”

  “好啦,总而言之,这事儿,有多玄乎就得多玄乎,让王金元那狗东西去传,到时陛下听到了风声,要严查,都推到他的头上。”

  朱厚照嘿嘿的笑:“他挺有银子吧,不如抄了他的家。”

  方继藩:“……”

  这思维,似乎……一不小心将朱厚照带偏了。

  方继藩立即露出语重心长的样子,苦口婆心的道:“殿下,万万不可如此暴戾啊,王金元平日办事,还是很卖力的,虽有些毛病,却也是瑕不掩瑜,我素来将他当自己的亲人一般看待的。”

  “噢。”朱厚照这才道:“本宫说笑而已,这鱼肝油,如何炼制,咱们现在就预备将作坊建起来?”

  方继藩颔首点头:“得赶紧了,不然等大家都求药的时候,这挣钱的机会也就错过了,配方臣这儿早就准备好了,接下来就是预备好原料,作坊是现成的,西山那儿有,雇佣的匠人定要可靠。”

  二人一路出宫,兴奋的商议着。

  朱厚照对此,最有兴趣,他现在的开销太大了,空有大量的土地,可要建宅子出售,资金极为紧张,随时都需拆东墙补西墙,那些个泰山,现在都穿着打补丁的衣衫出门,生怕朱厚照晓得他们有银子,见了人便嗷嗷的哭穷,这些未来的国丈和国舅们,凄凄惨惨戚戚的模样,以至于朱厚照偶尔都觉得自己有些心虚。

  需有一个稳定的财源才好。

  因而,他对此极卖力,很快就亲自挑了一批人作为骨干,而后……借了一笔银子,这药作坊便算是成立了。

  而京里,各种消息也开始流传出来,说的有鼻子有眼,陛下如何震怒,如何要诛御医们九族,玄乎的很。

  大家最津津乐道的,就是皇帝砍人脑袋,最好皇帝将人统统拉去菜市口,那就更美妙了,不如此,都难满足人的猎奇心理。

  (http://www.shukeju.com/a/63/63698/474246816.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