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大唐农圣 > 第607章 新年的喜事

第607章 新年的喜事

        自从农作物产出进入跌价通道之后,地主阶级的日子,就过的一年不如一年了,当然,农民的收入,也随之越发的赶不上务工,或者从商的收入,这就需要在政策上,有一定的倾斜,免农税的目的,也就是为了让农民的收益增加一些。

        然而,即便是增加,也增加的很有限,毕竟,此前大唐的农税不过是三十税一的低税率,即便是真的不交税了,百姓们也并没有得到多大的好处,同理,持有大量土地的地主豪强,也并不会因为这点税钱,再度过上好日子,因为,商品越发的丰富,消费的渠道越发的多了以后,他们日常的开支也大了,所以,他们会不满足,他们会想办法,寻求新的利益。

        从商,几乎成为了他们不二的选择,然而,当他们真的开始从商的时候,就会发现,除非你有自主研发的独门技术,否则的话,很难赚到钱,还得看朝廷的脸色。

        可这个时代,哪里存在那么多自主研发的技术,你就是再能,也比不过渭南的那些工厂,所以,他们能选择的路,就更加窄了,大多是一些能够简单的复制一些传统行业。

        传统行业,其实就是在闹市开商铺,娱乐餐饮经营场所等等,可这些行当,在旧的城市,已经有成熟的市场,都是由老牌经营者掌控,新开发的市场,则是由朝廷掌控,他们想抢占这些新开发的市场,就必须要找朝廷。

        长孙无忌现在就是一个把持住了这些世家豪强发展源头的人,所有的世家豪强,想要分商业这块蛋糕,几乎都得看他的脸色,土地审批权,商城经营权的双重加持下,任何想要在江陵城这样的新兴市场从事商业的人,都得看他的脸色。

        所以,他能利用这种对商业的绝对掌控,把土地调配这桩小事很好的帮萧瑀完成,反正那些土地,现在也不能帮那些地主豪强们赚到多少钱,不能在新兴市场抢占商业份额,他们的损失会巨大。

        孙享福留了半个江陵城的空间给长孙无忌,就有方便他操作的用意在里面,土地不卖,不建设固定建筑,可不代表不利用,完全可以提供给一些临时性经营场所嘛!没看人家九垸县的走鬼车,随便在城内找块空地,便能瞬间形成一个集市么,有好的经营项目,长孙无忌一样可以临时批地给你经营,至于这个临时,到底是多久,就要凭长孙无忌一张嘴来说了,听话的,就做的久,不听话的,没门。

        留了长孙无忌在书房给萧瑀写信通气,孙享福再度来到了客厅之中,此时,马林张全等人,竟然被王旭众人捧到了上坐的位置,倒是让他们有些忐忑。

        “恭喜正明兄喜得二子,正好赶上过年,我等便将贺礼年礼一齐送来了。”王旭打了个头,其余一些随他参与了建材垄断,在江陵城拿下了项目的众多世家代表,也纷纷拱手道喜,孙享福从德叔的脸色上可以看出,这些人送的贺礼和年礼,肯定是不少的,当即一一给他们回礼,然后,请大家坐下来谈。

        “客人太多,寒舍招待不过来,今天我将九垸大酒店包了场,各位稍后到了饭点的时间,随我一同移步用餐,长孙总管也会出席。”

        长孙无忌是先他们一步进来的,还没走,众人自然是知道的,江陵城到了实际的建设经营阶段,他才是主角,孙享福顺势就把他推了出来,正好可以让他快些的推动刚才孙享福跟他聊的那些策略。

        “此次,还多谢正明兄指点我等运作,稍后,我们各家,打算将名下产业的一些股份赠与正明兄,还望正明兄不要推辞才好。”

        王旭的语气很真诚,但是却叫孙享福的心里一咯噔,皇帝才刚没收了自家的产业,他又推动这些人给自己送股份,这貌似,是在把自己往皇帝的对立面推啊!

        并且,这种手段,他们已经不是第一次使了,从孙享福杀王浩开始,世家团体的各种小动作,都是围绕着离间他和李世民的关系展开,甚至,孙享福怀疑,王旭先前将这些人带过来找自己问计,然后借着自己的计策,拿下江陵大半的项目,都是故意的在向这些中小世家展现自己的能力,为今天这个赠送股份做铺垫。

        那么,他们这是要做什么?将自己树立成世家利益团体的代表么?

        孙享福是大唐最能赚钱的人这一点,是公认的,王旭这些世家子想捡李世民的便宜,拉一个像他这样被皇帝冷藏的人才到自己的阵营,帮他们世家团体赚钱,看上去很合理。

        然而,孙享福却想到了一些更深层次的东西。

        如果说中小世家想要赚钱,孙享福会认为这是完全合理的,毕竟,以当下的社会行情来看,这些中小世家的收入在降低,花钱的地方却越来越多,他们想要寻求改变,这很正常。

        但以王家这样的量体,他们所寻求的,肯定不是赚钱这么简单,有定襄这样商业发达的城池在,有北地一千多万亩良田,有数种经济作物的独门种植方法在手,王家什么都不做,财富也会不断的增加,对于利益,他们不应该表现的这么急切,他这会不会是一环扣一环的大阴谋?可是,他们这些阴谋的最终目的又是什么?

        孙享福不知道王浩在世的时候,跟王睿说过些什么,所以,并不是很擅长揣摩人心和琢磨阴谋诡计的他,一时还搞不明白,但是,为了安全起见,孙享福觉得自己还是拒绝的好。

        “我什么都没有做,又怎么好凭白拿了各家的股份呢!另外,陛下刚刚没收我的产业,我又再度开辟新的产业,这岂不是很不给陛下面子?

        所以,此事还是不要再提了,我在这边种种田,教教百姓,也挺好的。你们过来给我道喜,喝杯喜酒,这是朋友之义,给的太多,对我来说,反而不美。”

        闻言,王旭也不好再多说什么,接过话道,“是我等考虑不周了,旁的此事,咱们暂且不提,今日此来,就只是为你喜得犬子贺喜,不过你是主,我们是客,你可得陪我们这些客人吃好喝好啊!”

        “那是自然。”

        孙享福见王旭并不在这个问题上过多纠结,也就不多说什么了,不多时,长孙无忌也从书房到了前厅,众人便一同往九垸大酒店而去,一番饮宴,直至午夜,才算消停。

        带着七八分醉意回府的孙享福不想惊动了家里的一帮孩子,又怕酒气熏到了正在害喜的虞秀儿,便让德叔吩咐人给他准备一桶热水,泡个澡好睡觉。

        人在比较舒适的环境下独处,就会放松很多,这导致了浴房的门被人推开,泡找到孙享福也丝毫没有察觉。

        大冷天的泡热水澡的时候,有个人帮忙按按头,捏捏肩膀,那个舒服劲,让半眯状态的孙享福都忍不住哼出了声来。

        “秀儿啊!你有孕在身,就不要伺候为夫了,虽然很舒服······”

        “妾身的手法跟夫人很像么?”

        简单的一句反问,却是让孙享福浑身的汗毛都差点立了起来,因为,这不属于虞秀儿,或者正在坐月子的红梅和春桃任何一个人的声音,还是个女声。

        “李,李姑娘,你,你怎么到我浴房里面来了。”

        猛然间从浴桶里面转身站起来,孙享福才想起自己是一丝不挂的在洗澡,那小兄弟,可是被蹲在浴桶后面的李香蝶看了个正着,意识到不对,孙享福连忙又往浴桶里坐了下去,脸上臊的一阵通红。

        倒是将孙享福全身看了彻底的李香蝶,只是脸上有些羞意,看向一脸惊慌失措的孙享福,她又觉得有些好笑,这都是孩子好几个的男人了,怎么还在女人面前害臊了,道,“夫君还要喊妾身李姑娘么?”

        “啊!这,李姑娘,我不这么喊你,怎么喊你?这个,我是男人,就算被你看了,也不用你负责的,你不用以身相许。”蹲在浴桶里面,用手捂着自己裆部的孙享福有些结巴的道。

        李香蝶似乎早就料到了孙享福会这么说,从怀中的口袋里取出一张婚书道,“这可是妇人签过的婚书,就算您嫌妾身人老珠黄,此事,只怕也是改不了了的。”

        看到李香蝶手上的白纸黑字,孙享福更加发懵了,他记得,之前虞秀儿好像跟自己说过这么回事来着,“啊!这,这婚书,它并不是我签的啊!”

        孙享福说到这的时候,突然愣住了,他想到虞秀儿之前跟他说这事的时候,提到的新法,貌似,朝廷为了鼓励婚育,对于纳妾之事,管的很宽,正妻签的婚书,也属于合法的,甚至正妻不同意休妾的话,丈夫都不能随意将小妾赶出家门,毕竟,朝廷现在非常重视人口发展,男少女多的社会问题,十分严峻,许多大臣甚至都提议,鼓励有条件的平民纳妾了。

        在孙享福发愣的这一会,李香蝶的泪水,像决了堤的洪水一样,从眼眶里涌了出来。

        “是妾身不应该有这样的妄想的,妾身,明日便找夫人,将这封婚书解除·····”

        看到李香蝶的眼泪,孙享福突然心软了,两辈子为人,他最怕的就是女人在自己面前哭,好在虞秀儿是个不轻易哭的女人。

        “你等等,等等,我也不是说不娶你,就是,就是觉得有点突然,这事吧!我跟秀儿之前也是有商量的。”

        “真的吗?”听孙享福这么说,李香蝶的泪眼中,很快就爆发出了一阵强烈的惊喜,灼灼的看向孙享福。

        好吧!像李香蝶这种丰满型的女人,虽然不是孙享福的理想型,但她确实有她独特的美,毕竟是花魁级人物。

        被这样的美女用一种灼热的目光盯着的时候,本就有几分醉意的孙享福顿时感觉浑身发烫,这种感觉产生的微表情,都被李香蝶看在了眼里,她理所当然的认为,是孙享福对她有感觉。

        “那个,有一件事情,我得跟你申明,可能是我从小受到的一些教育原因,我认为,一个男人,应该只忠于一个人女人的,但是,现在社会上的情况就是,一个男人,必须得与多个女人结合,否则,一大半的女子,可能就无法婚配,只是,小时候那种教育仍然在影响着我,所以,即便是我娶你为妾,但是在我的心中,秀儿也是最重要的。”孙享福实在是找不到什么好词,只好老实跟李香蝶说道。

        “这是当然,妻就是妻,妾就是妾,妾怎么可以与妻相提并论呢!您只爱夫人,是理所当然的啊!”

        闻言,孙享福无语了,他不明白古人为什么会有这样奇葩的思想的,可是,在当下的社会看来,貌似他自己才是奇葩的那一个。...

  http://www.shukeju.com/a/59/59066/20290164.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