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我从天上来 > 第四十六章:神庙

第四十六章:神庙

        从严格意义上说,这只猫并不算真正成妖,牠只是介于开窍之间,并因此有了灵智,能听人话。

        而猫,本身就是具备灵性的动物,能够被驯养得很好。

        这也是赵灵台选择带牠上路的原因,不怕会被人遇见,上来就“降妖除魔”了。

        他可以说这猫是自己的灵宠。

        至于那只小狗,那是非常特殊的存在,特殊到直到如今,赵灵台仍然有些摸不清楚。

        猫妖原本可能是一只野猫,游荡在浮山上,遇着了机缘,因此启蒙开灵,成为灵兽,然后现了那株七叶血参,并守护了起来,要一直守到血参成熟,这才吃掉。

        与血参为伴,得益匪浅,日夜被血参气味滋润着,实力大涨。

        只是没料到,生长得极为隐蔽的七叶血参,还是被来自神丹教的张念白给现了。

        一人一猫,开始对弈。

        不擅打斗的张念白争不过猫妖,只能策划计谋;而猫妖也没有吃掉七叶血参,因为距离完全成熟,还差几天功夫。

        很多时候,动物的认知固执,甚至要过人类。

        又或者,在猫妖看来,张念白并不足以构成威胁。

        最后是赵灵台得了血参,并切下些根须之类,捣弄给猫妖吃了,其身上的剑伤才好得快。

        随着乌篷船向龙神庙靠近,猫妖越不安起来,要不是旁边有小狗震慑,牠恐怕都会跳船逃跑。

        赵灵台微一皱眉,没想到猫对于神庙气息如此敏感。

        阿水伯道:“少侠,神庙附近太多船,不好停泊,我且送你过去,然后到外边去做饭,你好了,我便来接你。”

        龙神庙香火旺盛,每天都有不少船只到此,送人入庙,上香拜神。一艘艘的船,便停泊在神庙周围的水域上,显得拥挤。

        当然,进入的路径还是留着的,只是船送人过去后,就得划出来,不能挡住水道。

        赵灵台道:“好,我的猫和狗,就留在船上了,劳烦你帮我照看一二。”

        “没问题。”

        见那猫狗似乎都很乖巧的样子,阿水伯答应下来。

        不用多久,乌篷船便划到龙神庙的台阶之下,赵灵台下船,踏上台阶,回头一看,就见到猫妖缩成一团,浑身抖;小狗则若无其事地蹲在那儿,仿若塑像。

        阿水伯挥挥手,很快便把乌篷船划出去了。

        赵灵台拾阶而上,一会之后,就来到神庙门外。

        这里,已经有不少人在此,或虔诚烧香跪拜,或依着栏杆观望风景。

        龙神庙坐落在江水中央,四面开阔,可见水流滔滔,颇有几分壮观。

        赵灵台不急着入庙,打量起来,见到神庙占地不大,看起来,就如同一个别致的庭院。一间主厅,两间耳房。耳房之一摆放杂物,另外一间,大概是住庙祝的。

        他刚想入庙,就听到江面上传来丝竹之音,其声靡靡,充斥着一种欢愉之意。

        赵灵台循声看去,见到前面驶来一艘画舫,足有十余丈长,装饰华丽,里面坐着两排歌姬,有的抚琴,有的吹箫,有的鸣鼓,乐章奏起,其乐融融。

        众女环绕之处,一位年轻公子坐在那儿,白衫胜雪,风姿卓越。

        “是峨眉的寻欢公子!”

        神庙之外,有观览风景的人叫了起来,然后一群人扑到栏杆上,踮起脚,伸长了脖子观望。仿佛看多那寻欢公子一眼,便能吸取到些仙气似的。

        然而那画舫并不停留,缓缓而下,往南海郡方向飘去。随着走远,乐声渐渐难以听闻,围观的人才恋恋不舍地散开:

        “寻欢公子,是在游江!”

        “容颜绝世,剑光倾城,哎,可惜刚才隔得远了,没有看到真切。”

        “能见一眼,你便知足吧。”

        议论声起,一个个满怀感慨。

        忽然有人问道:“你们说,三大公子谁最厉害?”

        “他们并驾齐驱,应该平分秋色吧。”

        “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总有高低的。”

        “在我看来,听雨公子最厉害,昆仑玄功,独步天下。”

        “呵呵,难道峨眉的《阴阳全经》就差了?”

        “小雷音寺虽然为禅修,少与人争,但佛门绝学,深不可测……”

        说着说着,几个本来互不相识互不相干的人,竟是吹胡须瞪眼,争得面红耳赤起来。

        赵灵台听着,暗觉好笑:江湖的事,大都如此,为了些乱七八糟的排名之类,便能吵得不可开交。什么“美人”排名、“兵器”排名,诸如此类。

        他懒得听下去了,举步进入神庙。刚迈入门槛,若有所觉,仿佛庙顶之上,正有一双眼睛在往下看,俯视着所有进入神庙的人。

        那是一种高高在上,俯视众生的意味!

        那是属于神灵的充满了高大上的威严!

        赵灵台双眸微微一凝:果然如此,此庙,不凡!

        他身怀莫大机密,被贬落凡尘为狗,本该抹去三生印记,但偏偏一切都保留住了。

        此事若被天庭知晓,定然不会善罢甘休。

        但是,赵灵台身上的气机却被某种极为神秘的力量所遮掩蒙蔽住了,等闲根本无从窥伺。

        他自信,即使置身神庙之中,也不会露出马脚。

        那股神秘力量,应该是源自遭受天罚时所突然出现的一道金光。金光入体,消弭不见,却一定存在着。此光能在谪仙台上作弊,瞒过众多耳目,其具备的能量可想而知。

        只不知道,它究竟是什么?又是哪里神仙激出来,帮助赵灵台的。

        到了如斯层面,赵灵台并不相信“路见不平,拔刀相助”那般简单的逻辑,而是觉得此事背后,必有深意。

        每想及此,赵灵台便觉得有些不舒服,毕竟体内隐藏着一个连自己都无从知晓,没有掌握的事物。

        那般感觉,并不会让人愉悦。哪怕其所带来的影响,一直在有利的位置上。

        “少年人,进入神庙,缘何不跪?”

        突然一把苍老的声音说道。

        赵灵台知道对方说的是自己,因为别的进入神庙的人,都是三拜九叩,满脸虔诚,而他,却是站着不动,在人群中显得颇为突兀。

        听到那位老庙祝的询问,一众跪拜在地的人都把目光落在赵灵台身上,有的奇怪、有的迷惑、有的带着责备,甚至还有愤怒的眼神:赵灵台入庙不跪,是在冒犯他们心目中至高无上的神灵。

        此行为,有罪!...

  http://www.shukeju.com/a/63/63100/19277854.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