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娱乐春秋 > 第四百二十章 理念

第四百二十章 理念

        此时菜肴美酒流水般端了上来,姬无行笑着招呼用菜,薛牧也就慢慢品尝,心中沉吟。

        之前是被“皇子争位”这种固有的印象带偏了思维,刻板地把人分了个阵营,认为那必是你死我活的。可实际上对于皇子们之间确实如此,可对于夏侯荻而言则不这么看。

        跟姬无忧最亲近是没错,她只可能用自己的方式去支持,而不是听他指令做事,更加不会为了他而主动把刀挥向自己的其他哥哥,除非是自卫反击。

        如果姬青原有立太子的话,夏侯荻肯定是不管哪个都认账,反而还会力劝姬无忧接受现实吧……如今的局势有点不好说,反正只要你别倒行逆施,夏侯荻都不会主动对付你。

        远远没有朝臣们站队凶残,要是换了别人来主事,一旦下决心靠向某位皇子,那在必要的时候宰起其他几位来可绝对不手软的。

        这么一看,姬青原选择夏侯荻做总捕,果然很有他的道理,至少六扇门不会变成谁的私人武装。

        见薛牧思索,姬无行忽然道:“倒是薛总管让我看不明白了。”

        薛牧醒过神,随口问:“怎么说?”

        姬无行道:“你既然跟小荻荻交好,却又为什么写了一本魔星乱世的妖书?难道不知,倡导祸乱天下的人,绝对会是她最痛恨的敌人?”

        薛牧神色有点怪异,问道:“所以唐王听了说书想找我,这意思是质问?”

        “半是半不是吧。”姬无行喝着酒,随意道:“说质问也没错,站在我这种世道帮我抢的立场上,不会愿意别人抢得比我欢。横行道之道明明很多人都在用,可为什么横行道是人人喊打的魔?相信薛总管比我这个粗人更明白。”

        这话说得薛牧越惊艳,哈哈笑道:“唐王实在是个有意思的人。”

        姬无行又道:“薛总管这本新书,影响很不好。虽然我不知道后面是怎么个写法,想来总逃不过杀贪官污吏,行所谓的侠义道来粉饰。可其实薛总管开篇明义比谁都有数,这叫祸乱天下,哪怕挂着替天行道的招牌。”

        薛牧悠悠道:“我是魔门。”

        “你是在为魔门六道之盟找一个漂亮的招牌,既增加联盟内部认同凝聚,也让世人接受度更高?便如你用白魔女来洗薛清秋一样。”

        “唐王明鉴。”

        “但你这是站在了朝廷对立的立场,也就是风波楼心花怒放地说这书,换了个普通书坊甚至不会为你刊印。”姬无行认真地看着薛牧的眼睛:“小荻荻第一个讨厌这种书,你是想和她翻脸?”

        薛牧淡淡道:“所以这部书将有可能成为此世第一部禁书,拉开文字管控的开端?”

        “很有可能。”

        “如果唐王做皇帝,会禁吗?”

        姬无行沉默下去,良久才道:“如果后续确实如我所想,那我倒是不会禁。”

        薛牧惊讶道:“为什么?”

        “因为如果是这样的话,薛总管笔下之魔,倒是更近于咱们的正道。”姬无行咧嘴一笑:“让天下人看明白也没什么不好。”

        短短的交流,薛牧已经不知道几次被这家伙震惊了。光是这几句话,先是有了以文乱法的概念,再有了以武犯禁的概念,这都是此世模模糊糊但却没能明朗的概念,但在几句话里被这位唐王说完了。

        按理薛牧应该不喜欢这么显著的统治阶级思维,尤其在他的角度更应该反感禁书的想法,可还是不得不承认,这个唐王真的很有趣。至少他明明白白地把这话告诉薛牧,这坦诚不作伪的“人设”进行到了这一步的话,和真性情也没什么区别了。

        他叹了口气,缓缓道:“其实吧,所谓的影响不好,要分两种状况看。”

        姬无行奇道:“怎么说?”

        “如果朝野清平,官吏廉洁,人人安居乐业,那么天下人看这种书也不过看得一乐,心道我三好薛生胡扯八道想为魔门洗白,进而还会想到平时尊崇的正道其实也不是多好,在朝廷看来也能算个警示与反思。”薛牧道:“可如果朝政昏庸,官吏贪婪,乱民四起,那这书会引起人们的共鸣,群起仿之,那时的影响就真不好了……可那时候的不良影响,真是书的原因么?”

        为什么《水浒传》在盛世是奇书,在崇祯康乾是禁书,在现世是名著,这就是区别。

        姬无行默然。

        “你家小荻荻……哦,小妹妹,她是明理人,不会因为这个和我翻脸,可能会有点生气?大不了我另外写一部歌颂名捕的作品来拍她马屁嘛。”薛牧哈哈一笑:“唐王过虑了。”

        姬无行也哈哈一笑:“薛总管着实有趣。”

        薛牧举杯相敬:“彼此彼此。”

        两人痛饮一杯,姬无行抹了把嘴,又笑道:“刚才这算半是质问。那半不是嘛……我是请你吃饭,可不是当街问你,对不对?”

        “对。”薛牧笑道:“今日一唔,薛某交了唐王这个朋友。”

        姬无行大笑:“既是朋友,那便谈风月!来人,上舞!”

        乐声从轻缓变得活泼,一众舞女盈盈而入,含笑献舞。倒不是往日常见的媚舞,而是挺接近于夜舞团队表现出来的盛世风景舞,看起来现在已经成为上流社会的饮宴风尚了。

        可见这风月也有分寸,夤夜小娃娃在场胡吃海喝,你要是搞个艳舞靡靡,那叫犯蠢。

        两人之间根本没提到争位的问题,但其实说到这里已经足够了。姬无行已经表达了政治理念,而薛牧也表达了对他很有好感,初次接触到了这个层面,已经意尽了。

        关系是慢慢来的,更深的了解要继续观察,选择也是双向的,双方都有数。

        薛牧靠在椅背上喝酒,悠悠地欣赏了一阵舞蹈,舞女也不是星月合欢出身,想必是唐王自己找来的训练,水平还行,赏心悦目,可与星月合欢门下相比,当然是有着本质差距。

        顶级宗门与普通出身的鸿沟,不仅仅体现在武道上,还会体现在很多细节,光是气质的差距就很难弥补。

        却听姬无行道:“诶,打个商量,星月合欢门下若是有意的话,来我这里串个场,我给高价。”

        薛牧笑道:“星月门下,我不会让她们做这种权贵饮宴场合为人献舞之事,要么得是高端盛会,要么宁可广场上表演给大众看。你知道,性质不同。”

        姬无行失笑:“薛总管在乎门下身份颜面,理所应当。那合欢宗呢?”

        “合欢宗的话,你可以找她们商量,但我觉得吧……多半也只肯给些外门弟子。”

        因为关系不到。起码合欢宗给纵横道撑文艺台面的时候是会出内门弟子的,总归是盟友。让她们给朝廷权贵献舞?开什么玩笑,合欢宗再没矜持也不是不要颜面,也怕被同道讥嘲的好不好。

        当然如果你是魔门代言人,站在一条船上,那合欢宗是肯定没问题,必要的场合下即使让琴仙子和千山暮雪团来给你捧个场也不是不能商量。性质不同。

        姬无行也心知肚明,笑道:“能出外门弟子就可以了。”

        薛牧奇道:“唐王若是公然招揽合欢门下,不怕重蹈雍王覆辙,致使朝野恶评?”

        姬无行洒然一笑:“以前倒是会有点犹豫,可现在的形势,什么评那都是虚的。”

        说着握起拳头晃了晃:“这才是真的。”

        薛牧微微一笑,没有回答。

        正在此时,门外传来护卫们整齐划一的招呼:“参见夏侯总捕。”

        薛牧笑容扩散开来,真有趣,没人敢拦夏侯荻,用这样的方式提醒里面她来了。看来夏侯荻和这个老九的关系,确实也不算差。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http://www.shukeju.com/a/61/61536/17662645.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