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明朝败家子 > 第七百五十八章:献药

第七百五十八章:献药

  哪怕是现在染疫的人不多,整个半个京师,却几乎已经瘫痪了。

  几乎所有人都闭门不出,街面上萧条又清冷。

  关于天花,那动辄死亡过半的传说,一代代的口口相传,哪怕是现在各大营,现在都已门可罗雀。

  而今的大明京城,是极为脆弱的,而方继藩和朱厚照二人打马,在这街道上,看着这百业凋零之状,似乎也已感受到了疫病的恐怖。

  二人至午门,随即入宫。

  刘健等人,在暖阁之中,汗流浃背,事情比他们想象中,更加的严重。

  眼下,哪怕是政令,也无法通畅了。

  即便是皇帝的旨意,约束了百官,可百官之下的差役呢?

  哪怕差役们唯唯诺诺,可无论办什么差,只要出了部堂或者衙门,他们便立即没了踪影,寻了个地方,躲了起来,这个时候,谁还敢四处招摇啊。

  于是乎,六部几乎停摆了,恐慌的情绪不断的滋生和蔓延,使刘健面如死灰。

  弘治皇帝低着头,听着来自于刘健的奏报。

  他叹了口气:“这怪不得他们啊,这等生死大事,岂是人人都可视若无睹的,哪怕是朕,难道就不怕吗?臣民们畏天花如虎……朕又岂能责怪。”弘治皇帝挥了挥手:“罢罢罢,不必处置,所有弹劾的奏报,统统留中吧。”

  刘健无奈苦笑:“臣遵旨。还有一个奏报……”

  弘治皇帝抬眸,看着刘健。

  刘健道:“北通州,有自称是白莲教的,突然死灰复燃,四处赐人符水,还说喝了符水之后,可百病不侵,从者甚众,这聚众的,竟有数万人,官府……官府……弹压不住,事实上,也抽调不出人手弹压,通州卫……通州卫驻扎在城郊,据说,也有为数不少的官兵,竟也对这邪说,深信不疑……”

  弘治皇帝皱眉。

  此时,他不由得开始变得谨慎起来。

  大灾之后,必有人祸。这一点,弘治皇帝比任何人都有足够的警醒和认识。

  人在绝望之时,倘若有一群妖人借此机会,给予他们希望,那么……势必会使无数绝望之人,对他们深信不疑。

  而此时的官府以及地方官兵,自身难保,哪里敢弹压他们,甚至……这些可怕的言论,还可能使不少染病和害怕染病的军户,纷纷对那些妖人深信不疑。

  北通州,距离京,不过是咫尺之遥,天花会传播来京师,这些妖言,又何尝不会呢?

  弘治皇帝皱眉:“那些妖人,想不到竟是死灰复燃,可是……难道他们不怕天花吗?”

  “这些人,多是自江南来的,从奏报来看,其中荆楚一带居多,陛下,四年前,荆楚一带,也曾有过天花肆虐,臣在想,这些妖人,是否可能……”

  任何人都清楚,染过一次天花且还活下来的人,是不会再感染天花的,这些人,是天生的免疫者,他们可以如入无人之境一般,出入北通州,而北通州无数的灾民,早已如惊弓之鸟,这些人的出现,无疑给了不少人巨大的希望。

  弘治皇帝脸色铁青:“妖言惑众,真以为没有王法吗?”

  “现在的问题是,本地的官兵,有不少与之勾结,可其他各地的官军,早已闻天花而色变,哪怕是陛下调动他们去北通州平乱,只怕他们也会心生怨言,到时,反而可能助长了妖人的气焰。”

  弘治皇帝不禁感慨:“莫非这是朕有失德之处,引发了上天的惩罚吗?”

  他一声叹息之后。

  却有宦官匆匆而来:“陛下,太子与都尉方继藩求见。”

  一听到方继藩的名字,弘治皇帝心里咯噔一下,与刘健对视。

  “请进来。”

  朱厚照和方继藩已是疾步入殿,朱厚照笑嘻嘻的道:“儿臣见过父皇。”

  方继藩自是行了礼:“儿臣这些日子……”

  弘治皇帝凝视着方继藩:“继藩,你不是说有治疗天花之法吗?”

  “有!”方继藩斩钉截铁道:“药已带来了,这并非是治疗天花之法,却是防疫之法,接种之后,便可无惧天花之害,儿臣和太子殿下,都已接种过了。”

  朱厚照似乎怕弘治皇帝不信,捋起袖子,露出他结痂的手臂来:“父皇你看,儿臣已经出了天花了,用老方的话来说,就是出了这一次,便无惧天花。”

  弘治皇帝听罢,不禁道:“当真有效?”

  方继藩道:“有没有效果,陛下接种之后,自然清楚,臣已让西山的生员以及所有庄户统统待命,只要陛下一声令下,儿臣便命西山上下人等,立即开始至各处街巷接种。”

  弘治皇帝深吸一口气。

  刘健眉梢一扬,露出了喜色:“来,给老夫先来接种试试,倘若有用,再给陛下接种。”

  朱厚照道:“要接便一同接便是,哪里有这般的啰嗦,儿臣接得,父皇就接得,请父皇放心,死不了的。”

  “……”弘治皇帝无言,这家伙,心真大啊。

  可弘治皇帝只沉默了片刻:“好,继藩,你来。”

  方继藩倒是不扭捏,现在他是在和时间赛跑,倘若陛下在接种之前感染了天花,那才是坑呢。

  因而,他立即取出了随身带来的玻璃瓶,取长针,长针沾了疫苗,让弘治皇帝掀开衣衫,在胳膊上轻轻一刺,长针刺入弘治皇帝胳膊上,弘治皇帝眉头微皱。

  方继藩恨这个时代,竟没有美图秀秀,否则,这一伟大的瞬间,定格于此,自己也算是完成了一项人生成就,毕竟,不是啥人,都可以用针扎皇帝的。

  方继藩收了针:“好了。”

  “就好了?”弘治皇帝皱眉。

  原本以为,这必定是个复杂的过程,毕竟……面对的可是天花啊,如此恐怖的疫病,你就这么轻描淡写一下?

  能成?

  人们总相信,复杂的东西,才能解决复杂的问题,这也使不少大夫,学会了故弄玄虚,明明可以一会儿就能解决的事,非要折腾一番,如此,病人方能安心。

  方继藩道:“好了,陛下要随时观察,看看能够出痘,若是出痘,这疫苗便算成了,若是没有,儿臣再扎一针。”

  见方继藩说的笃定,弘治皇帝将信将疑。

  方继藩看向刘健:“刘公要试一试吗?”

  刘健苦笑:“来来来,老夫也来试一试。”

  方继藩却没有立即取出针来扎,他是一个讲究的人,和那些庸医不同,方继藩取出另一个瓶子,瓶里是酒精,将这扎过了陛下的长针放酒精里泡一泡,清洗之后,接着再故技重施,手持着银针,狠狠要扎下去。

  刘健诶哟一声。

  方继藩则像看白痴一样看着刘健。

  “好了?”刘健看向方继藩。

  方继藩尴尬道:“刘公,还没开始扎呢。”

  “……”刘健汗颜:“你快些吧,不要故弄玄虚。”

  方继藩瞅准了,一针扎下。

  暖阁里,传来了杀猪似得嚎叫。

  似乎……人们都比较害怕打针……

  方继藩收了针,道:“就请陛下和刘公,早些休息了吧,随时观察,以防万一。儿臣和太子殿下,此番是来请旨的,希望陛下能够下旨,立即开始大规模的种痘。”

  弘治皇帝只稍稍迟疑,毕竟,这疫苗的效果还是未知的。

  可他随即没有犹豫:“命欧阳卿家草诏,防疫之事,尽托付方卿家。”

  ……

  整个西山上下,已开始四处出动起来。

  上到教授学问的先生,下到最底层的矿工和庄户,前些日子,他们都已接种了牛痘,并且早已大规模的开始培训了种痘的方法。

  方法很简单,哪怕是白痴都学得会,很快,他们开始出现在京师的每一个角落,挨家挨户,开始种痘。

  西山书院的动员能力很强,几乎每一个人,都是带着干粮出发,进了屋,便不厌其烦的解释,如何防治天花,接着,在人们的将信将疑之下,取出牛痘瓶子和酒精瓶子,照着方法,一个个扎针。

  这大街小巷,都有孩子的嚎哭声,哭声格外的嘹亮。

  到了夜里,疲惫的人们回来,每一个人手里,都带回来了手册,在编的户册人口,都记录了名字,种了痘的,令他们按了手印,没有种的,明日还要寻访。

  蚕室里。

  刘瑾全身,热汗淋淋,在这里,终于有种了牛痘的人,开始照顾他了,刘瑾发了高烧,这高烧不退,浑身乏力,头痛的厉害,他口里嗷嗷叫着,面上,早已长满了疱疹,显得极为可怖。

  只是照顾他的医学生,却发现了一个可怕的事,根据西学院整理出来的病情分析,天花除了以上症状,还会出现食欲减退,可……这个症状,在刘瑾身上,竟完全没有出现。

  刘瑾甚至在病床上打滚,嗷嗷叫着:“饿啊,好饿啊……”他似乎陷入了半昏厥状态,口里含糊不清:“我的米团,我的米团,还有……我包里的半截萝卜,我的萝卜,我的萝卜哪里去了?”

  医学生吓的忙是打开刘瑾的发病记录,左看右看,像见了鬼似得。

  …………

  还有。

  (http://www.shukeju.com/a/63/63698/429351079.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