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明朝败家子 > 第五百零五章:我们回来了

第五百零五章:我们回来了

        沈文一脸诧异着,看着活蹦乱跳的沈傲。

        看上去,很健康,胳膊和腿很完好。

        他呼吸开始粗重起来,见沈傲朝自己的方向奔来。

        果然……是沈傲啊。

        沈文微微颤颤的起身,仿佛像是做梦一样。

        “爹。”沈傲喜滋滋的上前:“爹怎么在此。”

        沈文乐了,这声爹,叫的更干脆,这不就是再熟悉不过的沈傲吗?

        “你……你去哪儿了?”

        “救人啊。”沈傲作揖行了个礼:“儿子去救人了,这一路……”

        沈文却是呃啊一声,扬起手便是一顿猛抽,痛骂道:“你还知道你去做什么了,你还知道?小畜生啊,小畜生,你出去混账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你爹娘会不会担心,你成天,就遭你爹娘操心啊,你……”

        沈文被揍得忙是跪下:“儿子万死。”

        “畜生!”沈文破口大骂:“我一世英名,怎么就生了你这个孽种,父母在、不远游,这些道理,你不懂吗?”

        沈傲只是连连点头。

        方继藩见沈文杀气腾腾的样子,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突然有点想要脚底抹油,想不到,这沈翰林,竟还是很有战斗力的,打人的手法,如此的娴熟,年轻时也有练过吗?

        沈文冲着沈傲咆哮:“救人,你去救什么人?”

        “周……周腊!”沈傲乖乖道。

        “那等成日吃饱了撑着,成日飞鹰走狗的混账,你救他做什么,你搭你自己的性命去救他?这样的人,被鞑子围了,千刀万剐了才好!”沈文捶胸跌足的咆哮。

        “……”周腊有些抑郁,抬头看天。

        方继藩同情似得看了周腊他一眼,拍拍他的肩,低声安慰道:“这个……不要放在心上,沈学士,历来是这样耿直的,说话也没遮拦。”

        这时,便听沈傲道:“儿子以后再也不敢了。”

        沈文气的脸如猪肝:“不敢,还有你不敢做的事,你跟着方继藩那臭小子,有不敢做的事吗?他是什么人,你不知道吗?天天仗着有脑疾,四处招摇撞骗,别人不知道,老夫知道!”

        沈傲战战兢兢:“父亲,师公他……”

        “休要辩解。”

        方继藩脸色有点儿难看,好在,他唯一比周腊强的地方,就是心理素质更好。

        人活在世上,为何要在乎别人的看法呢?只要自己知道自己是个三观奇正的人,就可以了。我方继藩,也不是那等沽名钓誉之人,随人编排去吧。

        周腊偷偷瞥了方继藩一眼,见方继藩脸不红气不喘,怡然自若的样子,心里咯噔一下,这人……好厚的脸皮,京里都盛传此人厚颜无耻,果然……名不虚传。

        方继藩和周腊不约而同的绕着道,要自午门赶入宫去。

        却又听沈文厉声道:“为父来问你,你说你救人,救着了吗?”

        沈傲乖乖道:“爹,救着了,你看,那便是周腊,还有……师公……”

        沈文顺着沈傲的指点,看向某处。

        方继藩和周腊并肩,像做贼似得,虽看上去是堂堂正正,虎虎生风的模样,似乎有点心虚。

        沈文脸色有点不太好看了。

        他看着方继藩,方继藩也笑吟吟看着他。

        周腊就不成,他瞪大眼睛,怒视着沈文。

        沈文和周腊当然不会相熟,不过显然,此人就是周家的人了,跟他爷爷鄞州候真像啊,一样的丑。

        沈文微笑,捋着胡须。

        方继藩乐了,上前道:“沈学士,好久不见。”

        “嗯,好久不见。新建伯近来可好?”沈文上前,亲昵的询问。

        方继藩道:“还好。”

        沈文笑的更是如沐春风:“犬子无状,得亏新建伯教导啊。”

        “教的不好,惭愧。”方继藩启动尬聊模式。

        沈文乐了:“哪里的话,新建伯桃李满天下,谁敢说教的不好,年轻人不好自谦嘛。这周腊……”沈文很嫌弃的看了周腊一眼。

        方继藩道:“这周腊,多亏了沈傲,竟将他救了回来,期间的过程,可谓是九死一生……只是……”

        沈文摆摆手,振振有词道:“没有什么只是的,我等食君禄,忠君事,刀山火海,也没有皱眉的道理啊。犬子懂什么,不都是新建伯以忠义感化他吗?老夫……很高兴啊……”

        沈文这时意识到了什么。

        陛下这几日,在深宫,都说是太皇太后病重,现在想来,岂不正和这周腊有关,方继藩领着沈傲去救人,而今……人……居然救了回来。

        他心里翻江倒海,真的救了回来,还是活的,瞧着也没有缺胳膊少腿。

        这岂不是说……

        还有……自己的女儿,陛下已下旨,入选太子妃了,虽说还要采纳生辰问吉,可这等东西,但凡皇帝下了旨意,礼部和宗令府会有一万种法子,来告诉陛下,太子和自己的女儿,是如何的天作之合。

        这事,板上钉钉了啊。

        他眼里放光,突然觉得方继藩格外的可爱,便连着周腊一张丑脸,居然也丑的有点儿可爱了,萌萌的,很顺眼啊。

        方继藩乐了:“时候不早,我该立即入宫了。”

        “赶巧,老夫也要入宫。”沈文打起了精神。

        方继藩这才想起,这沈文,好端端的在这午门之外做什么?

        只是他不好细究。

        到了宫门前,径直道:“我等立即入宫,非常之时,就不必通报了,你们看着,周腊回来了。”

        午门前的禁卫和宦官心里一凛,他们自然知道,宫里发生了什么,此时,谁还敢讲这些规矩,宦官拍板做主:“请新建伯等立即入宫,咱家领路。”

        通报个什么?宫内的规矩虽是森严,可摆明着,谁能将人领到陛下面前,那便是大功一件,这个时候若是没眼色,那就活该自己守一辈子宫门了。

        方继藩等人一道入宫。

        沈文觉得很兴奋,早忘了方才的‘耿直’,和方继藩并肩而行,将沈傲和周腊留在后头。

        沈文道:“新建伯,你知为何……咳咳……老夫来此吗?”

        方继藩挺嫌弃这样的中年油腻男人的,活了大半辈子,一点都不单纯,讨厌。

        沈文乐了:“陛下有旨,家女要入东宫为妃,当然,这事现在可别乱说,八字没一撇呢,宫里只是询问八字。”

        方继藩驻足,脸憋得通红:“啥?”

        他心里是震惊的。

        我特么的去救人,出生入死,小朱秀才那家伙,居然要成亲了?

        而我……

        沈文美滋滋的道:“怎么,新建伯认为这……”

        “没啥,恭喜你。”方继藩道:“难得我徒孙的妹子成亲,这是大喜事,到时,我肯定送一份大礼。”

        沈文听到徒孙的妹子,觉得这话有点刺耳,不过他已不在乎这些细节了。

        方继藩有点记仇,忍不住道:“那个,你方才说,我招摇撞骗?”

        “气糊涂了。”沈文脸上没有丝毫的惭愧,捋须道:“人之常情嘛,以后新建伯多教教沈傲,不听话就揍,但凡有什么差遣,让他去便是了,不妨事,我们沈家,世受国恩的,理当为君戮力。”

        方继藩奇怪的看着沈文。

        沈文依旧面带笑容。

        …………

        身后,周腊与沈傲同行,低声道:“沈兄弟,我有一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沈傲闷着头,意味深长的看了周腊一眼:“住口!”

        周腊晃晃脑袋,人间险恶啊,他算是看得透了。

        只有可怜的杨彪拦在外头,看着这巍峨的紫禁城,这是他第一次近看这天家的居所,杨彪彻底的震撼了,他心里咕哝着,皇帝老子的宅子,原来不是金的啊,从前只听人说紫‘金’城、紫‘金’城,还以为是金子做的城内,如此看来……还是自己太天真啊。

        他不敢贸然进去,事实上,禁卫也不许他进去,而是鄙夷的看着他,将他视作是随来的扈从,且这扈从衣衫褴褛,皮糙肉厚的样子,怕即便是个扈从,也不太高级。

        杨彪无所谓,他在这儿候着恩公出来便是。

        没来由的,居然有了一点尿意,他左右张望,见那禁卫警惕的看着他,便背过了身去,若无其事的样子,一面走,一面放了一泡尿。

        那禁卫只见他背着身,却也没觉得什么。

        等杨彪转过身来时,从囊里取出一块牛肉干,放在口里细嚼,徐徐走到了禁卫面前,乐呵呵的道:“哥,吃牛肉干不,西山产的牛肉干,可有嚼头了,大家当差都辛苦,想来饿了吧?”

        “……”

        掏出一把牛肉干来。

        禁卫居然觉得有些饿了,左右看了看,远处的同伴笑吟吟的样子,不过,这里没有监看的宦官和上官,禁卫便接过,塞进兜里,取了一根放嘴里,慢慢细嚼,却依旧保持着威武的站姿,如怒目金刚似得按刀而立。

        味道……挺不错的,这汉子,倒是挺识相,是个懂规矩的人。

        就是……这牛肉干,仿佛之间,有一种熟悉的腥臊味。当然,不会在乎这些细节。

        ……………………

        第三章送到,头很晕,出了一点汗就好了点儿,还有两更。

  (http://www.shukeju.com/a/63/63698/21273542.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