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师娘你听我说 > 第12章 小黄仙儿的奶爸

第12章 小黄仙儿的奶爸

        脚镣、手铐之类的戒具,对犯人是可以用。但也不是随便想用就用的。

        具体用什么戒具,什么情况下可以用,都有严格规定。

        王娇娇给破天定位,田甜蜜给戴脚镣,根本就不符合规定。

        “这个,嗯,轩辕破天,田干事也是为了你好,和为贵,这个……,”

        “关大队,你不用说了。我问你,犯人押在小号里,人格尊严和人身安全,是不是受法律保护?”

        “自然是受保护的。”

        “我再问你,如果犯人受到了虐待,是不是有权利向律政司控告?”

        “是。”

        “你作为小号的看守,对于犯人的控告,是不是有义务照转?”

        “是。”

        “好,现在我就正式向律政司提出控告,控告狱政科干事王娇娇和狱侦科干事田甜蜜,滥用私刑,非法使用戒具虐待我,你给我转达吧。脚镣和定位都不用动了,明天就叫律政司来看看。”

        现在是法治社会,你们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啊?简直是笑话。

        “这个,破天,你消消气,还是把戒具卸下来吧。”

        竟然叫我破天了,早干什么去了?现在套近乎,晚了。

        “你们想戴就戴,想卸就卸,监狱成了你们自己家开的了。不行,你们出去吧。田干事,你不是愿意笑么,这回自己找个地方偷偷乐吧。”

        说完,破天再也不理她们,拉过被子,就躺下了。

        临了,他看了田甜蜜一眼,这回再也没有笑脸了,变成了哭丧脸。

        “轩辕破天,你别得意,你愿意上哪告上哪告去,老娘要是叫你一个犯人吓唬住了,以后也就不用混了。我们走!”

        哼,吓唬你?你以为老子是吓唬你?等律政司来了,我看你还敢不敢嘴硬?

        当个破狱警就就觉得天老大,你老二了。马金波弄死两个人,你们束手无策。在老子身上耍威风倒是有本事,你配当狱警么?国家白养活你们这帮废物了。

        过了一会儿,关大队又来了。

        “破天,王娇娇已经被停职了,据说明天就要到看守队报到了。今天你又踢了田甜蜜的面子,这事儿传了出去,她也没脸了。杀人不过头点地,你就放她一马,她手里有奖分,叫她以后给你弄点儿,多减刑,才是实惠。”

        老子还用她的奖分减刑?真是笑话。

        “关大队,不是我不给你面子,我不要她的奖分,明天律政司上班,你就去转告吧,这件事儿,没的商量。你若是不给转达,将来我从小号出去,连你也一块儿告。”

        我就不信,你们还敢把我押在小号一辈子?

        几句小话就想糊弄过去,哪儿有那么便宜的事儿。

        这两个臭娘们儿,一个是亲戚,一个是朋友。我不指望你们帮我也就罢了,别人没为难我,你们倒是先动手了。

        至于田甜蜜说的,是为了破天好的话,纯粹就是个伪命题。

        破天的底细她也是知道的,真要是怕他干这个有什么危险,只要揭穿了他的男人身份,破天自然就走了。哪里还用这么费劲儿,拐着弯儿折磨,再叫他走?

        这一回破天是下定决心了,哪怕是走,也要把这两个八婆收拾完了再走。

        田甜蜜这个臭八婆,今天叫她这么一折腾,破天想跟双泉主持联系小黄仙儿修行的事儿,都没来得及办。

        这些灵类都很执着,说穿了,就是一根筋的性子。

        昨天答应了小黄仙儿,今天给他回信儿,这一下子失信了,今后再叫它相信破天,就很难了。

        这件事儿太重要,这两个蠢货,就因为你们俩的私怨,给我造成多大损失啊,你们知道吗?

        花多少钱都买不回来啊。

        “这个,破天啊,婶子知道你生气,她们俩做的也实在过分。你就是要告,我也不拦你,可是,这件事儿实在跟我没关系,你能不能……。”

        这回关大队也害怕了。

        这件事情,她也属于失职。律政司真的来了,她也脱不了干系。现在的意思,就是想叫破天放过她。

        律政司来的时候,破天的态度确实非常重要。

        如果破天只是盯着王娇娇和田甜蜜,不盯着关大队,律政司也不会找她多大麻烦。

        若是再替她说两句好话,她也就没事儿。

        “关大队,不是我想为难谁。实在是她们做的太过分,我今天本来想跟朋友联系一下,报个平安,都没办成,他现在还在等我回话呢。”

        “这事儿我给你办啊,把号码给我,我这里有座机,我给你打电话。”

        我要的就是你这句话,想叫我放过你,就要有点儿实际表现。

        “我这个朋友是个和尚,我有个朋友要到他的寺院里修行,叫他接收就行了,你记一下号码。”

        “就这事儿啊,行,我这就去给你打。”

        关大队记下号码就走了。没几分钟就会回来了。

        “办好了,你朋友同意了。那个律政司的事儿……。”

        “关大队曾经坚决阻止她们滥用戒具,但是她们就是不听,这一点,我会跟律政司的人说的。”

        “好,破天,你真是个讲究人儿,今后我就罩着你了。你饿了吧,我给你煮方便面去。”

        你还罩着我?等你们罩着,我死了都穿不上裤子。

        关大队刚走,勤杂就来了。趴在贴门上,脸就变成了黄鼠狼的模样。

        “小黄仙儿,你到双泉寺去了么?”

        破天就装傻。

        “轩辕破天你个大骗子,你还好意思说。我今天去了,叫人家护法给揍了一顿,我再也不相信你了。”

        “不可能啊,你什么时候去的?”

        “一大早就去了。”

        “你怎么去那么早,那个时候我还跟人家说呢,你就去了,活该挨揍。午时的时候我才跟人家说的,双泉大师同意了,这回你去就没事儿了。”

        “真的假的?你可不能再骗我?”

        “你去问问不就知道了?反正也用不了多一会儿。”

        “好,我就再信你一回,这回你要是再骗我,我就带着兄弟们来磨你,叫你天天不得安生。”

        小样儿,还有一帮兄弟,街头流氓打群架啊。

        勤杂的脸变回了正常模样。

        “我怎么到你这里来了?”

        一副迷茫不解的样子。

        “是我叫你来的,关大队正在给我煮面,煮好了,麻烦你给端过来。”

        “关大队给你煮面?轩辕破天,你好大的面子啊。你跟她什么关系?天啊,不会是她的私生子吧?”

        我的天啊,这监狱的女人太疯狂,八卦你也有点儿边儿好不好啊?

        我是关大队的私生子?叫我老妈听见了,她还不得打个飞机从国外回来找我算账?

        深牢大狱都挡不住女人的八卦天性。

        吃过面不久,勤杂就又回来,趴在铁门上,变脸了。

        脸上露出了笑容,只是怎么看起来,都难看。

        “怎么样,小黄仙儿,我没骗你吧?”

        破天现在说话,可就有了底气。

        “我去问了,他们同意了。轩辕破天,行,说话算数。”

        “小黄,你的事儿我给你办了,你也该该我出点儿力了吧?”

        “行,要我干什么?要不,我给你当儿子吧?”

        “你都三千多岁了,给我当儿子?我才十九啊。”

        “年龄不是障碍,给你当儿子,我才好给你出力。否则我就是坏了规矩。”

        “好好好,我就收你当儿子,给我说说这里的灵类情况吧。”

        靠,竟然给黄鼠狼当上奶爸了,

        真应了那句话,黄鼠狼下松鼠,一代不如一代了。

        “爹,你问我就对了,谁也没有我知道的多。”

        唉,又开始吹牛了。

        第二天早晨吃过饭,破天就站在窗前,看着生活区大院里的情形。

        犯人早晨是六点半开饭,吃完饭,各个监区的狱警就来提工了。

        所谓提工,就是把自己监区的犯人,从生活区里提出去,到生产区干活儿。晚上干完活儿再送回来。

        犯人在监狱里走道儿,都是有讲究的。只要是三人或者三人以上,就必须列队行走。无论是什么时候,都是如此。

        走的时候,步伐必须一致,手不准插兜,不准交头接耳,不准东张西望,总之,就是跟正规的队列行走是一样的。

        出工的时候,也是如此。

        提工的狱警就是带队的教官,喊着口令,还要时不时地喊口号。

        比如“认罪伏法,接受改造”、“遵规守纪,积极劳动”之类的。

        狱政科的人,会在一边儿看着,走不好的监区,二门不放你出去,走好了再让你出去。

        走不好的个人,兴许给你提拎出来,叫你单独走,或者是站在显眼的地方示众。

        当然,也动不动会上演类似于拿狗往电网上放的震慑教育。

        不过,这回用的是另一招儿,用电棍电人。

        今天又来这招儿了。

        押在破天对门儿的,是九监区的一个犯人,叫什么名字不知道,只知道外号叫小毛儿。

        小毛儿被关大队提出去,交给了狱政科的两个干事。一会儿,就弄到了操场上的篮球架底下。

        篮球架就靠近路边儿,出工的犯人都要经过那里。

        小毛儿被弄到那里,就趴在地上,然后一个狱警就拿起了电棍,开始电小毛儿。

        小毛儿就嗷嗷地惨叫起来,还在地上直打滚儿。

        这个小毛儿,因为装病,不愿意出工干活儿,这属于逃避劳动,于是就被监区押进了小号。

        现在当着大伙儿的面儿电她,就是震慑其他犯人的,意思是说你们谁再敢装病不干活,就是这个下场。

        连续电了十来分钟,犯人都出工走了,小毛儿被送回来了。

        令人奇怪的是,小毛儿竟然象没事儿人似的,笑嘻嘻的回来了。

        “小毛儿,你真猛,这么电都没事儿?”

        破天不禁有些佩服她。

        “猛什么猛啊,根本就没电,故意演戏吓唬别人的。”

        看看,这样的损招都能使出来,破天要是不反击,将来还会有好日子过么?

        关大队把小毛儿送进号里,就来开破天的号门了。

        “破天出来,心理咨询。”

        心理咨询?

        破天知道,这是陈蝶来了。...

  http://www.shukeju.com/a/59/59664/16821280.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