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明朝败家子 > 第二百五十八章:太子发威

第二百五十八章:太子发威

        方继藩不露声色。

        这种事,没有人能救太子的。

        自己还自身难保呢。

        杨廷和和王华既是跑来告状,表面上是状告自己,可实际上,真正的重心还是太子的教育问题啊。

        “儿臣不知自己又做了什么,还请父皇明示。”朱厚照很是不解的开口说道。

        弘治皇帝眯着眼,冷冷道:“明示,朕来问你,你说自己学问已经够了?”

        “是啊。”朱厚照很干脆的点头。

        “……”弘治皇帝冷然道:“你脸色竟这样厚,这是谁对你说的?”

        “王先生。”

        “哪一个王先生?”

        朱厚照毫不犹豫的脱开而出:“王师傅的儿子,王先生!”

        王华就知道是这个结局,他想要站出来,为王守仁辩驳几句。

        弘治皇帝却是怒喝道:“他好大的胆子,此人谄媚,是想讨好你,这是小人行径,难道你看不出吗?”

        朱厚照摇头:“王先生说的话,一向很有道理,儿臣跟在他身边学习,流连亡返。”

        “……”

        弘治皇帝气极反笑。

        居然还很有道理,你这逆子不开窍啊,连忠奸都分不清了,良药苦口、忠言逆耳你没有听说过?

        “哈……好好好,朕倒很想知道,你所谓的王先生,这说话很有道理,使你忘乎所以,愿意跟着他学习的人教授了你什么?”

        “才教授了几天啊……”朱厚照瘪了瘪嘴,一脸委屈:“儿臣没学多少。”眼睛忙朝方继藩使眼色,帮忙啊,老方,快顶不住了。

        方继藩一脸可怜巴巴的样子,低垂着头,像是知错的孩子一般,对他置之不理。

        这……是和朱厚照学的。

        朱厚照也是服气了,真不要脸啊。

        弘治皇帝冷笑:“你又说很有道理,又说没学多少,这么说来,这是欺朕无知了?”

        “不敢。”朱厚照眼珠子开始乱转。

        却是这时,杨廷和微微一笑,道:“陛下,臣有一句话,想要问问太子殿下,太子殿下,王守仁区区一个翰林编修,年纪轻轻,殿下口口声声说,他教授了你大学问,那么,就请殿下随意举出一个大学问来便是。”

        朱厚照想了想,便了点了点头,旋即便问道:“你们看过劝农书吗?”

        “劝……农……书……”

        刘健听罢,面带微笑,眼眸深深的看了朱厚照一眼。

        弘治皇帝一愣,脑海里开始思索起来。

        “太子殿下说的可是翰林学士周芳周学士所著的劝农书?”作为翰林侍学,同时任职于詹事府的杨廷和,毕竟博学,朱厚照只开口一问,他便立即有了记忆,杨廷和感慨道:“周学士乃高士也,这劝农书经天纬地,读之耳目一新,实在令人佩服啊。”

        这是老实话,且不说翰林大学士周芳乃杨廷和的上官,能成为翰林学士之人,毕竟是有几把刷子的。

        杨廷和曾拜读过此文,惊为天人,所以他才有此感慨。

        弘治皇帝已朝萧敬使了个眼色。

        萧敬会意,忙是去寻那《劝农书》了。

        杨廷和笑着问道。

        “怎么,就因为这王编修,教了殿下劝农书,因而太子殿下,便觉得王编修有大道理?此文,乃是周学士所作,王编修不过是拾人牙慧而已。”

        弘治皇帝恍然,其实听说太子居然学了劝农书,他心里还是颇有安慰的,毕竟,农乃国家根本,这劝农书,也算是因材施教了。

        弘治皇帝的脸色,稍稍好看了一些。

        他目光逡巡,等看到刘健的时候,却见刘健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弘治皇帝觉得颇为奇怪,只是此时也不便相问。

        却听朱厚照道:“杨师傅说,劝农书乃不可多得的佳作,可是……实则,在本宫看来,这不过是废话连篇的废纸而已!”

        “……”

        弘治皇帝好不容易缓和下来的脸,顿时又紧绷了,一双眼眸气鼓鼓的瞪着朱厚照。

        杨廷和更是诧异到了极点。

        王华一脸震惊。

        太子殿下,这真是……已经丧心病狂到了这般的地步吗?

        弘治皇帝忙是厉声道:“快取劝农书来……”

        他没有急着发作,只是目光更加的凌厉。

        甚至,还不忘瞪了一眼一旁事不关己的方继藩。

        《劝农书》很快取来了,弘治皇帝只一看,方才有了记忆,此文,自己也曾看过,当时,拍板定巚,选取了这一篇文章,发了诏书出去,劝导农桑,这……是何其好的文章啊,农乃国本,怎么,太子还想翻天不成?

        弘治皇帝冷笑,终于忍不住了,啪的一声,拍案而起:“朱厚照……”

        这一次,连照儿和太子都不称呼了,直接称呼全名,颇有几分上一世,登报脱离父子关系的姿态。

        “你说劝农书乃是废纸。”

        “正是。”朱厚照深吸一口气,随即却一脸失望的说道:“所以儿臣无法理解,杨师傅既是儿臣的老师,却为何将这等不知所谓的文章,推崇有加。”

        言外之意,反而是说杨廷和不够资格了。

        “殿下啊……”杨廷和没有震怒,在太子面前,他哪里敢吆三喝四,不过此刻,却已是老泪纵横,痛心疾首的喊道。

        “太子殿下啊……殿下少时,尚且还不至狂妄至此,怎么年纪渐长,竟到了这个地步,老臣……老臣……”随即抽泣起来。

        这一哭。

        弘治皇帝已彻底的震惊了,怒火布满了一张脸。

        这逆子果然已经无可救药了。

        他狞笑:“是啊,已经狂妄到了这个地步,真是世所罕见,来人!”

        可是他呼唤着人,外头的禁卫却不敢进来,大气不敢出,他们自然不敢对太子殿下无礼。

        朱厚照却正色道:“为何儿臣说自己的道理时,父皇和杨师傅,总是这个样子?”

        “……”

        朱厚照这时却是怒了,他自知理亏的时候,固然会装死,可今日,他觉得自己委屈了。

        “这劝农书,本就是废纸,里头所谓的劝农,更是不知所谓,儿臣敢问,谁耕过地?”

        “……”

        “什么?”王华忍不住有点发懵。

        朱厚照抬头,理直气壮的环视了众人一眼,便气咻咻的质问弘治皇帝:“本宫问的是,这里,有谁真正耕过地?父皇,你耕过吗?”

        “……”弘治皇帝本是大怒,却一下子,被问倒了。

        虽然,每年于北郊之坛祭祀的时候,为了表示宫中对农业的重视,会象征性的用金锄头挥舞两下,可这也只限于此。

        “父皇根本就没有耕过地!”朱厚照冷笑。

        这一次,他的目光开始变得咄咄逼人起来。

        “你……逆子,还敢顶嘴!”弘治皇帝自觉地这败家玩意动摇了自己这君父的威严,更是恼怒,不过……底气有些不足。

        朱厚照随即,目光又落在了杨廷和身上:“那么,杨师傅,你耕过地吗?”

        “……”杨廷和一时语塞,他下意识的道:“这与耕地有何关系?”

        “那么,杨师傅也没有耕过?”

        杨廷和不知怎么答好。

        “那么……”朱厚照渐渐开始掌握了状态了,反正横竖要被父皇收拾,那么索性,就闹一场吧。

        朱厚照四顾左右:“你们都没有耕过地了?刘师傅、李师傅、谢师傅……还有萧敬……”

        他一个一个的唱名,刘健莞尔,默默摇头。

        谢迁和李东阳也是一脸怪异,自然,他们是读书人出身,耕地……不存在的。

        萧敬脸色尴尬,他是打小送进宫里来做宦官的,做太监,不就是为了摆脱耕地,且还三餐不继的命运吗?所以,他自然没有耕过地。

        “殿下,臣耕过!”方继藩理直气壮的道。

        朱厚照瞪了一眼方继藩,冷然打断他:“你别打岔。”

        “噢!”方继藩隐隐感觉到,今日朱厚照身上,有一股莫名的霸气。

        朱厚照冷笑,他抬眸,凝视着怒不可遏的父皇:“你们都没有耕过地,却奢谈这劝农书写的如何好,什么佳作不可多得,这不可笑吗?”

        “……”弘治皇帝想卷起袖子来,直接抽死这大逆不道的小子。

        朱厚照傲然道:“儿臣说它是废纸,这是因为……儿臣耕过地啊!”

        一下子,许多人脸色变了。

        太子殿下……耕地去了?

        朱厚照指着自己满身的泥泞:“儿臣正是在西山耕作回来,身上的泥泞,都是田里带来的,儿臣说这《劝农书》可笑,正是因为,已体会到了耕作的艰辛,也知这耕作之中,有何忌讳,需要什么,这才知道,这《劝农书》看上去洋洋洒洒一大通,可实际呢,却是狗屁不通,空洞无物,可笑至极,这劝农书,可以讨好陛下,可以让杨师傅拍案叫好,可以让这满朝的大臣,读了之后,甘之如饴,可这文章,到了农户们耳里,却甚是可笑,儿臣万万想不到,朝廷的劝农诏令,本该是鼓励农人勤耕的文章,传进了农人耳里,反而成了笑柄。”

        “著此文之人,五谷不分,竟也好厚颜无耻的劝农?这哪里是劝农,这是在伤农,在害农!”

        .........

        今天有点迟,抱歉!

  (http://www.shukeju.com/a/63/63698/20649775.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