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诸天投影 > 第796章 酒温,当饮!(3/4)

第796章 酒温,当饮!(3/4)

        “天变了!可能是皇级的无上存在!”

        “惊天之变化!万古未有的大事件啊!四尊石人王都被镇压了!”

        “异界圣祖不出,九州武祖,就是无上的存在了!”

        一处处世界之中,一尊尊强者震撼难言。

        这是一个无比惊悚的画面,震撼了无数世界,无数强者。

        一名石人王就足以震慑世间,无数世界都要仰其鼻息,更何况是四尊石人王!

        而且,这其中,还有陆战这样的绝顶石王!

        要知道他们都是当年与九州源地争锋的盖世王者,年岁古老,战斗经验丰富,是真正打遍天土地下无敌的无上存在!

        现如今,居然被人轻易的摘了头颅提在手上,纵使天界的一众王者,都有些发懵,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没有任何人敢出手,无论是异界的其他石王,还是天界之中与几人相识的恐怖巨头,此刻都缓缓收回了目光,不敢直视那位疑似皇者的无上存在。

        “武祖,你!……”

        陆战惊怒,同时悚然,他纵横天地亿万年,纵使当年与诸多王者激战也不曾落于下风。

        居然被人摘了头颅,被这么屈辱的提着。

        他头皮发麻,一阵惊颤,这武祖居然如此强大?

        早知如此,他无论如何也不会出手,来这里针对一个恐怖到极点的人物,可是,诸天间,有这么强大的生灵吗,这等战力超越了皇境,根本不可能出现才对!

        皇级大能真身不容于世,除了特定的世界,其他世界根本无法容纳其真身,一旦出现,天地都要惊动!

        亿万年来,天地一片平静,怎么可能出现如此逆天的强者!

        但是,在他的感应之中,那一只提着他灰白石发的大手之中蕴含着天地都要颤栗的力量,在这只手掌之下,时空都不能流动,无论是过去未来,都被这只手镇压!

        纵使他乃是绝顶石人王,也没有一丝的反抗之力,这种手段,纵使皇级之中,也不是弱者了!

        “呱噪!”

        顾少伤手腕一抖,这被他揪着石发的三个石质头颅就不断碰撞着,发出低沉的碰撞之声。

        砰砰砰~~~

        三颗石质头颅碰撞,让三尊石人王憋屈愤怒,却再也发不出一丝声音来。

        顾少伤的这一只大手,镇压了他们的所有力量,纵使神魂都在头颅之中缩着,丝毫不能动弹。

        一众窥见此幕之人,无论是谁人,心中都不由一跳。

        三尊世间绝顶石王,一界之始祖,如今落到这样的情况,纵使天界之中与这三位石王有仇之辈,都不由为这三位石人王的下场感到可悲。

        “武,武祖........”

        若说异界,天界等其他世界之中的存在是惊悚,九州等祖神就是惊喜了。

        所有的九州祖神全都双眼发直,难以置信的看着顾少伤。

        纵使是神农氏与轩辕氏,也万万没有想到,短短时间之中,这位武祖,竟然发生了这样堪称天翻地覆的巨大变化!

        长生界之中,唯有神农氏等寥寥几人知晓顾少伤本是一个神秘过客,此界之中的武祖只是他的化身而已。

        但正是知晓,他们才更加的震撼。

        顾少伤自然知晓他们的震惊疑惑,也不在意暴露,单手提着这三个石王头颅,若无其事的说道:“略有突破罢了。”

        “略有突破........”

        众人苦笑连连,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他们神情振奋,更多的,是一种终于扬眉吐气的酣畅淋漓。

        被异界欺压了无数年,破灭了无数的文明,顾少伤一举击杀镇压了异界四大始祖,他们心中的畅快,是任何言语都无法表达的。

        纵使祖神神农氏,轩辕氏,面上也浮现出笑容。

        “走吧。”

        顾少伤提着三颗石王头颅,眸光微微扫过周天,与异界,天界等等世界之中的巨头对视一眼,才淡淡开口道:

        “晚了,酒就凉了。”

        一战之后,或许是平静,或者是轩然大波,或是暗地里博云诡异,此时的顾少伤却已然有足够的底气去应付。

        晋升神魔八重之后,他的武道大成,已然真正的站立在先天之下的最顶层,此时的长生界世界之中,纵使一众皇者,他也无惧。

        ...............

        一片尸山血海将无尽群山染上一层洗不去的血色,杀伐之气笼罩不散,血腥味纵使百万里之外都不曾散去。

        群山之中,那宛如群山之神的武道之山上,也满是血腥之气,纵使吕布,关羽等半祖早已经十万里之内的尸体清除,也磨灭不去那大战之后的血腥。

        武道山巅之上,朦胧的血雾飘荡,将连绵大殿都笼罩在内,看上去邪异无比。

        正中大殿之中,一袭绿袍的关羽,盘膝坐在一轮炉火之畔,一枚碧绿之色的酒壶,漂浮在半空之中,承受火焰的炙烤。

        “二哥,我们去天外帮忙吧!”

        嗓音如雷般响彻大殿,一尊豹头环眼的虬髯大汉身披铁甲,手持蛇矛,不安的在大殿之中走动着。

        那自天外传荡而来的战斗气息,让大殿之中的气息十分之凝重,纵使众人对于顾少伤有信心,但在这种情况下,众人也全都心神绷的紧紧的。

        之前一战,众人受伤颇重,此时都在闭目调息,听到张飞的大嗓门,众人心中皆有些皱眉。

        “环眼贼!别废话了,你想去,你就去吧!”

        大殿角落之中,面色苍白的吕布手持方天画戬,不断的擦拭着。

        他的眉宇之间一片烦躁之意,听到张飞的吼叫,忍不住开口冷笑。

        “三姓家奴敢辱骂你张爷爷!”

        张飞勃然大怒,大眼圆睁,丈八蛇矛直指吕布:“直娘贼,若非武祖他老人家吩咐,爷爷非一矛挑了你这贼厮鸟!”

        张飞嗓门好似雷霆,骂起人来远比吕布来的厉害,一番话,直说的吕布脸皮抽动,额头上青筋暴起。

        “人丑不自知!狗东西净说大话!我..........”

        吕布陡然站起身,方天画戬横起,杀意滚滚而动。

        “好了,都消停点吧!”

        “想要杀,去天外!”

        “武道大殿之中,你们也敢动手?!”

        其他众人神色不耐,却也不敢任由两人出手,连忙劝解着。

        “唉。”

        大殿之外,盘膝坐在黄泥台上的萧晨摇头叹息一声。

        武道山上的这一众人杰之中,多半都有恩怨在身,武祖在时还能镇压,他一不在,就要有乱子出现。

        不过萧晨没有出面的意思,目光满是凝重的看着天外。

        那里的一次次碰撞,一道道气息,让他心中紧绷,时刻准备着出手。

        “酒温之时,若武祖不归,我等便杀去天外,与武祖同生死,此时,还是静静调息。”

        关羽神情平静,丹凤眼微微眯起,淡淡说道。

        他的膝盖之上,青龙偃月刀轻轻鸣动,刀意直指包括吕布:“若有不安分的,休怪关某人刀下不留情!”

        所有人心中都微微一禀,关羽修为虽未超出在场众人,但其暴起三刀极为凌厉,在场之人也都心中忌惮,尤其是吕布,对这两兄弟的底细十分清楚,更是心头一凉。

        不过随即就是大怒:“绿袍贼,当你爷爷怕你不成!”

        “小儿..........”

        关羽眼皮一颤,就要睁眼。

        叮~~~

        正在这时,炉火之上,那碧玉酒壶突然一跳,壶口之处热气“嗤嗤”冒出,发出轻鸣之声。

        于此同时,长空之中一道道强横的气息,就被所有人感知到了。

        “武祖,神农祖神他们回来了!”

        大殿之中的一众人杰惊喜莫名,全都冲出殿外。

        大殿之外,萧晨同样起身,感受到那一道道熟悉的气息,心中不由松了一口气。

        众人杰踏出大殿之时,,正好看到虚空震动中,一行人联袂而来,为首一人,一袭黑袍,身形挺拔而修长,长发如瀑,神姿勃发,一手提着三颗气息强横的石人头颅,正是武祖顾少伤!

        之后,祖神神农氏,祖神轩辕氏,剑魔独孤求败,不死邪王石之轩,太极张三丰,达摩祖师,庞斑,师妃暄..........庄周等人身上染血,面上却有笑容浮现。

        显然是,大胜而归。

        “关某恭贺武祖,祖神.........大胜而归!”

        关羽上前一步,抱拳躬身。

        护持一界之大恩,纵使高傲如他,也不得不叹服。

        “我等恭贺武祖,祖神.........大胜而归!”

        一众人杰皆上前抱拳,恭贺。

        他们之中,无论性情高傲,还是弑杀暴戾,此刻,心中却只有一缕大战获胜,护持九州安定的喜悦之情。

        呼~

        顾少伤踱步而下,袖袍一荡,将众多人杰扶起。

        之后随手将那三颗石人王之头颅丢给萧晨:“且将这三颗头颅丢进茅房粪坑之中,浸泡三五十年!”

        这三尊石人王的死活对于顾少伤来说没有什么关系,但他们到底是异界的高层,或许能从他们身上窥见一丝未来的变局。

        当然,这并不急。

        “武祖果是信人!”

        关羽大笑一声,探手将酒壶取到手中,上前几步,双手奉上:“酒尚温,正好饮!”

        顾少伤探手取过,酒壶温热,不由笑了笑:“当饮,当饮!”

        说着,酒壶之上的盖子跳起,他举起酒壶,一饮而尽。

  (http://www.shukeju.com/a/60/60639/21434762.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