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带刀禁卫 > 0029:上帝不流血

0029:上帝不流血


        周五的下午,小狗终于还是去了凯文乐福家。

        同行的还有拉塞尔威斯布鲁克与他的女朋友妮娜,詹妮弗劳伦斯也在忙完紧张的拍摄后抵达了乐福家的别墅。

        凯文乐福的家族不仅是篮球世家,还是音乐世家,虽然他身上没有遗传到一丁点音乐天赋。但是…他的两个姑姑都是著名的竖琴演奏家。他的叔叔更是来头不小,他是美国殿堂级元老乐队‘沙滩男孩’的主要成员。

        这支乐队的历史地位毋庸置疑,他们曾经载入摇滚名人堂的历史,与蜚声世界的披头士乐队共享殊荣。并且还是格莱美终身成就奖的得主,另外,还拿到了金球奖以及全美唱片艺术学会的至高荣誉。在唱片销量上更是屡屡打破双白金唱片销量的骄人战绩。

        斯坦乐福虽然在nba打了四个赛季,但实际上,他的主要经济来源还是给弟弟当保镖以及私人助理。

        当然,接下来随着儿子凯文乐福进入nba后,这种状况会得到翻天覆地的改变。

        在斯坦乐福家的后院,小狗见到了著名的克里斯蒂安乐福。

        当然,这只是他的艺名。凯文乐福一般都只叫他麦克叔叔,小狗等人也都称呼他这个称谓。

        “我听了你的歌曲,非常棒。”麦克叔叔主动跟小狗进行攀谈:“当我听说你会过来录制这首单曲,我立即放下了手头的工作。我觉得你们需要一名经验丰富的制作人。”

        在加利福利亚,没有人能拒绝‘沙滩男孩’的主动请缨。

        所以,当小狗背着吉他走进录音室的时候,克里斯蒂安乐福坐在了玻璃幕墙后面。

        ‘just-the-way-you-are’这首歌非常欢快,带有r&b旋律,同时有一种碎拍的特殊节奏。

        克里斯蒂安乐福作为一名摇滚老炮,他并没有提出过多的修改意见。

        他只是在称赞小狗的音质,他对小狗的声音惊为天人。

        他坚定的认为小狗应该去成为某支重金属摇滚乐队的主唱,他发誓他从未听过如此震撼的带有颗粒状的金属摩擦音,他甚至强调,鲍勃迪伦跟你比起来简直就是垃圾桶里的过期汉堡。

        小狗对此只是笑笑,他还没有进军歌坛的打算。哪怕麦克叔叔将他夸得绝无仅有,并且对他的音乐才华佩服的五体投地。

        所以,录完歌曲,在乐福家吃了晚餐后,他便和詹妮弗离开了。

        离开前,他答应了麦克叔叔将他的歌曲送去给唱片公司试听的邀请。

        小狗对此毫无概念,他从没想过进入娱乐圈。哪怕他母亲曾经是八十年代火过一段时间的甜歌王后。

        从乐福家出来,小狗与詹妮弗劳伦斯一起去看了电影,然后又陪她逛街。詹妮弗送了一个i的钱包给小狗,小狗则买了一根蒂芙尼的水晶项链送给詹妮弗。

        在刷卡的时候,小狗看了一眼自己的银行卡余额,居然只有五千多美金了。

        这让他稍微有点奇怪,通常来说,家里都是每隔两个月给自己打一万美金。

        圣诞节的时候,小狗的卡里有1万美金,这段时间一直是用学校发的奖学金以及校队的补贴,所以没去动它。现在已经是三月半了,也就是说家里忽然有差不多四个月没给自己打钱了。

        “难道妈妈忘了?”

        小狗嘀咕一声,他没有多想。

        他对金钱的态度始终很淡然,五万美金一个月他能轻松花完,五百美金过一个月,他也没问题。

        而且,现在他是ucla棕熊队的正式球员,他在学校里所有的开销基本上学校都包下了,正式进入校队后,领队就给了他一张校园卡,这张卡里永远保持足够的金额,这使得他在校园里的消费压根不用花费自己一分钱:这是ucla给校队成员的特殊福利。

        因为ncaa不允许任何学校任何赞助商与球员保持经济上的往来,所以校队只能用这种方式来补贴队员。

        小狗与詹妮弗逛完街后。

        小狗试探性的问道:“接下来…我们要不要去……找个宾馆坐一下呢?”

        他很生疏,话说的吞吞吐吐,并且满脸通红。

        这是凯文乐福教给他的台词,他信誓旦旦的强调,这绝对是必杀技。

        詹妮弗劳伦斯看着小狗紧张并且羞涩的样子,不用猜也知道他想干什么。

        她并不排斥这件事情的发生。

        所以,她伸手揽住小狗的脖子,将脑袋凑在他的耳边:“今晚不行,我正在生理期。”

        “三天后,我们在萨特门托完成最重要的仪式。”詹妮弗劳伦斯的声音充满魔力:“但是,你必须赢得比赛!这是胜利者的奖赏。”

        温热的气流钻进小狗的耳蜗。

        甚至都不用去想象那些带有马赛克的画面,他的心脏立即怦怦直跳起来,全身血液也沸腾起来,身体里每一个细胞都在拼命挣扎,都在尝试着破体而出。

        “哎呀!”

        詹妮弗感觉自己的小腹好像被什么东西顶了一下。

        她低头一看,小狗的运动裤已经被撑到变形。

        顿时,她面红耳赤。

        小狗也非常尴尬与窘迫,但同时,他以飞快的速度,熟练的技巧,将它控制在了裤腰带里,感觉就像是别了一把来复枪。

        “我…我一定会赢的。”小狗庄严的向詹妮弗劳伦斯做出承诺。

        詹妮弗亲吻了小狗的脸颊:“我相信你。”

        小狗却不满足于此,他深深的拥吻了上去。

        他现在就像是一个食髓知味并且永不满足的热血青年。

        两人在洛杉矶的街头并没有长久逗留,洛杉矶的治安环境并不算太好,即便在富人区也会发生一些恶性案件。

        小狗叫了一辆出租车将詹妮弗送了回去。

        然后,又一瘸一拐的步行回到宿舍。

        他惊奇的发现拉塞尔威斯布鲁克竟然在玩游戏:“嘿,拉塞尔,你不是跟妮娜去约会了吗?怎么回宿舍了?”

        拉塞尔回过头,做了一个悲伤的表情:“妮娜今天不方便。”

        然后,他问小狗:“你呢?斯努比。你的杜蕾斯用完了吗?”

        小狗的悲伤更加具体,他从口袋里掏出杜蕾斯,并且拉开,六联环,一个没少。“詹妮弗今天也不方便。”

        两人相视苦笑。

        他们搞不懂上帝为什么要让女人每个月都流血几天。

        ……

        -


  (http://www.shukeju.com/a/58/58365/16442596.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