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明朝败家子 > 第一千二百零一章:搞事

第一千二百零一章:搞事

  这一番话,倒是……像极了方继藩。

  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方继藩那家伙,嘴巴甜,没想到太子,也学到了几分了。

  弘治皇帝听罢,不禁笑了。

  “你心里一定在想,朕就这么想要这天可汗的尊号?不,天可汗算什么呢?不过尔尔罢了。可是哪,朕要比的,乃是唐时的太宗皇帝,自先秦以来,我中原开疆拓土之君,无过汉武太宗,朕从前,不喜打打杀杀,何也,连年征战,百姓遭殃哪。可如今,下西洋,开了眼界,方才理解了汉武帝和唐太宗的心境,这天下,竟有如此多的心腹大患,卧榻之下岂容他人酣睡。若是朕不管,数十年,又或者百年之后,等到他们羽翼已丰,那时,才想要攘夷于外,便难上加难了。”

  “大漠和辽东诸部,而今已经不足为患了,未来大明之患,在大食,在佛朗机,受天可汗之号,会盟诸部,是先安内,使我大明北境无忧,方可对付这些心腹大患。”

  弘治皇帝顿了顿,深深的看了朱厚照一眼。

  儿子长大了,或许能理解自己的心情了。

  自己做的这些,哪一样不是为了儿孙们清除障碍呢。

  这最难啃的骨头,朕还活着,就让朕来啃,儿孙们,受着祖宗恩荫,享福便是了。

  弘治皇帝继续道:“大漠诸部,而今式微,在朕看来,他们特来归顺,也是迫不得已,谁愿意屈居于人下呢?若是朝廷对此怠慢,难免使他们觉得朝廷慢待了他们,更有甚者,若有有心人暗中怂恿,使这草原和冰原诸部都认为,我大明非但对他们轻视,甚至可能对他们怀又剪除之心,他们在恐惧之下,会不会鱼死网破?”

  “自宋灭亡之后,中原人和蒙元人的厮杀,已经太久太久了,彼此之间,多是相互戒备,那血海深仇,还近在眼前呢,想要让他们死心塌地,大明,自当也要有所表示,这也是朕亲往大同,与诸部首领会盟的原因,朕是要让他们知道,只要他们肯真心归顺,朕依旧有海纳百川的胸襟,朕可以是他们的死敌,也照例,可以是他们的君父。朕将草原诸部的子民,也当做朕的子民,自此之后,大漠之内,再无纷争。”

  弘治皇帝接着道:“春秋曰:中国有礼仪之大,故称夏;有服章之美,谓之华;这便是华夏的由来。今朕临华夏,继祖宗大统,若蛮人知礼,戴华夏服章,那么,天下大同,亦是幸事。”

  “这些年,对大漠,该打的,都打了,接下来,是该安抚人心,休养生息。朕此番去,便是要定下规矩,使诸部感受朕的诚意,从此心悦诚服,死心塌地,这大漠,已经消耗了我大明太多太多的国力,今朕欲制四海,非要安大漠不可。”

  朱厚照听了,心念一动:“可若是父皇去,那诸部的首领之中,真有人图谋不轨呢?”

  弘治皇帝微笑:“朕乃天子,蛮夷岂敢侵之?”

  朱厚照:“……”

  弘治皇帝又道:“你看,你又觉得朕是自大了,你带了那鞑靼商贾来见朕,朕岂会不知,只是,心怀不轨之人,只是少数,若因为这少数,朕便不敢去了,岂不是……先寒了那些愿意归顺之人的心?朕听说,大漠之人,最敬重的乃是英雄,倘若朕如此惜命,反而被人看轻了,若真有人图谋不轨,自有人将其拿下。”

  “再者……”弘治皇帝深深的看这朱厚照,眼里流露出别样的情感,语重心长道:“再者,朕还有你,有载墨,朕后继有人,何惧之有呢?”

  朱厚照便独坐在沙发上,歪着头,开始发呆。

  弘治皇帝晒然一笑,靠着沙发,亦是沉默下来。

  几日之后,銮驾至大同。

  方继藩率大同文武来迎驾。

  浩浩荡荡的卫队,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无数的命官,穿戴着飞禽走兽的官袍,纷纷拜倒。

  弘治皇帝下了车,先行至方继藩面前,对方继藩道:“方卿家,辛苦了。”

  方继藩道:“为人民……啊不,为陛下效命,肝脑涂地,死而后已。”

  方继藩就是这样的,有时候说话,颠三倒四。

  弘治皇帝微笑,背着手:“各部首领,还在大同城外吧?”

  方继藩道:“依循乃是唐朝时的旧礼,于关外设了高坛,各部首领,总计七十四人,早已候命,礼部选定的良辰吉日乃是三日之后,到时臣和太子,带禁卫出城,各部首领统统已解下了刀剑,其扈从,只各自挑选十二人观礼。”

  弘治皇帝颔首:“朕一切依卿安排便是了。”

  说着,抬头看着大同这巍峨的关墙,不禁叹息道:“大同乃九边之一,更是我大明京畿之门户,这城楼和高墙,自太祖高皇帝以来,屡经修葺,是时候,这墙该撤下了。”

  弘治皇帝说罢,入城。

  方继藩马不停蹄,前后忙碌,累得气喘吁吁。

  独当一面,是吹牛的。

  这么大的仪式,什么都要自己拿主意,要协调大同的边军,安置前来的禁卫,还有那些该死的太监,礼部那里,又隔三差五,指指点点一下,方继藩可谓是心力交瘁。

  好不容易忙里偷闲,回到了自己在大同的住处,便看到王守仁拼命的啃着鸡腿。

  他的肚腩,还是小了一些,所以,要多吃。

  至于身高,可以特制一个千层底的鞋,这样人可以显高一些。

  至于脸,自要易容化妆一下。

  不只如此,他还要学***的气度。

  虽然那些蛮子们,没见过皇帝,自然不必担心。

  可是架不住其他人能认出来啊。

  方继藩见他吃,忍不住想要龇牙,吃吃吃,怎么和刘瑾一个德行。

  当然,心里的话,得藏着。方继藩总是露出笑容:“体重量了吗,如何?”

  “长了四斤。”

  “不少了。”方继藩很欣慰:“就这两日了,你说话的声音,需再压低一些,还有,要保持你这死鱼脸……,不,保持你这不苟言笑的气度,为师将希望,都放在你的身上,若是出了危险,你可要小心,你放心,为师会在百丈之外,保护你。”

  王守仁道:“恩师自己保重就好。”

  方继藩不禁道:“这什么话,看不起为师?”

  “不敢。”王守仁忙是摘下墨镜。

  方继藩才心满意足,道:“好好学一学陛下的气度,还有……到时追究起来,陛下肯定寻你,你该怎么说?”

  王守仁道:“都是弟子的主意,弟子该死,万死之罪。”

  方继藩摇头,压低了声音:“你只有一条命,怎么能把罪责揽在自己身上呢,这是太子的主意,反正陛下也宰不了太子,你一口咬死了,是太子殿下让你干的。”

  “这……”这显然有点不符合王守仁的道德标准。

  方继藩语重心长道:“做人哪,不能像为师这样耿直,偶尔,也要学会变通,再者说了,这确实是太子殿下的主意。这事……防的就是万一,若是没有人行刺,那么陛下肯定要追究。可若是当真有人行刺呢?到时,就是大功一件,你便是想说,你不是主谋,为师都要将这功劳推到你的身上,为师……的儿子,不太靠得住,想着将来老了,还是弟子们比较稳妥,好好干吧。”

  拍拍他的肩,外头有人匆匆而来:“齐国公,齐国公……礼部那儿请您……”

  方继藩勃然大怒,大骂道:“礼部这群狗东西,天天就知道找茬,就他们叽叽歪歪,还没完了是不是?告诉他们,都给老子住口,少拿古籍来唬人,我方继藩是吓大的?”

  …………

  到了第三日。

  清晨。

  弘治皇帝起了个大早。

  他显得有些激动,行在之外,晨曦万丈,弘治皇帝在萧敬的伺候之下起塌,穿上了冕服,萧敬则在他的身后,为他梳头。

  “时候不早了吧,快一些,不要让诸臣工久等。”

  弘治皇帝眼里,怀着期待,看着铜镜中的自己,华发已生,可今日,他的精神,却很饱满。

  萧敬笑吟吟的道:“陛下……今日精神真好,龙行虎步,奴婢都认不出来了。”

  外头有小宦官碎步而来:“太子殿下和齐国公到了。”

  “叫进来。”

  小宦官去了,却又去而复返:“陛下,齐国公非说有事要布置,可太子不让他走,说是一齐见驾,两个人在外头拉扯。”

  弘治皇帝怒道:“这又是整什么幺蛾子,告诉他们,一齐进来。”

  朱厚照和方继藩才乖乖进来。

  方继藩是被扯着进来的,衣衫不整,见了弘治皇帝,忙是捋着衣衫,正了头冠,方才和朱厚照一道行礼:“见过陛下。”

  弘治皇帝没有看他们,依旧对着铜镜,慢条斯理的道:“你们这又是搞什么名堂。”

  朱厚照喜滋滋的道:“父皇没有呀,儿臣没什么。”

  方继藩苦着脸:“儿臣还有要事呢,禁卫那边,还没有安排妥当,儿臣……告辞。”

  …………

  继续苦逼求月票。

  (http://www.shukeju.com/a/63/63698/464408280.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